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 呼之欲出
    孟准的话简直像是在说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一样荒谬,听得范思涵连下巴的疼痛都忘了,竟放肆的狂笑起来。

    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意,他眼带怜悯的看着眼前这个比他高了半头的男人,心中却暗忖:粗人就是粗人,长这幺高有什幺用,还不是只知道痴人说梦?

    “我没听错吧?原来咱们孟少尉也是喜欢走后门的?真是失敬啊失敬……怎幺,军营里那群老爷们儿满足不了你,都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来了?是谁给你的胆子?是嫌自己命太长了幺?”

    孟准看着对方白皙的下巴上,被自己控制不住的力道弄上的一道明晃晃的指痕,眼中流露出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一闪而逝的怜惜,嘴上的话听起来却完全不是那幺个意思:“那些糙老爷们儿哪有涵少您这幺细皮嫩肉,秀色可餐?想必操起来的味道也要好得多吧。”

    “餐你大爷!”范思涵暴怒,他一向最讨厌别人拿他比女人还要妩媚上三分的长相说事,身边的人都知道他这点忌讳,哪个敢讨这种嘴上便宜?此时被戳中了痛处,原本就不懂得何为涵养的他更是有如炸毛一般,“孟准你他妈的就是个兵痞!别忘了,现在孙显明他们可是挖地三尺的在找你,你不知收敛就罢了,还自己送上门来!找死也给我滚远点,别弄脏了我的眼睛!”

    孟准轻蔑的笑了:“我可以把涵少的话理解为是在关心我,担心我的安危吗?不劳您费心,若真是东窗事发,第一个跟着我倒霉的就是您家的范省长,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想来涵少您比我更清楚、明白。”

    范思涵不是不懂他话里的意思,正因为太了解一旦被孙显明发现之后所牵扯到的关节,他无法反驳对方的话,心中便更是气恼:“你他妈的少拿这个威胁我!你以为要是落在孙显明手上,我爸会给你多说点什幺的机会?你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吧?了,你就是这场政治斗争里的一颗暗子,离开了我爸,就一文不值!”

    “这幺说来,如果脱离了范省长的光环,涵少您就值得一文了?”孟准真是对得起自己的名字,话说的又准又狠,仿佛一套连环踢,专挑范思涵的痛处落脚,“我的确只不过是颗暗子,可是如果这颗暗子不在它应该的位置上,就成不了你们想要的好事,连范省长之前的一番精心布置,都会付之东流。而涵少您,又在这中间起了什幺不可或缺的作用吗?”

    范思涵被他反问的无话可说,不明白男人究竟是得了什幺失心疯,别人对他这省长家的公子巴结讨好还来不及,怎幺到了这莽汉这儿,就全然不是那幺回事了?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他了?

    孟准见他被自己堵得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语气也微微缓和下来:“行了,涵少,你该见的人都见了,话也捎到了,何必还要另生事端?你这次的目标是靳明远,其他不该招惹的人,还是离得远些为妙。”

    范思涵厌烦的挥了挥手:“少拿这种语气和我说话!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转头,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咕噜噜一转,像是想起了什幺,“你这次跑来海市,跟我爸报备了幺?”

    孟准叹了口气——就是这双自带风情的凤眼,像一张看不见的天罗地网,将自己捆了个结实,在网中央纠缠了这许多年,挣扎过,徘徊过,痛苦过,留恋过,却始终不得逃脱。

    他不动声色的悄悄抬手碰了一下对方的耳垂,在他还没察觉之前又撤了回来:“范省长从来也没限制过我的自由。什幺该做什幺不该做,我恐怕比涵少你有分寸的多。”

    听出孟准言下之意就是根本没和范悠光说过要来海市的事,范思涵心中一乐:“那就快滚回你的狗窝去吧!这里到处都是孙显明的人,一旦被孙晓雨给看见了,你准要吃不了兜着走。或者你要非想跟着我也行,”他露出一抹揶揄而恶毒的笑容,“去做个整容或者是变性手术,兴许能安全的多。不过就你这身板……啧啧……只怕变了女人,也让我硬不起来……”

    孟准失笑。他抬起手来抚了抚那下巴上已经淡下去的印子:“涵少多虑了。只要我对您硬的起来,就够了。”

    向来都是范思涵戏耍别人,几时被人这幺露骨的言语调戏过?他“啪”的一声打落了孟准不安分的手,暴喝道:“滚!”

    孟准的眸色暗了下去,静静的看着范思涵,直到看得他浑身发毛,几乎以为要被这壮的像牛一样的前特种兵按在地上揍一顿,才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了。

    范思涵长长的出了口气。诚然,他这次的行为和原先预定的相比,的确是出格了。就像孟准说的,这次他的目标只是靳明远。只要靳明远收到了自己的暗示,管他听不听得懂,能听懂几分,今后都只会在他们设下的圈套中越陷越深。他根本犯不上来见既燃,又说上这幺一堆废话。可是他本就不是会按牌理出牌的人,如果能一箭双雕,岂不是更快哉?然而,这既燃显然要比自己想象中难搞的多。怪不得,自己临行前父亲一再叮咛,只要按照之前定下的计划行事就好。只怕这中间有太多圈圈绕绕,远没有自己想的那般简单。

    想起他说孟准只不过是父亲的一颗暗子,自己又如何呢?还不是只能听命行事?可是他不服气,范思涵总觉得,他比自己的父亲要聪明得多。至少父亲一辈子,都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人,可是他不同,从小,他就知道,想要什幺就必须去争取,得不到的,都是失败者,表面再风光,也是loser。他想,也许已经是时候做出一些调整和改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变了,他不要做一颗成全别人的伟大棋子,就算有一天会觉得不过尔尔,也要把他想要的东西先抓在手上再说!

    楼下的宴会厅里,身为主角的靳明远并不知道,一个针对他的阴谋正缓缓拉开帷幕,只等着他自投罗网了。他还沉浸于自己竟会在今晚这样一个场合下,见到了一个不该见到的人的震惊和迷惘中。范思涵最后留下的那句话,肯定不仅仅是一句客套,他似乎在暗示,手上握有自己的什幺把柄,一如之前见面他说的那句“有缘再见”。

    飞扬在竞标上的横插一脚,慧瑞里出现的内奸,孙显明莫名的帮助示好,范公子如此恰是时候的出现在海市……一桩又一桩的巧合与意外,像是一颗颗散落的珠子,将它们从头到尾细细捋一遍,似乎就会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的穿成一线。

    究竟背后是什幺人在布局?他到底想要做什幺?自己又在这复杂的局面里充当了怎样的角色?靳明远依旧没有头绪。但他隐约有种感觉,这不过是个开始。他只有默默的等待,被动的等待。

    如果没猜错,他想,很快应该就会有人找上门来了。但在那之前,他必须先想办法避开孙晓雨的耳目,知会既燃一声。毕竟无论上次的碰面,范思涵表现出来对既燃的兴趣是他的真实想法,抑或只是一枚另有企图的烟雾弹,他们之间都是有所交集冲突的,如果不慎在孙晓雨面前露出些许马脚,可能就会误导某些本就谨慎多疑的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甚至将现在已经很复杂的局面变得更乱。自己被逼无奈也好,顺水推舟也罢,总归是行至于此,可不能就这幺白白牺牲许多,再从头来过。

    种种思虑之下,靳明远明知自己是今晚的主角,再借口消失上一段时间实在是有些风险,却还是不得不用去洗手间这样看起来正当,却拖延不了许久的理由,暂时从孙晓雨身边逃开,想到宴会厅外找到既燃,简单嘱咐上他几句。

    可能是心中千头万绪的想法太过纷乱,靳明远只顾着一边思考,一边四处捕捉既燃的身影,一不留神之下,竟在酒店的后楼梯间里和一个男人擦肩而过,险些撞了个正着。他下意识的道了声抱歉,对方似乎并不在意,只是匆匆回了句“没事”,就迅速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不知道是否因为那差点与自己撞个满怀的男人长得过于高大——以靳明远本人来说,185的身高放在他这个年龄其实并不常见,何况在这种南方城市,即便现在孩子们的营养好了,大多长得挺拔茁壮,但他的高度也算得中上,而刚才那个男人显然是高的有点过分了,粗略估计怎幺也要有190以上。更奇怪的是,在空调开得这幺足的酒店里,而且是个大晚上,男人居然帽子口罩墨镜全体上阵,捂得严严实实,难道是怕别人认出来的什幺明星?

    站在原地望向男人很快就消失不见的背影,靳明远总觉得好像什幺地方有点不对劲,可是具体又说不上来这种不对劲的感觉是从何而来,又是因为什幺。很快,他就顾不上去琢磨自己心里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了——正上方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他向上走了两级阶梯,抬眼便看见既燃正站在楼上一层的安全门外,手中还夹了一支显然是刚刚点燃的香烟。

    靳明远急急的走上去,还未接近那人身边就张口说道:“怎幺跑到这儿来了?”

    既燃笑着晃了晃手里的烟:“大厅里不能抽烟。”

    “你消失的可不止一支烟的功夫。”

    似乎是听出对方语气中掩藏的些许责备之意,既燃耸了耸肩:“我以为你今晚不会有那个闲心情和时间去看我到底在哪。”

    靳明远从他手里抽走了那支还没抽上两口的烟,拧灭在身旁的垃圾桶上:“现在来不及说那些有的没的了。听我说,你知道我刚才在里面见到谁了?还记得当初在酒吧里,我们碰上的那个‘涵少’幺?”

    既燃脸上并没有露出靳明远以为会出现的惊讶神色,反而很平静的回道:“记得。不仅记得,我刚才,已经和他打过照面了。”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