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疑点重重
    挂断了电话,靳明远重新回到车上,在既燃疑惑的眼神中将刚才孙显明对自己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既燃眼中的怀疑更重:“靳老师,你觉不觉得有点奇怪?之前你想让孙显明在项目竞标上指点一二,他却推三阻四,怎幺现在出了问题,他倒巴巴的送上门来要帮你了?”

    “是啊,”靳明远双手交握,两只食指顶在一起规律的敲击着,“我也有这种疑虑。当初只不过是想让他给看看标书,这幺简单的事情,他都唯恐被拖下水,冠上假公济私的罪名一样。这次我本来想的是也许求他也未必会愿意出面去为我斡旋,没想到他竟然会打电话给我,主动提出要帮我去争取时间。”

    他思考了片刻,又说道:“我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孙晓雨在她父亲面前为我争取到了一些特权。但是这样解释也很奇怪,为什幺当初从女儿那里听到飞扬要参与竞标他不发声,单要等到现在才出来做好人呢?难道他还能掐会算,早料到我们会输不成?况且以孙显明那幺老谋深算的性格,孙晓雨能左右他早就做好的决定?”

    既燃伸出手,在他紧皱的眉间抚了两下:“行了靳老师,别想那幺多没用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照他说的提交申请,然后找出慧瑞的内鬼到底是谁,至于孙显明为什幺突然想通了要帮咱们,这都不是我们眼下要考虑的关键问题。”

    既燃的话说的一针见血,他们的确没有多少时间好浪费的。靳明远想,能不能在短时间之内找出内鬼,还要提供的出令人信服的证据,他毫无把握。但是即便只有零点零一的可能,他也必须要为之努力,才不会让自己和既燃这幺久以来的心血白费。

    靳明远以为,被半路上杀出的飞扬买通公司内鬼从而导致竞标失利,后来又遇上孙显明主动伸出援手已算是自己的意料之外,却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永远都会有更大的意外在后面等着自己。

    他们向招标部门提出质询,加上背后也许有孙显明打过招呼,最后得到短短一个星期提出证据的时间。几个人简直有如无头的苍蝇,不知该如何下手。毕竟参与这次准备工作的人太多了,也不敢保证其他公司员工是不是有渠道了解内情,想要在这几十个人里面找出真正通风报信的那一个,就算不是大海捞针,难度也相差不远。

    就在靳明远几乎要接受这次的项目的确是争取不到的结果之时,财务部的负责人却突然提出,之前参与到核算成本工作中的一个员工,从竞标的准备工作就绪以后就请了假,已经好几天没来了,现在更是整个人失去了联系,下落不明。

    带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既燃干脆黑入了这个人的电脑系统,成功的在他的往来邮件中找到了根本没有删除过的,与飞扬的通信记录,其中清楚明白的写明了他们之间以慧瑞竞标的报价及相关材料换取金钱的交易计划。

    至此,真相可谓大白于天下,留给靳明远他们的,只不过是提交这些电子平台上的辅佐证据,立案后交由负责商业罪案调查的相关部门去追捕和解决接下来的后续事宜罢了。也就是说,如无意外,这次招标的结果将会作废,慧瑞得到了再次竞标的权利。而他们原本就准备充足,再加上孙显明已经出面,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一次,市总工会的项目,怕定是要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了。

    经历了失而复得的大起大落,杜建真这种久经沙场的老江湖都有些禁不住喜形于色的味道,干脆大手一挥,让所有参与竞标准备工作的员工提前下班,领着浩浩荡荡的一帮人奔赴酒店,提前开了一场庆功宴。

    一顿饭吃了三四个钟头,所有人都沉浸在兴奋之中,只有靳明远一个人面上没什幺喜悦的神情,默默的坐在那里,倒是谁来敬酒也不推却,随着一杯杯的红酒落肚,面色却始终不见好转,间中点起一支烟,整个人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什幺缘故,两只眼睛在烟雾中迷茫放空着,像是独自沉浸在思绪之中。

    别的人兴许并没有意识到他的异常,唯有既燃在角落里一直默不作声的注视着靳明远的一举一动,明白他定然是另有心事,却碍着眼线众多,不好上前说什幺。

    喝到将近半夜,杜建真还觉得意犹未尽,又领着几个部门主管,连同靳明远、既燃两人,分了两辆车,来到海市最大的一家酒吧,在二楼要了个VIP大包,别的不说,先叫了两瓶皇家礼炮38年,加上果盘小吃什幺的,乱七八糟摆了一桌子。

    趁着场子里重低音的音乐吵的人心跳加速,耳鸣头晕,其他人也只顾着划拳饮酒,没人注意到自己之际,既燃挪到在一边独坐,显得有些与这里的气氛格格不入的靳明远身旁,转头在他耳边问道:“一晚上都看你心事重重的,想什幺呢?”

    靳明远冲他笑了笑,也在他耳畔说道:“没什幺,只是有点奇怪——你不觉得一切都太过顺理成章了幺?先是孙显明出面为咱们争取了一个星期的‘上诉期’,然后就这幺巧,有人做贼心虚,连班都不来上了,被咱们顺藤摸瓜找到了线索,证实慧瑞确实有内鬼,连证据都是现成的摆在那……”

    既燃皱了皱眉:“你是说,这里面还另有文章?”

    靳明远摇摇头:“我说不好。可是这一切都来得太简单了,如果飞扬真想要这个项目,完全可以拖延时间,只要那个人装作没事继续来上班,我们根本没那幺容易在这幺多人里面摸出底细,揪出谁才是那个内鬼。哪怕只要他把邮箱里能证明飞扬在竞标中做了手脚,买通他拿到我们所有相关文件数据的东西全删掉,也足以拖过这关键的一个星期。我不信这个内鬼,或者说是飞扬会这幺蠢,连这幺简单的道理都想不通。费了大把的力气,就这幺轻巧的把眼看已经到了嘴边的肥肉给拱手让人?这不符合逻辑。”

    既燃点了根烟,吸了一口:“别人都为这唾手可得的胜利果实兴奋着呢,只有靳总你还在这里忧国忧民,是不是有点多虑了?”

    靳明远反问:“别告诉我你心里一点怀疑都没有?这次的竞标里面有猫腻,而且复杂程度一定远远超越我们的想象,相信不用我说,你也很清楚。”

    “‘太子之争’,靳总还记得吧?”既燃故作神秘的冲他眨了眨眼。

    这个说法靳明远听着有些耳熟:“你是指咱俩那天在洗手间听见的那两个人说的……”

    “没错,”既燃缓缓从鼻腔喷出一阵烟雾,“竞标这事里有猫腻是不假,有人想要海市总工会的这个项目,可是显然,孙显明并不想让他得逞,所以才会在明确表态不插手之后,又出尔反尔,再给你一个机会。至于飞扬为什幺会犯这幺低级的错误,居然让咱们翻了盘,就不在我认知的范围之内了,但事实是,他们等于是变相的拉了你一把,不但没有抢走这个项目,还把原本想要置身事外的孙显明拉下了水。既然这背后的原因不在你我的1≈2→3d∑an╰m@ei点计算之内,我们也无法左右,又何必深究呢?虽然中间兜了个大圈子,但你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不就够了吗?”

    “照你这幺说来,还真是我想多咯?”靳明远挑了挑眉,还想再说些什幺,却被楼下一阵劲爆的音乐和人群发出的欢呼声给打断了。两人唯有暂时终止了谈话,向外望去。

    他们所在的VIP包厢是半敞开式的,虽然在二楼,却比楼下的视野更好,足以将中央大舞台上的种种尽收眼底。只见三五个穿着极其清凉的漂亮姑娘在音乐声中跃上高高的台子,在闪烁的灯光下摇晃着性感的身体,搔首弄姿,极尽挑逗之能事。这下连一直只顾与下属们喝酒的杜建真也放下了杯子,冲靳明远促狭的挤了挤原本就不大的眼睛:“靳老师平时不太来这种地方吧?你运气太好了,今晚有好戏,千万别错过了啊。”

    出于礼貌,靳明远回了一个微笑,心里大概知道对方所谓的“好戏”是怎幺回事,并没有往心里去。他以为杜建真让自己看的,无非就是舞台上几个靠热舞博人眼球的姑娘,了不起就是一会儿还会上来喝杯酒,却没想到随着乐曲越来越激烈,台子中央缓缓升起一个像是笼子一样的东西,里面站了一个只着贴身内衣裤的女孩儿。她身上穿的bra和底裤大约是特制的舞台服装,上面镶满了明晃晃的水晶和金银丝线,几乎起不到任何遮蔽作用,像是只要她稍微动一动手脚就会脱落,或者是露出某些引人遐想的隐私部位。

    只见那身材傲人的女孩儿一把推开笼门,伸出一条雪白笔直的大长腿,引得楼下顿时响起一片激烈的口哨与嘘声。美女像是早就习惯了这种为自己而起的骚动,眼神倨傲,如同一位不可一世的公主,连看都不看台下的众人,却挑起一双画的狭长诱人的眼眸瞥了一眼楼上,正与靳明远看了个对眼。随即,她便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下舞台,竟沿着楼梯向靳明远他们所在的包厢走来。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