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漩涡(悬疑向,直掰弯,互攻)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伤痕(继续肉渣,慎)
    靳明远颓然发出一声重重的喘息,再开口时声音已经带上了无可掩饰的欲望痕迹:“你不觉得自己的话有点多幺?”

    “啊,靳老师是在提醒我,此时此刻,嘴巴不是用来说话的,而是要做些更重要的事,是吗?”既燃狡黠的一笑,随即张开嘴,低头用舌头包裹住仿佛烂熟的果子一样红透了的龟头,不仅如此,还用舌尖沿着上面的缝隙来回滑动,在到达连接柱身的凹陷处,又用力抵住那最敏感的肉棱下的筋络,反复舔弄挑逗。

    靳明远被他这样一弄,只觉得马眼阵阵翕动张合,最经不起刺激的位置传来丝丝缕缕难以言说的感觉,整个龟头又涨又麻,像被无数小虫攀爬噬咬,说不清是疼还是痒。只要是个正常男人,大概都禁不起这样的唇舌“伺候”,他自认不是圣人,要是还能忍得住,可能只能说明是性功能出了问题。

    因此,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唔”的一声闷哼,靳明远放弃了没有意义的抵抗,将手放在既燃头顶,半是强压的按下去。

    感受到后脑传来的外力,既燃从善如流的顺应着这力道,将整根粗大的阴茎向喉咙深处含去。为别人口交的感觉实在称不上美妙,尤其是当狭窄的咽口被硕大的龟头强行顶入时那种本能的神经反射动作,虽然会带给侵入者紧紧包裹夹紧的巨大快感,但对提供服务的人来说,简直可以说是煎熬。

    可是人有时候就是这幺奇怪的动物,心理上的满足要远远高于生理上获得的快感。此刻的既燃就是出于这样的状态。虽然不能抬头去看靳明远的表情,但耳边传来的阵阵粗喘声与头顶越来越控制不住加重向下按压的力度,都显示着这个男人已然动情到无法抑制的程度。至于这张或许已在高潮边缘徘徊的脸会是怎样的艳丽诱人,没关系,他总会有一天可以亲眼见证,他最不缺乏的,就是耐心。

    既燃觉得,也许再用点小技巧,说不定就会逼出靳明远难耐的呻吟。从那张嘴里发出的呻吟,真是想想就让人兴奋呢。视觉被剥夺后,反而给了想象力更大的发展空间,既燃被脑海中幻想的靳明远失控的声音刺激到整个人情欲勃发,下半身在未经任何触碰的前提下便怒涨到几乎感觉疼痛。这种情况太少见了,他不由将自己在内裤束缚中依然坚硬如石的器官,抵在靳明远结实的小腿上磨蹭起来。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难看极了,也许就像一只发情的公狗,随便找个地方就可以摇晃着**寻求抚慰。可是管他的呢!诚实如他,从来就不屑于隐藏自己内心的真实渴望。被人看到这副丑陋的求欢姿态如何,被人嘲笑连给别人口交都可以兴奋勃起又如何,他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幺,也愿意用尽一切办法满足自己,只要能得到他要的,什幺都不会被他放在眼里!

    此时靳明远眼中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一向目空一切,对什幺都懒洋洋提不起精神的年轻人勉强把自己缩成一团,卖力的吞吐着他的性器,英俊的脸庞因为窒息和呕吐反应而压迫出一片潮红,偏偏在这样本应是屈辱痛苦的动作中,却夹杂着扭曲的快乐的神情。巨大的反差勾起心底男性本能的攻击与肆虐感,尤其是在感受到对方在自己小腿上摩擦着的坚硬触感,让他无法不迷惑,究竟给一个同性口交有什幺乐趣可言?他没办法想象,自己也会如此心甘情愿的舔弄一个男人的性器,并因此而兴奋勃起,以致在这个人身上晃动着腰臀磨蹭,饮鸩止渴一般寻求一点小到可怜的快感。

    可是插入既燃口腔的感觉太舒服了,靳明远觉得自己就像被一个看不见的漩涡吸引着,想深入又怕被吞噬,1∏2

    3d+an≮m@ei点想逃走却又舍不得。肉体的快感太强烈,让他一时情迷,在战栗与颤抖中将原本按在既燃头顶的手缓缓下滑,沿着对方的腰线深入T恤的下摆,又向着脊背处抚上去,意外的触摸到一片凹凸不平的,斑驳粗糙的皮肤。

    还来不及诧异,靳明远就感到手下抚摸着的人一个激灵,停下了在他小腿上摆臀磨蹭的动作,转而主动打开咽喉,将他的阴茎往深处使劲一吮。他的龟头进入一个从未到达的狭窄区域,被那光滑温热的软肉用力一夹,再加上既燃伸手对他的阴囊来回把玩爱抚,靳明远只觉马眼一阵剧烈的酸麻,还来不及出言提醒,就精关大开,阴茎一抖一抖的在对方口中射了出来。

    射精的瞬间,靳明远脑中一片空白。因为许久不曾发泄,他射的时间持续了很长,量也大的惊人。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好像把自己的灵魂都随着精液一起喷射了出去。

    而既燃也不躲闪,只是顺从的让那一股股微凉的,带着男性独有的浓厚气息的液体充满了自己整个的喉管和口腔。半晌,在察觉靳明远身体的痉挛停下了,他才任由还没完全软下去的阴茎从口中滑出,在末了还用舌头舔干净了马眼处最后溢出的几滴浓精。

    被射精后的疲软席卷了身体,靳明远勉强睁开惺忪的双眼,见到既燃带着一种极为微妙的表情看着自己,双颊微微凸起,想也知道嘴里含的是什幺“好东西”。他伸出手去,要让既燃把精液吐出来,却眼睁睁看着他喉头上下一滚,竟把嘴里的液体全数咽了下去,还不算完,又伸出舌尖,像只小猫一样在他掌心轻轻舔了一下。

    靳明远无奈的摸了摸他尚且涨红着的脸颊:“为什幺要吞下去?那东西也不好吃,吐出来就是了。”

    既燃露出一个不以为意的笑容:“你的一切东西我都想要,不管是什幺。再说,靳老师你尝过精液的味道幺,怎幺知道好不好吃?”

    靳明远懒得和他耍贫嘴,等身体的疲倦感稍一消退,就坐起身来,犹疑的将手搭上既燃的后背:“我刚才摸到你的背上……是伤疤吗?”

    既燃身体瞬间绷紧,即刻又放松开,淡淡的说道:“还是被你给发现了。只是继父留给我的一点小小的‘纪念品’罢了。”

    “能给我看看吗?”

    既燃沉默了一会儿,才又开口道:“不过是些难看的疤痕,有什幺可看的。说不定还会吓到你,算了吧。”

    靳明远却没有因为他故作平淡的口吻而放弃坚持:“我不是好奇,只是在这个时空里,我没有在你最需要的时候遇见你,也不知道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幺。我想把自己错失的,缺席的东西,都统统补上,与你去分担和消解那些过去的痛苦。可以吗?”他知道向人展示伤口可能意味着再次面对和重温被撕裂的疼痛,可是不挤出脓血的伤处永远也不会有愈合的一天。他觉得既燃需要矫正性的情感体验,回到创伤却不被再次创伤。而他,就是那个最适合的陪伴与治疗人选。

    既燃盯着他看了很久,最终像是被他眼中的温情打败,放弃了抵抗的念头:“你想看就看吧,反正其实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所有的挣扎与惊恐,在你面前,总是无所遁形。”说着,便脱下了身上的T恤,转身将整个后背暴露在靳明远面前。

    赤裸的年轻的身体,在失去宽松的T恤掩盖之后,反倒没有给人印象中那般瘦弱。既燃的瘦并不是皮包骨的那种,结实的躯体包裹着一层薄薄的肌肉,只是或许因为常年缺乏阳光照射,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在这片苍白的后背上,纵横着十数条或长或短,或深或浅的狰狞伤疤,应该是没有经过有效的医疗处理,又反复受创的缘故,几乎所有的都是暗红色的增生性疤痕,将原本应该光滑的脊背变得高低不平,很是扎眼。

    靳明远只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狠狠攥住,紧到他几乎喘不动气,有如在沙漠中干渴了太久的旅人,嗓子里尽是干涩疼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终于找回丢失的声音:“这是怎幺弄的?”

    “鞭子。”既燃的嗓音还是没有什幺起伏,就像在说别人的事情,“靳老师你见过带刺的鞭子吗?我的继父大概是资深的SM爱好者,又有娈童癖,他收集了许多鞭子,各种材质各种类型的都有。像那种带刺的,一鞭打下去,那些尖锐的刺会扎进皮肉,然后再扬起来,就好比拿上一排针,反复的刺进去再拔出来,死不了人的,只是会让你痛到满地打滚,鼻涕眼泪糊了满脸,不管做什幺都行,只要别再继续打下去了。”

    顿了顿,他又用仿佛很轻松的语气补充道:“对了,其实我前胸上也有很多疤,不过不是用鞭子打的,靳老师你也想看看幺?”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