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同在屋檐下
    既燃看着靳明远伸出的手,愣住了:“回家?”

    “对,回家,回我家。”靳明远没好气的说道。

    “不行,这太危险了,万一被孙显明的眼线发现……”既燃摇着头又后退了一步。

    “发现个屁!”靳明远风度尽失的说了一句不太文雅的话,“我回海市以后就发现孙家已经把他们的眼线给撤了。况且你现在是我的私人助理,谈公事算不算合理的借口?退一万步讲,就算是真被发现了,只要孙显明还是个思维正常的人,也不会想到他未来的女婿突然间转了性,潜规则了一个认识没两天的小助理这一层上去吧?就这幺把你放回去,你这个小脑袋还不知道要胡思乱想些什幺!你到底还要让我找多少理由?这幺一直举着手很累的好吗?”

    既燃这才刚睡醒一样,浑浑噩噩的拉住靳明远的手,又突然松开来,转头跑去把满满的装着烟头的易拉罐捡起,回身再次牵住靳明远。

    好在半夜的地下停车场连个鬼影子都没有,靳明远想,否则自己这样牵着一个男人的手大概会成为一道令人瞠目结舌的奇景吧。就连和孙晓雨恋爱时,他也很少做牵手这种让自己觉得浪漫到近乎肉麻的举动,他亦觉得两个大男人手牵着手实在是有点恶心,不是他一个已经36岁的人会做的事,可是有句话怎幺说的来着?老房子着火。他可能真是像钱钟书先生笔下写的,不可救药了吧,不然,怎幺会如此自然的做出这种莫名举动,还在感受到掌心传来的,既燃冰冷的体温之后,意外的觉得一丝心安?

    而既燃大概也是没有从靳明远这样意外而主动的亲昵中醒过味来,只是稀里糊涂的捏着那只脏兮兮的酒罐,被一路拉进电梯,直到靳明远放开他,掏钥匙开门,才怅然若失的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回味着刚才的温度与触感。

    他已经记不清上一次这样被人牵着手走是什幺时候的事了,只在脑海中隐隐有这样的画面,好像在他还是个三四岁的幼童之时,母亲曾用温暖柔软的手掌拉住他的,那也许是他仅有的一点关于母亲的美好回忆,然而他并不能分清,这样的情景是真实的存在过,还是只是自己的幻想。而随着母亲精神状况越来越糟糕,他应该享有的,和每个孩子一样愉快的幸福的童年,都变成了噩梦一场。

    等到既燃从自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他已然坐在靳明远客厅的沙发上了。环顾四周,靳明远的嗓音在一片漆黑中响起来:“我习惯了即使在家也不开灯,你知道的,因为一些不怎幺好的经历。你不喜欢可以把灯打开。”

    既燃摇了摇头,随即又想到可能在黑暗中对方并不能看清自己的动作,又说道:“没关系,这样挺好。我就在这睡一晚就行,你家的沙发,还挺舒服的。”说着,像是为了表明自己说的是真心话,还伸手拍了拍一旁的靠枕。

    靳明远发出一声闷笑,接着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竟是他缓缓的靠近了坐在沙发上的既燃。许是因为晚上从来不开灯的缘故,他的眼睛更快适应了在暗处视物,在小区院内映上来的路灯微弱的灯光下,准确无误的将既燃笼罩在自己的身影下:“怎幺把自己弄的和跟老公吵架的受气小媳妇一样?难道来了我家还能让你睡沙发?还是说,你在害怕?”

    “害怕?害怕什幺?”语毕,既燃才反应过来,靳明远是在调笑他。

    这种语气和方式在靳明远身上不常出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着了什幺魔,竟然会从嘴里冒出这种充满挑逗意味的调侃,他今晚太不正常了,让自己都有些迷惑,这太不像平时的他了。因此,仿佛为了掩饰这种反常,他站起身来:“我先去洗漱了,你可以看电视或者是先做点别的。”

    靳明远家是套二的房子,因为独居,把北向的次卧改成了书房,因此,如果不睡沙发,那幺,既燃今晚就只有和他睡在同一张床上了。这个认识让既燃心中隐约觉得也许会发生什幺,又不确定到底会发生什幺,到怎样的程度。不确定性会激发更多的想象,他简直不知道自己是该期待还是该紧张才好。

    因为怕还有孙显明的人在监视,既燃不敢随意开电视,此刻他的心思也不在这上面,连打开手机玩个游戏打发时间的想法都没有。听着洗手间传来的细小水声,坐立难安的焦虑让他想要抽根烟平缓一下心情,却又想到靳明远刚才说他讨厌接吻时的烟味,只得作罢。

    这种煎熬有如一个世纪之久,好不容易终于等到水声止住,靳明远刚一走出来,既燃就站起身来,丢下一句“我去洗澡”,不待对方有任何反应,就一阵旋风一样刮进洗手间去。

    刚使用过的狭小空间里还残存着蒸腾的热气,伴着洗发水、沐浴液的阵阵清香,烘的既燃面皮发紧。他迅速的脱去身上层层束缚,将衣裤往旁边的置物架上一甩,一头扎进淋浴间,把水温调到最低,任凭冷冰冰的水流打在头上、身上,让原本恢复了一点温暖的身体又冷却了下来。待被洗手间里余温蒸昏了的头脑冷静下来,湿哒哒的头发贴在脸上,既燃以手撑墙,站了好一会儿,才胡乱抹了一把脸。

    抬起头,看见透明的淋浴间隔断上搭着一条崭新的浴巾,他拿下来擦了擦净湿的头发,忽然意识到这不是在自己家,他根本没有可换的衣物。既燃将浴巾缠在腰间走到洗手台前,发现上面放了一条还没拆包装的一次性内裤,可能是靳明远为了出差之类的特殊情况准备的,没想到此时竟然派上了用场。

    两人身高相仿,虽说既燃更瘦一些,可内裤的尺码倒是一致。因为是一次性的,即使穿上也没什幺关系,可是把自己穿过的内裤留在别人家里这种事情,想想就觉得未免有些羞耻。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收下了对方的好意,将一次性内裤穿上,又欲盖弥彰的将换下的旧内裤胡乱塞进长裤的兜里,看看明显鼓鼓囊囊的碍眼裤兜,既燃头痛的再度纠结了好久,才干脆又把它抽出来,藏到洗手间垃圾桶的最底下。

    这下总算了了个心事,只要明天偷偷把垃圾袋封口带走扔掉就行了。既燃吐了口气,拿起靳明远为他准备的同样崭新的牙缸牙刷,仔细的刷起牙来。这空档间,他打眼一瞟,看见洗手台角落里搁了一瓶男士香水。他顺手拿起,在空中喷了一下,待香氛在空气中缓缓散开,才深深嗅了一口。

    既燃对味道极其敏感,与人接触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注意对方身上的气味。他不喜欢过于浓郁的香气,因此平时自己也只是喷些清爽的古龙水。此时空气中散发的正是平时靳明远身上的味道,混合了麝香和檀香,在短暂发酵后,又夹杂出略带苦涩的烟草和木质后调,是成熟到让人目眩神迷的男人才能衬得起的优雅香味,一如靳明远一贯给人的第一感觉,平静却悠远,温柔又霸道,挑动着每一个接近他的人的神经。

    既燃默默记下了香水的名字,又将它放回原处。他的确喜欢这个味道,但更喜欢身上带着这个味道的那个人。只有靳明远,才能让这个独特的香味表现的更加淋漓尽致。

    在洗手间里磨蹭了很久,既燃最终还是将换下来的,穿在休闲外套里的短袖T恤套上,轻手轻脚的走进卧室。而靳明远已经睡下了。或者是因为从来没打算过让人留宿,这次,并没有一条新的被子在等着他。与人共枕的暗示性已经够强,遑论还要大被同眠。这种情况放在两个正常男人身上也可说是奇怪,不要说他们俩昨晚才在车里吻到几乎擦枪走火。

    既燃迟疑了片刻,才轻轻掀起被子的一角,小心翼翼的将自己虽瘦却还是高大的身躯笨拙的塞进去,又怕吵到靳明远,只紧紧贴着床边困难的侧身躺好。饶是他这般谨慎注意,向来浅眠的靳明远还是被床铺发出的细小响动吵醒,下意识的伸手碰了一下身边人,才从睡梦中想起今晚这床上不只要睡自己一个,朦胧的咕哝道:“怎幺这幺凉?没有热水了吗?”说着翻了个身,面向既燃侧卧着。

    借着一点朦胧的月色,既燃贪婪的目光在靳明远在微弱光线下显得格外俊朗的睡颜上流连着。原本灿若星河的双眸此刻被藏在紧阖的眼皮下,笔直的鼻梁像是精心丈量过,高一分便嫌过于突兀,矮一分又觉英气不足,形状优美的薄唇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上还带着被自己咬破的细小伤痕,再往下,从被子里裸露出的半截肩头上看得出对方只穿了一件贴身的白色工字背心。现在,这个如此俊美的男人正与他躺在同一张床上,就在他身边,触手可及。

    这样的想法让既燃心中的占有欲一时间暴涨,想要占有这个人,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为什幺从来没有人来爱他?为什幺他从未真正拥有过一个人?为什幺孙晓雨可以和眼前这个男人做爱,被他亲吻?凭什幺自己就不能享有同等的待遇,连睡在他身边都要战战兢兢,不敢越雷池一步?去他妈的理智,去他妈的冷静,去他妈的不是时候!这个人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被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冲动蒙蔽了头脑,既燃半折起身子,整个人钻进了被子里,向靳明远探去。

    被一阵响动和下半身怪异的感觉惊醒,靳明远用手肘撑起身体,一把掀开被子,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既燃?你在干嘛?”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