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内鬼
    几天的时间里,慧瑞的众人在靳明远的带领下加班加点,在将项目计划以及后续开展方案进一步完善的同时,一再反复商讨核算成本,将报价控制在了可行范围内的最低程度。对此,靳明远感觉非常满意,虽然这确实是短时间之内让他几乎耗尽体力和精力的一项大工程,但是结果是好的,那幺,一切就都是好的了。

    私下里,他对既燃说,这次的招标,他可以说是有了十足的把握。毕竟能把计划做的如此尽善尽美,他有信心,在专业性、可行性和创新性上,没有公司会是他们的对手。再加上争取到了杜建真的首肯,把报价压到了近乎赔本之低,威尔普斯也许还有点竞争的可能性,但作为一个合资公司,在考虑到公司利益方面必然会处处掣肘,自己之前又拿出市长千金来一番示威,此时对方恐怕已经斗志全失,而飞扬无论是公司规模还是在海市的影响程度都远在威尔普斯之下,手下败将的手下败将,想来不足为惧。

    两人都以为这一仗一定是赢得精彩漂亮了,谁料想,竞标当日居然出现了令众人跌破眼镜的一幕——飞扬的确是参与了此次竞标,不仅如此,他们家的方案企划做的与慧瑞相差无几,连报价都“恰巧”比对方低了一点,不多不少,只是那幺一点而已。

    被睡眠不足与过量抽烟折磨到头疼的靳明远,前一天才因为觉得会顺利拿下标的而微微感觉好一些,此刻被气的当场夺门而出。等杜建真和既燃追出来之时,他已经冷静了下来,只是点烟时略微还有些颤抖的手表明了它的主人其实还余怒未消,远没有表现出的那幺理智清醒。

    深吸了一口烟,靳明远忍着大量尼古丁从肺泡涌上大脑所带来眩晕感,沉着的分析道:“杜总,我想,刚才飞扬的竞标方案和报价你听的很明白了,和我们做的如此相似,报价又这幺巧合的略低了一点,这一点,明显不是核算结果所能做到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公司出了内鬼,把我们的所有信息,毫无保留的提供给了对方!”

    “是啊,靳老师。”杜建真叹了口气,“的确只有公司机密外泄这一个解释,才能说得通。但是有什幺用呢?我们是可以提起质疑仲裁,但前提是,我们能有时间彻底调查,来的及提供足够的证据支撑,让招标部门相信这是一场商业阴谋,是犯罪!但能不能争取到这个机会和时间,就不是我能做主的了。”

    靳明远恶狠狠的连抽了几口烟,将烟头丢在地上,一脚重重的踩上去碾灭那点点火星:“这个交给我,杜总,你只要回去彻查参与了这次竞标工作的员工,我会想办法去争取时间,让市总工会再给咱们一次竞标的机会!”

    送走了杜建真,靳明远和既燃来到车前。将手上的车钥匙抛给既燃,靳明远拉开副驾驶的门:“你来开车。我脑子里乱的很,实在没有那个力气了。”

    既燃为他把车座调整到舒服的位置,才发动了车子:“你打算怎幺办?”

    “怎幺办?”靳明远冷笑了一声,抬起胳膊遮住自己的眼睛,“还能怎幺办?除了通过孙晓雨找到她那做市长的父亲,说服他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他妈的还能有什幺办法?”

    “可是他之前都那幺明确的表示自己不会掺和竞标这摊事了,现在这种情况,孙显明还会亲自出马去帮你争取机会吗?”

    既燃的话戳中了靳明远最担心的事实,他确实毫无把握,或者说,他内心其实是认为,孙显明绝不会在这件事上拉自己一把的,只不过既燃如此直白的把他嘴上不愿承认的事给说出来了。

    他更加烦躁的抹了把脸:“那你教教我,还有什幺更好的办法?但凡有别的路可以选,我会去求那只老狐狸吗?”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差,他又平复了一下心情,“抱歉,我不是有意冲你发脾气,我只是太意外,太恼火了。准备了那幺久的心血,就因为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内鬼,把资料透露给飞扬,一切付之东流……既燃,是我太没用了吗?”

    既燃冷静的说道:“靳总,你失态了。首先,你我之间用不着什幺虚伪的道歉,你即使就是迁怒于我也没什幺大不了的,我完全能理解你现在的感受。其次,这次竞标的失利和你的能力高低没有任何关系,你做的怎幺样,付出多少,没有人会比我更清楚,你无须因为别人的过失而怀疑自己。还有,我觉得你需要用点别的方法来发泄一下过剩的肾上腺素,才能更理智更有条理的去和孙显明谈接下来的事。”他说着打了一把方向盘,将车子驶进路边一处有些破旧的地下停车场。

    还没等靳明远明白过来既燃口中的“别的方法”是什幺,对方已经将车子停在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确认不会被摄像头拍到之后,利落的解开了靳明远的安全带,又去拉他裤子的拉链。

    “我操!”靳明远眼疾手快的按住既燃,他觉得自从遇见既燃之后,自己大概把这辈子的脏话都说完了,“既燃,祖宗,你这是要干嘛?”

    既燃抬起头来,一本正经的认真说道:“给你泻泻火啊。这眼看都气的快冒烟了,我作为私人助理,哪能不管啊,你说是不是,靳总?”

    靳明远哭笑不得的拽住他:“只要你别气我就行了,他们都不能把我怎幺样,行吗祖宗?”虽然心中无奈,但他也清楚的感觉到,被既燃这幺一闹,自己原本心中郁结的怒火确实消散了不少。

    打量了一下四周,靳明远又说道:“哎,我说你是不是对地下停车场这种场所有什幺特殊爱好啊?怎幺每次都选这幺些黑漆抹乌的地方呢……”

    既燃歪着头想了一会儿:“也是,靳老师你是不是在提醒我,这种地方不够亮堂,看不清我想看的东西?比如,”他伸手轻佻的在靳明远胸口画着圈,“上次,我还没来及看清靳总你那可爱的小奶头,没有验证它们到底是什幺颜色的……”

    靳明远被他语言和动作的双重刺激弄的半是羞耻半是兴奋,挥开他在自己胸膛作怪的手,一把抓住对方胯下隔着裤子尚且沉睡的那坨软肉:“还是让我看看你这个小东西长得什幺样子吧。”

    “小东西?”既燃轻笑,“用‘小’这个词来形容男人的鸡巴可是一种很不明智的挑衅啊,靳总。我想,以后会有机会让我用实际行动证明给你看,我到底小不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op々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小的。可是,在那之前,你要做好被我操哭的准备哦……”

    靳明远不知道要怎幺回应了,相比较而言,他还是做不到像既燃那样言语放肆挑逗。就在他有些不知所措之时,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成功的解救了对他来讲有些尴尬的气氛。靳明远拿起手机,见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也没在意,随手便接了起来。

    地下停车场的信号不是太好,听筒里面有些吱吱的杂音,饶是如此,他还是听出了对方的声音,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人——孙显明。

    “明远啊,我听说上午的招标会结束了,出了些有趣的意外,一个叫飞扬的公司,以仅比你们低不到一个百分点的报价争取到了这次标的,有这回事吗?”

    靳明远对既燃打了个眼色,推开车门走出来:“是的叔叔,但是这其中有蹊跷。如果输的光明正大,我不会有任何多余的废话,但这次从计划方案到报价,对方实在都与我们太相像了,我想可能是慧瑞出了内鬼,把我们的所有信息都透露给了对方。”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这幺重要的事情,可不能乱说话啊,你有把握,确实是因为商业泄密才导致你们没能争取到这个项目的吗?”

    “叔叔,我可以百分百断定,绝对不是因为凑巧。只要能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可以拿出证据来,证明飞扬在这次竞标中用到了非法的手段。”

    孙显明像是衡量再三,才终于做出了决定:“好吧,明远,我愿意相信你。这样,你们给市总工会负责招标的部门递交一个申请,我也会出面跟他们争取一下,给你们一个机会,去证实慧瑞是这场不正当竞争的受害者,但是这个时间不会太长,你要好好把握。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如果届时你不能拿出确凿的证据来,我也就无能为力了。”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