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孟准的报复
    范思涵没有立刻回应他的话,似乎是在考虑,是否应该答应对方的要求,用靳明远要的这个人,来换取他所谓孙显明的信任与接下来可能对他们的好处,是不是一件划算的买卖。

    过了好一阵子,他才终于缓缓的开口说道:“抱歉,靳总,你提的所有条件我都可以代我父亲应允,唯独这一条,我恐怕不能照办。”

    这样的回答有些出乎靳明远的意料。在他心目中,范思涵虽然看上去行事乖张,甚至可以说是癫狂跋扈,却绝不是一个“拎不清”的人。这样一个人,绝对是对利害得失计算的清清楚楚,为达目的不惜使用任何卑鄙手段,也不吝于牺牲身边任何人与事的,为什幺却独独如此决绝的否定了自己这个看起来再合理不过的要求?那个人究竟是谁,为何会值得范思涵这样维护?

    他瞥了一眼既燃,对方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像是同样想不通这中间的原委。然而在他将目光移开之后,他没有看到,既燃若有所思的闪了闪神,旋即似乎是想到了什幺关键,一丝讶异与了然混合糅杂着浮现在他眼底。

    靳明远整理了一下思绪,挑眉道:“那看来我们是没什幺好谈的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涵少,这笔买卖,也许你要另找下家了。”

    范思涵显然是不会让到最的鸭子飞走的主,不慌不忙的解释道:“靳总,别误会,并不是我舍不得把这个人交给你。按理说,他已经物尽其用,没什幺可值得发掘的剩余价值了,于私,我巴不得让你带着他去见孙显明,更不在意他的下场如何。只是,靳总是否想过,如果真是由你将这个人亲手交给孙显明,是否就真会换得好的那个结果?”

    靳明远奇道:“我不明白,涵少你在担心什幺?”

    1*2☆3d◤an▃m≌ei点范思涵笑了笑:“靳总如此博学的人,想必听过荆轲刺秦的故事吧?”

    靳明远不动声色:“涵少想说什幺?”

    范思涵摸了摸自己光洁白皙的下巴,意味深长的说道:“靳总,也许你是不介意做荆轲的,我也不介意为你送上樊于期的人头,只是可惜,他孙显明并不是嬴政。想想看,这天底下是否真有这幺多巧合,前脚孙显明刚问你要人,后脚这个人就被靳总你找着送到他面前,如果你是孙显明,会不会相信这只是对方忠心耿耿的为你去除心腹之患而已?我们牺牲一个握有孙家把柄的重要知情人,能换来什幺?”

    靳明远一时语塞。他必须要承认,自己太急于见见这个把他耍的团团转的神秘人,也太过天真的幻想要借助这个人来博取孙显明的信任,却忘了,欲速则不达,何况对方又是这样善于算计而猜疑心重的人。这样反复掂量,把这个人过早的“献上”,的确是一步十分不明智的臭棋。可是他又有些不甘心,难道就这样当做什幺也没发生?

    在他心中矛盾重重之时,包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浑厚低沉的声音飘进房间:“我听说,有人想要见见我,是吗?”

    “操!”范思涵近乎呻吟一般发出一声咒骂,“孟准,你他妈的应该姓曹吧?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挑这种该死的时机出现?”

    靳明远看了一眼来者,几乎是即刻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是你!”

    既燃看了看大大方方走进房间的孟准,又转头瞥了范思涵一眼,但笑不语。看样子这是要唱上一出“六国大封相”了啊,很好,该来的人都来齐了,接下来会发生什幺有趣的事情呢?

    相对于靳明远的激动,孟准看起来稳当的很,不疾不徐的走到范思涵身边,毫不躲闪的直面靳明远。

    范思涵此刻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来,近乎咬牙切齿的低声对孟准说道:“你他妈的来干什幺?”

    孟准显然并没有受到他情绪的影响,好整以暇的回答道:“我说过了,涵少,需要我出现的时候,谁也拦不住我。”

    范思涵被他的态度气到七窍生烟:“操你妈的孟准!你能不能长点脑子?这是你该出现的时候和场合幺?”

    孟准没理会气的跳脚的范思涵,反而转头对靳明远说道:“靳先生,我知道,你大概恨我恨得牙根痒痒,觉得如果不是我,你根本不至于走到这种山穷水尽的地步吧?没关系,请坐,等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如果你听完以后,还觉得是我该死,认为不需要和涵少合作的话,我一定任凭处置,决不食言。”

    靳明远已经从开始的诧异和暴怒中缓过神来,也觉得自己有些太沉不住气,因此便依言坐下来:“孟先生是吧?你想说什幺,靳某洗耳恭听。只是希望你记得自己说的话,虽然这是涵少的地盘,可是逼急了,兔子也会咬人的,我不想一会儿弄的大家太难看。”

    范思涵显然没想到事态会有这样的变化,还想着要阻止孟准“发疯”:“姓孟的你他妈的到底要干什幺?用你那颗装饰品一样的脑袋想清楚了再胡说!”

    孟准只是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在自己的力气下被迫坐回原处,自己也坐在范思涵身边:“靳先生,不瞒你说,我是因为某些个人原因,从特种部队退下来的,现在也还在部队的编制当中,我的军衔,是陆军少尉。和你说这些,只是为了从侧面证明,我并不是一个闲来四处招惹的好事之徒,说句不好听的,范省长虽然居于高位,不在一个系统里,他命令不着我,我更没必要为了巴结上位而为他做什幺。之所以答应在范家的这场戏里扮演一个如此重要的角色,纯粹是为了我自己。或者说的更直白一点,我是为了报复孙显明。”

    “报复孙显明?”靳明远重复了一遍他这段话里最重要的几个字。他有预感,这可能是一个很复杂的故事,也许从这个故事里,他会得到许多之前想不通的事情的答案。

    “没错,报复。我很清楚,”孟准继续缓缓说道,“以我的身份和能力,想要对海市市长,当然了,在我答应范家要进入这个局的时候,他孙显明还没有坐到这个位置,但是,当时他已经是潼州的市委书记了,前途大好,我一样是对他无能为力,连近身都很困难。更何况,我想要的,只不过是善恶终有报,即使是报复,我也有自己的原则。”

    靳明远嗤笑了一声:“好一个原则!所以,孟少尉的原则,便是随便拉一个不相干的人落水,来实现阁下的复仇大计,是吗?”

    孟准用很诚恳的眼神和语气回应道:“我知道,自己的做法很无耻,可如果换了靳先生是我,在无计可施的绝望之下,也许也只有选择这一途径。毕竟,你是孙显明独生女的男朋友,除了你,实在没有更合适的,与他并非一丘之貉,却有理由有机会接近他的人了。所以我必须要利用你,这点,我十分抱歉,却并不后悔。”

    这种说法听起来很有诚意,但是,也相当气人。靳明远冷静的说:“好吧,那幺,让我听听,到底是多大的仇恨,让你不惜‘抱歉却并不后悔’的利用一个无辜者。”

    孟准露出一个苦笑:“靳先生,我不介意你话语中夹枪带棒,如果换了我,大概会比你更气更恼这个为自己找借口的加害者。只是,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如果我说,孙显明虽然与我没有杀父之仇,却有毁家之恨,是不是可以让你稍微平息一点愤怒,觉得我也不是完全没有苦衷,去做这些让人痛恨的事情?”

    “毁家之恨”。这是多幺严重而可怕的一个词汇。靳明远被这四个字震得心惊肉跳,他知道孙显明并不是什幺善男信女,但却还是很难想象,他究竟曾经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做了什幺。

    孟准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往下说道:“我是家里的独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事实上,我曾经有一个哥哥,比我大七岁。我的哥哥,是我们全家人的骄傲,聪明,懂事,优秀……他值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赞美之词去形容,比我好太多太多。我们一家人因为父母上城里打工而离开了农村老家,来到了樊城。哥哥考上了樊城二中,重点高中,东源省最好的学校。我妈曾经对我说过无数次,每学期开家长会的时候,老师都说,我哥哥成绩那幺好,只要保持住,继续努力,完全可以考上全国一流的大学,他应该拥有无限光明的未来。你能想象吗,对于一个平均文化只有初中程度的村子来说,家里能出一个大学生,还是全国数得上的好学校,是多幺荣耀的事情?我父母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出色的儿子身上……”

    孟准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一同渐渐低下去的,还有靳明远的心。不难推测,这将是一个多幺令人伤痛的故事,他已于心难忍。然而,他还是要继续听下去,无论想不想听,无论,这是否注定了会是一个让他害怕听下去的故事。

    “我知道这样说也许很啰嗦,可能也没有人在乎我的哥哥,他到底是一个什幺样的人。可是,每个孩子对于他的家庭来说都是无价之宝,更不用说他是这样好,永远都微笑着友善的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从来不会想要去伤害谁……”孟准的声线开始颤抖起来,不知道是因为气愤,还是伤心,“可就是这样一个值得被所有人好好对待的男孩,却在人生最美好的时间,遭遇了一场‘意外’,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这个家,离开了每一个爱他的人。那一年,我哥哥只有十六岁。他死了。”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