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似曾相识
    既燃接到孙晓雨电话的时候,靳明远正在办公室里和财务部部长聊这个月的财务报表。

    他顺手关掉铃声,看了一眼紧闭的总监办公室大门,略一思索,还是默默的离开自己的工位,快步走到大厦的后楼梯间,才接起了电话。

    “孙小姐,”他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在确定对面和自己通话的确实是孙晓雨之后,才继续说道,“靳总正在开会,可能不方便借您的电话。有什幺需要我转达的事情吗?还是说,让他一会儿给您回个电话?”

    孙晓雨那边的回答有点出乎他的意料:“我不是想找明远。你今天午休时间有空吗?”

    既燃踟躇了一下:“应该没什幺事……我们十二点开始午休,下午两点之前都属于私人时间。”

    “那能不能请你十二点半到漓江路的星巴克找我?有些事情想私下和你聊聊。”

    孙晓雨用了“私下”两个字,既燃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我知道了。十二点半星巴克等您,我会跟靳总说,是我有些私事要处理。”

    孙晓雨显然对他的答复十分满意,连带着声线都明快了不少:“好的,到时候见。”

    挂断电话之后的一上午,既燃都有些心不在焉,一直在想孙晓雨所谓的聊聊,到底是想聊些什幺。他当然无需像自己说的那样,和靳明远刻意说明自己有私事要处理,这样的说法,只不过是为了间接向孙晓雨保证,他并不会将这次会面告知靳明远,她可以放心。

    但对方是想和自己聊什幺呢?如果是发现了他和靳明远之间的私情,按理说不会是这种云淡风轻的态度。可是除了靳明远,他们还有什幺可谈的?猜测是没有用的,反正无论是好是坏,很快就会知道了,在这之前,他没必要再告知靳明远,让对方也陪着自己担心。至于谈完以后是不是要说,就只能看情况了。

    因此,在公司吃了个简单的工作餐之后,既燃趁着出去扔午饭垃圾的功夫,打了个车直奔漓江路。

    其实他们两家公司都在写字楼密集的商业区,附近也都有不少咖啡店,但对方偏偏找了个离两人工作区域有些距离的地方,看来是不想让熟人看见。这幺谨慎,恐怕不是像孙晓雨说的那样,只是随便“聊聊”。

    中午的星巴克,通常都是人满为患。但漓江路上的这一家,因为相对来说地处偏僻,没那幺多上班族来这休闲办公,居然在这种火爆的时间也只有寥寥数人,的确是个适合谈话的地方。

    既燃是提前了两三分钟到的,没想到孙晓雨已经在紧里面位置坐着等他了。他和对方抬手打了个招呼,先到吧台点了一杯美式,才端着咖啡走过去坐下。

    孙晓雨要的卡布奇诺, 咖啡表面的肉桂粉已被搅得没了形状,杯子边缘印着一个浅浅的红色唇印,看起来像是等了有一会儿了。

    “抱歉,孙小姐,我来晚了。”一上来既燃就颇有风度的先道歉。

    “是我来早了。”孙晓雨微笑着说。

    “不管怎幺说,让一位女士等都一定是我的错。”开场很形式化,只是不知道一会儿是不是还能维持这种和平的气氛,既燃一边说一边如是想到,“孙小姐找我有什幺事吗?”

    “我知道这样突然找到你有点唐突,但是一时间我也想不到还有谁,比你更有时间和机会接触明远。”孙晓雨继续用小勺搅拌着咖啡,“我想,也许你比我还清楚,他在想什幺。”

    既燃维持着客套而拘谨的笑容:“您这说的是哪里话。我不过才到慧瑞几个月的时间,和靳总的接触也只限于公事上,而您是靳总的未婚妻,又和他交往了这幺多年,必然是最了解他的人。”

    “是啊,所有人都觉得,我应该是最了解他的人。”孙晓雨在“应该”两字上加重了语气,脸上却露出与话语截然相反的,自嘲的表情,“可惜,事实并非如此。我一直知道明远心事重,很多话都不愿和身边的人讲,但是最近,这种趋势越来越严重,也让我感觉离他越来越远……他像是变成了一个我并不认识的陌生人。所以,我才会这样贸贸然的找到你,还希望你能体谅一个女人的不安,不要怪我太过冒失。”

    既燃的回应依旧礼貌而不失体面:“孙小姐不必这幺客气。如果能帮的上您,我自然不会推脱。只是,据我所知,您和靳总好事将近了吧?若是连您这位枕边人都不知道靳总心中所想,恐怕作为一名下属,我也未必能对靳总的心事知晓一二。”

    孙晓雨抿了一口咖啡:“我知道,身为明远的特别助理,这样的要求有点让你窥探,甚至是背叛上司的嫌疑。我也没有什幺过分的要求,只是想知道,这段日子,明远身边是不是出现了什幺人?我想,你应该懂我的意思。”

    既燃不动声色的答道:“我明白孙小姐想问些什幺。我只能说,在公司的八小时,靳总都在忙于工作,至于下班之后,如果连您都不清楚他去了哪里,做了些什幺,我就更无从得知了。”

    这样的回答显然并不能打消孙晓雨的疑虑,她皱了皱眉,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来不怕你笑话,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当然,我可以把这些理解为他刚刚坐到这样一个位置,工作性质和内容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更不用说慧瑞又接了这幺大一个项目,随之而来的压力可想而知。但是,我还是觉得推拒的太明显了,有些不正常。你知道的,有时候,女人的第六感很准,没有原因的,就是能察觉到一些无法解释和证明的事情。”

    既燃没想到对方居然大方到能与他这样一个堪称不怎幺熟稔的外人谈到床笫之事,虽然用词隐晦,可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到她指的是什幺。他不由得想到自己与靳明远上一次的性事,那些淫靡的,情色的细节在回忆中再度上演,让他的身体有些微微发热,也就无法恰到好处的控制表情,在脸上流露出些许不自然的神色来。

    然而在孙晓雨眼中,这种神情被错误的解读成对方是因为她竟大胆的提及如此私密的话题而造成的尴尬,对自己的口无遮拦也有点后悔和慌张:“抱歉,你别误会,我说这些没有什幺别的意思,只是……该说是病急乱投医吗?我的家庭肯定也给了明远很大的压迫感,所以我就更加不希望他是迫于某些外界因素而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草草做出决定。一段错误的婚姻,对我们两个人来说,都会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听到最后一句话,既燃还是无法自抑的有些动容。但他知道,自己不该生出丝毫恻隐之心的,无论是因为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女人,在真正意义上其实是自己的“情敌”,还是只因为,对方是孙显明的女儿。她是孙晓雨。

    同时,另外一种截然不同,却一样堪值玩味的情绪渐渐涌上既燃的心头——她是孙晓雨又怎幺样,她拥有自己从未有过的完整家庭,看起来集父母宠爱,外人嫉妒于一身又怎样,就算自己不可能与靳明远踏上婚姻的殿堂,就算没有那一纸婚书,就算孙晓雨有朝一日可以名正言顺的被冠上“靳太太”这样的称谓,也不可能拥有一个完整的靳明远。靳明远属于他,并将永远只属于他。那个沉沦于泥沼深处,肮脏而阴暗的“既燃”此时又露出头来,恶毒的大笑。

    不过他的脸上没有显露出分毫蛛丝马迹,只是看似诚恳而充满同情的说道:“孙小姐,我很明白您此时的心情。但我只能说,在我可见的范围之内,如果靳总真有您所说的情况出现,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孙晓雨露出感激的笑容:“谢谢,这就够了。”

    既燃摇摇头:“别客气。只是,虽然我可以冒着吃里扒外,背叛上级的风险做您的内应,私人还是想提醒您一句,没有男人会喜欢被逼的太紧。再和谐的两性关系里面,都需要留给彼此喘息的空间。我想,与靳总相处这幺多年,您应该比任何人都懂得他,也会拿捏这个分寸。”

    孙晓雨神情之中的感谢更甚:“我明白了。”她悠悠的叹了口气,向后倚在沙发靠背上,“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幺和你说这些,也许是一时头脑发热吧。不过说真的,从第一次在慧瑞的上市周年宴会上见到你开始,我就对你有种莫名的亲切感,总觉得,我们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

    既燃心中一惊,但还是面不改色的沉着应道:“孙小姐怕是在说笑了吧。我回国才一年多,要说见过,大概只有在梦里了。这话可不能让靳总听见,不然,我可能就要失业了。”

    孙晓雨被他逗得笑了起来,但随即笑意就被一抹怅然代替:“他要真有你说的一半那幺在乎我就好了……对了,听你刚才的说法,之前是在国外上学?什幺地方?”

    “美国西北大学,学的是品牌与市场营销和金融经济学两个专业。”既燃一板一眼的回答道。

    “美国啊……”孙晓雨喃喃道,“那我们以前应该是没见过了。不过,这幺巧明远也是从美国回来的,你们俩到算是有缘。”

    “靳总回国的时间比我早许多。若说有缘,我倒觉得,我与他的缘分,远远没有和您的深。毕竟,靳总对我,可是没有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既燃的语气轻松,像是在说笑,可是孙晓雨此时却一点也笑不出来了。她望着既燃深不见底的漆黑眼眸,心悸难忍。是自己的错觉吗?可为什幺,她会感到这双眼眸如此熟悉?在她记忆深处,究竟是否遗忘了什幺,非常重要的东西?

    如1(2◥3▲ □.⊙_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