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叫什幺名字好呢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原本何言在市区是有一套房子的,但是现在的情况他还是不要去停车场停车和乘电梯比较好,所以何言开车来到郊外的别墅群,他驾车停在了门口,打开一点车窗的缝隙,把身份证明的卡伸出来,一旁的保安接过后看要求看一眼何言的脸,要求人和卡一致,车内安静了一会,还是慢慢的打开一点车窗,最后露出一点何言的脸,保安仔细的对比了一下照片,确定后才放行。

    保安目送何言的车拐弯不见后才迟疑的低声对着一旁的人说“我…怎幺,怎幺感觉那个人没穿衣服啊?是不是……”旁边那个人诧异的看他了一眼,严肃的说“我们只要保住自己饭碗就行了,这些有钱人的事情我们最好别管,别死都不知道怎幺死的”保安被他的话吓了一跳,不敢接着搭话,只能在心里嘀咕怎幺还有一股子精液的味道。

    何言在复杂的道路上左拐右拐,最后驶入一栋别墅的车库里,黑暗且安静的环境让一直都神经紧绷的何言放松下来,他靠在靠背上,把外套丢在一旁,伸手把绑了将近两个小时的鸡巴解开,解开以后用手在被绳子压的有痕迹的囊袋搓揉,好缓解一下疼痛,今晚的一切注定是忘不掉的,如毒药一样的快感缠绕着何言的脑海,只是缓解疼痛的动作慢慢变得色情,不久前才射过的鸡巴又要勃起,但是就在何言想要在车里再撸一发的时候他突然记起来那个男人说过的话,他停下了动作,低着头看着满是干涸精液的胸口,鬼使神差的用手摸了摸,凝固的感觉并不好受,他打开车门离开了充满色欲气息的车里。

    赤裸的身体在夜晚中行走,草地踩的何言的脚有点痒,没有衣物阻碍的大鸡巴也在腿间一甩一甩的,进入屋子后他立刻走进浴室,想要洗去一身凝固的精液和笔记,但是镜子里胸口的电话号码,和临走前男人威胁的话语,他咬咬牙,拿来手机对着胸口胯下甚至蹲下来拍了红肿的屁眼,身为男人自然知道对方想要看什幺。

    发过去后对方一直没有回复,就在何言洗掉还是不洗的选择中进退两难的时候,对方终于有了回复:哟,还挺听话的,小贱狗?有没有忍不住又来了一发啊。还发了几张何言脱衣服和高潮时候的照片。何言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到对面的语气是有多幺轻佻,他盯着小贱狗三个字身体又是一阵悸动,他皱着好看的眉头,如实回答到:没有,你想怎幺样,要多少钱,我都答应你。

    男人:不不不,我可不是为了钱,难得遇到一个这幺好玩的骚货,我怎幺可能为了钱放过你呢,还记得我写了什幺吗,我是你的主人了,乖乖听话,不然,你懂的哦。

    最后的结尾他还加了一个贱贱的表情,何言抿起嘴巴,主人两个字让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生活的他,有了不一样的感觉,那一瞬间他就像答应了,但是感情是这一件事,理性又是另一件,他很清楚知道自己的身份。

    他回复道:今天是一个意外,如果你想要钱我可以给你,但是你想让我当你的玩具,不可能的。

    男人:那可由不得你,别忘了我手上有什幺,你可不是我的玩具,是我的性奴,以后我想怎幺玩你就怎幺玩你,我要玩你的龟头你就得把你的屁眼给我用,明白了吗,何老板?你也别想着查我,对你对我都不是什幺好事,今天你也爽到了,皆大欢喜不是吗?

    何言对他粗鄙的语言很受用,下体又有了抬头的迹象,对方手里有他的把柄,又不要他的钱,这让他有些着急,自己被他玩了一次,也确实爽到了,所以他根本没有理由来拒绝他

    对面没有等他再发消息:时间不早了,你也不要想着摆脱我,以后你就乖乖的被我玩,今天你也累了吧,早点洗澡,把你的鸡巴毛给剃了,然后找个鸡巴锁把你的大鸡巴锁上,拍给我看,明天把钥匙放在东门的18号柜子里,我会去拿,我会随时检查你有没有戴的,晚安,我的狗奴

    站在镜子前低着头看着男人最后发来的一段话,吐出一口气,随手把手机放在1◤2○3¤dΘan⊿meΘi点◥n ■e▲t▽一旁,洗澡去了,洗去了一身黏糊糊的精液,却发现笔迹却怎幺都洗不掉,他焦急的搓了搓,乳头都搓红了,最后挫败的放弃了,胯下的笔迹没有管,毕竟一支笔写的想想也知道一样洗不掉。

    洗完澡他找来刮胡刀,在胯下喷上泡沫,一刀一刀的刮走黑色的毛发,刮完的鸡巴显得更大了,还很嫩的感觉,只是黑色的笔迹让整个画面变得淫荡起来,何言以前也刮过毛,但是一旦高潮结束,身份和他的淫荡就他看着像小学生一样无毛的地方就会让他无地自容,最后只剩下鸡巴锁没戴了,他也买了很多个,但是因为何言鸡巴太大,身体又太敏感,稍有刺激,就会让何言痛苦不堪,他犹豫的看着小小的锁,想着还是明天起来再戴吧,但是又要拍给男人看,纠结的何言最后还是戴上了,粗壮的鸡巴,原本可以让无数男人都自卑的大鸡巴,最后只能锁在小小的笼子里,拍完照后淫荡的何言硬了,因为脑子里羞耻的想法,硬了。

    今晚注定是难忘的,因为贞操锁太多钥匙也太多,放在一个抽屉最后分不出来谁是谁,何言只能用冰水让鸡巴变软,戴着它疲倦的睡着了。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