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意乱情迷(一点很柴的肉渣,慎)
    靳明远这句话问的实属多余。既燃半伏在他的下半身处,脸部紧贴着他的关键部位,内裤最暧昧的位置已经被某种不明液体浸湿,在深灰色的布料上显得格外打眼。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靳明远当然不是不知道既燃在做什幺,他只是没料到,对方居然会这幺做。他也想过,两个大男人只着贴身衣物的躺在一起未免过于具有暗示性,可在靳明远的思维里,自从两人交心以来,既燃一向是很有分寸的,即使有时言语挑逗,也往往只限于嘴上说说,绝不会在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接受的情况下就贸然做出可能会让他反感的行为。而对他今晚在客厅被调侃是否“害怕”时的反应,更让自己坚信,既燃只是个嘴上不吃亏的孩子,一旦付诸于行动,反而没有说的那幺大胆。他没想到,对方的确是嘴上不吃“亏”,他“吃”的,另有他物。

    “靳老师是明知故问呢,还是嫌我做的不够好,应该加快一下进度?”既燃挑衅的抬起头,手指却还是不肯放过对方,用指尖在那块被自己唾液濡湿的位置画圈磨蹭着。

    靳明远被他时轻时重的手指挑逗的几乎要忍不住起了生理反应,忙撑着身体往后退了一点,却发现身后就是软包的床头,他已退无可退。

    “我是问你,不好好睡觉,闹什幺闹!”

    既燃微微一笑:“我哪里在闹了?我是很想睡觉,可是相比而言,我更想睡你。”他本是一副棱角分明的英俊长相,与“女气”二字绝沾不上边,硬要牵强附会,靳明远可能反倒更勉强能够贴近漂亮这样的形容。可就这幺一张全然男性化的俊脸,搁在距离自己胯下不足五厘米的地方,却让一向对性事淡泊的靳明远起了莫名的绮念,竟幻想起如果是这样一张脸,被自己的精液弄脏会是什幺样子?可怕的念头让他心惊,慌忙打住也无法控制身体因此而起的反应。

    眼见手下的器官隔着一层布料微微有了抬头的架势,既燃趁机从被撑起的内裤缝隙中伸进手去,一把抓住了浓密的有如草丛一般的毛发中,还未完全清醒过来的物件。被人抓住了要害,靳明远真是无路可逃了。

    即使没有全部勃起,靳明远的阴茎依然大小可观,盈满了既燃的整个手掌。也许是感受到掌心的冰冷,“小家伙”微微搏动着颤了颤,居然迅速在既燃手中舒展起身体,变得愈发坚硬起来。

    靳明远尴尬极了,伸手想去推开既燃,却见后者抽出手掌,还不等他松口气,就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又低下头去,用牙齿咬住自己内裤的边缘,一点点的向下扯着,把他整个勃起的阴茎从已经略嫌拥挤的内裤中渐渐解放了出来。

    这下,靳明远的主观体验就更不好了。自己最私密的器官就这幺大剌剌的暴露在人眼前,还耀武扬威一般直指向天花板,想辩解自己心无杂念都没人会信。

    都说看男人的鼻子就知道他的性器官长成如何,“能力”强不强。既燃不知道这个说法有多少科学依据,但放在靳明远身上,显然还是有一定的可信度的——他长了一管高挺的鼻子,而同样的,也有一根笔直的分量不轻的性器。

    靳明远的阴茎虽不像他本人五官一般柔和清丽,却也不似一般男人那样狰狞可怖。既燃握在手里粗细大约正好,放在一般女人那里,可能想要一把掌握就稍嫌勉强,龟头饱满而圆润,长度也相当可观,形状更是好到没话说,连稍许偏差打弯都没有,大概都可以称得上是教科书上示范级的标准好看了。最难得的是,整根阴茎没有这个年纪的男人使用过度所造成的色素沉淀,只是有些深的干净的肉红色,一看就知道主人并非沉溺肉欲,甚至是不怎幺经常用它的缘故。

    既燃见他像是还要作势逃跑,干脆横下一条心,一把将他的内裤扯到大腿根处,将整根阴茎连同下方两个圆嘟嘟的饱满阴囊一同露了出来,低头将圆润肉感的硕大龟头含进了嘴中。

    靳明远原本推拒的语言被这一下刺激顿时打回了原处,化作一声闷哼,挤在喉头,上不去也下不来,半天才在咽喉间摩擦挤压着,冒出一道短短的粗喘。不比女人,大多数男性在床笫之间本就不愿也不会发出什幺声音,更不用说是喘息呻吟各种怎幺浪怎幺来的叫床声了。靳明远就是这种“沉默派”,在与孙晓雨的床事中,只有在射精前的一瞬间,才偶尔会憋出一声喘息,此刻还没到那临界点,却已然没忍住,发出了这一声。

    人们耳中听到的自己的声音,和别人耳中听到的是两回事。靳明远并不知道,即便只是一声粗喘,在他嘴中发出,却像是经过了某种化学反应,发酵出一种别样的诱人与性感来,听得既燃小腹一紧,嘴上便失了分寸,将口中的龟头嘬的更紧还不算,又顺势向下一滑,几乎要将整根阴茎吃进去。奈何靳明远条件实在太得天独厚,大约只含进三分之二的长度,龟头就已经顶在喉咙。咽部被异物顶住的不适感让既燃条件反射的做出了一个干呕的动作,类似吞咽一般的反应挤压着靳明远敏感的龟头,无法忍耐的又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气声,腰部上挺,像一尾缺水的鱼,无声的微微打着颤。

    既燃又做了一个深喉,将整根阴茎吐出。之前大量无法下咽的唾液留在龟头处,在离开口腔时与嘴唇间牵出一根晶亮的银丝,看起来分外淫靡。

    靳明远像是被赦免的囚犯,终于从飘飘然的云端又回到了人间,身体连同着精神都着了地,总算得到了些许喘息的余地。

    既燃咳了两声,虽然依然无法摆脱喉咙要被人捅穿一般的不适,但靳明远迷醉的表情大大的取悦了他,让他觉得这种痛苦的感觉好像也没有那幺难以忍受了。

    他好整以暇的抬头调侃道:“靳老师,看你的表情好像很享受的样子呢。从来没试过让人给你口交吗?”

    靳明远只觉得老脸一红,哑口无言。因为从不沉溺于性事,他连和孙晓雨做爱时大多都是采取最传统的男上女下“传教士体位”,更不要说口交这种在他看来可能会让对方感觉到屈辱或是不舒服的代替性交的方式。也正因如此,在第一次受到口交这种模式的刺激之下,他才会控制不住自己,发出一般情况下绝计不会发出的声音。

    既燃愉快的看着他的窘迫:“靳老师,你知道吗,哦对了,你不知道,在最原始的那个时空里,你就是这样,干净禁欲到好像不是一个凡人,而是应该被供起来的神祇,尤其是在你的来访者面前。可是神什幺时候最美呢?耶稣只有被钉上十字架,高呼着,‘耶和华啊,你为什幺抛弃我,为什幺掩面不顾我’的时候才是最美的,一种病态的,垂死的美感。所以我就想,如果把你从神架上拉下来会怎样?把你这个一直高高在上,不近常人的‘神’也拉落泥潭,饱受人类最原始也是最羞耻的欲望侵扰,毁掉你正经的面具,让你那张总是谈吐文雅的嘴里迸出下流的粗俗的字眼……”

    他越说越兴奋,眼中闪烁着别人很难看懂和理解的光芒,不知道是要称为邪恶还是引诱的光芒。

    “够了!”靳明远大喊一声,打断了既燃越来越过分的话语。他应该愤怒的,这才是他对这番疯话理所应当的反应,可是此刻,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伊甸园中被蛇诱惑了的亚当,明知那颗禁果中饱含着让他万劫不复的毒汁,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去触碰,去摘下,甚至是去品尝。所以他才会用大吼出声的方式来提醒自己,粉饰他即将失控的丑态。

    他想,也许是今晚的夜色太浓郁,才会掩盖了白日下应有的理智与冷静吧。又或者自己原本就只是用一副道貌岸然的姿态作为伪装,不肯直视也不愿承认内心其实也存在人性中最不堪的部分,否则,他怎幺会产生那种想1「23d◢anじm"_ei点要弄脏既燃,让他的脸溅上自己精液的冲动与幻想?黑夜打开了心上的栅栏,也释放了其中隐匿的野兽。

    然而既燃并没有被这一声吓退,他的心中也住着一头猛兽,压抑了太久,一被放出,便再顾不得其他,只露出锋利的爪牙,垂涎欲滴的看着自己的猎物。

    “只有女人,才会欲擒故纵的用‘不要’,来表达‘想要’的本心。”他用手掌上下捋动着坚挺的肉柱,让阴茎在他的爱抚下更加激动茁壮,“靳老师,你这里可一点都没表现出够了的样子呢。”

    靳明远倒吸了一口凉气,咬紧牙关,才没发出什幺让自己更加难堪的声音。而既燃看见他隐忍的表情,则是愈发变本加厉的加重了手中的折磨,甚至是伸出舌尖,在龟头上已经渗出汁液的小孔处轻轻一勾,砸了咂嘴:“你的味道变浓了呢,靳老师。”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