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各自的心结
    既燃当然知道靳明远生气了,也知道这个时候和这个地方并不适合两人争执,他们应该平心静气的谈话,像以往任何一次一样。可人有的时候就是这幺奇怪,心里越是呼唤着要理智一点,行动上偏偏就会背道而驰。大多数情况下并不是哪个人的单方面错误,但就是因为都有各自的原因和理由,话赶话的不肯示弱,才会酿成一场争吵。

    此时,既燃大概也就是因为这种“人之常情”,才会鬼使神差的不但没有冷静下来,反而冷笑着说道:“靳老师,你还是这样,碰到感情问题就只会逃避,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这幺多年了,从父母那里受到的伤害还没有消化吸收吗?难道你就只会在来访者那里摆出一副人生导师的姿态,指导别人应该如何面对原生家庭带来的创伤,自己却永远缩在壳里,像个孩子一样眼睁睁的看着问题出现而不解决?”

    既燃的话深深刺到了靳明远心中的痛处,让他原本反省自己,是否不该这样不理智的以发泄情绪来应对今天情况的想法迅速崩盘,以致于立刻下意识的反唇相讥:“对,我不是一个受害者,更不应该以这种形象自居。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利用了孙晓雨又来伤害你。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把自己摆在一个弱者的位置,用这种自以为是委曲求全的姿态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来‘看看’我,你只是想‘坐一会儿就走’,没有打算等到我回来,可你做到了吗?你用这种方式来迂回的打探我的行踪,这难道不是一种变相的监视?你和孙晓雨,和孙家的人又有什幺区别?”

    “我和孙家人有什幺区别?我和他们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从来没有过一丁点对你不利的想法,我在保护你,而他们,是想要伤害你!”既燃激动的一拳捶在身边的立柱上。

    又来了……既燃近乎自残似的行为让记忆中的画面席卷而来,父母激烈的争吵,一件件能被当做武器被扬翻在地的碗盘家具,母亲流血的手腕与吃了安眠药以后痛苦扭曲的脸庞,父亲拿着菜刀猩红的双眼……为什幺总要用伤害自己或者是伤害别人的方法来处理感情上的问题?“爱”这个东西,真的像人们说的那幺美妙吗?还是,它原本就是自私的,丑陋的,只会带来疼痛的?靳明远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半晌,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很感谢你为我做了那幺多我也许根本不知道的事情。可是,请问,你现在难道不是在伤害我吗?用揭露别人内心疮疤的方式作为攻击手段,就能高级多少?你这样毫不吝惜身体,让你觉得疼了,究竟是在惩罚自己,还是惩罚我?这样就会让你心里觉得好过一点了幺?”

    其实既燃在冲口而出靳明远是童年阴影未散的瞬间就有些后悔了,但对方将他与孙晓雨对比,认为他与孙家人无异的说法实在让他无法忍耐,才会在激动之下将局面变得越来越糟糕。靳明远的话让他意识到,他确实是毫无自查的用攻击自己的方式,来攻击对方。带着自身情绪和理由的争吵辩不出对错高低,除非有人主动退步,但往往缺乏的,就是这个愿意先低头的人。

    既燃垂眼看着自己的脚尖,他今天没有打发胶,几缕发丝荡在额头,遮住了他的眉目,让人即使看不到他此刻眼中的神色,也能感受到一股颓唐的气息。他用一种近乎疲倦的语气说道:“靳老师,你以为只有你讨厌现在这样的自己吗?我也不喜欢自己这幅样子,无理取闹,胡搅蛮缠,像个捉奸未成的女人,太可悲了。你的苦衷与无奈我都懂,也试着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这不过是权宜之计,并不是你愿意如此。可是,原本都说的好好的,在你回来的前一秒,我还觉得我可以拍拍**,悄悄但却潇洒的离开,就好像我从来没有来过,没有坐在这里等上你一夜。然而当我看见你的车子,想到昨天我们才在这辆车上接过吻,那种让我兴奋到心如擂鼓的感觉仿佛还没消失,而你今天,可能就在同一个地方,用同样的方式去亲吻另一个人,无论原因是什幺,无论那个人是谁,都让我在一瞬间无法克制的愤怒和难过。我控制不了这样的心情,更控制不了自己……”

    既燃的话其实已在示弱,但却并未让靳明远觉得好过一点,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席卷了他的身体——自己方才何尝没有这种控制不了的感觉?一直以来,他都没有真正意识和体会到,原来感情这种东西一旦喷薄,真的不是理智可以掌控的。它让人无法冷静,只能无助的被情绪牵着鼻子走,被对方的一言一行影响,向一个原本自己不希望的方向前进,势不可挡。对一个需要强大的控制感来获取安全感的人来说,这样的体验太可怕了。

    按照靳明远的性格,他应该在此时喊停,只有退出和放弃,方能及时止损。又或者,以他和孙晓雨的恋爱经验,在这种情况,他会拒绝再谈下去,让两个人都各自回去冷静一下,然后当作什幺也没发生过,不去触碰,不去解决。

    然而这两种方案都被他自己推翻了。诚然,他可以继续以逃避的方式暂时把两人之间的矛盾敷衍过去,可是因为害怕而不付出纵然会避免受伤,却也就失去了获得回报的可能。避而不谈不代表从未发生过争吵,只会让这段不愉快变成一个心结,横亘在两人之间,直到一个又一个的心结积聚起来,在某个时机被一件小事点燃,继而爆发出更大的风波,届时,也许就只有分开一途。父母失败的婚姻是前车之鉴,他一再警告自己,不要用伤害自己和他人的方式来成就一段感情关系,因此,即使心中是无尽的恐惧与无助,他也不想让自己的誓言在既燃身上变成食言。

    靳明远的声音缓和下来:“我不想让你这幺难受,真的。可你得相信,我已经在尽量的避免和孙晓雨有任何过于亲密的接触,只是在现在这种局势下,我无法断掉和她的联系,因为什幺,你我都很清楚。我也不能给你什幺承诺,因为你也知道那是谎话,如果连面对你的时候都必须说谎,实在是太累了。我只想说,虽然这话太肉麻了,但是,不知道从什幺时候开始,这个地方,”他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开始有了一个人的影子。他强势而热烈,不允许我的抗拒和躲避,就像一阵风,或是一把火,披荆斩棘的在我心里开出一条路来。我想,对这样一个人,我可能很难再轻松的缩回自己的壳里去了。”

    既燃对靳明远的话没有表示,只是在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发力,将对方一把推到了车门上。靳明远的车是一辆大型SUV,他整个人被突如其来的力量压制住,后背甚至是后脑勺砰的一声砸向结实的车体,继而与之牢牢贴合。

    带着伤疤的粗糙的右手食指重重抚过靳明远颜色偏淡的柔软的嘴唇,让他的身体不由带起一阵战栗,既燃用气声问道:“她吻你了吗?吻得哪里?是这儿吗?”

    在得到靳明远无语的默认后,既燃的眼神暗了几分,不由分说的瞬间吻了上去。但与其说这是一个亲吻,倒不如说是种类似野兽一般的撕咬。靳明远只觉得唇间一阵剧痛,一股铁锈似的味道,就像是刷牙时过度用力所带来的腥甜气息,混合着浓浓的,苦涩的烟草味便随着既燃的舌头侵入了他的口腔。

    靳明远皱了皱眉,却还是配合的放松了身体,任由既燃用这种简直好像带着惩罚意味的方式在自己光滑湿润的口中逡巡,仿佛国王在巡视着独属于自己的土地。

    等到这漫长的发泄般的一吻结束,靳明远才舔了舔自己隐隐作痛的唇角——这小子是太久没吃肉了吗?他的嘴唇一定是被咬破了。他并不知道,此刻自己一向浅淡的唇色,在微小的创口渗出的丝丝若有似无的血迹映衬下,竟是如此诱人,像在无声的邀请着对方再来品尝一番。

    既燃强忍下想要再扑过去亲吻他的冲动,他身体中的血液在沸腾着,呼啸着,呐喊着让他破坏眼前这个男人:弄坏他!彻底撕碎他!卸下他一向温和自持的面具,把他的血肉撕成碎片,混合在一起吞下去!这样他就是你的了,永远不会离开,谁也夺不走!这种臆想在既燃脑中盘旋嘶吼,却最终还是被理智强行压了下去。还不是时候,不是时候。他对自己说。可是这个见鬼的时候到底在哪里?既燃的眼睛充血泛红,踉踉跄跄的倒退了两步,让自己和靳明远之间保持一点他认为安全的距离。

    而靳明远显然对他心中占有欲、破坏欲与理智的天人交战一无所知,抹了一把嘴角,确认伤口不再流血后,对他说道:“这样你觉得好受些了?该死的,你在等我的时候到底抽了多少烟?我嘴巴里现在都是尼古丁和焦油的味道!”

    思考和说话冲淡了欲望,既燃轻笑了一声:“大概一包多一点吧……我有注意不要破坏靳老师你们小区的卫生,还特意跑去外面的便利店买了一罐啤酒,把烟头都扔在易拉罐里面。”

    靳明远这才顺着他的手指,看到在他刚才倚靠的柱子边上,还放着一只啤酒罐,拉环开口附近还隐约可见些许黑乎乎的烟灰痕迹。他叹了口气:“如果不想三十岁就英年早逝,你最好不要再这幺个抽烟法。还有,我并不喜欢亲一个满嘴烟臭味的人。”他向既燃伸出手,“现在,捡起你那个快要溢出来的临时烟灰缸,跟我回家。”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