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二篇·第十一章·隋炀之VS闫御明
    第二篇 二月绀香·苌弘碧血

    |隋炀之(赢锋)X盛睿(姬睿)

    |第二篇视角:主攻

    第十一章·隋炀之VS闫御明

    隋炀之收到快递邮寄过来的战服和靴子,打开一看,不禁哑然于盛睿的敬业——

    崭新的战斗服是风衣的款式,两排碧石镶嵌在门襟处做成了双排扣的式样,触摸着硬质的手感,显然其他的碧石被用融纹融进了衣服的面料中,暗红色的不是布料,而是层层叠叠的融纹。

    由于他1米89公分的身高,光是腿长便由1米2左右,那双战靴的长度约40公分,离膝盖大约还有10公分左右,绑带式。盛睿将碧石纹成一样的大小凹槽两排嵌入作为鞋孔的用处来穿鞋带,完全由融纹和碧石制作的鞋底很厚,不像衣服那般不仔细看依旧是黑色系,而是呈现出了妖异的暗红色系,配着暗红的鞋带,可以想象费了多少工夫和血液。

    只是这鞋带头上,盛睿居然把两颗挺大的碧石荡在了鞋带头上,系完鞋带走路间这俩玩意儿像挂件似的随着他摇来摇去,他抬起脚晃了晃,觉得自己的腿就像个拨浪鼓似的,那两1¤2◤3◆d ▆an ▆me△i点 n?★e ▆t◥个碧石球球随着牵引力来回转成圈圈。

    “老大,你这鞋子有意思啊,教会这是要你们去逗猫呢?”乌鸦看着走下楼的隋炀之调侃着。

    隋炀之低头看看,这绑在绳子上晃来晃去的玩意儿不就是那些猫最喜欢的游戏?啧,他突然就觉得盛睿的设计也不是很难理解——小骚猫。

    他拿起桌上的三明治一边吃着一边往外走。

    “老大你晚上回不回来,你回来我就把王小姐那单子安排到晚上拍,人家婚纱照被你拖了小两个月,人未婚夫投诉了好几次,我觉得他想把你给撕了。”乌鸦说着向隋炀之丢过去一个装着咖啡的保温杯。

    “行。”

    等他到吾爱小队时,盛睿早就已经到了,他看着盛睿见到第一眼时瞥了瞥他的靴子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他悄悄勾了勾唇也不点破,和他并肩进了中级战队指挥部。

    闫御明和方歆娜打量着走过来的两个人,心下各有计较。中级战队共25队,根据 6人一大队,4人一中队,2人一小队的配置,90位中级资质一共分5大队,10中队,10小队。

    方歆娜拿着表格替他们登记实习,一边填一边问:“你们小队叫什幺?”

    盛睿一愣,刚想说他们还没决定,就听见隋炀之开口说:“影锋小队,形影不离的影,蹈锋饮血的锋。”

    “好名字。”方歆娜会心一笑的下了笔,心下到是认定了隋炀之对盛睿有意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只是现在看来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她要不要帮帮公爵小可怜?

    盛睿刚张开的嘴因为方歆娜的一句话又默默的闭了上,闫御明倒是插了进来顺势吐槽:“哼,你也知道人家名字好啊。”

    方歆娜在校时可不像现在这种御姐样,那会儿她可是一个涂着黑口画着烟熏妆,时不时划上自己一刀片的非主流——好吧,虽然触纹师本来就要留血,但那会儿她借着守护者属性天天呻吟着‘我微笑着假装自己一点都不疼,留下的血代替我流泪’、‘如果有一天我为你流尽鲜血,就让天使替我守护你。’

    吾爱小队这个名字就是她非主流时代的遗留物,闫御明曾提过多次改名字的事,方歆娜却以这是她青春的痕迹而拒绝。

    搞定了一切后吾爱小队没有立刻出去巡逻接任务,闫御明带着人来到一间训练室,转身掏出赤炎巨斧一抡,稳稳的落在隋炀之的下颚处,他下巴一扬:“练一场。”

    闫家的家学,让闫御明从小被灌输的观念里,悬命者绝对是一个不正确的存在,他们的战斗方式也好,处事方式也好,对闫家人而言,这都是亵渎生命的表现。无论悬命者杀了多少魔物或者偶尔救下了多少民众,功就是功,过就是过。他们杀魔救人,闫家敬他们,他们继续做悬命人,闫家不耻他们。

    闫御明没有父亲那幺极端,他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崇拜力量,只是崇拜悬命人有违家教,令他纠结又烦恼,所幸隋炀之现在加入了教会,即使他那位父亲大人依旧三令五申让自己离对方远点儿。

    隋炀之笑了笑,习惯性的放血成器,拿着血鞭朝训练室当中走去,方歆娜兴致盎然的想要拉着盛睿到浮空的最佳景观位去,手还没碰到对方的袖口,一个小型盾纹就阻隔在了中间。

    “抱歉,”盛睿先声道歉,礼貌的说,“我不习惯和别人接触。”

    方歆娜撩了撩卷发,“走吧,我们去那儿。”

    闫御明看着隋炀之眉头一皱;“你还没有去领本命武器吗?”

    “哦,领了。”隋炀之回身,并不打算拿出来本命武器对付闫御明,对他勾勾手指,“来吧”

    “……操!”年轻人的脾性被一下子激了出来,抡起巨斧就冲了上去。

    全透明的观察室里,方歆娜看着下面完全被隋炀之牵着鼻子走的搭档,笑着对盛睿说:“难怪那幺多小姑娘喜欢公爵,姐姐我都有点忍不住。可惜你家公爵现在想得人都是你,这男人追起人来也和开屏的花孔雀没区别。”

    盛睿不语,她看着朝他们这边把鞭子舞得花哨生风的隋炀之,再看看一脸冷漠的盛睿,啧了几声,语带羡慕:“盛睿,我看过你的魔纹强度,那个屏障应该差不多有了高级的水准吧,你们两个会写下一段传说——我很期待。”

    盛睿知道,他们两个人,对圣级资质称号本身谁都没有兴趣,但他还是礼貌的对方歆娜笑了笑,没有接口。

    没过多久,血鞭就把闫御明捆了个结识,被捆的人挣扎了一会儿,气呼呼的囔囔着:“好了好了,我认输!”

    重获自由的闫御明倒是没有什幺不好意思,隋炀之的水准是被他爹哼着鼻子认可的,输得一点都不冤,就是没见到对方的本命武器,为自己激发不了对方的全力对待而有些不高兴,“走吧,我们负责8区今天的巡逻。”

    闫御明和方歆娜走在前面带路去巡逻车,隋炀之跟在后面走到盛睿旁边,斜着头微微俯身,摊开手掌凑到他面前说:“你是不是该发扬一下搭档爱,给爷包扎一下什幺的?”

    “……”盛睿往外走了走,身体力行着无视的奥义。

    隋炀之勾勾唇,靠过去继续骚扰:“我之前那双靴子呢?”

    “你不是说不要了吗?”盛睿回答。

    “我是指衣服,你回去把靴子给我。”隋炀之一边说一边观察着盛睿的表情,不放过一丝一毫。

    “已经被我烧了。”盛睿冷冷的回答。

    “呵,”隋炀之闻言挑了挑眉,压低声音,“是烧了还是藏起来了?”

    盛睿侧头挑眼撇了眼一脸痞笑的隋炀之:“…神经病。”

    看着加快了脚步往前走去的盛睿,听到‘亲切’的称呼,不自知的笑意更加深了几分。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