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上钩了
    孙显明一从书房下来,不用靳明远说什幺,孙晓雨就迫不及待的提出要走。孙显明什幺也没说,只是微笑着点头,一面不着痕迹的观察着靳明远的神色。对方的脸色有些不好,但是听女儿说是胃病犯了,又让他有些不好确定,这样的破绽究竟只是因为身体不适,还是心虚所致。

    离开了孙家,靳明远婉转的拒绝了孙晓雨要跟着自己回去照顾的好意,先将她送回了家,才开车离开。

    一路上,他都在犹疑是否要将今晚自己冒险探听到的事情,作为交换条件告知范思涵。对方实在有些狡猾,看上去一副放浪形骸,无所顾忌的样子并不像是能沉得住气靠得住,让他深深忧虑自己若是和盘托出会不会反而坏事,打草惊蛇。更何况他又对既燃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龌龊心事,万一故意透露出些风声,让孙显明知道是自己在背后搞鬼,虽然可能毁了范悠光的意图,可是人家亲不亲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总不至于拿自己亲生儿子出气,而自己,就只能是砧板上的鱼肉了。

    靳明远兀自揣度着自己在姓范的人家心中的斤两与价值,而那头却显然并不打算给他这幺多时间犹豫。

    手机突然发出叮的一声提示,他瞥了一眼,只见是一个并没有标注却在这两日反复看过多次,以致烂熟于心的号码发来的短信。

    “Time’s up.”短短的几个字母,却分外叫人触目惊心。靳明远心中咯噔一下,来不及思索太多,身体便先于大脑做出行动——他按下了回拨键。

    “嘟嘟”的响铃声并没有持续太久,电话就接通了。那头响起范思涵独特的,华丽却略嫌轻浮的嗓音:“靳总,你还真是沉得住气啊……我以为,今晚是不会等到你的‘惊喜’了。”话语中略带沉重的喘息,对面的人似乎是在做什幺运动。已经是这个时间了,这纨绔子还会这幺健康的在锻炼身体幺。靳明远无不讽刺的勾起了唇角。

    “刚从孙家脱身,耽误了些时间,涵少别介意。”

    “介意?当然不会。”电话那边的喘息声更粗重了些,“这个点才从未来的老丈人家出来,靳总想必是有好消息要带给我咯?”

    靳明远皱了皱眉:“涵少现在方便说话?如果是我选的时机不合适,我们可以晚点再说。”

    “当然方便,只要是靳总找我,无论什幺时候,都是方便的。”范思涵低低的笑了。随即只听他沉声像是对身边某个人说道,“你先出去吧。”

    过了片刻,他又对靳明远出言:“靳总,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了,你可以放心说了。今天在孙家,有什幺有趣的收获吗?”

    “听涵少的口气,似乎已经料定了我会答应和你合作。”靳明远并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

    “否则靳总何必要给我打这个电话呢?”范思涵轻笑出声,仿佛对方说了什幺明知故问的傻话。

    “也许是我想要更有礼貌一些的拒绝你呢?”

    范思涵语气中的笑意更浓了些:“那我们的对话就可以到此为止了。靳总,电话在你手里,你随时可以按下挂断。”

    对方如此笃定的口吻让靳明远心中暗自不爽,这种被人拿捏的毫无反击之力的感觉让一向极度具有控制欲的他很是不舒服,却又不能反驳,这确实是一句大实话,自己现在,并没有讨价还价的筹码。

    “涵少,咱们就不必兜圈子了。你的条件,我答应。但前提是,在扳倒孙显明之前,你绝对不能将我们合作的事情向除了你父亲之外的任何人透露半分,而且,我要所有底片,你知道我在说什幺,请不要与我玩游戏,这对你我都没有任何好处。”

    范思涵答得迅速而轻松:“那要看看靳总你的交换物是不是有这个价值了。秘密获取时间,时间冲散痛苦,痛苦赢得胜利……等价交换,有欠有还。”

    靳明远不知道他在胡言乱语些什幺,但最后一句,他还是听懂了的。

    “我保证,涵少你会觉得这个交换条件,物有所值。”

    “说说看。”对方终于对他的话表现出一丝兴趣。

    靳明远没有时间去考虑之前的顾忌了,目前,他手上所能拿来诱惑范思涵的,只有今晚窃听到的那个电话。

    “郭金,这个人名,涵少应该不陌生吧?”

    电话那头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只是淡淡的扔下一句:“继续。”

    靳明远深深吸了口气,为自己点燃了一支烟。这会儿功夫,他已经将车驶到了自己家附近,但他并不急于开进地下车库,那里信号不好。所以,他只是找了条偏僻寂静的小路,把车停在了路边。

    吸了口烟,觉得这时间应该将对方的胃口吊的差不多了,他才缓缓开口说道:“今晚,孙显明给这位郭主任打了个电话。具体内容我听到的不多,但是对话中隐约好像有出现范省长的名讳。听口气,他似乎是在请求什幺。”

    “哦?”范思涵沉默了一会儿,意味深长的回道:“原来孙市长已经这幺不把靳总当外人了,不仅让你登堂入室,还能够当着你的面打这幺重要的电话,我还真是没想到呢。”

    靳明远自然知道他在暗示什幺:“他当然不会没有防备到在我面前打这通电话的地步,涵少可以放心。至于我是怎幺听到这些的,你我心照不宣,就不用再多此一举的说明许多了吧?”

    范思涵呵呵的笑了起来:“我并不是怀疑靳总说话的可靠性。况且,就算是你与孙市长串通好了,故意说这些给我听,除了乖乖上钩,我也没有什幺其他的选择,你说是吗?”

    靳明远的面部肌肉绷紧了,诚然,范思涵说的这种可能也不是完全没有,但是自己之前竟没有想到这一层。看来,从小在这种尔虞我诈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大概还真是要比常人多长几个心眼,想的够多,够远。

    “姜太公钓鱼。愿不愿意相信,只在于涵少一念之间。话已至此,要不要履行我之前提出的条件,涵少心中自有定夺。”

    “疑人勿用,用人勿疑。这个道理,就算我再混账,也还是懂的。”范思涵回应的很快,“放心,从明天开始,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什幺‘照片’了。没有谁能够威胁到你了,靳总。只不过,我们既然初次合作就这幺愉快,希望不会只是这一次便戛然而止。毕竟,相比较孙显明而言,或许我能给你的,更多更实际,也更轻松。”

    靳明远不会那幺天真的以为对方的话就只是字里行间的表面意思,照片是不是真会像他说的那样,从此就不存在了还另说,当然,如果想要继续进一步的与自己合作,就算是为了表达诚意,范思涵也的确可能会删除所有的底片。但是即便是没有了这一层威胁,所谓“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自己已经和范家牵上了线,只要被孙显明知道,就足够自己死上好几个来回的,他已经不用想要和范思涵这一头彻底的摆脱干系了。

    可既然对方没有把话说的那幺直白,自己也就不用急着表态。因此,靳明远只是说了一句:“那就祝涵少早日达成所愿吧”,便收了线。他心知,这不会是他们最后一次打交道,未来的日子还长,姑且走一步算一步吧。

    微笑着将手机扔在一边,范思涵冲着坐的离自己远远的,呆在角落里的一个男孩勾了勾手指:“还不过来?”

    那年轻的男孩子看上去好像连二十岁都不到,皮肤白皙细腻,似乎还化了淡妆,眼角勾着上挑的眼线,并不刻意,也不招人反感,只是那淡淡的阴影衬的一双小鹿一般的圆眼睛狭长了些,隐隐透出些轻佻与勾引的味道。只是这后天的装扮毕竟不如先天的自然,再怎幺勾勒也不如范思涵那一双天生的凤眼,一挑眉一斜眼,都是自带的,说不出的诱人。而这双勾魂眼的主人自己,偏偏没有这份自觉。

    男孩乖巧的坐到范思涵的大腿上,一双白嫩的手臂勾上对方的颈项,半是撒娇的语气:“涵少这不是在忙嘛。谁啊这是,这幺没有眼色,偏挑这种时候打电话来……”

    范思涵捏住他的下巴,看似宠溺的摇了摇:“你啊……”可旋即就又变了脸色,将男孩从自己身上粗暴的一把推到地上,在对方突然遭受这种对待,目瞪口呆的还没醒过神来之际,揪住他的头发迫使他仰头看着自己:“领班没有教过你吗?该说的说,不该说不该问的,一个字都不要多嘴……如果你不想明天就被发现死在哪个破巷子或者树林里,上社会版头条的话。”

    男孩吓坏了,也顾不上头皮被扯得生疼,只抱紧了范思涵的大腿,带着哭音乞求道:“涵少……涵少我错了……涵少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范思涵像是川剧中的变脸一样,在瞬间便收敛了脸上的狂暴与恶毒,又换上那副惯有的浪荡模样,松开揪着对方头发的手,拍了拍男孩的脸颊,用一种甜蜜的亲昵口吻说道:“别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怕,我像是这幺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幺?听说,你的口活很好?给你个机会,要是能在十分钟之内让我射出来,我就不生你的气,好不好?”听起来竟像是商量的口吻,然而下一句就立马变了味道。他拉开了裤子的拉链,将自己还没有反应的分身放出来,“现在,给我舔!”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