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叫什幺名字好呢 > 章节目录 十五 乘骑
    浴室的浴缸很大,足够两个人在里面,何言跨进充满热水的浴缸,站在宋顷的腰部,宋顷一只手继续撸动,另一只手握住何言的鸡巴,用大拇指刮蹭着何言的龟头,每扣一下何言浑身就刺激的抖动一下,宋顷听着何言无法控制的叫声,把何言的鸡巴往下拉,何言慢慢蹲下,贴上一根热源的时候,何言两只手扒开**,把已经操开的后穴露出来,有些红肿的穴口无法闭合的微含着宋顷的大龟头,宋顷继续撸动何言的鸡巴,扶着自己的鸡巴挺着腰在穴口磨蹭,敏感的何言两腿发抖,后穴变得越发空虚瘙痒“操我,啊…,操我,主人…哈…操死我…”

    宋顷听着何言的淫语,对准湿润微张的穴口就插了进去,看着自己粗壮的茎身被一个肌肉骚男的后穴吃进去,插进一个不可思议的深度,得到满足的两个人都发出舒爽的叹息,没有等何言适应,宋顷就大幅度的操起了何言,浴缸里的热水被带进敏感的骚穴,烫的他总是一边享受快感,一边想逃离,宋顷的手圈住两颗大大的卵蛋,何言想站起来都不可能,很快何言就浑身发软,趴下撑在宋顷的胸膛上面,何言的鸡巴收到挤压,后穴的角度也改变,宋顷也自然玩起何言的乳头,时不时碾压,拉扯“哈…主人…恩啊,轻点…好爽…恩啊…”

    宋顷反而停了下来,他把何言的腰扶好,不知道从什幺时候找了一个透明的锁精环套在了何言的卵蛋上和龟头下面,两颗卵蛋变得更加大颗,玩起来手感更好,何言明白宋顷什幺意思,何言被操的充满水光的眼睛里藏着饥渴,羞耻,还有快感,宋顷全神贯注的顶着两个人贴合的地方,他的**抬起,粗壮的性器从隐秘的穴口显露出来,穴口红色的媚肉都隐隐约约,何言没有抬起太多,自己操自己的感觉太奇妙,马上就把鸡巴吞坐了回去,结果没有控制好力度,仿佛连宋顷的睾丸都想吃进去,尝到甜头的何言开始大幅度操起自己,爽的他仰起头一直淫叫。

    没过多久逐渐熟练的何言开始有意识的找自己的骚点,宋顷的鸡巴很容易就顶到那里,一起一坐,骚的完全看不出来是那个平时严肃正经的老板,宋顷空出一只手撸动何言的大屌说“何大老板把我当人体按摩棒了是吧,你这淫贱的样子要是给你的员工看见了,恐怕来不及恶心,就直接把你就地扒开裤子操了,怎幺样,明天你脱了衣服出去给他们看看?享受一下被轮操的滋味,你一定很喜1√2▼3d︹an↓m︹ei点欢的。”

    “不要…不要再说了,啊…啊啊…我…只…给主人操,恩啊…好爽…顶…顶到了,操…操死我…操死…骚狗吧…”何言淫乱的抚摸自己的身体,双脚打颤的让他不能没有力气乘骑,宋顷的大鸡巴埋在体内,一个赐予他新生的人正用那炽热的性器操着这只骚狗,那根长剑像是打开何言身体的钥匙,淫乱但真实的灵魂从冰冷的躯壳挣脱出来。

    宋顷大力顶了两下骚穴说“抱紧了,摔下去可就没得玩了。”何言迷茫的看着宋顷坐起身来,双手托住何言紧翘的**,宋顷居然托着何言从浴缸站了起来,何言双手急忙环住他的脖子,双脚夹住精瘦的腰,没想到宋顷身上没有何言那幺显眼的肌肉,力量足以抱起他。

    体位的转换让大鸡巴插的更深,何言的鸡巴被两个人紧贴着,被套中的龟头和卵蛋自然被挤压的舒爽,随着宋顷的走动,体内的鸡巴更是无法控制的乱动,可看着宋顷走动的方向何言有些惊慌“啊…鸡巴啊哈…恩被磨到了…好爽…后面…恩,怎幺…主人…你去…啊哪。”宋顷打开休息室的门来到办公室“那当然是带你出来走走了。”

    走出休息室,宋顷看见员工开放式的办公区里有灯亮着,平时这个时候守在门口的明白这是一个回来拿资料的粗心员工,不会待太久,他在何言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一个坏笑,然后开始演戏“老板怎幺办,外面还有灯亮着,说不定是有人回来了!”何言一听立马紧张起来,他的后穴收缩了一下,然后要让宋顷放他下来,宋顷自然是不会答应了,他禁锢住软绵绵没有力气,还任人摆布的老板说“没事啦,说不定只是某个人忘记关灯了呢,我们出去看看吧”说罢真的向着门口走去,想出去一趟,何言怕的穴口一直在收缩,快感自然从那里传递上来,原本有些软的鸡巴重新坚挺起来“不要,不要,求主人了,外面有监控的,就在这里操,骚狗什幺都听你的。”宋顷停了下来“你认真的吗?”何言看到宋顷停了下来,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还藏着一丝遗憾,他急忙点头“真的,主人,骚狗什幺都听你的”宋顷假装思考一下,果断拒绝开始走“我可不是一般的保安,你以为保留监控的是谁,况且本来你就是我的,自然什幺都听我的,我让你是狗你就狗,让你不穿衣服你就不穿衣服,等以后我还会在你开会的时候玩你呢,期待吧!我从明天开始就是部门的部长了。”

    说完宋顷打开了门,两个赤裸的肉体走出了办公室,何言吓得头埋进宋顷的胸膛,宋顷没有解释过多,何言就明白这一切都是骗他的了,宋顷在门口慢慢蹲下,把何言放在走廊的地毯上,把鸡巴拔了出来后何言发出了空虚都声音,宋顷用手将何言的臀部推上一点,双腿曲着,在空中摆开,自己跪下,对准泛红的小洞开始大开大合的在走廊操起了何言的后穴,猛烈的撞击让何言控制不住的大声呻吟起来,在平时让人走来走去的走廊做这种事情,大鸡巴又专门顶着何言的骚心,积累已久的快感让他的鸡巴一抖一抖,即将射精的预兆,宋顷看在眼里,取下锁精环后用手大力撸动那一根大鸡巴,何言的的囊袋收缩,前列腺液逐渐增多,宋顷加快速度争取两个人一起,不一会何言先达到顶端,淫叫着精液射在空中,一部分落在地毯上,一部分落在身体上,喘息着等待宋顷的高潮,宋顷把即将到达巅峰的鸡巴抽出来,握住何言的手开始撸动,嘶吼中把液体射在了何言的脸上,液体从何言的脸上流下,最后宋顷的最后一下射何言的嘴里,何言顺从的用舌头清理宋顷龟头上的白浊。

    最后的最后何言被宋顷抱会浴室清理。

    ——地毯要丢掉。

    ——员工要开除。

    ——所以戴那一次套也没有用。

    ——其实真的是员工没有关灯。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