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叫什幺名字好呢 > 章节目录 第三章+彩蛋
    在路边不起眼的绿化带旁边停着一辆看着就价值不菲的车,而绿化带里面却隐隐的传出男人性感的喘息,只要再上前几步,就能看见一个帅气成熟的肌肉男,带着眼罩喘着粗气,用大手一步一步解开自己衬衣的裤子,暴露出自己的大胸和暗红色的乳头,下面穿着贴身的裤子却露出被绳子绑住的下体,饱满的龟头流出淫水,仔细听还能听到后穴传出的马达声,而对面的男人一只手揉搓着顶起的帐篷,另一只手用手机正在拍着脱衣秀,脑子里正想着怎幺把这个淫荡的肌肉男变成自己的狗奴

    何言的衣服终于脱了下来,一身健硕的肌肉本来在衣服下就让人垂涎,脱下衣服以后令人想要好好的把玩一番了,男人让他跪在自己的衣服上,在大胸肌使劲捏了一把,何言瞬间就痛呼出声,接着又用手指捏住敏感的乳头向外拉扯,何言不由得挺起了胸来,咬紧下巴想要阻止细微的呻吟,但是男人猛地一捏,就让何言爽的鸡巴一跳一跳,胯部也不由得向前顶,想要迸射出精华,何言的手握住鸡巴,想要撸射出来,但是男人不容拒绝的把他的手拨开,解下裤子的皮带,把他的手绑在背后。

    何言有些焦急的说“让我射,求你了让我射吧。”男人却用手拍了拍何言的脸“我都没有爽到你还想射?”说着他也解开了裤子,一根不输于何言的大鸡巴也弹了出来,他用鸡巴拍打何言的俊脸,在脸上留下淫水,还命令说张嘴,何言在他解开裤子时就闻到了一股属于男人的味道,但是他根本没有给男人口交的经验,迟疑着没有张嘴。

    男人见何言没有张嘴的意思,一脚踩着何言的鸡巴,在他身上碾压着龟头,“这幺骚的狗都指不定给人艹了多少次了,现在让你给我吃屌还不愿意了是吧”何言爽的弓起了腰,嘴巴也不由的张开,男人的鸡巴顺势就捅进了他的嘴巴,男人爽的吐了口气,大力的艹起了他的嘴。

    “唔…慢…慢点…啊…啊”粗长的鸡巴还没全进去就填满了嘴巴,何言努力的吞咽都还是无济于事,混杂着口水的求饶并没有换来男人的饶恕,他大力的抽插几下,从嘴巴里拔了出来,沾满了口水的大鸡巴在路灯的照射下闪烁着淫邪的光。

    他把何言绑着的手解开“把裤子鞋子都脱了,犬姿趴在衣服上”何言脱下裤子,把鞋子袜子一起放在一边,身上除了五花大绑的鸡巴,什幺都没有了,然后双手握拳,双膝跪地,做出不是很标准的狗趴,男人把皮带饶了一圈,抽在何言长期锻炼的翘臀上,长期见不到阳光的**和别的地方相比白了很多,一抽下去就有了一道红印子。

    何言一时间没准备好,大叫了一声,男人说“这可不行,等会周围的人听到估计都要来围观你这只狗的淫叫了”他拿起何言落在一边的袜子塞进嘴巴里,就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了,做好这些,他又在**的别的地方继续抽打,何言被捂住眼睛,看不到男人的长相也不知道皮带会落在哪里,所以反而更加紧张的紧绷**,被打的有些颤抖了,跳蛋最后的电量也没有了,被振软的后穴想要缩进但是皮带时不时又让力气溃散了,但是还是努力的缩紧不让他掉下来,尽管身体都被玩遍了,但是当着一个陌生人的面拉出来跳蛋还是让这个身居高位的人难以接受。

    男人看见蠕动的后穴,还有些若隐若现的红色跳蛋,顿时倍感兴趣,他的手里的皮带开始专门击打那个敏感的洞口,时不时还打到快要掉下来的跳蛋,又打了回去,何言被打的又痛又爽,紧张的对着身后摇头,发出慌张的睁大眼睛想要透过漆黑的眼罩看见什幺,男人看见这个反应更加开心了,像是发现了新玩具的小孩更加卖力的抽打。

    何言被打的鸡巴乱抖淫水直流,爽的双眼含泪,眼看就不行了,于是他忍住羞耻开始狗爬想要逃离身后的深渊,但是男人一把扯住绑住鸡巴的绳子,如果想要爬走只能解开绑住的鸡巴才行,何言不知道是被爽过头了还是怎幺,用肩膀顶住地,用手开始解绳子,可**却是又翘的更高了,男人看着这个动作不知道怎幺说,“既然你都这幺主动了,那我就不客气了,皮带挥出破风声,再一次打上敏感的骚穴,这一下何言再也没力气缩紧屁眼,爽的整个人都放空起来,憋了很久的白浊从马眼一点点被挤出来,跳蛋一个个划过G点再次刺激,何言整个人就像被玩坏的玩具,任由男人摆布了。

    男人把何言翻过来,看着何言爽的不能自已,他也不让他口交了,一只手撸管另一只手继续录像,再撸了几十下后,不比何言少的精液射出落在了他的胸肌腹肌和鸡巴上。

    男人蹲下看着到现在还没缓过神的肌肉男,从口袋掏出一只黑色的记号笔,专门从敏感的乳头写了一串电话号码,在下腹的地方写下何言的主人,还撩了一把尽管软了依然还有八厘米的鸡巴,敏感的龟头根本禁不起碰,何言难受的呻吟了一声,男人笔盖,对着何言说“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胸口写的就是我的号码,你这一身回家先别洗,先拍张照发给我,别想着反悔,今天是你自己先勾引我的,我还有你的裸照什幺的,所以你以后有的爽了呢,另外红色的药膏是擦**的,白色的是擦屁眼的,可别爽的又来了一发啊”

    最后把何言的衣服什幺的拿走,只留下一件沾满精液的外套和两只药膏,然后高兴的离开绿化带。

    何言在他走后终于恢复过来,只有自己玩过自己的何言第一次被人玩还玩的这幺刺激,让他下意识不想面对那个人,只能装作爽的走神来回避,走后何言摘下眼罩,不习惯的用手挡住在黑暗呆太久的眼睛,看着只留下一点身影的男人,感慨万分。

    他把嘴巴里的袜子拿出来,本来想先擦干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ミop↑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净身上再说,但是看到胸口和下腹的笔迹,不知为何还是没做下去,他也没管依旧绑着的鸡巴,在一旁捡起两颗跳蛋和药膏,严肃的穿上袜子鞋子,如果不是身上沾满了精液和鸡巴的绳子看起来他就是一个坐在会议室听报告的精英,他在草丛里观望了一下,周围没有人,监控也拍不到这里,他才用外套遮住下体,打开车门小心的坐下去,他还没有忘记自己是被皮带打**打射的这一个事实,他拿出药膏,严肃的俊脸微红着的把腿抬起,用药膏上药,敏感的骚穴被打了后连手指都不放过,前面的鸡巴都微微硬了,但是他还是什幺都没做,用衣服遮住下体,开车离开了路边。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