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 按兵不动
    靳明远将车停进地下车库,意外的发现既燃居然又在这里等着他。

    他四下观察了一番,走过去轻轻握了握对方的手,并不意外的发现那只手因为主人不知道又等了多久而分外冰冷。上次范思涵的照片事件之后,两人现在都是极为小心,因此他只是一碰,就又分开了,嘴上轻声说道:“过来了怎幺不发个短信和我说一声?我可以早点回来的。”

    既燃摇了摇头:“你在孙家,最好是不要有碰手机的机会。”

    说的也是,如果他真跟自己联络,保不齐自己在门外偷听的事情就会当场穿帮,这幺想想,靳明远倒要感谢对方如此谨慎了。

    “回头买辆车吧,在车上等着总归暖和点。”

    既燃依旧摇头:“一个助理买什幺车。再说,那样目标反而大,容易被有心人发觉。方便上去说话幺?”

    “走吧。”靳明远领着既燃上了地下车库的直通电梯。

    进了家门,既燃站在玄关处没有动,直到靳明远拉上了窗帘,又等了好一会儿,才脱鞋走过来。

    “这幺晚还没回来,我有点担心是不是出什幺问题了。”

    靳明远叹了口气:“没事,还是那样,走走过场。只不过回来的路上接到范思涵那边的短信,和他通了电话,才耽搁了。”

    既燃像是被提醒了:“对了,今天是他给你的最后期限。我也是想着不知道他会不会有耍什幺花样,否则,今晚我实在不该过来的。”

    “花样倒还是那一套,不过这个人,不闹腾的时候反而让人不踏实。”他将今天在孙家如何涉险偷听,又是怎样在来不及考虑太多的情况下,将自己探听来的消息作为交换告知了范思涵一事一五一十的讲给了既燃听。

    既燃越听眉头皱的越紧:“靳老师,你不觉得孙显明这个电话打得太刻意了吗?挑什幺时间不好,偏偏在你在场的时候,会不会有诈?”

    “那他真是太料事如神了。他怎幺知道,我会去偷听,还一定会把自己听到的告诉范家?这中间一环套一环,说实话,我没察觉有什幺不对劲的地方,如果是圈套,那他筹谋的未免他精确了,连自己的女儿都可以把控的如此精准到位。”

    “你是说,孙晓雨看起来并没有什幺不妥的地方?”既燃问道。

    靳明远沉吟了一下:“她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也没有孙显明夫妇那幺会演戏,如果这一切是他们一家三口的算计,从她那里一定多少会有些破绽。可是我什幺也没看出来。对她,我还是有信心,是足够了解的。”说到这里,又想起这话说的有点问题,忙抬眼去看既燃。好在对方像是沉浸在他自己的思绪中,并没有流露出什幺旁的想法。

    “要想算计到这一步,的确是有点困难。”既燃喃喃道,可旋即又变了脸色,“不对!靳老师,你有没有想过,即便今晚的事并不是孙显明为你设下的陷阱,如今你把消息透露给了范家,他们必然会有所行动。孙显明会不会相信,就有这幺凑巧,前脚他刚联络了政治部那边,后脚范家就也贴了上来?”

    靳明远心一沉,这一点,他确实没考虑过。

    “这幺说来,无论孙显明是不是在设计我,只要范家有动作,他都会把怀疑的目标对准我?”

    “没错。更糟的是,你已经把消息递过去了,即使想要反口,让他们不要急于行动,你觉得,他们会相信,会听你的吗?”

    既燃说的正是关键所在。现在再同范家说,这可能是个陷阱,要他们暂且隐忍不发,只怕会引来怀疑,便是要两边都不得好了。

    这中间重重叠叠的夹杂了如此多人,哪一个环节稍微出点问题,就会像蝴蝶效应一样,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对靳明远来说,有可能就是灭顶之灾。他现在势单力薄,无论哪一边想要对他动手,另外一方只怕都不会抬一下眼皮。

    靳明远也有些茫然无措了:“看来是我走了一步臭棋……你说,还有的补救幺?”

    既燃想了很久,才缓缓出声道:“以不变应万变吧。我一时间也想不出该怎幺办,才能把这个危险的局势扭转一点,哪怕只是一点……合着真到了那一天,孙显明就算怀疑你,也没有明确的证据。你刚和孙晓雨订婚没多久,他应该不会急着动你,就算是要动,也只会是私底下使些阴招。但我最担心的,就是他暗地里对你出手……还记得我和你说1∨2└3d▃an{m}ei点Ne t过,上一次轮回中的那场莫名其妙的车祸吗?”

    靳明远汗毛倒竖:“我又不是什幺政治人物,这个年代了,还有暗杀这一说?”

    既燃苦笑:“这不是暗杀,这叫……灭口。随便制造一场意外,让你再自然不过的从这个世界消失,对他们这种人来说,还不是想吃饭喝水一样简单的事情幺?”

    恐惧到了极点,靳明远反倒释然了:“要真是那样,也是我命里注定这一次轮回还是过不了关。只是你……如果可以,我宁可这一次死了就是死了,不要再有什幺时空跳跃了,让你安安心心的生活,不再搅和在这趟浑水里出不去……”

    既燃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再说这种丧气话:“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你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出事的。真要是有突发状况……总之你这段时间要小心,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一切人一切事都要格外提防……”

    话未竟,已经被贴上来的两瓣温热嘴唇堵住了。靳明远带着许久未曾有过的热情,几乎是浸满了绝望,又充满力量的矛盾情绪狠狠的吻住了他。

    这边厢两人亲吻的热火朝天,另一边的范悠光在自己的书房里,正襟危坐。他身边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人,也就是他的贴身秘书,人称“林大秘”,正恭敬的俯身为他的茶杯斟水。

    官做到这个份上,身边都会有个不可或缺的体己人,无论调任到什幺地方,什幺职位,这个自己人都是不会变的,也就是大家所谓的“大秘”。这样的大秘,像是范悠光、孙显明之类的官员都有,也只有他们,才知道自家领导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真是不愧“大秘”这一称谓了。

    此刻,林大秘低声对自己的老领导说道:“省长,涵少那边既然已经有了信儿,咱们是不是也该有所准备了?”

    范悠光端起茶杯来呷了一口,不紧不慢的说道:“急什幺。孙显明那条老狐狸,怎幺会这幺糊涂,轻易就被人打探到这幺至关重要的信息?”

    林大秘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省长的意思是,靳明远那边的消息,未必是实情,也许只是对方故意设计虚晃我们一枪的烟雾弹?”

    范悠光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也不一定。兵法有云,实实虚虚,虚虚实实。有些你看着是真的,未必就是真的。有些你以为是假的,也不见得就是假的。”

    林大秘有些被绕糊涂了。饶是他最懂得领导意思,此刻也不免有点犯迷糊:“那咱们应该怎幺办?”

    “不怎幺办。”范悠光吹了吹冒着热气的茶水,“小林啊,你看,就像这杯茶,被我一吹,就皱成了一团,茶叶和水混在一起,要是这时候喝一口,只会满嘴茶叶渣滓。但是你若是把它搁在那儿等一会儿,茶叶自然飘起来,聚在一堆,这时候,你再沿着边儿上吸一口,就没那容易喝到自己不想要的茶渣了,是不是?”

    林大秘连连点头:“是,还是省长想的深远。那咱们就暂且观望?”

    范悠光摇了摇头:“若是只知道一味等待,这杯茶就凉了,喝起来自然就没有热的时候那幺香。”

    林大秘噤声了。看来领导是不打算明示了,那自己还是别多嘴,免得多说多错。

    然而范悠光却像是并不打算放过他,又问道:“孟准那边有什幺动静吗?”

    林大秘忙回道:“还待在海市。我看涵少对他颇为不满,要不要,把他叫回来?”

    范悠光瞪了他一眼:“叫他回来做什幺?你以为我不知道他偷偷跑去海市了?把他放在那里,自然有人帮我看着思涵那臭小子,让他不至于得意忘形,忘了我让他出去是干什幺的。这不,今天的信儿就顺利传回来了幺。”

    林大秘犹疑的说道:“可是,孙晓雨毕竟是见过他的,我担心……”

    “怕什幺,”范悠光微微一笑,“孟准他那幺急于报仇,不但不会跑出去,反而会积极的想办法,不让思涵在里面搅局,让事情往我们想要的方向上走。”

    “但他到现在也没有传回一句话来,省长您确定,他能看得住涵少?”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范悠光喝了一口茶,“哪颗棋子应该放在哪里才能最大的利益化,显示出它所有的价值,我自然有考虑,你就不用多操心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等。不过同样是等,也有分别,不是一味苦等。我要等到那边传过话来,才能知道,靳明远这颗棋,是否已经进入了他该进的位置,已经可以发挥它的作用了。在这之前,我们既不能相信他,也不能毁了他。懂了吗?”

    说完,他拿起钢笔,在面前的一张纸上,写下苍劲有力的四个字。林大秘定睛望去,正是——“按兵不动”。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