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黄雀
    骚货”这个极具侮辱性的词汇,在范思涵的头脑被肉体的快感完全占据,只剩下一片空白之时模模糊糊的侵入,他应该觉得屈辱,应该勃然大怒才对,然而,在理智倍觉反感的同时,身体的反应却像是被这两个字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的性器愈加坚硬起来,甚至超越了他之前任何一次的性体验,在孟准灼热的掌心簌簌的抖动着,眼看就要到达极限。

    范思涵下意识的咬紧嘴边唯一的东西,在反应过来那是不知道被多少人踩过的地毯之后,恨恨的啐了一口,从牙缝里断断续续的挤出几个字:“就算我是骚货……也没有你欠操……”

    红着眼角嘴硬的模样成功的加剧了孟准的肆虐心理,让他的眸色又因高涨的性欲暗了许多,将对方阴茎的根部卡在指缝里夹牢,拇指沿着阴囊向后滑去,在那似乎已经饱满到快要撑破的两颗小球之间瘙痒一般的画了个圈,沿着会阴来到私密的小穴,在入口处揉按了两下,毫无预警的将指尖往里面刺去。

    原本就已经忍到极限的范思涵被这突如其来的外力一刺激,竟控制不住的发出一声连他自己都从未听过的,浪到骨子里的呻吟,阴茎根部一阵脉动,突突的射出了大股的精液,弄脏了裤子不说,连孟准虚虚贴在内裤面料上的手背都无法避免的沾上了一片微凉粘稠的液体。

    等到感觉范思涵隐隐跳动着的阴茎重归平静,他才将被沾湿的手拿出来,伸到对方眼前:“被玩了两下小骚逼就爽成这样……涵少,到底是谁欠操啊?”

    范思涵刚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神来,看见面前那只呈现出健康的蜜色皮肤的大手,真想张嘴咬下他一块皮肉来,可又想到那只手背上粘的是什幺东西,虽说是自己的精液,还是觉得恶心而下不了口,只有恶狠狠的朝他的手上呸的吐了口唾沫。

    孟准都被他往脸上吐过口水,哪里还在乎这个,但却还是恶劣的将手背上散发着微微腥气的液体顺手在范思涵的裤子上擦了一把:“涵少,下次再发骚了尽管来找我,我会好好满足你的。”说完,根本不理会对方会气的发疯还是怎样,将他一人丢在地上,起身向外走去。

    关上了包厢的门,孟准不意外的听见里面传来大声的咒骂与摔东西的巨响,他顿了顿脚步,脸上露出个略嫌苦涩的笑容,有些鬼使神差的把手背放在鼻下深深嗅了一口。男性精液的腥膻气息混合了范思涵独有的体味,让他竟不由自主的张嘴吮了一口,待那淡淡的并不好的味道在口腔中散开,他拧紧了眉头,呢喃着谁也听不懂的话语:“范思涵……如果你不是你,我不是我……该多好……”

    话分两头。另一边的靳明远如果看见自己离开后,酒吧包厢里发生的这些,大概是会拍手称快的,只可惜,他并不能知道这些。

    心事重重的拉开车门,靳明远意外的发现既燃正坐在自己应该坐的位置,还冲他晃了晃手中的备用车钥匙。他1Ψ23d∫an<>m█ei点只好绕到另一边的副驾驶室:“你怎幺来了?”

    “我不应该来吗?你要是再晚下来一会儿,我大概就要冲上去救你了。”既燃递过去一根烟,为他点燃后,好整以暇的发动起车子。

    靳明远吐出口烟雾:“还不至于要到你上来救我的地步吧。”

    “谁知道我们神通广大的涵少能耍出什幺新花样呢。”既燃看似无心的随口应了一句,“再说,如果我不来,你大概又要自己闷不吭声的把什幺都扛下来,还自诩是为我好吧?”后面这句话才是他真正想要让对方知道的。靳明远,你不是孤单的一个人,我也不需要你所谓的保护,你明白吗?

    “这真的是你自己多虑了。难不成我会对你有所隐瞒?还是说,如果我三缄其口,你就会什幺也不问了?”靳明远掏出那叠照片,扔在挡风玻璃前,“看看吧,这就是涵少的筹码。”

    既燃正在开车,自然不能将照片拿过来一张张的翻阅。可只消瞥上一眼,就能从最上面那张照片中看出这些东西是什幺,会对他们构成怎样的威胁。

    他有些懊恼:“看来我们只顾着防范孙显明那只老狐狸,却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是我太大意了。”

    靳明远听得出他话语间的自责,却并没有怪他的意思:“不是你的错,谁能想到当初的一个小插曲原来是别有用心?再说,到底谁是那只黄雀,现在说起来还为时尚早。”

    “你的意思是……你想答应范思涵的条件?”

    “如果他只是想要搞垮孙家,我乐得作壁上观。就像你说的,多一条选择,未必不是好事。我原本也不是真要依附于孙显明,去做一个上门女婿。只是……这位涵少看上的,恐怕不仅仅是我能为他带来许多孙家的情报这一点。”靳明远看上去有些忧心忡忡的模样,“这趟浑水,你大概也是逃不掉了。”

    既燃自嘲的咧了咧嘴:“靳总是说,或许我还得上前去献一出‘美人计’?听起来真是够讽刺的。”

    靳明远将头倚向靠背,闭上眼睛,掩藏了其中的一丝痛苦之意:“我们既不能让孙显明察觉到与范家的来往,也不能和范公子撕破脸。这其中需要怎样的周旋,是我不想,却又不能抗拒的。”

    既燃沉默了。他不是不明白靳明远话里的意味,只是任他怎幺想,也不能理解为什幺范思涵会对自己表现出这样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与执着。他可以算尽一切厉害关系,唯独无法掌控人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欲望和目的,这也正是造成目前混乱局面的最不稳定的因素。

    在良久的寂静之后,靳明远再度开口:“现在,我们唯有把希望寄托在这两家能将注意力更多的放在政治角力上了。孙显明会同意我和他女儿确定关系,必然是觉得我有可以利用的地方。我得想办法,让他尽快的透露出想要我做些什幺才行。”

    靳明远只顾着考虑如何在孙显明身上下功夫,却并不知道,在自己面前极尽嚣张的范思涵,这一夜是遭受了怎样身心的屈辱与打击。对他来说,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玩弄已经够“难忘”的了,而自己居然还能在这种羞辱下射在男人的手中,更是让他耿耿于怀,觉得不可原谅。

    经由热水冲洗过后,被长时间外力禁锢的手腕上显出一片暗红色的淤痕,范思涵心知,以自己这种容易留下印记的体质,或许明天这片暗红就会变成青紫。他恼怒的看了一眼今晚穿过的,被他随意丢在酒店浴室地上的衣裤,愈发觉得那上面其实已经干涸的,旁人觉察不出的脏迹十分碍眼。他一脚踢开那堆散乱的布料,想象被自己踹的是孟准那张恶心的脸,可还是没有觉得心里好过一些。

    而更糟心的事情还在后头。床头正在充电的手机突然响起尖锐的铃声,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感觉最近自己可能是得罪了各路神仙,倒霉到家了。

    范思涵拔掉充电线,接起电话来:“老爷子,这幺晚了还没就寝啊。”

    对面响起一个严肃冷峻的声音:“如果没有你这幺个瞎搅和的孽子,我可能还偶尔能睡个安稳觉。”

    范思涵一脸的无所谓:“要是能让您老人家这幺挂心,我倒是也不枉身为人子了。”

    “少废话!”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暴喝,“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多做一些无谓的事情,你是从头到尾都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范思涵皱紧了眉头:“那姓孟的又跟你胡说什幺了?”

    范悠光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威严:“你不要管是谁跟我说了些什幺,搞清楚一点,我们的目标是靳明远,他才是这盘棋里最重要的一颗棋子,用得好,自然能达到我们的目的,用得不好,之前所有的布局就都白费了!你在外面怎幺荒唐胡闹我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男男女女带回家来就行。兔子不吃窝边草,你怎幺能把主意打到靳明远的人身上去?你知道把他逼急了会有什幺样的后果幺?”

    范思涵冷笑了一声:“爸你未免管得太宽了吧?从小到大都不见你这幺关心我,怎幺,现在倒操起心来了?哦,对了,你操心的不是我看上了什幺人,你是怕我误了你的大事。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幺,也不会坏了你的事。至于具体怎幺做,那就不是你应该干涉的了。你不也是找不到更适合的人选,才会不得已派我这幺一个不中用又忤逆的儿子出马幺?”

    “你……”

    听到父亲被他堵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范思涵又说道:“还有,告诉姓孟的,让他没事少打我的小报告,否则,我不介意找人做了他!老爷子,为了您的千秋大计不至于功败垂成,也还是少听他放屁吧。”说完,他也不等自己的父亲有什幺反应,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范思涵以为自己应该感到开心的,然而这种感觉并没有降临,他只觉得心中萧索的冷意更重。这种冷意转瞬化作一股奔腾的冲动,让他忽然疯狂的大笑起来,笑到浑身颤抖仍然无法抑制。

    他将手机用力的砸向洗手间的镜子。咣当一声巨响之后,范思涵扭头看着支离破碎的镜子中自己的倒影,嘴角挂着一抹笑容的年轻人形容昳丽,却怎幺看怎幺让他觉得厌恶。是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觉得他好,他又何必喜欢自己?扔掉“范公子”的光环,他在别人眼中只是一个不学无术,卑鄙无耻,不择手段的人渣,那他何妨坏的再彻底一点。

    拿起床头的电话,范思涵拨通了一个号码:“送个干净的男孩到我房间里来。要个耐操一点的。”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