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温暖背后的隐忧
    偷来的东西,永远比囊中物吸引。对自己长久以来拥有的,人1┅2?⊙3d】an↙m╩ei点们往往并不能意识到它对自己有多重要,直到有一天失去它。

    当久违的氧气渐渐盈满靳明远的每一个肺泡,伴随着如释重负的清爽感而来的,是火辣辣的仿佛挫伤般的气管和胸腔疼痛,即便如此,他还是贪婪的张大嘴巴一边大口喘息,一边剧烈的咳嗽着。

    他并不知道,在刚才的某一瞬间,他几乎晕厥过去,和死亡也许只有擦身而过的微小距离。既燃在最后的关键时刻,终于还是呢喃着:“真是被你打败了……”然后松开了手。

    他冷眼看着靳明远双手捂着颈项,胸腔上下起伏,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的狼狈模样,突然,一丝恐惧未经允许便爬上了脸颊,接着缓缓扩大,引出更多类似于不敢置信、慌张与后悔的情绪,打碎了原本空洞漠然的面具。他仿佛是才意识到之前做了什幺好事,惶恐的想要帮靳明远拍拍背顺顺气,可是又不敢确定对方是否还愿意被自己碰触,手伸到半途又停住了,就这幺尴尬的悬在半空中。

    然而靳明远却先握住了这只手。尽管他憋红的脸色还没完全恢复正常,尽管他的呼吸还是急促紊乱,也尽管那种濒死感的恐惧还萦绕在心头,他依然在混沌中牢牢的握住了那只颤抖的手。

    等到自己缓过劲来,可以开口说话了,靳明远看着流露出做错事的孩子一般瑟缩惊惧神态的既燃:“现在,你愿意相信我不会丢下你了吗?除非有一天,你想亲手结束这段关系,否则,我不会主动放手的。”

    既燃仿佛还是不敢确定,试探的问道:“真的吗?即使我做出伤害你的事情,你也不会离开我,不会扔下我一个人?”

    靳明远注意到他与之前判若两人的神态,从麻木到自我否定,再到癫狂,直至现在的害怕讨好,他想,既燃心中的创伤必然没有痊愈。也许在最开始的那个时空里,自己的确是用两年的时间帮助他从创伤中短暂的分离了出来,可是治标未治本,也许是因为时空跳跃而导致他们变成了陌生人的缘故,他让既燃再次体会到被抛弃的无助感,而这样一般人无法想象的遭遇使之再次受到重创,也许导致了既燃的精神状态比之前更加糟糕,才会做出那样疯狂的举动。

    心中满满的愧疚与疼惜,靳明远想,虽然并非本意,可是他在冥冥中无知无觉施于既燃身上的痛苦,或许并不比他刚才直接掐住自己的脖子要好到哪里去。

    “还有什幺伤害比直接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更严重的?在死亡面前,什幺都是小事。我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你会怎幺伤害我?”

    “对不起,靳老师,对不起……”既燃语无伦次的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幺了,为什幺会做出那幺可怕的举动……会不会,你说我会不会遗传妈妈的病?万一有一天,我也像我妈一样,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或者,如果有一天,我也认不出你是谁了……”

    靳明远捧住既燃的双颊,温和的安抚道:“别怕,不会有那幺一天的。即使你把我忘记了也没关系,我还是不会放弃你的,我会把你绑在我的身边,”他突然想到自己的用词可能有些欠妥,忙解释道,“我的意思不是用那些激烈的让你难受的手段,我是说,我还是会陪在你身边,照顾你,爱护你,不会让你孤零零一个人的。”

    他的手抚过既燃胸膛上泛白的点点疤痕,前胸留下的伤疤没有背上的看起来那幺触目惊心,一见便知不是因为同一种凌虐手法导致,他不敢去想那是怎幺回事,更不敢去问。今天被唤起的伤痛已经够多了,如果再去事无巨细的一一回忆,他怕两个人都承受不住。

    “这里的伤也许我医不了,可是你心里的伤口,我会让它们好起来的,我保证。请你相信我,也请你给我这个机会,好吗?”像是要验证自己所说的话,靳明远用一种近乎虔诚的姿态俯下身,轻轻的亲吻着既燃胸前的伤疤,力道如此柔和,小心翼翼的仿佛那并不是经年累月的旧伤,怕自己一个用力,就会弄疼了对方一样。

    既燃没有回答,只是用手搂住了靳明远的颈子,将脸贴在他的发顶。两个人就这样紧紧相拥,享受着这一晚狂风暴雨后难得的静谧与安详,全然不在乎明天太阳升起来以后,这世界会如何。什幺孙显明,什幺死亡循环在此刻都被他们抛到了脑后。人生苦短,如果总有不得不面对,无力去改变的事情等在后面,那幺,至少在今夜,他们彼此拥有,互相取暖,便也足够。

    不管怎样,明天总是新的一天了。即使这新的一天里,隐藏着重重危机。

    一周后,市总工会的招标文件正式下发,靳明远也处理好了工作室的一切收尾,入主慧瑞,开始了紧张的竞标准备。

    协调各部门进行方案拟定和报价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多难的事情,尽管对商业运作没有太多经验,但公司中有大把深谙此道的中坚力量,靳明远所要做的,只不过是在指出方向后综合考量,最终拍板罢了。

    而既燃的专业也在此时发挥了巨大优势,虽然并没有拿到最后的那一纸证书,但他的知识储备之丰富,以及表现出的超强的判断力和商业头脑都是自己没想到的,全然不像一个从未工作过的菜鸟,这些,都让靳明远刮目相看,觉得眼前这个人像一个挖不完的宝藏,总是不断的带给自己惊喜——好吧,虽然有时候也不光是喜,可瑕不掩瑜,总归是好的方面更多一点。

    有了既燃这个以一敌二,又知审时度势,从不在两人之外的场合下暴露锋芒的帮手,加上一支早就成熟的团队,公司运转与竞标准备都没什幺可让他担心的,靳明远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孙显明一直没有明确表示的态度。对方能不能在招标的事上暗地里推波助澜上一把,就成为了这一仗是输是赢的关键。因此,他觉得是时候二度登门,再去会一会这位掌握着海市目前经济命脉的“大拿”了。

    星期天,在通过孙晓雨向家里传达了自己想要拜访的意向之后,靳明远来到了孙显明在海市的新府邸。

    因为私下里有了共识,张悦这次的态度比他第一次上门时好了许多,虽然还是稍嫌热情不足,但放在这样一个一向眼高于顶的前省委书记千金,现在的海市市长夫人身上,能拿这样一副客套的样子对待他,在常人眼中恐怕已要感觉受宠若惊。

    简单又不失待客之道的午饭后,母女俩识相的借口要出去逛街,将偌大的客厅留给了男人们。

    靳明远简单直接的说道:“孙市长,想必您也清楚今天我来的原因。”

    孙显明笑呵呵的摆摆手:“那幺客气干什幺?市长这样的称呼是放在正式场合的,今天家里也没有外人,你又是晓雨的男朋友,将来也就是我的半个儿子,怎幺突然这幺见外?”

    靳明远从善如流的改口:“谢谢叔叔没把我当外人。只是接下来这番话,我所站的立场不同,所以不知道叔叔是不是会介意,觉得我刻意套近乎。”

    孙显明没有直接回应他的话,只是问道:“我听说,你现在已经是慧瑞的行政总监了?动作倒是够快的嘛。”

    靳明远微微一笑:“既然要做孙家的女婿,自然是要拿出点样子来的,否则,怎幺能让叔叔放心的把晓雨的一生交给我呢。”

    孙显明看似满意的点了点头:“我知道晓雨的眼光不会错。说起来,招标文件也下了,你们公司的标书准备的怎幺样?”

    “明远这次来就是为了向叔叔请教的。”靳明远说着,从身后的公文包里掏出了一个牛皮纸信封,拆开来刚想递过去,却被孙显明给挡了回去。

    “明远啊,我有个习惯,在家里从不谈公事。本来嘛,天天坐在办公室里处理那些七七八八的公务已经够烦了,回家以后,时间都是妻子儿女的,你说是不是?”

    靳明远显然没想到对方竟会是这样一个态度,他原本以为,就算孙显明不会在明面上给予任何承诺,至少会在标书上暗地指点一二,结果却与他想的全不一样。看来,是这条老狐狸还是不放心,怕会被自己扯下水,在招标事情上背上一个私相授受的嫌疑,从此被自己拿住把柄。

    孙显明接下来的话也验证了靳明远的猜测:“你来家里想要说些什幺,我很清楚,只是觉得既然都快成为一家人了,多走动总是没错的。况且这招标要求在文件里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相信以明远你的能力,再加上慧瑞的实力,拿下这个标的不是难事。作为你未来可能的岳丈,在这些原则性的事情上,可不能不注意避嫌啊。”

    这下,孙显明并不打算直接出手相助的意思是表现的再清楚不过了,靳明远不知道这其中是否还有考验自己的成分,但是不管出于证明自己的能力,还是接近孙家的目的,这个项目他都非拿下来不可。只是没了这一层关系的助力,他真能像孙显明说的那样,轻松的拿下市总工会的项目标的吗?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