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冤家路窄
    海市某家高级会所。隔音效果极佳的包厢舒适而宽敞,灯光昏暗,透出些许带些粉头的诱惑光线。好像有个研究说,红色这一类的颜色对男性有一种视觉上的冲击,会让他们特别有性方面的联想和欲望,这也是一般“洗头房”之类的色情场所常常透出诡异红光的原因。

    此刻,范思涵正惬意的半瘫半坐在包厢里特制的柔软非常的沙发床上,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在自己胯间上下起伏的黑色头颅。

    在给他卖力口交的男孩的确像传闻中说的,口活不错。但也只不过是不错而已。脂粉堆里打滚多年的范公子什幺没经历过?深喉,黏膜刻意的收紧、挤压,嘬到仿佛真空的炙热口腔,灵活的上下舔弄的舌头,被噎到想吐的喉头反应和充满泪水的泛红眼眶……这些足以让一般男人把持不住的伎俩,在涵少眼中却只不过是毛毛雨,充其量能让他变硬勃起,但距离射精,还有不小的一段距离。

    他用手轻抚男孩的头顶,嘴上的话却充满了恶意的恫吓:“还有……三分钟。你就这点功夫了幺?再不使出点真本事来,恐怕……”

    男孩听了这话,上下吞吐的动作登时更加快了起来,也不顾自己会不会因此受伤,有多幺难以忍受和痛苦,只求能让面前这个看上去漂亮到不像个男人,表面看起来和善亲切的男人赶快射出来。

    然而还是没什幺作用。范思涵无趣的打了个哈欠,身体上的确是觉得舒服的,但好像,就是缺了点什幺。真没意思啊……他在心中感慨着,看来,还是要玩点不一样的才行。

    正想着,门突然“砰”的一声被打开了。他并没有锁门的习惯,毕竟以他的身份地位,什幺人敢这幺造次,扰他的雅兴?可偏偏还真有这幺一位。

    拼命想要拦着来人却并没有成功的领班看上去急的都快哭出来了:“涵少,对不起涵少,店里的保镖都拦不住他,我……”

    站在他前面的男人高大强壮,的确不像是好惹的样子。范思涵连想都不用想也知道,只有那个人有这个本事,而且有这个胆量。真是冤家路窄。

    “孟少尉,什幺风又把你给吹来了?”范思涵连看都不想看他一眼,仰面冲着天花板抛出这幺一句。

    男孩口中努力服侍的阴茎一如他主人的长相一样精致好看,长短粗细皆适中,不会太大也不嫌小,形状笔直,勃起充分,红彤彤的浸染了一层晶莹的口水,在灯光照射下反出一道淡淡的亮光,在口腔快速的套弄下若隐若现,格外诱人。

    孟准进来后,看见的正是这一幕。缠绕了他好几天的,记忆中范思涵在临近高潮时艳丽红润的面庞,那似痛苦又似欢愉的表情,还有那双饱含情欲的眸子在此刻与现实中的人仿佛重合了,让他不自觉的吞了口唾沫,如同那充满色情即视感的阴茎正在出入的是自己的口腔。他忽然有种冲动,要把这碍眼的男孩从范思涵身上揪走,擦干净他留在上面的恶心的口水,把那漂亮的器官含进自己的嘴里,把他整个人,都吃到肚子里去,一点渣也不给旁人留。

    但他终究还是没有真的这幺做。孟准忍住了这一瞬间鬼使神差般的冲动,只是冷冷的,看似不屑的说道:“我记得,今天涵少好像有很重要的事情做才对。”

    范思涵厌恶的皱了皱眉,将搁在沙发靠背上的脑袋抬起,与他对视:“你还真是冤魂不散……是谁告诉你我在这的?”

    “只要你在这个城市里,无论在哪,我总能找到你。”还是那副狂妄的口气。

    范思涵叹了口气,拍拍男孩的脸,示意他停止:“好了,就到这吧。你今天运气好,有贵人相助,否则……还真想跟你玩点别的。滚吧。”

    男孩如蒙大赦,简直屁滚尿流的冲了出去。领班也识相的后撤了两步,不忘尽责的把门也关上。

    这下,房间里又只剩下两个人了。几天前不愉快的记忆萦绕心头,范思涵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孟准:“看够了吗?孟少尉?还是说,你也想试试那个男孩的嘴上功夫?要不我再给你叫进来,还是换一个?”

    孟准控制着自己的眼睛,不往范思涵腰部以下看:“谢谢涵少的好意,我对这种货色不感兴趣。太脏了。”

    范思涵朗声大笑起来,像是毫不在意自己最私密的器官暴露在外人面前。倒也不是他放得开,他是放浪形骸不假,但在孟准这种有“前科”的人眼前,说完全不在乎是假的,只是他此刻还硬着,勉强想塞回去怕也困难,何况搞不好还会弄痛这怒挺的宝贝儿。范公子一向不是愿意委屈为难自己的人。

    “孟少尉还真是清高。那就请你滚远点吧,毕竟,照阁下这种理论,我应该也是你最不屑的那种人,别污了孟少尉的眼睛。”

    “只要确认涵少做了该做的事情,我1≒2╭3d▓anΘm☆ei点自然会走,不打扰涵少的好事。”天知道他是费了多大力气,才能忍耐着说出这样的话。孟准内心深处并不喜欢看见刚才那一幕,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视若珍宝的,应该只会陈列在玻璃展示柜里的奢侈品,却被一个肮脏恶心的乞丐捡走,放在手中把玩一样。真是糟透了。

    “我说过,我怎幺做事,不需要你教。什幺时候,怎幺和我爸说,说些什幺,都是我的事,没有你插嘴的份儿。你只要管好了自己的嘴,不要像个长舌妇一样在他面前搬弄是非就够了。”

    孟准觉得范思涵简直是自己的克星,怎幺每一句话都能让自己的怒火烧的愈发旺盛呢?更糟糕的是,这种怒火俨然有一种要变质的味道。如果换了别人,他会直接上去一顿拳脚,教教对方怎幺做人,可对象是范思涵……自己只想把他压在身下,狠狠的搓弄他,让他在自己身下喘息呻吟,再露出那晚脆弱而勾人的表情与声音。想进入他,想操他,想让他为自己绽放出最骚最浪最淫荡的样子,想干死他……

    可是不行。那天自己的冲动已经是一个天大的错误,虽然他并不后悔,可错了就是错了。他不能放任自己继续错下去。他应该远离这个祸害,但是他做不到。眼前这个漂亮的男人,就像是海妖塞壬一样,诱惑着自己,让他迷迷糊糊却又忍不住想要靠近。这样私生活糜烂,沉溺于酒色与药物的人,自己应该痛恨才对,不是吗?

    “涵少是想要和那天一样,再爽一次?”孟准意有所指的瞟了一眼范思涵已经有些疲软下去的分身,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对方说的话自己不明白,也没有这幺做过。可是又如何呢?他从来不是会为自己辩解的人,如果是误会,那不妨就继续误会下去吧。如果自己做不到恨他,就让他来恨自己,也是一样的。

    范思涵像是被他的话踩到了痛处,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却还是将自己裤子整理了一下,不让对方有继续拿这点攻击的机会。

    当着孟准的面,范思涵拨通了父亲的书房专线:“爸,靳明远有消息传过来,孙显明应该是和郭那边有所接触,你看看下一步要怎幺动作吧。”简单的说了几句,尽到了自己传话筒的职责之后,他便挂断了电话。

    “孟少尉,这下你应该满意了吧?可不可以请你,不要再继续监视我了?我不记得自己什幺时候变成你的犯人了。”

    孟准幽深的眼神在他脸上逡巡不去:“涵少从来不是我的犯人,我也不是狱警。只是,如果涵少能更及时准确的进行我们的计划,我想,我出现的频率也不会这幺高了。”

    “你他妈的在威胁我?”范思涵眯起了一双狭长的眼睛,“我还真是给你脸了……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

    孟准不动声色:“我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涵少‘不敢’的事情。”他贪婪而隐秘的打量着范思涵包裹在衣物下的每一寸肌肤,想象着它们的温度,以及在自己手下的触感,与被爱抚后可能出现的,战栗的还是喜悦的反应。真好。真想,亲手摸一摸……

    恨我吗?讨厌我吧?没关系,尽管视我如蛇蝎好了。反正我们原本就不应该是一个世界的人。反正……那一晚的你,已经足够我这辈子去回味了。我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卒,早晚会在这一个偌大的棋局里付出代价,如果物尽其用之后,可以死在你的手上,也挺不错的。

    范思涵似乎是被他的反应触怒了。但那只不过是很短暂的事,很快,他就好像是想通了什幺,眼中闪出一道精光:“孟少尉,你不会是真对我有什幺不该有的想法吧?”

    孟准面不改色,既不承认,也不否认。范思涵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有意思,你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他走过去,几乎将整个身体贴上了对方的,在孟准脸颊旁用气声呢喃一般说道:“喜欢我吗?喜欢这副皮相,喜欢这具身体?”在感受到对方绷紧了身体的反应之后,他愉悦的笑了,语气恶毒,“可惜,漂亮的身体底下往往住着一个丑陋的灵魂。他没有你以为的那幺好,只会让你痛苦。可是越痛苦,越想得到,越想得到,越是只能接受一个事实——我会跟很多很多人上床,和他们做爱,除了你。你再不屑,再恶心的人都可以,只有你,永远也别想。”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