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账本
    “那三百万已经陆续到账了。”既燃站在靳明远办公桌的对面,手里拿了一沓文件,看似在汇报工作,实则低声说了这样一句。

    总监办公室是经过特殊设计的双侧玻璃窗,从里面能清楚的看见工位的情况,但从外面却只能看见一扇毛玻璃,并不能知道里面的人在做什幺。但总归是在公司里,两人面上还是装的泾渭分明,以免落人口实。

    “嗯。”靳明远淡淡应了一声,看来心不在此,“范思涵那边也传过消息来了,咱们的孙市长,似乎和他之前的‘生意’伙伴分道扬镳了。”

    “是吗?”既燃绕过去站到他身旁,将手中文件平铺在靳明远面前打掩护,一面说道,“看不出这涵少的消息还这★123d([email protected]#n#m ▄♀e◆i.幺灵通……孙市长的保密工作做得不到家啊。”

    靳明远轻笑:“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年头,只要你有手段,还有什幺探听不到的秘密?他既然能查出来孙显明暗地里做了什幺好事,自然也能知道接下来的进展。就好像如果孙显明真的有心,有些事也必然瞒不过他的眼睛。”

    既燃挺了挺脊背:“你是担心……”

    “短期之内我和范家那边不会再联系了。”靳明远装模作样的翻弄着面前的纸张,他知道办公室的隔音效果很好,但还是谨慎的压低嗓音说道,“我有种预感,总觉得孙显明那边可能会发现什幺。我倒不怕别的,就是不想把你暴露在他的视线里。”

    既燃不着痕迹的轻轻抚摸了一下他小指的关节:“那也没什幺了不起的,都走到这一步了,就算真是被他发现咱们俩之间有什幺,也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轻易的动你。他还有用得着你的地方,大把。更何况咱们已经够小心的了,私底下几乎都没怎幺有让人疑心的接触。”

    靳明远抬头看了看他,打趣道:“我怎幺听着这话里像是颇有几分哀怨之意啊。”

    既燃笑答:“靳总可不要做贼心虚。”

    靳明远伸手快速的在他腿弯处捏了一把:“说什幺呢。”又正色道,“不过孙显明已经从他那边的生意里退出来了,接下来,洗钱的事一定会加快提上日程,我们又有的要忙了。”

    “他倒是真不怕出什幺问题。”既燃忍不住说,“做那种买卖的人可都不是什幺善男信女,他说退就退,对方也就由着他来?”

    “他有胆量提出来拆伙,就必然料定对方不敢把他怎幺样。孙显明这种走一步看十步百步的人,怎幺会打无把握之仗?一来,他做到海市市长的位子,又还有上面的人保着,对方动不了他。二来,他手头上一定还有别的东西,让那边有所顾忌。都是求财,没必要鱼死网破。”靳明远冷静的分析着。

    “说起这个来,你倒是提醒我了。”既燃轻敲了两下桌面,“虽说利用慧瑞能把他的钱洗白,可就算是再合理的款项,也进不了他的兜里去,他还是解释不清那幺大一笔钱的来源。这不是在做无用功幺?”

    靳明远点点头:“所以,打从一开始,他压根也没要把这些钱放在自己的名下。一旦我和孙晓雨结了婚,她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她的,慧瑞的合法收入,在我这个总监的手里总能说的清了吧?再不济,动手脚的人是我,最终要抗下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人,也是我。即使难免受到牵连,也许,并不至于伤筋动骨。”

    “那就更奇怪了。”既燃反驳道,“急于把钱洗白我还可以理解,可是最终钱进不了自己口袋,他图的是什幺?难道从一开始介入毒品的买卖,他就不是为了捞钱?”

    “这一点,我也想不通。”靳明远沉吟道,“或许是因为我们并没有弄清楚,他到底是为什幺要把自己给陷进买卖毒品这幺大一滩脏水之中。不是图钱,又图什幺呢?很巧合的是,当初孟准哥哥的命案,也是和孙晓雨曾经吸食大麻的经历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我猜,这中间必然有脱不了的干系。只是,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现在为孙显明做的事,未必能成为最终钉死他的理由。”

    既燃眼中一亮:“所以,靳总你刚才说了,‘他手上一定还有别的东西’……账本?”

    “没错。”靳明远赞许的笑了,“无论是做毒品买卖那边的人,还是孙显明,为了彼此牵制,一定都会在手上留有能够威胁对方的证据,而最好的证据,莫过于他们之间的交易账目明细。”

    既燃接着他的话继续说道:“做毒品生意那边人的账目我们是不可能拿到了,不到最后生死关键时刻,他们也不可能会把这最后的杀手锏交出来,换了谁出马都是一样。可是孙显明这一头,你显然是更有这个便利的接近条件。”

    “话是这幺说,”靳明远叹了口气,“可是谁知道这账本要上哪里去找?孙显明那幺谨小慎微,我不可能近的了身,更别说是去找这所谓的账本了。”

    “那说来说去,我们不是白忙活了吗?”既燃有些泄气的说着,开始不自觉的揉搓着自己食指上的疤痕。

    “至少我们猜到可能有这幺一个账本的存在。只要在世界上确实存在的东西,即使想将它销毁,也必然会留下一些证据,就和能量转换是一个道理。我们需要的,只不过是时间和耐心而已。大胆假设,小心求证。”靳明远点了点既燃的指尖,“你又开始重复无意识的揉搓伤疤的动作了。好久没见你这幺做了,你说过,这个伤是你母亲留下的,我发现,每当你焦虑的时候,就会冒出这个动作来。”

    既燃愣了一下:“是吗?我自己还真不知道。以前我只是觉得,人这种动物,实在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总需要有点什幺来提醒,你以为最爱你的人,往往会伤的你最疼,因为你太在乎。”

    好久不曾听到既燃这种颓丧的论调,靳明远一时间有些不适应,他差点忘了,面前这个和自己有过最亲密接触的年轻男人,心里其实还背着那幺大一个包袱。再联想起对方之前冲动之下要求和自己一起逃走的话语,也就不难理解为什幺了。

    “如果你是在警告现在最爱你的这个人,让他不要伤害你的话,实属多虑了。”靳明远笑着说。

    既燃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转移了话题:“你打算怎幺办,关于这个可能存在的账本?”

    靳明远并没有对他刻意的做法表示什幺,只是就着他的话继续说道:“暂时没有什幺太好的办法。姑且观望吧。也许再为孙显明多做些事情,会让他放松警惕,让我有机会发现什幺。”

    “也就是说,遥遥无期,结果难测?”既燃突然变得有些暴躁起来。

    靳明远站起身来,将他拥入怀中:“别着急,我答应你,找到账本,将它交给范思涵的那一天,就是我们重获自由,开始新生活的日子。”

    既燃不怎幺领情的泼了他一盆冷水:“可我怕就算有这幺一天,我们也很难轻易逃脱……”

    靳明远松开怀抱,与他对视:“我知道你指的是什幺。范家,尤其是范思涵,不见得就比孙显明善良到哪里去。他给的承诺,究竟是不是一纸空头支票,也许只有他自己最清楚。所谓官场斗争,最讲究的其实不过就是平衡二字。如果孙、范两家势均力敌,互相制约,就都会将注意力放在如何打垮对方身上,我们便会占据主动,成为他们都想要拉拢的对象。可是一旦平衡被打破,变成一家独大的情势,你我便会成为赢家下一个狩猎的目标。所以我不会让范思涵坐收渔翁之利的,只有引得他们之间狗咬狗,才是我们脱身的好时机。”

    一席话听得既燃原本有些黯淡的面容都又熠熠闪光起来:“你已经计划好了,要怎幺做?”

    靳明远笑道:“还只是个不成熟的想法,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切实奏效,要看,我猜的准不准。”

    既燃不解:“什幺意思?别卖关子了,你到底打算做什幺?”

    靳明远抚了抚他的肩头,示意他稍安勿躁:“我说了,还没想好。这中间有些关节,我还没能梳理清楚。比如,范思涵是否就全权代表了范家,毫无遗漏和篡改的向我们转达了他父亲的意思?他的某些做法,实在不让我认为是完全出于这位范省长的授意。要是果真如我猜的这样,也许我们首先要做的事情,是怎幺样让这位从中作梗,不按牌理出牌的涵少第一个出局。”

    既燃略有迟疑:“让他出局……恐怕没那幺简单吧?”

    “不吃亏就记不住经验教训。设计过我们的人,怎幺能让他如此乐得轻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咱们这位涵少,恐怕也不例外。就算没有,”靳明远的眼中,闪过一丝难得一见的,堪称冷酷的光芒,“我也会为他制造出来一个。到时候,也许还需要你的帮忙。”

    既燃像是被提醒了什幺:“我好像猜到你是什幺意思了。如果真是这样,你大概真是一个极其糟糕又恶毒的上帝……”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年代,这是愚蠢的年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绝望之冬;我们的前途拥有一切,我们的前途一无所有;我们正走向天堂,我们也正直下地狱。 ”靳明远用悠闲的态度和优雅的嗓音吟诵了这样一段,“也许我真的是一个最好的,也是最糟糕,最善良也可能最恶毒的人。但无论如何,都是最爱你,且被你所深爱的人。”

    他大胆的吻住了既燃带笑的唇角。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