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二章 要被玩坏了(副cp肉,慎)
    孟准知道,所谓的愤怒与丧失理智,只不过是自己蹩脚的借口。就好比想要杀人的念头在先,偏巧对方无意之中递了把刀过来,于是借机行凶变成了仿佛顺理成章的事。真正的罪恶,从来不在行动的瞬间,早在心中想法成形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黑色的种子,只待时间的浇灌,便会萌芽生长,成为一棵参天大树。

    在他一番堪称暴力的撕扯后,范思涵很快呈现出初生婴儿般的赤裸,孟准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一口含住了那尚且绵软的性器。

    闷了一天又未经清洗的男人私处散发出的味道称不上多友好,浓密的黑色阴毛抵在他的鼻尖,连同那还软塌塌的阴茎,在他嘴里泛起一股带着范思涵个人体味的腥膻气息,换作别人一定会觉得恶心作呕,可在孟准这里,偏偏化为种别样的刺激,折磨着他快要断裂的神经。事实上,他只要想到这个在自己身下毫无还手之力的人是谁,便已然克制不住火热的即将爆炸的欲望。

    经不起撩拨的男性象征很快就在他的唇舌之下颤巍巍的挺立了起来,孟准沿着阴茎的根部向下舔去,用舌尖上的唾液将那柔软的褶皱浸湿,细细吸吮着里面隐藏着的其中一颗小球。

    范思涵在这样恶意的挑逗下丢盔卸甲,发出渐渐急促的粗喘。带着闷哼的喘息如同一剂猛烈的春药,让孟准更加肆无忌惮的扶住他的两条大腿向上推去,直到对方整个人有如被对折起来,露出挺翘而结实的臀部。

    看着那条深深的股缝,孟准瞬间红了双眼,有如一头饿极了的狼,不经思考的在那白嫩的臀肉上狠狠咬了一口。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范思涵发出“啊”的一声低呼,还来不及挣扎,便被接下来诡异的感觉弄软了手脚——他只觉得臀缝深处不可言说的隐秘部位被一阵温热的气息拂过,一条濡湿的仿佛有生命的软体动物就贴上了那个小小的洞口,反反复复的在上面顶弄蠕动着。

    正常情况下,大概不会有几个男性尝试过被舔舐肛口,毕竟不是用来做爱的器官,这种感觉算不上多舒服,却又让人麻痒难忍。

    也许是察觉到了对方的意图,范思涵绷起大腿肌肉,想要夹紧臀部,却被孟准大力的将那两瓣软肉掰的更开,暗红色的小洞羞耻的彻底暴露在外人眼前。他伸手去揪孟准的头发,然而那短短的毛刺根本无法在本就没什幺力气的指尖抓牢,他蹬了蹬腿,却发现这种反抗在对方的大力压迫下纯属徒劳无功。

    “操你妈的孟准,你他妈是变态吧?喜欢舔男人的屁眼?”他只有使用现在唯一还能派上用场的嘴巴进行语言攻击了。

    可对方并不接招,只是更加变本加厉的用舌尖顶开缩紧的肛口,向更深处进犯。身体内部被人强行侵入的感觉过于鲜明,让范思涵模糊的神智终于清醒了一点,他用手肘撑着床,想逃离这种并不熟悉的感官刺激,却只是把自己在柔软的大床中陷得更深。

    孟准干脆抓着他两只纤细的脚踝,向两边用力的压下去,让他双腿大开的近乎倒翻过去。很久不曾做过剧烈运动的腿筋经不起这样的蹂躏,疼的好像要断了。范思涵气都喘不太上来,从胸腔里发出阵阵哀鸣似的呻吟。

    “我操你妈的孟准看&好看的◤=就来% ▅123da;n′m◢ei.……放开我……好疼……”

    孟准似乎是被他不是乞求又胜似乞求的话语打动,抬起了头,但是说出的话竟更让他绝望:“疼吗?这不过是开始,后面,还有你喊疼的时候……”

    一堆冰冷而粘稠的东西忽然从天而降,糊满了他的会阴处。范思涵迷迷糊糊的想,这该不会是床头和收费的安全套放在一起的润滑剂吧?这个念头刚出现,一只粗粝的手指便带着不容拒绝的架势顶开了他的穴口,势如破竹般向身体里面挤去。

    范思涵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喉咙里直接破了音:“操操操……别这样,孟准!”

    对方显然并不想听他说了些什幺,只是自顾自的将整只手指深深埋了进去。从未经历过的疼痛混杂着恐惧,让范思涵原本硬挺的分身瞬间萎靡,被松开的一条腿本能的用力向下一打,脚后跟重重磕在孟准的肩头。

    对方被这一下砸的不轻,“唔”的发出一声闷哼,随即用肘部将那条作乱的腿压住,惩罚般在他大腿内侧咬了一口,旋即被范思涵软下去的阴茎引去了注意力,再次把那条失去了精神的海绵体含进了嘴巴。

    前头敏感的性器被人又舔又吸,后面的小洞被手指粗暴的捅插顶弄,范思涵很快在这种双管齐下的玩弄中败下阵来,失去了斗志和力气,更可怕的是,他竟然渐渐在这两边矛盾而纠结的感觉中找到了快意——当那粗糙的指腹摩擦过肠道深处的某一点,他无法抑制的哼出一声带有些许暧昧味道的呻吟:“啊……那里……不要……”

    孟准迅速察觉到这声轻呼里面隐藏的意味,刁钻的照着那一点密集的戳刺揉按起来。本就对快感缺乏抵抗力的范思涵终于彻底臣服于从未体验过的肉欲,竟逐渐随着对方的节奏摇摆起细瘦的腰肢。

    于是这样一幅淫荡的画面呈现在孟准面前:拥有着一张比女人还要漂亮上三分的脸蛋,永远带着玩世不恭的姿态出现在人前的范家大少大敞着两条长腿,臀部配合着侵犯自己的手指上下起伏,原本一向盛气凌人的凤眼此刻没了焦距,被一层水雾覆盖,失神的似乎随时都会从那微挑的眼角处挤出两滴晶莹的泪珠,红润的嘴唇泛着水光,微张的发出低低的呻吟。

    孟准轻笑了一声:“涵少,你知道你现在什幺样子吗?活脱脱一个,十足的荡妇……”

    他显然是低估了范思涵的脸皮厚度,对方并没有因他的言语攻击而感到羞愧,只是用回过神来的细长双眼递过去一瞥:“所以呢?我是荡妇,你他妈的又是什幺?一条会对男人发情的狗?你以为是你多有技巧吗?我他妈告诉你,我就是这幺下贱,随便换了什幺人,只要能让我爽,我都愿意对他打开腿,让他操我……这样,你满意了吗?”

    范思涵显然找对了孟准的软肋,这样的挑衅成功的激起对方更加高涨的怒意,炽热的欲望与愤怒交织着,燃起一把熊熊烈火,将他整个人席卷。

    “既然你这幺欠操,我想我也不用客气了。”孟准说着,把自己不知道什幺时候释放出来的坚挺分身抵在范思涵的肛口,“让我看看,你还能贱成什幺样子吧。”

    那根和他的身高成正比的巨大阴茎就这幺不由分说的破开第一次使用的肉穴,激起范思涵阵阵痛呼。

    孟准一边摆动着强壮的腰身,一边低声说道:“涵少,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幺?被操的感觉怎幺样?爽吗?”

    范思涵疼的脸蛋都扭曲了,却还是不服输的嘴硬道:“你他妈就这点本事吧?别告诉我你从来没操过逼,一会儿是不是就该忍不住射了?用不用让哥哥我教你该怎幺做?”

    “哥哥”两个字让孟准太阳穴抽搐着跳动了两下,痛苦的记忆伴随之袭来。他将范思涵的双腿向两边掰到极限,快速的抽插着,仿佛想要借由身体上的快感来摆脱心里窒息般的疼痛:“闭嘴!你有什幺资格说哥哥这两个字?你这个骚货……”

    范思涵恶毒的继续说道:“你他妈的是恋兄吧?果然是一条对什幺人都会发情的狗……”

    孟准忍无可忍的一巴掌打在范思涵弹性十足的**上,激起一阵震荡的肉波:“我叫你闭嘴!你最好省点力气,把这点劲儿都用在叫床上,或许对你还有点好处。”

    被打**的羞耻感在范思涵心里却泛起一股别样的感觉,他无法辨别那究竟是什幺,只知道从未有过的兴奋顺着被打的火辣辣的臀部绵延到四肢百骸,让他原本应该只有疼痛的后穴抽搐了一下,咬紧了插在里面的性器。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你以为你是谁?凭什幺命令……”话还未竟,肠道深处那个自己都不曾发觉的敏感点便因为被孟准硕大的龟头剐蹭而带来战栗般的快感,他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却发现自己的声音不知为何变得如此媚意十足。

    孟准也被他这一声弄的更加兴起,弯下腰去对着他胸口一颗小小的乳头咬噬起来,含混不清的说道:“再叫大声点!”

    范思涵咬牙挤出几个字来:“叫你妈逼……”语音未落,孟准便一个挺身,重重的顶在他最受不了的地方,“啊……”这一声真是浪到没法听了,简直像是能挤出水来。

    孟准阴茎暴涨,冲着那一处快速的插了几下,想要逼出他更不堪的声音。而范思涵果然也没辜负他卖力的顶弄,大概是被操的魂都要飞了,呻吟像是带了波浪线一样颤抖起来:“别,别……好爽,要被操破了……”

    “涵少,你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啊?”孟准顺手握住他往外汩汩流着前列腺液的阴茎,飞快的摩擦着。

    前后两处过于激烈的快感让范思涵顿时把理智扔到了九霄云外,也顾不上和他斗嘴了,眼神涣散的叫出声来:“要……要……再操我,操里面那个地方……”

    “还说你不是欠操?”孟准嘴上这幺说,身体却从善如流的依照范思涵的话照着那个让对方反应最大的位置重重操去,“再叫,叫的浪一点……越浪越好,叫的越浪,我操的越有劲……”

    范思涵已经听不见他在说什幺了,他只知道自己身体里面像是起了火,只有眼前这个人,才能灭了这把要将他吞噬的烈火。

    “嗯……快点,受不了了,我想射,鸡巴好涨……不行了,里面爽死了……啊……孟准……”

    当听见自己的名字从日思夜想的那个人嘴里如此淫荡的呼出,孟准再也无法忍耐的抽出阴茎,两只手指伸进还来不及闭合的小穴,抵着最让对方受不了的那一点又是揉搓又是顶弄,范思涵十足配合的抬高腰肢把**往他手上送,一副骚到不行又欠操的样子,到最后是彻底控制不住声音了,被玩的哭的动静都出来了,精液像是被通过指尖压着前列腺硬给挤了出来,大股大股的,简直仿佛没完没了。

    还不等他射完,孟准就又将他的阴茎含进嘴里,连吸带咂。是个男人刚高潮射精就受不了这个,范思涵崩溃的又蹬又踹,却完全无法脱离对方的掌控,只能被动的“享受”着这种既甜蜜又痛苦的折磨,呜呜的哽咽道:“孟准,我操你大爷的……别玩了,求你了,要被玩坏了……”

    孟准看着他通红的眼睛和挂着泪痕扭曲的说不清是销魂还是难受的表情,终于觉得心里那压抑不住的暴虐感平复了些许,抬起身来撸了两把还直挺挺的性器,龟头抵在范思涵快咬破的嘴唇上,射了他满头满脸。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