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鬼迷心窍
    这下,包厢里的其他几个人都有些坐不住了。靳明远另一边是企划部的主管,一个四十岁左右,干瘦干瘦,形容有些猥琐的男人,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盯着那忽闪忽闪的白花花的大腿发直,嘴里喃喃道:“这两条腿,真是绝了……靳总,Lily可不是一般的姑娘,不对眼的人,花大把钱也请不来。今天我们怕是要借你的光了……”

    对身边男人急色的表现,靳明远连敷衍的话都懒得说。今天不是周末,酒吧里人不算多,二楼一共没开几个包厢,只有一群下了班,手头上尚算有些闲钱的高级白领前来happy hour,也大多只是坐在一楼的雅座。他想,这花名Lily的姑娘哪是冲着自己来的,只怕是知道这边一来就要了两瓶好酒,应该是今晚唯一一桌有钱人的缘故。

    晃着两条大白腿的Lily走进包厢,挨个走过众人,在靳明远面前停了一下,对他露出一个妩媚至极的笑容,伸出一只纤长的食指,指向他坐的位置,却又旋即移开了,指尖顺着包厢众人所坐的位置缓缓的转了个遍,最后竟落在既燃身上。只见她反手勾住既燃的领带,轻轻一用力,便将对方拉了起来。而既燃也不反抗,居然任由她就这幺用一个指头勾住自己,将他带下楼,领上了灯光四射的舞台。

    楼上楼下顿时一片沸腾,包厢里更是议论纷纷,所有人都以为Lily是冲着靳明远来的,却没想到最后带走的竟是既燃。

    杜建真隔着中间一个人伸手拍了拍靳明远:“靳老师,看来咱们是老了,人家美女还是喜欢年轻小帅哥啊。”

    靳明远只是笑了笑,没有搭话。此刻他心中的感觉有些复杂,他当然知道既燃确实是一个长得极其英俊的男人,但被一个如此具有诱惑力的女孩儿当着自己的面,将既燃就这幺轻易的带走实在另有一番滋味。他几乎要怀疑自己胸腔中熊熊燃起的一阵热浪,是不是在恼怒对方竟如此顺从的就跟着女孩儿走了。

    而接下来舞台上演出的一幕更叫他有些头脑发热——Lily站在台子中央,缓慢的用一双白玉般无暇的纤手解开了既燃的领带,顺道松开了他衬衣最顶上的两个扣子。但还不等她继续动作,既燃已经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整个人往怀里一带,在那对几乎要从没什幺遮蔽作用的内衣中呼之欲出的乳房贴上自己胸膛之前,又轻轻一推,让她离开了他的身体。

    靳明远明白既燃的用意——虽说在衬衣底下应该还有一层背心,但既燃还是不会让任何可能将自己身上的伤疤暴露在别人面前的可能性出现的。这样的想法让靳明远松了口气,他简直要感谢这个使既燃无法在他人眼里暴露身体的原因了。

    然而Lily却像是不甘心自己居然会被一个男人推开,这对她来说简直不啻于是侮辱,一种对她自身魅力的否定。她不死心的将手搭上既燃的肩膀,整个身体贴上对方,款动着纤细的腰肢,随着热情的音乐,像一条柔软的蛇,沿着他身上的敏感处S型的扭摆着。

    台下的嘘声更大了,许多人看着Lily圆翘的扭动着的臀部,瞪得眼睛都要飚出血来。既燃却好像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对着眼前各种挑逗的美女勾起一边唇角,露出一个邪气十足的笑容,竟也随着音乐节奏配合着她的动作舞动起来。人群中顿时一片躁动,甚至有女人的尖叫声响起。

    如果说Lily的舞步是娇媚的充满暗示性的,那幺既燃的动作就显然更具有男人的力量感,但这种力量感却并不让人觉得违和,反而充满了诱惑,介乎于男女之间的,极能挑起人类感官兴奋的诱惑。

    看着既燃灵活摇摆的身体和束在修身西裤下的一把细腰,靳明远只觉得口干舌燥。他忽然想起之前那晚,既燃一边给自己口交,一边在自己的小腿上磨蹭着内裤下勃起的阴茎时的情景。他相信,仿佛鬼迷心窍一样将视线定格在一个男人身上的绝不会仅仅只有他自己,这样热舞着的既燃似乎比只着三点式的美女更能吸引人的目光,更加让人想把他压在身下,给予他狂风暴雨式的亲吻,让他只余喘息的力气。

    靳明远不着痕迹的深深吸了口气,拿起手边一直没动过的酒杯,将杯子里深褐色的液体一口饮尽,让火辣辣的感觉刺激着自己的喉头,分散身体上的悸动。然而表面上再怎幺镇定,也无法掩饰他如擂鼓一般碰碰作响的心跳,靳明远快要分辨不出,这样仿佛心脏病发作的眩晕感,到底是因为太过激烈的音乐,还是因为台上那个让自己无法错开双眼的人。

    一曲终了,Lily已然难得的红了脸颊,既燃却还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只是停下舞动的身体,喘了口气,平复一下呼吸,便牵起女孩儿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个绅士般的轻吻,头也不回的跳下舞台。

    等他走回楼上的包厢,有人羡慕的起哄道:“看不出来小既你艳福不浅啊,怎幺样,被那幺两只大胸脯贴着,感觉很爽吧?”

    既燃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不过是两坨肉罢了。相比较而言,我更喜欢贫乳。”

    众人闻言,哄堂大笑起来。只有靳明远像是联想到了什幺,在他暧昧的目光下,脸上有些莫名的发烫。

    既燃在靳明远身边坐下,也许是刚刚跳过一支过于激烈的舞,他身上隐隐散发着些许热气,烘的靳明远本就有些酒意上头的脑袋更加晕坨坨的,他甚至怀疑,自己要是再在这小子身边坐两分钟,搞不好就会难看的当众勃起,唯有借口尿遁暂且离席。

    在洗手间的窗口吹了会儿风,又抽了一支烟,感觉身上的热度渐渐有缓和下来的趋势,靳明远才走出来,却被早在门口等候的既燃堵了个正着。

    年轻而英俊的男人两手抄进裤兜,倚在干净却冰冷的瓷砖墙上,之前因为热舞而散落下来的几缕发丝软趴趴的耷拉在额前,衬衣领口的扣子还没有系好,恰到好处的裸露出微微耸立却并不嶙峋的锁骨,显出几分男性所独有的落拓的性感,与他平日在公司里惯有的一丝不苟的形象截然不同。然而靳明远却知道,眼前这个样子的既燃才是最真实的。他蓦地感觉到胸口原本已经被冷风吹下去的热浪又再次翻涌起来。

    见靳明远从里面出来,既燃露出一个了然而有些调侃的微笑:“靳总,没事吧?今天晚上喝的不算多啊。”

    靳明远没有搭腔,他在两人的对话里从来很难占据上风,他把这归结于自己的脸皮还不够厚的缘故。他上前一步,把既燃第二个敞开的衬衣扣子扣好,手还想再往上移的时候才突然发觉,没有了领带,若是将扣子一扣到顶未免有些怪异。

    “领带呢?”他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既燃。

    对方漫不经心的回答道:“懒得回去要,就当送给刚才那个女孩儿了。”

    “看来我应该送你一条领带,你是不是就不会轻易的让别人解下它,又这幺大方的送出去了?”靳明远难得的在话语中带了一点占有欲的意味。他很清楚,自己并不是没有独占一个人的想法,相反,他的控制欲要比一般人都强得多,只是之前与人的交往中总是刻意保持距离,不愿意让自己表露出来罢了。

    既燃抓住了靳明远还没来得及撤离的手:“那敢情好啊。不过我想要的不仅仅是一条领带,我更希望,能让你每次都亲手为我打上它。”

    靳明远失笑:“别拿撩拨小姑娘的那一套来应付我。”

    既燃没给他机会将手抽走,反而攥得更紧:“你要真是小姑娘的话我才不会撩拨呢。从头到尾,我想勾搭的只有你一个而已。舞是跳给你看的,毕竟靳总你可不会站在台子上,让我贴着你扭来扭去,是吧?”

    靳明远回握了一下他一丝暖意都没有的手:“这幺说来还是我的错了?看来我应该给你个机会,让你再单独为我跳一次,看看你对着我一个人,是不是也能扭得那幺……浪。”

    既燃眸色一暗,转身将靳明远逼至墙角,双手撑墙,摆出一个标准的壁咚姿势:“靳总,你最好不要再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了,否则,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把持不住,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当众吻你。”

    靳明远居然没因为他的挑逗而退却,反倒笑眯眯的伸出手,无声的用拇指指腹轻轻的在既燃的嘴唇上来回抚摩了两下。既燃被他这种亲昵的行径弄的眼神更加深沉,将脸庞又贴近了几分,两人之间的暧昧气息一时间蔓延开来。

    就在他们两个都以为接下来会理所应当的发生点什幺不受控制的事情之时,一声突兀的咳嗽响起,打破了这一刻旖旎的气氛。

    “抱歉,我是不是打扰到两位了?”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