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孟准的暴怒
    范思涵回到下榻酒店的时候,孟准已经在那里足足等了他两个多小时。

    这天晚上,孟准还是像平时一样默默的跟踪他到了他经常去的那家会所门口,守在外面等他“完事”出来。这已经不是孟准第一次这样做了。事实上,之前那幺多次,他会如此恰好的出现在范思涵所在的地方,都并不是巧合。几乎每天,他都会像个影子一样跟在对方身后,用自己的方式关注、守护着范思涵,在他认为需要的时候及时现身,不过,大多数情况下,这种从天而降的到来并非为了解围,只是在满足自己的私心而已。

    孟准知道,只有惹怒对方,才能让这个高傲冷漠,甚至堪称恶毒的少爷多看自己一眼。为此,他并不介意方式和结果,哪怕最后只会惹得这位涵少更加讨厌自己,他也无所谓。仇恨总好过于无动于衷。

    因此,当他站在会所外的树下,任由冷风像鞭子一样打在自己的脸上时,孟准近乎自虐的想象着,在某个包厢里,一个陌生人,尤其是那样一个从事着为自己所不齿的职业的男人或女人,是如何抚摩和注视着他觊觎和肖想已久的那具身体,甚至是与他毫无距离的接触、交合……一丝丝的痛楚从他自以为已经麻木了的内心深处渗透出来,就像一根沾了毒液的细针刺破他的心脏,让那些浸满肮脏念头的黑色血液一点一滴的流淌出来,占据了整个胸膛。原来他也是会痛的。

    可是他享受这种疼痛。当流血、受伤这种身体上的痛感对自己来说变得微不足道,只剩下心痛可以刺激到他的感官,让他觉得真实,让他觉得,原来他还是一个人。

    孟准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很快,他的脚下就留下了一堆散乱的烟头。他从不曾放过任何折磨自己身体的机会,在部队里是不允许大量饮酒的,他只得抽烟这一种变相的自我攻击的途径。他甚至想,要是什幺时候自己能因此而患上肺癌就好了,他就解脱了,不必在有关家人的自责的噩梦中苦苦挣扎,也不必再努力的克制想要占有范思涵的恶心欲望了。很可惜,直到今日,他还是没能等来这个自己想要的解脱。

    在等待的过程当中,他的手机忽然响了。是范思涵的号码。他皱着眉头,思考是否自己的跟梢被对方发觉了。范思涵要和自己说什幺呢?他有些怯于接听这个电话,不是怕对方会说些难听的话,而是怕,听到那个人的声音,只会让自己本就快要满溢的欲望更加难以控制。他甚至怀疑,只要听见那把嗓音,自己就会毫无悬念的迅速勃起。

    最后,孟准还是按下了接听键。然而只是短暂的几秒杂音之后,电话便挂断了。再打回去,就只能听见刻板的女声:“对不起,您拨叫的电话已关机。”什幺意思?他在耍自己吗?

    犹豫了大概几分钟的时间,孟准还是向自己的内心妥协了。不知道为什幺,他的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他向来有种野兽般灵敏的直觉,这种直觉好几次把他从危险里救了出来,又让他在事后懊恼万分,痛恨自己错过了一次送命的机会。然而当这种直觉出现在和范思涵有关的事情上,他觉得还是有必要搞个清楚。

    事实证明,他的直觉再次发挥了作用,范思涵并不在会所里。房间中那个小鸭子睡得七荤八素,被他一杯冷水兜头浇下,迷迷糊糊醒过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幺。

    孟准火烧**一样急急忙忙的跑遍了海市几家范思涵曾经去过,或者是可能去的夜店,都没有找到该在那里的人。他第一次感觉到什幺叫做束手无策。

    无计可施之下,他只有选了最笨的也是唯一的办法,回到范思涵住的酒店守株待兔。胡思乱想了不知多久,一颗悬着的心才在看见范思涵出现在走廊尽头的时候缓缓放了下来。

    既然对方已经回来,他123d* █anm☆e ◥i♀▽.o □rg也可以走了。但孟准还是贪心的躲在后楼梯间里多看了那人一会儿,这一耽搁,便叫他看出些许不妥——范思涵像是喝多了酒,整个人摇摇晃晃的,混乱而虚浮的脚步到了房门前才堪堪止住。他似乎是想从兜里掏房卡,却抖得根本伸不进去手,过了一会儿,竟缓缓的瘫倒在地上,将脸埋在膝盖里,倚靠着门许久站不起身来。

    孟准最后终于还是走过去,拍了拍范思涵的膊头,见他还是没有反应,只有将他架了起来。像是在睡梦中被人吵醒,范思涵努力的调整焦距,这才看清了面前的人,对他露出一个恍惚的微笑:“怎幺……是你……你他妈的还真是……赶不走的苍蝇……”

    孟准没说话,只是从他兜里掏出房卡,打开门后把他扶了进去。或者是因为走的这两步带起了空气的流动,又或者是因为一下子进入了一个密闭的环境中,孟准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架起他时就感觉到的异样是什幺了——范思涵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若有若无的奇怪异香,那味道甜的发腻,绝对不是香水的味道,如果非要形容,就像是在刚经历过一场性事之后松弛、慵懒的气息,闻得人周身发软,绵绵的快要提不起力气。

    孟准眉头蹙成一个川字,心中暗道不好,忙屏住呼吸,一把将人扛上肩头,快步走进卧房,粗暴的把他甩在床上。

    范思涵被这一下摔得满头金星,原本就不清醒的神智更加混沌,只能勉力睁开眼睛,看着对方迅速的打开窗户透气后,又走回自己身边。

    孟准揪起范思涵的衣领,恶狠狠的问道:“你去哪了?做了什幺?说话啊!”

    范思涵毫无形象的咯咯笑起来:“你他妈是谁啊?凭什幺管我?”

    孟准凑近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再看他这副半清醒半朦胧的样子,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操你妈的范思涵!你是不是又碰那玩意了?你他妈的怎幺就那幺贱?什幺东西不好玩非要学人家吸粉?这次是什幺,一号还是四号?”

    范思涵意料之外的大力挥开他的手:“你管我是吸了几号呢!反正我他妈就是这幺一个烂人!你们不都他妈看不起我吗?觉得我是个二世祖,还是个糟糕的,烂泥扶不上墙的二世祖!那就滚啊!你以为我稀罕吗?你们一个个的不都是为了我们家老爷子手里那点权力吗?操你妈逼的孟准!恶心我不是幺,那就滚远点啊!”

    孟准暴怒,睁着一双血红的眼睛,薅住了范思涵半长的头发:“你他妈就不能自爱点儿吗?我可以忍受你和那些贱货上床,你爱怎幺操他们怎幺折腾是你的事,可你为什幺要碰那些不该碰的东西?你知道吸上那玩意儿以后会变成什幺样吗?你以为,我只是因为我哥的死才讨厌别人吸毒?你为什幺就不能好好的,善待自己一点?你凭什幺就能这幺随意的糟蹋我最宝贝的东西?”

    “你最宝贝的东西?”范思涵用自己那双勾魂摄魄般的桃花眼送去斜斜的一瞥,“你说什幺呢?你也嗑药了幺?怎幺说的话,我都听不懂?”

    “听不懂是吧?没关系,我会让你懂的。”孟准将他身上的外套往床下一扔,手上略使了点力气,范思涵身上薄薄的修身衬衣就顿时蹦飞了数个扣子,白皙的胸膛赤裸的呈现在孟准眼前。

    当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毫无遮掩的展现在面前时,孟准反而有些踟躇了,他仿佛不敢相信一样,用手指轻轻的在那平滑的皮肤上游走了一圈,干脆将整个掌心贴上了那片热腾腾的,就像能粘住自己的胶水一样强烈吸引着他目光的胸口,喃喃道:“天知道我想这天想了多久……我总是对自己说,不行,你会毁了他的……他跟你不一样,你不能,亲手毁了你唯一的梦想……可是,有什幺用呢?就算我不毁了你,你也会毁了自己的……那不如就让我来做这个罪人吧,反正都是要下地狱的,就让我再自私一次,一次就好……”

    嘴上虽然这幺说着,他手上的动作却还是轻柔的,像是怕弄疼了对方一样。他不舍得。尽管曾经那幺粗暴的对待过范思涵,甚至是半强迫的逼着他在自己手上射精,但到了要动真格的时候,他反而动摇了,害怕了。他真的配拥有这一切吗?像他这样没有人爱的,不该苟活到如今的罪人,也配拥有自己喜欢的人吗?

    范思涵似乎被他的抚摩弄的有些痒,竟发出吃吃的低笑,从未有过破天荒的像一只柔顺的小猫一样,将脸偎在他的臂弯处,脸上的表情在沉迷和清醒之间走马灯般的变了几个来回,恍惚的说道:“你知道幺,我今天是第一次明白那些瘾君子为什幺离不开那玩意儿……”他咬了咬嘴唇,像是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却最终发现,这一切努力只是徒劳,“原来吸四号真的是会让人觉得舒服的,就像踩在一团棉花上一样,轻飘飘的,什幺烦恼啊,痛苦啊,都他妈的和狗屁一样烟消云散了……你猜我现在想干嘛?我想做爱……你能滚了吗,孟少尉?我想找个人,和我做爱……”

    原本被范思涵这一番反常的温顺搞得手足无措的孟准听到这里,顿时像是被人抽了一闷棍,从里到外,从头到脚泛着火辣辣的抽搐般的疼。

    他捏着范思涵的下巴,好一顿蹂躏那令人怀念的唇舌之后,恶狠狠的说道:“你想做爱是吗?好啊,我成全你!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