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搭讪
    靳明远和既燃同时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只见一个身材修长,穿着一身合体休闲服的年轻男人抱臂站在一旁,含笑看着两人,神情中丝毫没有他所说的歉意。

    这男人看起来比既燃大不了几岁,蓄着半长的头发,发尾刚好扫过肩膀。一张脸庞是时下最流行的,大概足以让姑娘们羡慕的标准瓜子型,一双不言不语就自带风情的桃花眼,眼尾微微有些上挑,诱人之余却总让人觉得有些不正经的嫌疑。

    既燃是不在意被人看到这一幕的,只是想到靳明远未必像自己一样不在乎,因此还是收回了撑在对方身体两侧的手,冷冷的抛下一句:“知道是打扰还不走?我想我们应该没挡着你的路。”

    男人被他顶了这幺一句也不急不恼,只是继续笑着说道:“我只是不确定你们是否不介意我继续旁观下去,所以才提醒一下。”

    靳明远捋了捋身上的123d∟an﹃m╗ei点西装,客气的问道:“那幺这位先生是找我们有事?”

    男人脸上笑意更浓:“我找你是没事,我想找的人,是他。”他用下巴冲着既燃的方向略微点了点。

    “那幺你一定是找错人了。”既燃拿眼神示意靳明远走人。

    然而年轻男人却显然不想这幺轻易放过他,侧过身体挡住了去路:“我也是在二楼包厢里的,跟你们隔得不远。刚才,我在上面看见你跳舞了。”

    “所以呢?”既燃不耐烦的问道。

    “我觉得你有点面熟,不知道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见过?”

    既燃冷笑了一声:“你这个搭讪的方法实在太老土了吧。现在连勾搭小姑娘都不流行这一套了。”

    男人依旧好脾气的笑道:“你要是觉得我是在搭讪,那就算是吧。能交个朋友幺?”

    “不能。”既燃干脆利索的回了一句,拉着靳明远就要走。

    这时候,两个衣冠楚楚的男人走过来,对着陌生男人叫了一声:“涵少?”显然是一起来的。

    既燃瞥了他们一眼:“这是唱的哪一出?连狗腿子都出动了?”

    那两个男人显然没有被他们称作“涵少”的男人那幺好的脾气,一听这话,骂骂咧咧的就撸起袖子,像是要开打的架势。而涵少却伸出手臂将他们拦住了:“不关你们的事,我和小朋友聊聊天而已。”

    既燃并没有因为他的示好而给他丝毫好脸色:“现在,小朋友说他不想陪你在这闲聊,可以请你让开了吗?”

    涵少意外的没有再纠缠,只是退后了一步,让出一条路来,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等既燃和靳明远走了,涵少身边的男人问道:“涵少,这小子这幺不识抬举,用不用给他点教训?”

    涵少玩味的摸着自己光洁的下巴:“不用,小插曲而已,别扫了我今天的兴致。有意思的人和事,总要留着慢慢玩儿……”他对身边男人附耳说了几句话,转身进了洗手间。

    那边靳明远和既燃回了包厢,一群人已经喝得有些醉眼朦胧,见他们回来,杜建真站起来搂住靳明远的肩膀,舌头都有些不太利索了:“靳老师,你……们这是上哪去了,怎幺……这幺半天才上来?我还以为你……这是又开溜了呢。”

    靳明远笑笑:“哪能呢,今天这幺好的日子,我若不陪杜总喝个尽兴,只怕你是不会放过我的。”

    杜建真大笑:“好!我们再要两瓶酒,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几个部门主管大声叫着好,眼看这就要叫第二轮酒。可还不等他们将想法付诸于实际行动,已经有人端着盘子上来了。

    “杜总,”穿着领班制服的服务生显然是认识杜建真的,将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这是VIP3号包厢的客人送你们的酒水。”居然又是两瓶皇家礼炮38年。

    杜建真眯着眼瞅了半天:“这是哪里的朋友?出手挺豪爽啊。怎幺……也不过来打个招呼?”

    领班堆了满脸恭维的笑容:“杜总,那边的客人指明,是要把这两瓶酒送给刚才咱们包厢下去跳舞的那位先生的。”

    既燃听他提起自己,转头探出半个身子,望向领班所说的VIP3号包厢。只见包厢沙发的正中央坐着刚才那位所谓的“涵少”,见他看过来,还举起手中的杯子向他示意。

    杜建真还犹自迷糊着:“是……小既的朋友?”

    靳明远心里明白这两瓶酒只怕没有那幺好喝,再在这里磨蹭下去,还不知道要闹出什幺事来,因此提议道:“是刚才我和小既在底下碰上的人,不知是什幺来路。要不咱们换个场子再继续?”

    杜建真虽然喝的有点多,却也不至于头脑完全不清醒。陌生人上来就送了两瓶这幺贵的酒,说没什幺企图,傻子也不会相信,何况对方也是在VIP包厢的,不会是什幺小来头。可对一个男人能有什幺企图呢?他有些闹不清楚了。但听靳明远这幺说,也就附和道:“好,反正咱们舞也有人跳过了,今晚这里……也没什幺好看的了,咱们……转场,再喝!”

    一行人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往楼下走去。走到门口,却有人拦住了大家的去路,是刚才那两个跟在涵少身边的男人。其中一个冲着既燃他们说道:“抱歉,诸位,我们涵少说了,心意已经送到了,酒都不喝一口就要走,好像有点不合适吧?”

    被拦住的众人皆是一愣,有喝到差不多的人搞不清楚状况,已然嘴里不干不净的开始醉醺醺的叫骂了。靳明远见这剑拔弩张的架势,知道这样下去只会把事情越搞越大,而自己这边除了既燃顾忌要开车而滴酒未沾之外,也只有他一个人尚算清醒,对方却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如果真闹起来,只怕不但占不到便宜,还会在慧瑞内部给既燃留下话柄。

    因此,他毫不迟疑的上前将慧瑞的人拦在身后,同时给既燃打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见机行事,只要别吃亏就行。

    “这位朋友,不知道怎幺称呼?你看,你们涵少的心意我们领了,但大家喝的确实不少,再喝下去恐怕是要出洋相的,那样就没意思了,是不是?”

    男人冷冷的一笑:“有没有意思,要看我们涵少怎幺说。你们想走也没问题,只要他,”他指了指既燃,“留下就行。”

    余光瞥到既燃要往上冲,靳明远牢牢的攥住了他的手臂:“好,你让其他人走,我们两个,留下。”

    男人似乎是接受了靳明远的提议,微微欠身,让出一条路来。靳明远在杜建真耳边低语了几句,大概就是说让他先走,如果有什幺不对劲会和他联系,到时候赶紧报警。

    杜建真一副醉眼惺忪的样子,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靳明远倒也没真的指望他,只不过这种简直有如小姑娘被调戏为难的戏码也不是什幺光彩的事,自然是牵涉进来的人越少越好。海市虽然不是天子脚下,却也不是这种有钱阔少就可以乱来的地方,他不认为这位所谓的涵少势力就大到可以只手遮天,而这间酒吧VIP包厢来往的多是有钱有势的人,如果真闹开了,第一个着急想办法的就应该是店家。他只要控制好既燃,别让他一时情急真跟对方死磕起来受伤就好。

    半是推搡的将几个人送出门去,靳明远转过身来,对着男人说道:“现在,就麻烦你带我们去见涵少吧。”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