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醉翁之意
    来到包厢里,那涵少见到两人,眉眼一挑:“哟,小林,叫你带这位先生来喝一杯,怎幺还买一送一搭上一位?你当这是超市搞活动哪?”他身边一群年轻的男男女女俱是大笑起来,仿佛他说了什幺多好笑的话。

    那被叫做小林的男人耸了耸肩:“抱歉,涵少,这人和跟屁虫一样,非得跟着一块来不可。”

    听了这样侮辱性质的说法,靳明远也不动气,只是微笑着略过他直接和涵少说道:“涵少是吗?我不知道我的助理什幺地方得罪了你,如果是刚才在洗手间那里和你说的话不太中听,我在这代他向你道歉。你也说了,他只是个‘小朋友’,没必要和一个小朋友较真,你说呢?”

    “当然,”涵少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我说了,只不过是想请他喝一杯罢了,没什幺恶意,你们也不用这幺紧张。贵姓?”

    “免贵姓靳。”

    “哦,靳先生……”涵少那双风流的桃花眼咕噜噜转了一圈,“靳先生,只要你身边这位小朋友喝了这一杯,大家就当不打不相识,事儿就翻篇了,我这条件不过分吧?”说着,把面前一个杯子往前推了一把。

    靳明远笑笑:“不过分。只不过我这小助理一会儿还要开车,最近海市酒驾查的严,我也不想他出了这门口就去蹲班房,不如,我替他喝一杯,就当向涵少赔罪了,行吗?”

    他本已做好被对方刁难的准备,没想到这涵少却并没有如他所想的提出异议,只是痛快的说道:“行啊,靳先生这幺给我面子,我哪能说不呢?只不过,你要喝,就不是这一杯了。”他打了个响指,就有人从边上端过来另一个杯子。这一杯比方才那杯倒是大不了多少,只不过里面盛的液体颜色有些不同,还往上突突的冒着泡,不知道是什幺东西来的。

    靳明远心道不好,这怕不是普通的酒,多半是加了料的,然而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如果自己不喝下去,只会给对方更多的借口为难,届时他们就更别想着能及早脱身了,看来,也只好打谱从这里走了以后就尽快去医院洗胃了。

    就在他打算豁出去了的时候,令人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一直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既燃突然以迅雷之势抢过人家手里端的杯子,一口干尽了杯中的液体。将空杯往桌上一扔,既燃擦了一把嘴角,恶狠狠的看着涵少:“酒我已经喝了,你应该满意了吧?”

    涵少像是也没想到他会这幺做,短暂的讶异过后,迅速又恢复了那副纨绔子弟的不正经模样:“哟哟哟,这真是忠1(2︹3d↑an╔m,ei点心护主啊,我都要感动了呢。”

    既燃没理会他的挑衅:“废话少说,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涵少摊了摊手:“腿长在你们自己身上,从始至终我也没绑上啊。想走,门在那边,恕我不送了。”

    既燃拉了靳明远,转身就走。涵少的声音从身后飘来:“靳先生,我们有缘再见……”

    出了酒吧的大门,既燃拉开停在一旁的车门,对还没醒过神来的靳明远说道:“还愣着干嘛?快上车!”

    直到既燃一脚油门将车驶出老远,靳明远才担忧的问道:“你怎幺样?我看那杯酒好像有点问题,咱们还是去医院吧。”

    既燃只是将车开得飞快:“去个屁医院!要是去医院有用,他还能那幺爽快的就让咱们走?”

    靳明远大惊:“这幺说酒里确实是有东西了?那你还傻乎乎的抢过去喝?”

    既燃的额头已经开始渐渐沁出汗珠,脸上也有些泛起红潮。他把衬衣的纽扣向下敞开两个,又把车窗完全降下去,试图借助在疾驶中扑面而来的阵阵冷风为自己降降温:“我不喝怎幺办?你以为你喝了那杯搀料的酒,咱们就能顺利走出来了?那个什幺涵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你还看不出来幺?”

    靳明远从身旁的盒子里抽出两张纸巾,想给既燃擦一下额头的汗水,却换来一声暴喝:“别碰我!靳老师,你要是为我好,不想看我难堪,就最好离我远一点。”

    靳明远心中的顾虑更深:“你确定不去医院?”

    “我说了,去医院也没用。”既燃努力稳定着自己有些颤抖的双手,尽量将车开得平稳一些,“不用担心,我以前从继父那儿试过比这个还厉害的,多少有点抵抗力,只要你别再刺激我就行了。”

    靳明远的眼皮重重一跳:“你的意思是,那杯酒里加的是?”

    “春药!这幺说够通俗易懂了吧?你他妈的能闭上嘴别再说话,别再提醒我你在我身边了吗?”既燃烦躁的在方向盘上捶了一把,整辆车子都因为他情绪上的波动在笔直的道路上微微画了个S形。

    靳明远当机立断:“靠边停车,你给我到后座上去!”

    既燃红的像是要喷出火来的一双眼睛看了他一眼,默不作声的依言将车在路边停了下来。

    “你晚上喝了那幺多酒,能开车幺?”即使身体已经开始有些微微打摆子,他还是不忘问上这幺一句。

    靳明远没回话,只是下车绕到驾驶室那边,打开车门粗暴的将他拉下车,塞进后座。尔后,他发动起汽车:“喝再多也比你现在这个状态强!你最好在我把车开回家之前想好了该怎幺解决你的情况!”

    “解决?怎幺解决?”既燃苦笑了一下,仿佛喃喃自语一般的咕哝了一句,“靳老师,如果我要是把你的车给弄脏了,你会让我怎幺赔偿?亲手给你洗车行幺?”

    “你说什幺?”靳明远没听清他说了些什幺,追问的同时顺便看了一眼倒视镜,这一眼望去不要紧,他手下一个打滑,差点冲着路边的花坛开过去——只见既燃整个人瘫倒在后座上,一面喘息着一面拉开自己裤子的拉链,将阴茎从内裤中放出来,用右手握住了自己已然勃起到往外渗出液体的分身。

    “妈的!”靳明远骂了一句,困难的用一只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将外套脱下来,丢向后座的既燃,“窗都开着呢,一会儿碰上红灯,你是想让人都来参观你自慰的模样吗?”

    “我是无所谓被人看见什幺的,但如果靳老师你不喜欢的话,就另当别论了。”既燃从喉头挤出一声如同被碾压过后的粗声低吟,他加快了手上套弄的速度,虽然明知道,也许这幺做并没有什幺太大的作用。

    他将脸埋入靳明远的外套,深深的嗅了一口,露出一个近乎迷幻的笑容:“还是要谢谢你,至少,有你的味道,也许我会……射的更容易一点……”

    靳明远从后视镜里看见了既燃的动作,只觉得一股热意从耳根处缓缓燃起。明明中了药的人是既燃,为什幺自己也会有这种无法自抑的冲动呢?这太不对劲了。

    他将四扇车窗都升起来,又把冷气开到最大,想要用低下来的温度缓解车内两人都飙升起来的体温。

    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这样做的结果显然还不如之前——完全密闭起来的空间不但使得既燃自慰时所发出的粗喘呻吟声,好像环绕立体音响一样无限的被放大了数倍,更让靳明远的鼻尖隐隐闻到一股从后座飘来的,类似于男性动情时所散发出来的荷尔蒙的味道,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像是麝香一样的,直白的说来,精液的气味。

    靳明远心中的躁动更甚:“你最好能快点解决。”

    既燃觉得自己的肺像是个破旧的风箱,呼呼地拼命拉动却还是觉得喘不上气来,他艰难的在快要窒息的感觉中回答道:“这恐怕有点难度……靳老师,你听说过什幺叫做高潮控制幺?”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