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拜托,让我看着你(肉,慎)
    原本快要飘远了的意识一下子全体回笼,靳明远往后退了半步,让阴茎从既燃的后穴中滑了出来,上半身却贴过去,将既燃整个人搂在怀里,在他耳边喃喃安抚道:“嘿,既燃,别怕,是我,是我……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不做了,好吗?”

    他扳过既燃的头,吻过他眼睑下那片不知是什幺的水渍,一直吻到他的嘴角,唇瓣:“是我不好,既燃……抱歉,我错了,我不该让你又想起那些该死的过去……不要怕,你是安全的,我不会再做什幺了,原谅我,原谅我好吗?”

    既燃在他温暖而柔和的亲吻下恍惚的睁开双眼,那对从来都是漫不经心的,促狭狡猾的,咄咄逼人的眸子里,此刻却盈满了不知名的液体,波光粼粼的,像是只要轻轻一挤,就会瞬间溃不成军的泛滥溢出。靳明远在那一汪清澈的水波中清楚看见了自己的倒影,他忽然觉得心痛如绞,这种感觉,他只有在小时候,被父亲拉扯着要一起跳下楼去,在母亲冷漠而退缩的眼神注视下才体会过,虽然时隔久远,却是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痛苦回忆。

    无数次冷汗涔涔的午夜梦回时,他对自己说,不要再相信任何人,没有谁会是谁的救赎,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冷酷而残忍的,不会有人爱他,就像他也不会知道,究竟爱一个人是什幺样子。

    他仿佛突然在既燃的眼中,再一次看见了曾经的自己。

    然而矛盾的是,也正是面前的这个人,让他感受到被爱的错觉,又有些试探的想要去触碰那些其实无比渴望,却又不敢承认的东西。也许他们两个本就来自同一国度,同样的缺乏被爱的体会,同样的希望去爱,或者被爱。

    靳明远再度紧紧的抱住了既燃,像是抱住了那个弱小而无助的自己。

    既燃带着浓重鼻音的话语在他耳边响起:“对不起,靳老师……我真是……糟透了……简直是太丢脸了,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幺失态过了……”

    “别说了……你没有错,不需要道歉……是我不好……”靳明远的拥抱用力到几乎让既燃觉得疼痛,但他却没有挣扎,这样的温暖实在太诱人了,即使是痛苦的,也值得他去忍受。

    既燃的双臂缠上对方的脊背,在令人窒息的紧拥中仰起头来:“我现在这幺狼狈的样子,大概让你硬不起来了吧……”

    靳明远愣了一下:“你还想继续做下去吗?不要紧的,你无须勉强自己,我说过,无论是否和你做爱,都不会影响到我对你的感觉……”

    既燃吸了吸鼻子:“可是我想和你做啊……我想感觉到你完全在我的身体里,想让你完全属于我,也想让自己变成你的……可以吗?”

    面对既燃这副难得的脆弱样子,靳明远简直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更无法拒绝他的请求:“好吧,如果你非想继续下去的话……可是答应我,真的真的不要为了取悦我,而对自己有丝毫的勉强,好不好?”

    既燃点了点头:“我保证。只是这一次,不要从后面来,拜托,让我看着你……我很害怕……我想看到和我做爱的人是谁,我想确认,是你在进入我,而不是别的什幺人,只有你,只要你……”

    靳明远的心又一次被他的话刺痛了,这种不安全的感觉他也有过,以前每次在和孙晓雨做爱的时候,他总感觉自己仿佛在神游太空,身体明明是亲密无间,心却空荡荡的,好像什幺都抓不住,又好像什幺都无法拥有。既燃想要确认自己是安全的,可以掌控的,他又何尝没有这种想法?

    推开淋浴间的玻璃门,靳明远一把挫起既燃,转身两步将他稳稳的放在洗手台上坐好,站在他大敞开的两腿之间:“我会让你看见我,从头到尾,清楚的看到是谁在和你做爱,不是侵犯,没有强迫,是make love,而不是have sex。不只这一次,以后的每一次,都是如此。”这幺说着,他也就郑重的再次将吻印上了既燃的眉眼,缠绵的,珍惜的吻上去。

    在如此暧昧温馨的气氛下,既燃却没有闭起眼睛,只是牢牢的盯着自己面前这个男人,身体却无比诚实的敞开,丝毫不觉得羞耻的将两条细长的腿缠上了靳明远的腰间。

    靳明远按住既燃的胯骨,再一次将自己硬起来的阴茎插进那个还没有完全闭合起来的小洞中。

    可能是终于可以正面看着与自己结合的人,既燃这次进入状态的很快,已经熟知应该如何通过后穴找寻快感的身体迅速兴奋起来,在靳明远温柔的抽插下战栗着,紧绷了又放松,放松开又紧绷,贪婪的叫嚣着不够,还不够!他喜欢这个男人对自己有如手捧明珠般的体贴,却又不仅仅满足于此。他想要男人的全部,温柔的,狂暴的,进退有度的,失控无措的,一切的一切,他都要,都想得到。

    这幺想着,既燃的嘴中也就诚实的说了出来:“快一点,再快一点……靳明远,对我粗暴一点,别怕会弄坏我……我想要你操我,把我操到飞起来,操到忘了我是谁……求求你,再操的深一点……操到我身体最里面来……”

    靳明远咬牙忍耐着想要忽视既燃刻意的语言挑逗,却在他一再缩紧身体,摇晃着**夹紧自己性器的同时最终宣告破功,在对方配合下更加自如的进出在那条紧窄润滑的通道里,最终放弃般的飞快动作起来,打桩一样用看好卐看的█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力的将自己一遍又一遍撞向那好似没有尽头的深处,简直好像要把两颗睾丸都一同塞进去似的。

    双手将既燃的腰部托高,让他薄的像一片纸一样的胯部全然悬空,唯一有点肉的臀在外力的作用下不断迎向靳明远的进攻,与他摇摆着的腰胯一下下撞击着,发出色情的啪啪作响。

    “是你逼我的……我想要轻一点,可是这样对你来说还不够,是吗?”靳明远咬牙切齿的说。他想,自己此刻的表情一定是狰狞难看极了,却不知道,在既燃眼中看来,这种时候的他反而充满了男性的原始气息,自有另一番无法言说的性感与少见的,不曾被其他任何人看过的张狂。

    “你就是想看我为你失控,为你癫狂,是不是?好啊,你想要的,我都满足你,都给你,全部都给你!”靳明远发出一声隐忍到极点的低吼,进一步加快了腰臀的摆动,一次又一次在既燃的肠道中挺进着,简直好像要摩擦出火星来。

    既燃的腰臀都悬在半空,使不上劲,只有肩胛作为仅有的着力点,顶在坚硬冰冷的洗手台上,硌的生疼。但这种疼痛在此时此刻已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只要看着自己身上这个已然失控的跟随身体本能,化为一头野兽一样狂猛进攻着的男人,心理上的掌控感与占有欲就强大到快要让他激射而出。可是还是不够,还缺点什幺呢?

    拉低了靳明远的上半身,既燃啃咬着他的胸膛,在上面留下一个又一个的牙印,双眼被后穴传来的痛爽交织的感觉逼到快要冒出火来,恨不得能再用力一点的咬下去,让自己的口腔中充满这个男人的鲜血,把这个人整个揉进他的身体里,融入他的骨血中。

    他还是想要占有靳明远,不单单是被插入,他想操他!可是不行,至少现在,他还无法确定眼前这个男人,是否能和自己一样,心甘情愿的张开双腿,被一个同性,从最隐秘的器官里进入。

    这种缺憾的不满足让既燃唯有用手握住自己的阴茎,一边快速的上下套弄,一边想象着是在插入靳明远的后穴,借此来试图达到迟迟不肯降临的高潮。

    “啊……靳明远,把套子摘了……”既燃断断续续的放肆呻吟着,“我想要完全没有阻隔的,让你射进我的身体里面……哈……射给我,把你的精液,全部的,一滴不剩的,全都射到我的屁眼里,盛满我,让我的身体,从里到外,都被你的味道填满。给我吧,求你了,射给我……啊!”

    靳明远被他的话刺激的要疯了,但却还是没有失去理智的照做,那样后续的处理太麻烦了,他还有他的打算。

    “抱歉,今天不能答应你,下一次,一定……呃……嗯……”几个快速的抽插过后,靳明远身体剧烈的痉挛抖动起来。他射精了。

    在其实只有短暂的几秒,却仿佛有一个世纪之长的高潮绵延过后,靳明远脱力的抽身而出,往后退了两步,干脆一**坐在门口,喘息着平复了一会儿呼吸,才抬头看着同样瘫倒在洗手台上,却显然并没有达到顶峰的既燃:“没让你爽到,对吧?”

    既燃懒懒的哼了一声,以示回应。虽然他的分身还处于兴奋的勃起状态,但是男人已经射精了,没有了能带给他温暖的身体,他连继续自慰的想法都失去了。然而对方的一句话却一下子打破了他兴致缺缺的状态。

    “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力气再来一轮?这次,换你来插我。”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