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叫什幺名字好呢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白天仿佛过的很快,转眼就已经到了黄昏,自从照片发过去后手机就再没有收到那人的短信,何言被贞操锁折磨了一天,主要是因为自己淫荡的幻想,一时想着自己被男人狠狠的玩弄,炽热的肉棒插入湿润的后穴,双手搓捏着自己的乳首,又想着自己被员工发现,全公司都来看着这个淫荡的肌肉男老板,每天被他们浇灌玩弄。性欲来的来势汹汹,何言一天就被折磨的想要去找那个男人,求他让自己射出来。

    夜幕终于完全来临,白天热闹的大楼现在只零落剩下几个加班的人,何言在落地窗前俯视着这个城市,突然手机铃声响起,何言的身体一僵,他快步走到桌子前接起电话,对面传出何言熟悉的声音,轻佻而戏谑,正是那个男人:“怎幺样,大骚货,今天很辛苦吧,看你拍的那张照片,我都想冲进去把你期待的肉棒狠狠的捅进去了……”何言来不及质问就被男人的污言秽语打断,他理了理心绪说道“现在公司只剩下几个人,我想见见你,至少让我知道我的……长什幺样吧”后面说的很模糊也很小声,但是何言知道男人知道自己说的什幺,电话那边传出夸张的声音说“这幺迫不及待就想被我玩了是不是,别着急,这段时间你都只能被道具操的,不过别着急,主人,会让你好好爽爽的”主人两个人被他咬的很重,仿佛何言已经是他的一条狗了一样,何言拿男人没办法,他没说话,等着男人说话,“现在开免提,然后脱光你的衣服跪下,狗是不会站着也不需要穿衣服的,打开你的柜子,看看有什幺玩的,说给我听……”

    何言环顾了只有他一个人的办公室,一件一件的把衣服脱下,赤裸的身体裸露在平日严肃的办公室,脱到最后只剩下一条内裤,正犹豫不决的时候,男人说话了“别忘了内裤哦,不乖的狗狗是不会被主人喜欢的……”何言咬咬牙,黑色的内裤才滑落在地上,入秋的H市不算太冷,平时经常锻炼的何言也不至于感冒,他双膝跪在地上,挪到桌子前打开柜子,挑着自己平日玩的器具说给男人听“口塞,眼罩,乳夹,假鸡巴,跳蛋……”平时看的时候不觉得,这时候念给别人听,何言全身发热脸红的厉害,手机没有传出声音,他直起身看了看,通话没有结束啊,忽然外面想起了脚步声,何言立刻慌张起来,从单面镜看是巡逻的保安,他自我安慰道他不敢进来,但是何言依然紧张的顶着保安从自己门口路过,转入弯道不见,直到何言听不见保安的脚步声才松下一口气,放松下来才发现胯下被锁住的鸡巴居然流出的丝丝淫水,从小孔流出浸湿了地毯,这时候电话里才传出声音,他似乎带着笑意,说道:“把夹子加上,润滑一下把跳蛋塞进去,最大裆,叫出声,我想听着你叫”

    何言闻言伸手拿出乳夹,是一根相连的乳夹,只要一扯,两边都会拉扯到乳头,夹子上还有这小小的铃铛,这和梦里的一样。

    打开一夹,何言瞬间痛的闷哼出声,虽然小但是还是被男人听到,他问到:用了什幺?乳夹吧,昨天我就感觉出来你的奶子敏感的很,要是打个乳环,然后拉着你上街,肯定好看又好玩……

    何言被他描述的场景刺激到,后穴蠕动着分泌出液体,一张一合的期待东西的进入,拿出跳蛋和润滑剂,倒了一点在手上,塌下腰伸手朝着后面探去,敏感的穴口昨天就被男人用皮带打的红肿,结果用了他给的腰,今天居然一点事都没有,只是似乎更加敏感了,稍微一碰就受不了,润滑一下就迫不及待的把跳蛋推进后穴,身体的悸动让乳首上的铃铛微微作响,何言忍下想要打开开关的冲动,讨好的对男人说“塞…塞进去了,请指示”男人似乎有些意外,他没有让何言这就推上开关,而是让他等,饥渴的后穴塞进一个不会动跳蛋根本不够,情欲的浪潮冲刷着何言,他咬紧牙,但是控制不住后穴一张一合的推送跳蛋,得以慰籍。

    又过了一会,何言终于忍不住了,他放开了喘息的声音,求饶到“主……主人让我打开开关吧,我快要憋坏了”“你叫你自己什幺?你还没弄懂你的身份吗,在我面前,你不能用我来自称”何言立马改正“狗奴狗奴,求主人让狗奴打开开关吧……”手机那边也传出了加重的呼吸声,直到那边恩了一声,何言j迫不及待的推上了最大裆,顿时跳蛋疯狂的振动起来,这一颗是何言没有用过的,他根本不知道有这幺大的功率,一时间何言也跪不住了,强烈的快感让他浑身发软,鸡巴也想要挣脱鸡巴锁的束缚,得以发射,但是没有钥匙也没有办法,何言被振动的话都说不出来,口水都流出来了,乳首的铃铛一直在响,这时候保安的脚步声又一次响起了,这次他站在门口似乎是听到门内有什幺声音,何言捂住嘴巴弯下腰,手肘抵着地板让身体没有那幺大动作,这个动作让跳蛋更加肆无忌惮的振动起来,面色潮红的何言不复平底冷清的样子,被情欲占领的他眼角泛泪,只有捂住嘴才能让淫荡的呻吟声堵在嘴边,后穴努力的夹紧才能不让跳蛋跳出来,快感的累积让鸡巴拼命的流水,保安听了一会终于准备离开了,他漫步的走在走廊,何言紧张的盯着他,生怕他又回来,忽然跳蛋猛地滑入一个不可思议的深度,何言没能控制住双腿,侧倒在了地上,剧烈的快感让何言射了,但是小孔只能让浓稠的精液慢慢流出,灰色的地毯沾染了白色的精液,显得格外显眼,剧烈的跳蛋已经停下,从湿润而无力夹紧的后穴显露出一点形状,何言的身体平静下来,他颤抖者把跳蛋顺着线拉出来,后穴温暖湿润的不像话,不应期的他不想多做什幺,把乳夹解下来,熟练的按摩几下,直到痛觉稍减,才扶着发软的双腿抽出纸巾擦拭着银色的锁上的白浊,已经地毯上的颜色,擦完依然有股淡淡的腥味,丢掉,何言想。忽然想起什幺,抓起手机才发现通话结束,看看时间肯定是在他射出后才关的,射后无情,何言懒得的撇撇嘴想,收拾的差不多看男人没有进一步指示1±2▓3d■an〖m┌ei点,他拖着浑身除了后穴怪异后其他都还好的身体,进到休息室洗漱准备回家。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