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军阀世家(民国**))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离别
    第八十七章、离别

    白镇军既是下了命令,子吟再坚持也无法反抗。大哥说不让留,也就真不让留,明儿一早便要武昇护送他南下。

    武昇听令,马上便到外头预备车子和汽油,白镇军又到雪原去看望士兵,到入黑了,才回到了他和子吟居住的土坯房。

    他提了一个眼熟的大箱子,正是当时他们前往天津带的那一个,子吟看到了,怔怔的没有说话。

    「尽量保留美钞、法郎,急需用钱的话先兑银票。」白镇军从箱子里取了一部份,塞到了子吟的贴身布包里,「记得你在花旗银行的户头,大哥会给你打款。」白镇军说,「到了上海你便去提,二弟养孩子,也需要用钱。」

    武子吟看着大哥给自己忙碌,却是抿唇不语,他压根儿不想走,也不在意那些钱。

    「明天让伙房给你烙饼,带乾粮……」

    白镇军的声音辄然而止,因为子吟突然的从背后贴了上来,伸手环住自己的腰。

    白镇军本该惊喜于子吟主动的靠近,可当目光往下看,入目的便是那包着白布条、伤痕纍纍的手,他的心便又沈了下去,嘴唇抿得紧直。

    还是得把他送走,非走不可。

    「大哥。」武子吟把头贴着大哥的背,他低低的唤着,「大哥……」声音略有些低哑,光想着明日分别,竟不知何时再能相见,心便抽痛着。

    「子吟。」白镇军小心翼翼的转身,避免碰到子吟的伤处,他摸着那一脑袋的短髮蔫儿,只说道,「听话。」

    武子吟便不捨的看着白镇军,他愿意跟大哥去任何地方,多危险也不怕,只要能与大哥一起便好。

    可是大哥不让。

    「你跟着二弟、我便能安心。」白镇军揉着他的后脑勺,说,「也能专注的打仗。」

    武子吟垂下眼,说,「我等你。」

    「嗯。」白镇军便把子吟抱进怀里,「等仗打完了,大哥便来接你。」

    武子吟便不说话,只是紧紧的回抱着对方,因为知道希望是如此渺茫,大哥的兵都散了,就算重拉一支军队,要在东北佔地盘、再打下盛京谈何容易?更遑论时刻窥伺着华夏土地的日本兵,他们随时将又从朝鲜发兵打来……

    白镇军取了大义,就是冒了性命也要走这兇险的路,可子吟始终不怪他,作为军人、作为男儿汉,这不就是与生俱来的责任幺?

    他所能做的,便是成全大哥,不让他有任何顾虑。

    这夜,武昇照旧为他们烧了洗澡水,又充当卫兵守在了土坯房外,看着热气透过窗口散出,在寒冷的空气中化为无形。

    武子吟的手不能碰水,白镇军便为他仔细的擦澡,像小婴儿一样抱在怀里给他抹身,木桶太狭窄了,二人一同挤着,大哥那尺寸惊人的肉具便顶在了子吟的臀缝处,正正昭示着它的存在。

    白镇军顾念明日子吟便要远行,双手又有伤,便有意压抑慾望,不愿去碰他。

    可子吟却是有着另一种心思,因为分别在即,他更想要与大哥合为一体、被狠狠的操干、佔有………

    大哥一本正经的给他抹身时,他却抬起双手,环在大哥的肩上,凑上前去主动的去吻大哥。舌头探着那严肃紧抿的唇瓣,湿热的舌尖探进口腔里,勾着大哥的舌头交缠。

    白镇军难得得到如此主动而甜腻的亲吻,踌躇了一阵,便抱紧子吟,怜爱的回应他。

    「大哥……」子吟便软腻的低语,他知道大哥抵不了自己主动的要求,「摸我……」

    白镇军那扶着子吟的手便在光滑的肉体上移动,摸过了下腹,握着子吟已经翘起来的肉茎捋动,又托起他的上半身,方便吸啜胸口的乳粒。

    上下被同时刺激着的快感让子吟洩出了一些呻吟,可这还是远远不够,他知道大哥今晚并不想碰他,他便得费尽心思的撩拨大哥。

    水底下,子吟那柔软的**蛋一再蹭着白镇军的肉具,直至那兇猛的器物挺翘起来,粗大的龟头直顶在穴口处。

    「子吟。」白镇军的声音低哑,隐而不发的慾望正在热水汽里闷烧着,「不要招大哥。」

    武子吟却是垂下头,更缠绵的吻大哥,大腿张开来,竟是作势要把大哥的肉具挤进穴里。

    「别胡来﹗」白镇军忙扣住他的腰,「会弄伤你的。」

    武子吟便用大腿去缠着大哥的腹部,用渴求的语气说,「那……大哥、你替我弄……」若不是双手不能动,他便要主动去替自己做扩张的。

    白镇军注视了子吟一阵,目光火热,是在爆发与隐忍的界线间游移,终是压抑不了想要疼爱子吟的慾望,他托起那带肉的**,让子吟靠在木桶边上,垂头含住了那挺翘的肉棒,啜着这小号的糖人儿。

    同时,手指则是探进了那湿软的肉穴里,纯熟的做扩张。

    两根手指不停地戳刺着肉壁深处的敏感点,前身又被大哥湿热的口腔包覆着,子吟便满脸潮红,呼吸也渐渐的急促起来。

    大哥的舌头舔舐着敏感的龟肉,舌尖不断的刺激着前端的尿道口,子吟便觉得下半身酸软难受,却是隐隐的有了尿意。

    「大哥……」他倏地便把身体往后缩,不大自在的道,「对不住……我要上茅房……」

    「你撩了大哥便要走?」白镇军便扣着他的腰,不让他离开半分。

    「不……但我想尿……」武子吟突然倒抽一口气,因为大哥竟是故意的攫着他的肉棒套弄,故意刺激他的尿意。

    「那就尿出来。」白镇军站起身,竟是把子吟托抱起来,毫无预兆的便把肉具顶进穴里,「大哥还没有把你肏尿过呢。」

    武子吟起先还要招惹大哥,主动的求欢,如今当白镇军进逼的时候,他却是害怕的挣扎后撤,他一直推却着,要去上个茅房,可大哥始终不让,两手像铁箍一样的扣住子吟的身体,就这样肏开了,粗硬火热的肉棒顶进穴里,彼此都是倒抽一口气,子吟被大哥托抱着,只有尾椎靠着木桶做支撑,他不得不双手紧紧攀住大哥,像乘着风浪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的小船那样颠着。

    「大哥……不行、我会、会尿的……呜、唔……好深……」子吟求饶的哭喊,却没想到这让身下肏干的力道更加凶猛。白镇军就想要看着子吟被自己插着射尿的模样,便顶得更快、更狠,青筋暴涨的肉棒撞在肠壁上,让子吟又是酥麻、又是难以忍耐。

    子吟彆着尿,身体便绷得很紧,穴壁比往常还要紧緻火热,白镇军爱极了子吟哭喊羞愧的表情,每一次都是连根没入,又变着角度的刺激,肠肉受了挤压,火热的紧紧吸附着他的肉具,那快感也要让他失控。

    「子吟……快、……尿给大哥看。」白镇军便一边肏干,一边诱哄着子吟投降。

    「不、不成﹗很、很丢脸……」武子吟摇头,眼角沁出了水液,因为敏感点不住被顶动而失神,「呜、大哥……肚子……好涨……」

    白镇军绷着一腹的腱子肉,深进浅出的猛干,胯骨的硬毛不停擦着子吟的**蛋,两人的囊袋撞着磨蹭。

    在反覆而强横的操弄下,子吟的肉茎便漏出了一点水液,他涨红了脸,又害怕、又羞耻的求饶、推拒大哥,被如此强肏了百来下,他终于是浑身一颤,前端小孔射出了金黄色的尿液,失禁似的汨汨流了下来,弄湿了彼此、也落进了洗澡水里。

    「……大哥、呜…………停、停下来……」前面得到了释放,肉穴却依然被大哥一直干着,那种奇异的快感是子吟从没有体验过的,令他害怕,他的双手几乎脱力了,眼看便要掉进热水里,白镇军便把他抱坐下来,在水底下继续的肏他。

    子吟便感觉到大哥的热刃每次进入,都会带进了热水,把他的肚子涨得满满,他全身贴在大哥身上、紧紧的攀着,乳头便通时被啃咬,敏感的小颗粒被磨得发硬红肿。

    子吟尿过了后,身体虚软,又是羞耻的不好意思,便完全的任由了大哥摆布,水下的抽插越来越深,胸口乳粒也被大哥啃得刺刺麻麻,他的肉棒儿渐渐便又抬了头,蹭在大哥结实的腹肌上。

    白镇军抱紧子吟,在他的体内射出了烫热的精液,肉棒得了发洩,依然久久的埋在肉穴里,感受着身体相连的美妙。

    白镇军把脸贴着子吟的胸口,听着他急促的心跳声,间或又怜爱的吻着那红肿的乳头。

    「满足吗?」白镇军掐着子吟的**蛋,问。

    武子吟便摇头,垂头竟又吻住了大哥,再一次的索求,白镇军先是露出了意外的神色,可知道子吟是捨不得自己,心里涌起了一股热流,决定顺了子吟的意思。

    那洗澡水都髒了,白镇军便从锅里淘热水,为彼此刷身,抱着子吟到热炕再次的肏弄。

    武子吟被大哥托抱着大腿,承受着那巨物的顶动,因为快感而低低的抽气,眼睛却是一直不捨的注视着大哥。

    「大哥……」子吟朝他伸了手,「吻我……」

    白镇军便依言俯下身,缠绵的吻他。

    二人在热炕上颠鸾倒凤了许久,随着相处时间一点一点的缩短,子吟竟是显得越需索,贪婪的摸着大哥身上的腱子肉、又看不够似的,注视着大哥那严肃端正的脸庞。

    不够,一辈子都不够。

    怎幺可能满足呢?越爱大哥,便越是贪心,甚至动了一瞬间的念头,奢想着大哥能为自己放下责任、远走高飞。

    武子吟承受着大哥的重量,在情慾与快感里颠簸,脑海里却是浮起了一些片段,孃儿一边抱他、一边啃咬他身上所有带肉的部位,在体内释放的时候,又爱极的吻他、喊他宝贝儿……

    他一哽咽,眼泪便流了下来。

    他爱的人,好像都注定要离开他。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