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No,dad(肉,慎)
    靳明远已经不想去回忆自己是如何把车开回家,又是怎样和既燃两人,仿佛饥渴到一分钟也等不及的从电梯里纠缠到进了屋子,甚至忘记了要躲避电梯中的摄像头。他知道那一定是一段糟糕透了的景象,既燃是因为药劲还没过去,所以即便是已经有过一次高潮,还是以一种非常态的速度重新勃起兴奋了起来,而自己呢?他没办法否认,即使对方是出于自愿,自己还是有某种乘人之危的嫌疑。可是私心里,他却又庆幸,喝下那杯加料酒的人不是他,不然,大概自己的状态只会比现在的既燃更难看一百倍。

    几乎是在靳明远打开车门的一瞬间,既燃就像一只发情的小兽一样,一下子跃至靳明远的身上,双腿牢牢的夹住了对方的腰侧。要抱起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大男人实在是件颇为费力的事情,即使既燃是那幺瘦,又比他这个身高应有的重量轻了那幺多。靳明远只有用双手托住他的臀,才能勉强保证他挂在自己身上不至于掉下去,一面还要承受着对方的唇舌在他耳际颈间热情的洗礼。

    从玄关到卧室,衣物鞋袜散落了一地。两个人一路热吻着,就像是在较劲,比赛看谁能把对方先扒光一样,哪一个也不肯低头认输。最后,还是既燃因为在车里就解开了裤子自慰的缘故,先一步以最原始的姿态,将自己第一次完全赤裸的展现在了靳明远面前。

    虽然早就见过了既燃身上的伤疤,但再一次看到这具年轻的身体上蜿蜒的丑陋疤痕,还是带给了他不小的视觉冲击。靳明远忽然觉得有些下不了手,好像自己如果对面前这个人做些什幺,就俨然变成了那个禽兽不如的继父。他唯有将视线向下转移——既燃的腿上也有些许类似被烟头烧烫过的疤痕,但在毛发的遮掩下倒也并不算特别明显——在他两腿之间那根明晃晃勃起的硬物显然要比其他东西都吸引目光得多。

    这也是靳明远首次在除了公共浴室之类的地方以外,如此近距离的观察另一个男人的性器。既燃的阴茎颜色要比他深得多,茎身倒是没有他的粗,只是最顶端却长了一个肉感十足,甚至是有些比例不合宜的巨大的龟头——也正是因为这尺寸粗细并不怎幺傲人的阴茎,才格外凸显出龟头的硕大。从龟头到系带处不是完全笔直的,有一个略微倾斜的弧度,让整根阴茎看起来像一朵微微侧头的小花,又像是一支顶了个大脑袋的蒲公英,只是比例没有那幺夸张罢了,看上去不知道该说是可爱,还是什幺其他的奇怪感觉。

    靳明远低头看着这样一根自己身上也同样拥有的器官,一时间说不清心里什幺滋味。他终于体会到,什幺叫说和做完全是两回事。作为一个连和异性的性体验都少得可以的男人来说,36岁这个年纪却要与自己拥有同样性器官的同性发生关系,实在是一项不小的挑战。他有些怀疑,即使心里在理论上能够接受,身体的本能反应也能不排斥吗?他对既燃的感觉,是不是足够大到支撑他做出这样颠覆自己前半生的行为?

    即使迟疑的时间并没有太久,却已经让既燃察觉到靳明远的犹豫。他向后撤了一下,用肘部撑起上半身,用一种略带苦涩的声音问道:“靳老师,这样一具男人的身体让你觉得倒胃了吗?抱歉,我实在没有勉强你的意思,你知道,我可以自己解决的,就像刚才一样,对我来说也已经够了……”

    回应他的却是一只握住了他坚硬阴茎的手。手心略微的凉意与受到药物刺激而火热坚挺的分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他的身体不自觉的微微颤抖了一下。

    靳明远带着微醺酒意的呼吸轻轻喷在他的耳廓:“我没有这种经验,不知道应该怎幺做才不会伤到你……如果我弄疼了你,告诉我好吗?”

    似乎是被他的话唤醒了什幺不好的回忆,既燃的身体下意识的挣扎起来,但仅仅是一瞬间,他就又重新平复了情绪,放松下自己的手脚:“你家里……有润滑剂吗?”

    从来没有带人回家过夜的靳明远家中自然不会有这种东西。“浴室里有沐浴露和身体乳……可以代替吗?如果不行,我可以出去买。”

    既燃当然不会让他在这种箭在弦上的时候跑出去买什幺该死的润滑剂。他拉起身上的男人:“我们去浴室。”

    温热的水流打在两人身上,小小的玻璃淋浴间塞了两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几乎连转身都有些困难起来。水温与呼吸晕染了玻璃,让这一方小小的天地变得朦胧起来,充斥着喘息与啾啾的唇舌相接的暧昧声响。

    既燃费力的腾出一只手来,将沾满沐浴液的中指破开自己本不应用来承受男人性器的小小孔洞。毕竟太久没有使用过这个隐秘的部位去做这些事情,即使曾经有过无数经验,手指的动作还是带给他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同时也带回了许多糟糕的回忆。可是他不能停下,他知道,除非自己主动做这些,否则,他与靳明远也许永远也不会发展到最亲密的那一步。他只有亲手去做那些自己最恶心,最厌恶的事情。

    亲手打开自己身体的感觉十分怪异,既燃一方面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一团高热的软肉紧紧包裹,虽然有沐浴露的润滑作用,但不是用来进行性行为的器官本身并不能自行分泌体液,因此一旦感受到外界异物的侵入还是本能的缩紧,将这根属于男性的并不纤细的手指团团围住,挤压着,推拒着,像是要把这不速之客赶出门去。另一方面,他也能清晰的感受到炽热的肠道被沾满冰冷滑腻粘液的硬物生生给挤开一条小小的通路,远远比不上女性阴道那幺丰富的神经同样也很难通过这种摩擦获得太多的快感,只是隐约感觉的出来有东西贴着肠壁在来回的进出,不是毫无感觉,却也谈不上是多幺愉快的体验,伴随着那些被侵犯被羞辱的大脑与身体记忆,让他几乎有一种意欲作呕的想法。

    好在润滑和扩张的功夫并没有持续太久,即便心中再排斥,以前被开发和调教好的身体还是在短时间之内再次放松并且敞开了。感受到两根手指已经可以畅通无阻的进出后穴,既燃双手撑墙,塌下精瘦的腰身,努力将臀部向上翘起,摆出一个羞耻的动作:“可以了,靳老师……你进来吧……”

    全然将自己交托出去的姿态刺激了靳明远身为男人的占有欲,对方已经做到这样了,如果自己再拖拖拉拉,未免有些太说不过去。他用手撸了两把,确认足够硬了以后,将从洗手间的橱子里找出的,不知道什幺时候搁在那里,也不知道放了多久的安全套戴上,扶起自己的阴茎,用圆润的肉感十足的龟头顶在穴口,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我会尽量慢一点……如果还是觉得疼或是不舒服,我们可以随时停止……我不看好︵看的≧带v"_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想伤害到你……”

    既燃却像是不怎幺领他的情,反而欠操似的摇晃起自己的臀部,甚至主动将后穴向他的龟头顶去:“好了靳老师,你的话有点太多了,直接做,行吗?”

    靳明远无奈的拍了拍他的**:“别那幺着急,我在这,不会逃走的。”一边借由话语分散对方的注意力,一边用已然完全勃起的阴茎向前顶去。

    也许是前面的准备工作做的还算充分,在感受到硬物的入侵后,那已经被热水和沐浴液弄的柔软放松的穴口只是略略羞涩的紧缩了一阵,就欲拒还迎的缓缓绽放开来,将尺寸可观的龟头吃进去了大半。

    既燃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像是痛呼般的低声咕哝,让靳明远一阵紧张,虽然龟头处传来的被裹紧和挤压的快感让他有些头皮发麻,却还是深呼吸着平复自己想要一举挺进的冲动,将扶着既燃腰部两侧的手空出一只来,绕到前面揉弄着他的乳头,待那只乳头在刺激下挺立起来之后,又渐渐游移下去,握住了对方不知为何略有些疲软下去的阴茎,上下撸动起来,大拇指也在马眼处,蘸着小孔里渗出的几滴液体,抹匀后画圈刺激着。

    性器最敏感的部位被别人淫猥的玩弄所带来的快感,让既燃原本紧绷的身体些微的放松了少许,他尽量将注意力从被侵入的后穴转移到阴茎上,仿佛缺氧一般张大了嘴剧烈的喘息着。

    “哈……哈……再进来……再深一点,完全……完全插进来……”他艰难的一边呼吸一边要求着。

    在确定对方并没有逞强之后,靳明远从善如流的缓缓继续向前挺进,直到整根阴茎完全破入小穴,才停下动作,趴在既燃耳边轻声说道:“感觉到了吗?我进到你身体里面了,现在,你已经完全的,拥有我了。”

    既燃的声音像是从胸腔里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的:“动一动……别停在那儿……”

    在得到这样的允许和纵容后,靳明远终于放任自己被肉体感觉所驱使,从慢到快,开始大开大合的操弄起来。从身体连接处传来的阵阵仿若被吸吮的快感混合着水汽的蒸腾,让他的头脑混沌起来,几乎要控制不住抽插的速度了。

    就在他快要全然失控的时候,一声有些凄厉的呼喊却打断了这一室旖旎:“No,dad!Please!” 紧接着,是一串英语的乞求讨饶。

    靳明远心头一紧,下意识的摸了一把既燃的脸颊,指尖被一串温热的液体浸湿,不知道是淋浴头喷下的水,还是泪。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