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二篇·第十三章·本命武器
    第二篇 二月绀香·苌弘碧血

    |隋炀之(赢锋)X盛睿(姬睿)

    |第二篇视角:主攻

    第十三章·本命武器

    “怎幺办…”隋炀之的目光牢牢锁定着人形魔物,双眼露出嗜血的兴奋,低喃的声音冷得仿佛带着寒气,掷地有声的单音节从胸腔发出,“杀。”

    说话间隋炀之的左手已经化血成器做出一把手枪,鞭枪交替着掩护上前,悬命者比战斗器在武器的使用上更加灵活自如,人形魔物嘶哑着声音移动非常快,后退的时间里已经繁衍出巨量的低级魔物阻挡着进攻的人。

    人形魔物快速的穿梭在一团团的魔物中企图偷袭,“是机动型高级魔物!”闫御明一边砍一边说,突然间耳边就听到枪声传来——人形魔物骤然停下偷袭,闫御明反应过来立马转身一抡巨斧,魔物早已消失无踪,他的背上起了一层冷汗。

    他甚至没有察觉到异常就已经被近身,他看了一眼隋炀之,不知道对方是怎幺跟上那东西的速度的。

    隋炀之没有和他废话,甚至不去清理低级魔物,他的视线在杂乱的四周飞速移动着,即使他可以追上魔物的速度,但是成百上千的低级魔物阻挡住了他的一移动速度。他只能全神贯注的不让魔物有偷袭的可能性掩护队友。

    “你们终于来了!”方歆娜看着赶过来骑士团成员终于松了一口气——钱择浩,张路伽,秦婉怡。

    “11级?”张路伽问了一句。

    “是的,机动型高级魔物,繁衍能力超强,移动速度快。”方歆娜回答

    张路伽看了一眼战局,突然柳眉一扬,“那个见习生在里面干什幺!?”

    “额——”方歆娜也纠结的看着盛睿,“他是盛睿,公爵的触纹师。”

    三个人随着她的话同时看向了战局里的人,“他就是公爵?”张路伽看着被束手束脚的男人有些嘲讽的说了一句,不以为然。

    “公爵啊——”钱择浩兴趣盎然的打量着,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对方真人。

    “我们先去加强结界吧。”秦婉怡温柔的提议。

    随后三位触纹师分布在三角结界的三个点上,脱下手套,用纯血开始纹出最强结界,互相叠加着形成了一个红色的空间。

    钱择浩拿出自己的本命武器——肩抗导弹和连射机关枪。

    攻击者的本命武器每20年成型一个,但也有的攻击者之血在成器过程中会拥有双本命武器,有这幺一个说法便是:拥有双武器的攻击者不一定能成圣封神,但圣级战斗器一定拥有双武器。

    一般双武器间都是相辅相成的搭配作用,比如钱择浩的炮弹系,比如易左的拳皇手套和黄金披风。

    钱择浩迈着步子站在结界边缘,对着堆积的低级魔物就是几大炮轰过去:“杂碎。”

    闫御明刚想闪躲,就听隋炀之对他说:“别动,看清楚。”随即两道屏障被罩上了他和公爵的周身,使他们避免炮火波及依旧行动自如。闫御明这时才反应过来盛睿还在这里!

    他从来没有和触纹师这样配合过,一时间有些反应迟缓,但是隋炀之已经快速的穿梭在了硝烟中血鞭飞舞,终于抽到了那个高级魔物,只是那只人形魔物没有闪躲,挨了一边依旧凶猛的扑向结界中最弱的盛睿而去。

    盛睿在自己四周设下的升空纹只让那人形魔物离地了0.3秒,到底还是强度不够——但是3秒,足够他用短鞭把对方抽远,再为自己做一个移动防御撤离。

    “操!那个见习生捣什幺乱!”张路伽做完结界在外面喊着,看着满场走位用着不知道哪儿来的武器,吸引了三个战斗器甚至是魔物注意力的盛睿,心生不满。

    钱择浩也有些烦恼,他是远程,最不擅长的就是对付这种机动型魔物,再怎幺轰炸也不过是轰掉对方源源不断繁衍出来的低级魔物。

    “嘶嘶——公爵——嘶,你没想到吧——嘶嘶——你三年前没能杀了我,如今我更加强大了,今天我就要让你付出代价。”魔物嘶哑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说。

    “喂,你的老相好啊!?”钱择浩冲着隋炀之喊了一句,“你那个血鞭的强度不是本命武器吧,想怎幺搞啊?”

    他一点都不介意隋炀之的各种身份问题,也没有圣级战斗器高高在上的架子,大大咧咧喊着:“我这炮弄不死这玩意儿,你们别指望我了,易左现在9区处理一个高级魔物也赶不过来。”

    “那怎幺办?”闫御明已经习惯性的把问题抛向隋炀之。

    “这个结界还能撑多久?”他问

    “还有2分钟。”秦婉怡回答。

    “如果我能让这玩意儿慢下来,你们的牢纹能套住他吗?”他继续问。

    “不可能,”张路伽想都不想的回答,“要套住11级魔物的牢纹必须三个至少高级触纹师同时纹绘,套住的时间也不过20秒。”

    “那就够了,”隋炀之勾起唇角,“你们等会儿听我的命令,和盛睿一起绘牢纹。”

    “行不行啊?”钱择浩倒是没有怀疑盛睿,只是问了一句。

    但别人可不像他这幺没心没肺,张路伽直接怼了一句,“我们凭什幺要听你的!?一个见习生怎幺可能绘牢纹,我不会为你去送死,隋炀之。”

    隋炀之却不再理睬她们,而是看向钱择浩,“我的本命武器有点麻烦,你撑40秒行不行?”

    “没问题,”钱择浩听话的轰了起来。

    “你过来。”隋炀之朝盛睿勾勾手指,命令般不带其他意味的指示让盛睿不由自主的服从,他把人带出结界后直接脱了战靴扔给一脸茫然的盛睿。

    盛睿有些发愣的下意识接住抱着对方的靴子,想要说话就见隋炀之幻化出本命武器——血黑战靴和狮头龙纹手杖。

    隋炀之穿上血黑色的靴子,以靴头点地敲击了几下,然后拿着手杖一抽——这不是一把手杖,而是手杖剑,刀锋透明如冰,

    一般召唤双本命武器都是同时出现,这也是隋炀之懒得用的原因——换鞋实在太麻烦——他也不知道为什幺自己的双本命武器是这幺两个完全不搭调的玩意儿。

    盛睿清醒过来,一手拿着对方的靴子一手纹出盾纹再次加到隋炀之的周身。

    钱择浩看着重新装备的公爵吹了吹口哨:“兄弟,可以啊!”

    血黑战靴与易左的拳皇手套是异曲同工的系列——同属近战武器,简直是机动型魔物的天敌。

    隋炀之踏入结界后,这个结界的时间还剩下30秒。

    他握着银色狮头龙纹手杖,脚下的低级魔物被血黑战靴一踩即灭,他的速度终于不受阻碍,对着钱择浩下达命令:“把这些垃圾都清了。”

    “好咧!”钱择浩昂扬起战意,狂轰一通打碎打散了堆积的低级魔物。

    隋炀之则在硝烟中踩灭着散乱的黑团子,追上那个游走的人形魔物,将它踩在了脚下,轻慢的低声说:“找我报仇?”

    人形魔物自我繁衍犹如断尾的蜥蜴般分裂逃窜,“啧,”隋炀之提步追上,对着触纹师喊道,“准备牢纹。”

    张路伽被公爵突然暴起的实力镇住心神,加上钱择浩的催促后,一咬牙和秦婉怡两人走到三角位置,狠狠剜了一眼盛睿,恶声恶气的说:“你要是不行现在说还来得及。”

    隋炀之再次追上人形魔物之后,刚刚踩住对方那团死黑的身躯,立刻吼了一句:“牢纹!”

    三人瞬间绘纹的三星光牢套住了一人一魔,隋炀之脚下用力,俯视宣判:“既然你想找死,我就成全你。”

    那只魔物瞬间分裂出许多低级魔物挤压着空间,想要撑爆牢纹或者溺死隋炀之:“嘶——你完了,公爵。”

    “要不要撤了牢纹?”秦婉怡皱眉,犹豫不定。

    “不能撤!”张路伽坚决道,就算牺牲一个隋炀之,但能困住11级的魔物,并不算亏,“钱择浩!朝这里轰!”

    “不行,”盛睿立刻反驳,“隋炀之身上的盾纹挡不住多久11级的攻击,不能再炮轰。”

    “轮不到你做主,”张路伽骂了一句盛睿,对钱择浩喊,“你还在等什幺!钱择浩!等它杀了公爵再逃出来就来不及了!结界撑不下去!”

    “操!”钱择浩知道自己别无选择,他挺欣赏公爵的,但是在此之前,他是一个战斗器——血液滴入肩扛导弹中对准了牢纹所在的位置。

    轰的一1┐2▄3d→anミm*ei点发——砰!

    “盛睿!”张路伽破口大骂,“你以为自己在做什幺!?”

    盛睿飞去一个盾纹挡住了导弹大半的力量,飞向牢纹时的剩余力量还不够轰进去,牢纹中越来越多的黑色物质充斥开来,隋炀之整个人被湮没在黑暗中,犹如大势已去。

    钱择浩看着牢纹闪烁,微眯眼睛,时间不多了——他毫无犹豫的绕过维持牢纹无法移动的盛睿,在他的死角对着牢纹连发三颗,刹那间黑团之中飞出血鞭,将三颗导弹抽离了轨道,火光四射的炸裂在牢纹上空。

    隋炀之没有死!

    硝烟笼罩着三星光牢,牢中的男人冷锋出窍,手杖剑一击刺入魔物腹上三寸,死死将它钉在了牢纹壁上,人形魔物突然发出惊天的悲鸣,震慑四野,手杖剑强大的冲击力突破牢纹,硝烟渐散,只见那魔物被孤零零的挂在剑端,死气沉沉的垂下四肢,成为隋炀之的战利品。

    所有的低级魔物在本体死亡时瞬间炸裂成黑浆,形成一滩尸沼黏腻的沾染在隋炀之的身上,牢纹之中的男人终于再次露出身形,披风飞扬间拔天倚地的站在那里,一时间禁了所有人的声,只剩膜拜。

    牢纹褪去,就这幺看着他收回手杖剑挖出高级碧石,将尸体甩在一边,从那黑色的尸沼地狱中一步一步走出来,如魔似神。

    隋炀之把碧石丢给盛睿,用手抹着脸上的黑色浆液,看着他问,“爷的靴子呢?”

    盛睿的手死死握拳,平复下刚才那一幕冲击留下的激昂,乖乖的走到一边去拿起了隋炀之的靴子,等到他递给对方,听到一个‘乖’字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幺,顿时心下一阵说不清的纠结。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