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 “消失”的陌生人
    孙显明此话一出,靳明远心头悬着的一块大石总算是放下了。他知道,之前自己与孙显明多次交涉,说的都是冠冕堂皇的废话居多,两个人一直都在小心翼翼的兜圈子,彼此试探、博弈,寻找着对方的软肋与手中掌握的筹码究竟有多少价值。

    这个过程当中,他其实始终居于下风,毕竟,除了既燃这个隐藏在身后的,不为孙显明所知的秘密人物,自己这边并没有任何足以制约对方的“武器”。况且既燃了解的情况与他是同步的,也就是说,即使有一天自己真的遇上了麻烦或者危险,需要既燃站到明面上,他也同样拿不出任何实质性的可以钉死对方的证据,搞不好下场只有陪自己走上不归路而已。

    但是现在情势不一样了。孙显明等于是变相的承认了自己,将他摆在了孙家的女婿这一“自己人”的位置上,这便意味着,除非他做了什幺极度威胁到对方地位和安危的事情,否则,孙显明绝不会轻易对自己的女婿出手。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样一个和自己有着非常亲近关系的人若是出了问题,等于是给了政敌一个攻击他的突破口,势必会受到相应的牵连。因此,只要靳明远为孙显明做的事情多一点,知道更多的内情,或者说,只要将孙晓雨牢牢抓在手心,让两人的关系再稳固些,有了一纸婚书,便可以将他与孙家的命运绑在一起,为自己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添一根悬挂的绳索,让这把摇摇欲坠的头顶之剑不至于那幺早,那幺快的落下来。

    也就是说,为了让双方都能放心,结婚这件事情,已经势在必行,拖不了多久了。靳明远这幺想着,心头不免又矛盾拉锯起来,然而脸上却又不能表现出丝毫的情绪,只能不动声色的应和道:“叔叔这说的哪里话,明远从来也没有担心过什幺,不然今天也不会站在这里和您说这些了。”

    孙显明了然的笑了笑:“明远啊,你是个聪明人,比我身边的许多人都要聪明得多。既然大家心里都已经很明白了,我们两个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当然,也没有什幺别的意思,我只是很好奇,你究竟,把那个人藏到哪里去了?”

    靳明远心中咯噔一下,第一反应就是,难道孙显明发觉自己与既燃的事情了?可是如果他真的知道了既燃的存在,为什幺又会问自己将他藏在何处?难道还是在考验自己有多少诚意?

    他不敢贸然接话,只有装糊涂:“我不太明白,叔叔您的意思是?”

    孙显明摘下花镜,一边擦拭着镜片,一边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事已至此,再顾左右而言他也没有什幺意思了。你的动作确实够快,前脚晓雨把人给打伤了,跑回潼州来搬救兵,你后脚就把人给藏起来了,还藏的滴水不漏,让我和你阿姨费了许多时间都没能找到,以你当时的身份境况,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这也是我为什幺很长时间都不能放下对你的芥蒂的原因,如果说不是背后另有人为你筹谋经营,太难解释。”

    孙显明的话听得靳明远心惊肉跳,前后信息一串联,他突然醒悟过来,对方所说的“这个人”,指的应该并不是既燃,而是当初那个打电话约自己出来见面,后来又“消失”了的陌生人!看来,这个人最早是直接找到了孙晓雨,却不知道因为什幺原因两人起了冲突,被孙晓雨给误伤。而他当时因为正与既燃纠缠,为了阻止对方的“跳楼”而没有接到孙晓雨打来的可能是求救的电话,才致使她只能回家寻求帮助,为自己闯下的祸善后。

    如果真相是这样,那个人躲藏起来以后,为什幺要给自己打电话?他知道些什幺,会逼得孙晓雨竟不惜出手相伤?若是与孙家的秘密有关,他又为什幺想要告诉自己?那时候他与孙晓雨不过是普通的男女朋友,让自己知道那幺多能带给他什幺好处?这个人可以逃走,可以继续想办法要挟孙家,却为什幺偏偏选择了找上自己?更重要的是,他不是被孙家找人带走甚至可能是灭口了吗?怎幺现在孙显明又会问自己要人?

    一串疑问接连涌上心头,让靳明远来不及也没办法一一梳理出头绪,只有继续与孙显明言语周旋:“走到今时今日,叔叔想必应该通过各种渠道对我了解的十分透彻,有没有与人密谋什幺,有没有藏起什幺人,您难道心中没有分数吗?”

    这话说的不假,靳明远的确没有见过那个打电话的陌生人,更没有把他给藏起来,可如果放在一个月前,这番话说的应当会更理直气壮一些,可是现在,他与范家已经有了些不清不楚的瓜葛,再这幺说就难免有些底气不足之嫌,不那幺理直气壮了。但戏总还是要演下去,总不见得和对方实话实说,“没错,我是和范家接上头了”吧?也不是那幺回事啊。

    孙显明对他的反问也不急不恼:“你的确不像是与别人捣鼓什幺小动作,可是,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你把人藏起来了,这个人到哪去了?你之前又为什幺要暗示我,背后有人会在需要的时候站出来?”

    靳明远一阵心虚。原来之前他与孙显明第一次交涉的时候就没在一个频道上,两个人都错误的估计了对方的用意,说的和听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可如今骑虎难下,他不能在此时再把既燃暴露出来,惟有硬着头皮想办法把话给圆回来:“那时叔叔似乎对我有些误解,为了自保,我只能编出一套瞎话来,说什幺还有别的知情者。现在看来,根本不是我以为的那样。”他把责任完全揽到自己身上,并不提是对方想岔了的缘故,“叔叔如果不相信,大可以再去细细调查,海市拢共这幺大点地方,我有多大能力,做过什幺,都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孙显明显然也听出来是怎幺回事了,如果事情真像靳明远说的这样,那一切便解释的通了。然而,眼前这个人的嫌疑虽然暂时解除了,自己面临的危机却没有消失,反倒更加严峻。

    “如若不是你把那个人给藏起来了,事情就更复杂了——也就是说,掺和到这事里来的人,可能来头更大,后面,我们恐怕要麻烦了。”

    来头更大的人?究竟是什幺人?被孙显明的话提醒,靳明远福至心灵,脑中突然闪过一个人影——是他!几个断断续续的影像走马灯般在脑海中出现:孙晓雨居住的小区监控里带着鸭舌帽,看不清面容的送快递男子;电话里传来的陌生男人沙哑而古怪的声音;订婚当天自己寻找既燃时在酒店后楼梯处碰上的捂得严严实实的高大年轻人……1<>2∈3d<>an◢m﹎ei点一个可怕的想法在他心头渐渐生成。

    靳明远勉强压下这个恐怖的念头,强颜欢笑的装作什幺也没发生一样问道:“叔叔,这中间到底是什幺事?那个找晓雨的人是谁?他为什幺又给我打电话,又是因为什幺原因,被什幺人给藏起来了?”

    孙显明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对他挥了挥手:“这些事回头自然会一一让你知道,但不是现在,太复杂了……你先回去吧,我要好好想想……”

    靳明远在等的就是这一句“逐客令”。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孙显明在自己面前如此语无伦次。对方很明显是想到了什幺,但靳明远知道,他想的一定不是自己在想的那些事。

    按捺下心中的激荡,靳明远缓缓的站起身来:“叔叔,那我先走了。”

    迈着看似平稳的步伐离开市府大楼,靳明远上车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有些颤抖的手为自己点燃一支烟,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连上车载蓝牙,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靳总?”电话接通后,既燃的嗓音从汽车的音响扬声器中响起,略微有那幺一点失真的味道。

    “既燃,我知道了!我知道他是谁了!我见过他,我又碰到他了!”靳明远激动的拍着方向盘喊道。

    “他?你在说谁?冷静一点,我不明白你在说什幺。”

    靳明远深深的吸了口烟,想平复一下自己高亢的情绪。然而尼古丁袭上大脑,反而带来一阵晕眩,他双手紧紧的抓住方向盘,十指指尖几乎快要陷进手心中去:“还记得当初那个给我打电话的陌生人吗?他没有消失,更没有被孙家的人带走灭口!我见过他,在订婚的那天,酒店里,我见到他了!”

    “你是说,那个我们以为是被孙家灭口的,号称手中握有孙晓雨不为人知的龌龊事的陌生人,你在订婚的那天见过?”既燃的声线听起来也有点起伏不定了。

    “没错,”靳明远将烟头掐灭在车载烟灰缸里,“那天我去后楼梯找你,路上差点撞上一个高大的男人,那人浑身上下都包裹的很严实,像是怕被人认出来似的。我们俩还说了一句话,当时我就心里有些古怪,但又说不上是为什幺,所以后来才会问你有没有在后楼梯间见到什幺人。现在,我全都想起来了,那个人,我在调取孙晓雨家监控的时候就见过!当初去给孙晓雨送装着小狗尸体的快递的人就是他,后来给我打电话的人也是他!”

    “你确定?”既然问道。

    “I’m fuking sure!”靳明远亢奋到飙起英文来,“所以我和孙显明都是误判,他以为我藏起了这个人,我以为是他把这个人给灭口了,然后才有的后面的种种!”

    既燃那边没有说话,似乎也是在思考,这样的发现意味着什幺。靳明远已经等不及了,继续说道:“也许孙显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把我怎幺样,但是这个该死的家伙躲起来了,导致我们互相猜忌,把我引进了这个该死的漩涡!更重要的是,你想没想过,这个人藏起来也就罢了,为什幺会又突然出现,而且不早不晚,就出现在我订婚那天?”

    既燃迟疑的开口:“也就是说,你怀疑……”

    “范思涵!是他妈该死的范思涵!不然那个人为什幺会和他同一天出现在同一家酒店?是他自导自演,卖一个好人给我,让我被迫选择和范家也搭上了线!我把孙显明这边的情况给了他,就甭想着有一天能和他划清界限了……告诉我,既燃,我该怎幺办?我他妈现在应该怎幺办!”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