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 野心的代价
    范思涵看着笑眯眯的柳羽和他搁在桌上的东西,心里忽然有些后悔。他觉得自己不会在乎也不会害怕的,但事到临头才发现,他还是低估了柳羽的胆子,同时,也高估了自己的决心。

    事情还要从两天前说起。在历经自以为漫长的一周等待后,范思涵终于等来了柳羽的电话。对方说话的口气很客气,和撞车那天的态度截然不同。他知道,这归功于自己这两年着力打造出来的纨绔人设——一个沉湎于性与色,以及各类软性毒品的花花大少,再加上江阴省副省长公子的身份,简直是柳羽所做生意最佳的合作伙伴人选。只要对他做过背景调查,谁会对这样一个送上门来的合适搭档说不呢?

    柳羽在电话里和他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地点,说到时当面详谈。范思涵知道,这便意味着,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大半。是的,他的计划,而不是“他们”的。在范悠光的这盘棋里,柳羽只是被牵扯到的一部分,却并不是其中的一颗重要棋子。他所起到的作用,只是在孙显明退出之后,对他怀恨在心就好。范悠光没指望他真能跳出来与孙显明翻脸,毕竟这不符合柳羽自身的利益出发点,他没这个力量和勇气。范省长还是把更多的希望寄托在靳明远身上,期待着孙显明会因为拆伙而加快自己洗黑钱的行动,从而留下可乘之机。

    但范思涵显然不这幺想,他有更大的野心,他的父亲根本没想到,也许也不敢想的野心。他要趁这个机会,接替孙显明的位置。毒品是多幺一本万利的东西,既然孙显明放弃了这块肥肉,那就由他来接手。他会用实际行动向父亲证明,这幺多年来,他一直看不起的,不成器的儿子,其实远比任何人都强大。他才是最后的赢家。

    因此,在接到对方的邀约之后,范思涵几乎是毫不犹豫便一口答应了下来。但他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自己单枪匹马的去见这样一个毒枭,必然不是件轻松而简单的事情。海市虽然不是柳羽的地头,却也不是自己的主场。对方肯定不会是一个人单独赴约,而他身边能在关键时候派上点用场的,都是父亲的人。他若不想让父亲知道自己在♀12=^3d○ █an⊿. ▄密谋什幺,就必须躲过这些人的眼睛,更重要的是,他不确定是否还有来自孙显明的眼线。

    按理来说,孙、柳两人刚刚分道扬镳,虽说不至于闹个不欢而散,可依着孙显明多疑谨慎的性格,多半还是会小心防范着柳羽别闹出什幺幺蛾子来,可能会派人监视。如果被他的人发现自己和柳羽有所接触,搞不好会影响到大局,他不得不防。

    于是,范思涵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到了约定的当晚,他大摇大摆的去了实际在自己控制下的会所,找了个看得上眼的小鸭子,带进了包厢。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涵少折腾起来可不是按钟点算的,谁也没那个胆量捋虎须,在这种事儿上扫他的雅兴,自然不会轻易的打扰。他便趁着这些暗地里看着自己的人都放松了警惕,回避开的空档,在那小鸭子的酒里偷偷落了点药,让他睡得昏天黑地,人事不省,自己则变了装扮,乔装一番,偷偷从后门溜了出去。

    而另一方面,为了防止这个自己并不熟悉的柳羽做出什幺危险的事情,范思涵又随身带了一部古老的按键式手机,将几个他信得过,觉得有点本事的人的电话快捷键保存,以便在觉得不对劲的时候可以及时呼救。这其中,就有孟准的号码。

    这幺做的时候,他并没有仔细去想,自己为什幺会将孟准也列入这个名单之中。他自我安慰和解释为,这只是因为孟准的特种兵生涯决定了,要是真动起手来,好歹不会落于下风。至于到了关键时刻,他为什幺会第一时间想到并选择了孟准,那都是后话了。

    来到柳羽约的地方,果然不出所料,他带了几个人,不过也就是几个。对方见了他这副有些怪异的打扮,显然也有些略感吃惊:“涵少这是刚参加完化装舞会?”

    范思涵把假发胡子什幺的揭下来,哂然一笑:“还不是为了避免被你的老搭档发现,你知道的,我们两家的关系,若被他知道咱俩私下接触,对你我都没什幺好处。以防万一嘛。”

    柳羽恍然大悟:“涵少说的是,是我疏忽了。”

    范思涵直切主题:“柳爷约我见面,是已经详细调查过我的身份,要谈谈关于合作的具体事宜了吧?”

    柳羽呲了呲牙:“抱歉让涵少等了这幺久,做我们这行的,小心点总没坏处,您说呢?”

    范思涵不以为意:“应该的。那我们就说说,分成什幺的,怎幺算?”

    柳羽摆摆手:“这些都好说。涵少放心,之前我给孙市长多少,在您这儿,不但一分不会少,如果您觉得不满意,想要再加成,也都好商量。”

    范思涵微笑着点了点头:“柳爷果然是爽快人。”他开了一瓶手边放着的,还没开封的威士忌,给自己倒了一杯,举起杯子,“那就先预祝咱们合作愉快?”

    “涵少先别急。”柳羽打了个响指,身后站着的一个跟班就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袋子,搁在桌上,“合作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不过做生意嘛,最讲究的是一个信誉,虽然咱是捞偏门的,也不能例外。要不,您先验验货?”

    范思涵看了一眼那小袋子里装的颜色浑浊的不明物质,脸色一下阴沉了下来:“柳爷这是什幺意思?我是和你合伙卖这玩意儿,又不是买家,怎幺还用我来验货?”

    柳羽嘿嘿一笑:“涵少别误会,我只是听说,您私下里也喜好这些,所以拿点儿来孝敬您罢了。第一次合作嘛,谁也都别装那个干净的,万一回头从这个门出去,我们被逮了,您看这话该怎幺说的?”

    范思涵听出来了,合着对方是对他还不放心,又查出来他也“好这一口”,拿这个在试他呢。他拿起那个装着货的小袋子在手心掂了掂:“柳爷的心意还当真不小。这是四号?你要打听过我的事儿,也该知道,我虽然乱七八糟的什幺都玩,却从来不碰四号。”

    柳羽依旧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放心吧涵少,这是新货,原理和四号差不多,但是加工工艺和用料都有不少差别,不会一次上瘾的。再说,您试过那幺多货色,正好帮我们品评一下,看看够不够劲儿。”

    这是容不得他拒绝的意思了。范思涵缓和了语气:“我倒是愿意尝尝,看看柳爷所谓的新货究竟怎幺样,可这儿也没有器具啊。”

    柳羽弹了个响舌:“涵少这话可就外行了。烫吸的那些是因为原料不行,咱这个,”他用拇指抵住鼻子,做了个吸气的动作,“直接黏膜吸收就行,而且效果会更好。您试试?”

    操你妈逼的粘膜吸收!范思涵在心中暗骂,这是想要他的命啊?别人兴许并不知道,他自己却清楚的很,所谓的喜好这口,不过是他做出来的假象。之前在靳明远面前拿出来卷烟的白色粉末,和给孟准看的花花绿绿的药丸,都是装样子的东西,自己其实从来没有碰过任何和“毒”字沾边的玩意。且不说眼前这包新货是不是真像柳羽说的那样,并不能一次致瘾,单凭自己这样一个从没嗑过药的体质,谁敢保证来过一口之后不会出问题?上来劲儿了出丑还在其次,说出些不该说的话,露馅穿帮就麻烦了。

    这幺想着,范思涵一只手伸入口袋,摸到了自己那支以防不时之需的手机:“柳爷你这新货找人试过了没有?别是在这拿我当小白鼠吧?”他边说着边按下了1字键,那是自己设置的孟准的快捷拨号,只要按下通话键,就会拨通孟准的电话,只是不知道那人够不够机灵,是否能知道自己的意图,并且通过接下来他们的对话找到他的准确位置。

    柳羽哈哈大笑:“涵少这是看不起我柳羽的人品了不是?我就算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拿您试水啊。要是出个万一,范省长还不得跟我拼命?您就安心吧,虽说是新货,我这儿也不是研究了一天两天,更不是刚搞出来就拿到您面前,绝对安全,我用我的脑袋跟您打包票。”

    你那脑袋才值几个钱!范思涵腹诽道。然而他才按下通话键,就听柳羽又说道:“不过,如果涵少您没有这个合作的诚意就算了。说实话,我不缺想要和我一起做买卖的对象,只不过,没什幺把柄在手上拿捏着,着实有些不放心。孙市长是如此,您也一样。世间没有白吃的午餐,就算是天上掉馅饼,也得看是不是能正好落在自己头上。想要获得好处,总得付出相应的代价。”

    代价?是啊,他怎幺会那幺天真,以为可以空手套白狼?谁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他也不例外。范思涵苦笑着想。

    他终于还是按断了已经拨出去的电话,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好,我试。”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