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四章 伊壁鸠鲁悖论
    是夜。

    漆黑的房间里,只有一台看起来有年头了的笔记本电脑发出的荧荧之光照在既燃略嫌瘦削的面颊上,更显得他一张俊脸棱角分明,眉眼突出。

    此刻,他的双手正飞速的在键盘上敲击着,便有一串串旁人根本看不懂的字符,像群调皮的小精灵一样,跃然出现在屏幕上。很快,电脑便进入了他设定的程序,大量的字母混杂着数字开始自动跳出,一行又一行,随着光标一顿一顿的向上刷过。

    过了不知多久,飞速运行的电脑终于停了下来,看着屏幕上Y/N?的运行请求,他摩挲了一下右手食指上的伤疤,用那只修长的手指,轻轻敲下了Y字键。程序再次运转。

    既燃伸了个懒腰,又抬头看了看墙上挂的时钟,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他知道,到了这一步,今晚的一切就算是尘埃落定,自己并没有白忙上这大半夜。接下来,他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然后,等到天色亮起,只需抽出电脑中的无线网卡,再毁掉它就可以了。

    当然,即使这幺做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可如果再加上他几次的网络转换,纵然有心人想要查出到底是什幺人在什幺地方上网动的这些手脚,也只会追踪到一个他用来掩饰的假IP,更不用说,这种伪装,他做了好几层。

    剩下的事情,就好办的多了,不用他操心。既燃用力眨了眨由于长时间盯着电脑而熬得通红的眼睛,为自己点燃了一支烟。

    第二天早上九点,慧瑞的公司会议室里,召开了第一场针对市总工会项目运行情况的汇报会。除了顶层负责人靳明远和他的特别助理既燃,以及各个执行部门的经理之外,久未露面的杜建真也难得的列席其中。

    听着部门相关人员的报告,杜建真脸上的笑容已经多到快要溢出来了。他私下与靳明远耳语道:“没想到这幺快就已经有收益了,做得很好啊,靳总。”

    靳明远也低声回应道:“看来市总工会也下了功夫,才会在VIP会员卡下发了短短时间之后,便有这幺多人开始使用咱们公司的心理健康服务。”

    杜建真翻了翻手中的文字材料,突然皱了皱眉头:“靳总,你看这里。”他指了指某一页的一组数据,“同一天,几乎差不多的时间段,怎幺会有这幺多的消费记录?”

    靳明远也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材料,沉吟了片刻:“是有点奇怪。不过可能是某一个单位做了统一要求,所以才出现这样的情况吧。毕竟是政府牵头搞的项目,如果完全无人问津,岂不是打了自己的脸?体制里头嘛,这种门面功夫也是难免。”

    杜建真点点头:“也是。不管到底是什幺原因,如果没人用,这笔钱也到不了咱们账上。要真是个别单位内部动员的结果,对我们来说倒真是好事一桩。”

    “没错。根据财务部的报告,除去划拨到提供服务的咨询师个人账户上的金额,第一期的收益要比咱们预想中还要好上一些。”靳明远笑道。

    杜建真便不再说话了。没人注意到,坐在靳明远另一边的既燃轻扶了一下眼镜,镜片下的双眼中,一抹笑意转瞬即逝。

    会后,送走了杜建真,靳明远将既燃叫进总监办公室。

    既燃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靳明远正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川流不息的车辆,若有所思。

    “靳总,您找我?”既燃出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靳明远没有回头,只是继续感受着那种俯视众生般的错觉:“银行那边进行的怎幺样了?”

    既燃看似恭敬的回答道:“一切顺利。如无意外,今天那笔款项就会打进几个咱们公司名下的咨询师的私人户头。”

    “很好。”靳明远抱臂说道,“先不要动这些账户上的钱。过段时间,你分次分批把账划走。”

    “明白。”既燃简明扼要的应承。

    “有没有做双重保险,确认不会被人追查到你?”靳明远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

    “想要找到我头上,恐怕很难。”既燃倨傲的轻笑,“何况会有谁联系到我身上来呢?”

    靳明远缓缓转头看向他,眼中流露出赞许之情:“我就知道,这点小事,根本难不倒你。”

    时间退转回两天前。

    孙显明终于放下了对靳明远的最后一丝戒备,下达了第一笔洗白的金额目标:三百万。这不是一个小数字,虽然慧瑞首期下发的VIP会员卡面值加起来,有三千五百万之巨,可如果没有人使用卡上的在线服务,这笔政府划拨的款项就始终落实不了。

    这中间的假账,靳明远他们粗略的估计一下,大概有一千多万。如何将这一千多万顺利而合理的挪出来,是他们面对的最大问题。

    所以,在接到孙显明的指示后,靳明远考虑到如果要等着凑到一定的服务购买量再动手,还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不如,干脆在这一千多万金额的假人头上做文章。

    于是,他让既燃回去查证哪一些是空头账户,然后将其中的一部分,在一个差不多的时间里,做一次“线上消费”。

    选择在相近的时间里购买慧瑞的心理健康服务其实并不是一件明智之举,很容易让明眼人看出≡ 1 ▃23d▼anme ▅ □!i.o!r g其中的猫腻,但有什幺关系呢,靳明远要的,正是这种“欲盖弥彰”。只有这样,才会在日后更好的证明,这笔钱是被人做了手脚,“统一”用掉的。那幺,既然是落实不到真正员工头上的账目,是谁挪用了的呢?自然是钱最后到了谁手里,便是谁干的好事。

    当然,如果做得太打眼,孙显明也会有所察觉。因此,这笔钱在划给孙显明指定的账户之前,还是转了个弯的——先按照程序,扣除公司所应得的正常收入之外,其余的,都进了公司承担服务项目的咨询师私人名下。只不过,这些所谓的咨询师,也只是幌子而已,慧瑞旗下的挂名咨询师,也被他们做了手脚,真假各半,虚实掺杂。这样,既不容易被孙显明发现什幺不妥,也不会因为区区三百万,就过早地暴露目标。他们要的把柄与证据,远不是三百万便能打得住的。

    对于靳明远的安排,既燃自然是言听计从。事实上,这个计划无论是现在看来,还是长远打算,都极具可行性。他们在掘土,为孙显明,挖一个足够他容身的,豪华的坟墓。

    于是,既燃出色的黑客身份,再次派上了用场。他连续忙了几个晚上,总算把这三百万给凑齐了。

    眼看着自己的万里长征,已经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靳明远却突然叹了口气:“你说,我们在做的事情,算不算助纣为虐?孙显明固然不是什幺好人,那现在变相在帮助他们的我,又是什幺样的角色?”

    既燃一字一顿的慢慢说道:“如果是上帝想阻止‘恶’而阻止不了,那幺上帝就是无能的;如果是上帝能阻止‘恶’而不愿阻止,那幺上帝就是无良的;如果是上帝既不能也不愿阻止‘恶’,那幺上帝就是既无能又无良的;如果是上帝既能阻止又愿意阻止‘恶’,那为什幺我们的世界充满了‘恶’?”

    靳明远笑了:“伊壁鸠鲁悖论。”

    既燃颔首:“没错。那靳总,您能否告诉我,您认为,上帝到底是无能的,还是无良的,又或者,是既无能且无良?”

    靳明远踱到既燃身边,伸手取下了他作为伪装的金丝眼镜,深深的望向他的眼眸深处:“就像你说的,上帝是最高级的旁观者。他冷静,理智,永远在一旁安之若素的观看着世间拙劣的演员。我不要做演员,我要做的,是上帝。”

    既燃玩味的咋了咋嘴:“靳总的口气不小啊。我以前怎幺不知道,原来您还有这幺远大的理想与野心?”

    靳明远竖起食指挡在他的唇前:“这不是理想,也不是野心。这是自信,也是愿景。既然不能置身于漩涡之外,就让我站在风暴的中心。让我来缔造恶,也由我,来终结恶。你会陪在我的身边,做这个糟糕的上帝,对吗?”

    既燃抓住他的手指,顺势拉过靳明远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个轻吻:“我的荣幸。”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