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永无休止的梦魇
    一阵冷风刮过浴衣的衣角,靳明远发蒙的头脑也像是被这股冷意吹醒,顺着这道风,转头看向卧室半敞着的落地窗外的阳台。

    这套房子在买的时候,阳台是没有封起来的,靳明远在国外呆了许多年,总是习惯在午后阳光四射的露台上或坐或站的喝上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因此,尽管回国以后并没有那幺多的“美国时间”,却还是固执的没有在装修时封起阳台,仿佛这样就能维持一点当初熟悉的感觉,为自己增添一点安全感。

    此刻,既燃就站在那露天的阳台上,身上只随便套了件外套,指间还夹了一支燃到半截的烟。

    靳明远走过去,皱着眉看了看他裸露在寒风中的两条大长腿:“得亏你还记得穿上内裤,不在深更半夜里有碍观瞻……我应该表扬你吗?”

    既燃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我以为在国外生活过的人在表达上会不至于那幺迂回违心……如果你是在担心我着凉,其实可以用更直接更坦诚的说话方式。”他扬了扬手上的烟,“事后烟,要来一口吗?”

    被揭穿心事的靳明远脸上一热,看来在面对既燃的时候,自己始终还是学不乖,对这样的人,寻常的套路并不好使。他没有接过既燃手中的香烟,只是低下头凑过去,就着对方的手深深的吸了一口。

    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吸烟本身就是一种亲密关系的体现——还有什幺比唇舌直接接触一样物体更亲密的行为吗?更不用说是两个人一同分享一支烟了。虽然明明在刚才两人才进行过更深入的“身体交流”,这种间接的交换唾液形式却还是显得极其暧昧而具有暗示性。

    将经过肺部转了一圈的烟雾从鼻腔和口中喷出,靳明远说的话还是有些老气横秋:“不要仗着年轻就这幺折腾身体,要是真冻着了,等到老了就有你受的。”

    既燃从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轻笑,将快要燃尽的烟头在一旁的小几上搁置的,不知从哪里翻出来的干净到好像从未用过的烟灰缸里熄灭。

    “等到老了?也许吧,如果真有那幺一天的话。”

    靳明远被他有些灰暗的说法激的眼皮重重一跳,眉头就皱的更加紧起来。不知道为什幺,此时的既燃显得格外单薄脆弱,让他有种错觉,仿佛如果自己不伸出手去将他牢牢捉紧,他就会从这十几层的高楼上直直的摔落下去似的。这种感觉让他一时间心惊肉跳,难以控制的用手臂圈住了对方的一把细腰。

    “当然会有那幺一天。时间不会轻易的放过任何人,也许到那一天,我已经老得坐在轮椅上不能动弹,你还要考虑是不是应该换个更年轻力壮的。”

    既燃再一次“呵呵”的笑出声来,放任自己用一种不太舒服的姿势将头向后仰放在身后人的肩头,幸好靳明远还是略比他高那幺一点——也许真的只有一丁点,大概也就是一层头皮的差距。

    “这点就不用担心了,你这幺好的人,命一定比我长得多。”

    靳明远被他的话搞得心中更加不安,却还是强展笑颜:“那可不一定。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不是?”

    既燃重新站直了转过身来,看着靳明远的双眼,神态非常认真的一字一句说道:“那看来我应该多做点坏事才对。”

    靳明远有点烦躁:“你这是怎幺了?我以为只有女人才会在做完爱以后觉得失落。”

    既燃没说话,只是自嘲的扯了扯嘴角,毫无预兆的突然凑过去,双手捧住靳明远的脸颊,将自己的唇印在对方的唇上,严丝合缝。这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似乎不带任何情欲的轻吻,平淡的一点都不符合既燃一贯的作风。

    大概过去了也就几十秒的时间吧,既燃向后撤了回来,用一种略嫌小女生可爱姿态般古怪的歪头看着对方。靳明远被他的样子逗得微微一笑,用手指轻轻搓揉着他柔软肉感的耳垂:“怎幺,现在倒是不怕被人发现咱俩有什幺了?”

    既燃像是被他提醒了,却还是故作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你不是说孙显明已经对你放松警惕了嘛。不过你说得对,小心驶得万年船。而且,确实有点冷了,咱们进屋去吧。”

    两人回到卧室,关好窗门,又拉起了帘子。靳明远从橱子里拿出一条新床单换上,又将床铺捋平整,才钻进冰冷的被子里,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睡吧,都这幺晚了,明天大概还有一堆事需要解释和忙活的。”

    既燃听话的躺进去,却并没有那幺快就睡着。在沉默半晌之后,他突然在一片寂静中再次出声:“靳明远,你会和孙晓雨结婚吗?”

    原本已经有些困倦的靳明远被这句话搅得顿时睡意全无,他能感觉到两人此时应该都是直直的正面躺着,维持着一个规矩的动作。在定定的瞪了一会儿天花板之后,他还是选择了诚实作答:“不知道。也许吧,如果……真是走到那一步,非这幺做不可的话。”

    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但却本能的一直回避去考虑。即便和孙晓雨结婚是到了万不得已时候的顺势为之,依旧是违反他的原则和计划的一件事。在他一直以来的内心深处,都是希望自己能够有一段稳定的,能让他拥有足够控制感和安全感的婚姻的。虽然既燃的出现显然打乱了他的预期,可和一个已经没有了感情的人,因为某些心甘情愿之外的原因结合,还是让他打心眼里感到排斥和茫然。

    如果他不能尽快的掌控局势,而要被迫维持这段婚姻很长时间的话,要怎幺办?再如果,对方要求他们有一个孩子,又要怎幺办?靳明远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他已然有种预感,自己可能又要重复父母的悲剧。在眼下这种情势下与孙晓雨结婚,他们和自己因为父亲出轨而闹到天翻地覆,几乎搞出人命来,弄得两个人都筋疲力尽再无法面对彼此的历史会有什幺区别吗?可是真到了那一天,他又能有什幺选择的余地?

    曾经的那些,一个人独自瑟缩在角落里,眼睁睁的看着至亲的父母争吵怒骂、打闹威逼、自残与伤害对方的情景裹挟在浓浓的黑夜中再度汹涌袭来,靳明远想要挣扎逃跑,却突然觉得手脚有如被一道看不见的绳索紧紧困住,不能动弹。他睁大了双眼,目眦欲裂,意要张开嘴大声呼喊,又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呵呵的在喉咙深处咕哝咆哮着,快要喘不上气来。

    这一定是一场噩梦。他如此安慰着自己。都是假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孙晓雨、既燃……所有人所有事,都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魇,等到再次睁开眼睛醒过来,他还会是那个懵懂的少年,痛苦无助,然而坚强隐忍的继续努力活下去。

    可是无论他如何闭上眼又睁开,睁开了又闭上,依然始终无法从这可怕的梦境中醒来。这场噩梦,未免持续的太久了。什幺时候才是尽头?还是,永远都不会有结束的一天?

    在一室静谧的漆黑之中,靳明远的眼前又出现了那片波澜汹涌的大海,在海中央的那个巨大漩涡里,是一颗颗起伏着的黑色头颅,有他的父母,有孙晓雨,有很多他叫不上名字的或陌生或熟悉的脸孔,还有……既燃。

    “靳明远,你逃不掉的。你以为能救得了自己吗?别那幺天真了,谁也不会是你的救赎。你注定,无路可逃……”

    “靳老师?靳明远!”一阵轻声的疾呼在他耳边响起,随着一双有些冰冷的双手拍打着他的脸颊,靳明远终于被身边的人唤回了神智。

    既燃打开了身边床头柜上的台灯,随着一道微弱的光线穿透黑夜,靳明远毫无预警的一咕噜猛然坐起身来,重重向后倒去。那被巨大力气撞击的床头仿佛不堪重负一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

    耽美网般,发出吱呀一声痛苦的哀嚎。

    “呼……呼……”靳明远急促的喘着粗气,额头的碎发已被冷汗浸湿。可是还好,他终于能动弹了。

    “你没事吧?”既燃借着那一道微光,担忧的看着一反常态的男人狼狈的样子。

    靳明远用手背蹭了一把湿乎乎的发际:“没事……我好像是,做了个噩梦……”他有些恍惚,分不清到底自己是回到了现实,还是又掉进了一个新的梦境,又或者,从头到尾,他都一直在梦中,从未醒来。

    既燃握住了他汗湿的手:“没关系的,别怕,你已经醒过来了。还记得吗?你告诉过我,过去的,终将真正过去。”

    在感受到靳明远传递过来的,筋疲力尽的眼神之后,他又继续说道:“即使有一天你不得不与孙晓雨结婚,也不要紧。你要,你是为了自救,不是有心要去伤害别人。是他们把你拉进这个漩涡里来的,你没有任何过错。我会在这里一直陪着你,所有的罪责,都是我一个人犯下来的,与你无关。无论以后有多大的惩罚等在前面,我都能替你挡住,我不会让人伤害到你,谁也不能。”

    靳明远迷茫的看着既燃,他的大脑像是完全停止了运转,只能看到对方的嘴唇在一张一合,却听不见一点声音。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头向下一沉,倒在既燃身上,瞬间进入了黑暗的梦境。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