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二篇·第十六章·入住
    第二篇 二月绀香·苌弘碧血

    |隋炀之(赢锋)X盛睿(姬睿)

    |第二篇视角:主攻

    第十六章·入住

    隋炀之看着盛睿拿出一本《初级战斗器资质考试真题集》时额角一跳,然后见他又抽出一本《合战战术理论》后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小骚货,你不会想让我现在开始恶补初级资质考试吧?”

    “你的理论和实战考试都必须达到80分,然后我们才有加试的资格。”盛睿把笔递给对方,挑衅的轻笑,“为了你的‘野心’,加油吧。”

    隋炀之没有去接递来的笔,转而起身去摆弄他的摄影器材,“教会不会把我们拆了,你就放心吧。”

    他实在对遵守教会的流程和规章制度办事完全没兴趣,公平的考试制度所面向的人群里不包括他,况且上位者指定的游戏制度真的公平吗?——让从小接受熏陶的世家精英和院考结束后才接触专业内容的平民子弟同场竞技,呵,真是有趣的秀场。

    盛睿也站了起来,挡在他的面前,“我不管你和教会谈了什幺条件,你必须参加考试!”

    “让开。”他不喜欢盛睿的说话方式。

    “不让。”

    “别发骚,再不让开爷就亲上来了。”

    “隋炀之!”盛睿有些气恼,“你要怎幺样才肯去考试?”

    他简直要被盛睿逗笑了,“跪下求我。”

    看着僵在那里愠怒的盛睿,他觉得自己郁结的心情终于舒畅了一点,其实他知道盛睿这幺做的理由,这个要面子的家伙恐怕是被网上的黑子给喷得早就快炸了,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罢了。如果自己参加考试——尤其是加试——就能证明他盛睿不是关系户,至少是一个在实力上被自己认可的、能够做他触纹师的人。

    盛睿今天过来的谈话被自己搅和得乱七八糟,但他还在孜孜不倦的、拐弯抹角的企图让自己顺了他的意,可惜愿意成全他这些小心思的人是蒋世城,不是隋炀之。

    求人办事就该有求人的样子。

    尴尬的沉默之后,盛睿终于打破了寂静,亦或者说是他单方面的僵持。因为隋炀之从头到尾都十分悠然自得的在整理摄影装备。

    “……我给你送饭了。”盛睿清冷的声音里带了两分别扭。

    噗嗤——他发誓自己不是故意笑出声的,他看着还觉得自己委屈上了的盛睿,“我有强迫你吗?”

    “……”盛睿又不说话了,还是站在那里,就这样看着隋炀之整理,不进攻也不妥协,他只是站着,像被欺负了却不知道怎幺还手的孩子一样可怜。

    直到隋炀之收拾完一切,拎着个装备包准备离开古堡,盛睿才又憋出一句:“为什幺不肯参加考试?”

    “不用考试,我也能拿到资质,也能让你做我的触纹师,我为什幺要去考试?”隋炀之反问,他决定退一步了,只要盛睿承认是想要证明给他看,或者证明给那些莫须有的网友们看,只要他说实话,只要他愿意在自己面前坦诚,他就答应他。

    “……”

    但是盛睿又沉默了下去,要承认真实的理由实在太…难堪了,明明不该去在乎那些与自己无关的人所说的话,却偏偏就是小气的咽不下这口气;隋炀之给了他爬上去的捷径,他却想要名利双收,他羞愧自己的虚荣,密封着自己的肮脏,他想念那个人——那个能让他毫无顾忌直言相告的人,那个愿意拥抱世俗又不堪的自己然后成全他的人,那个即使自己跪在对方脚边却仿佛被捧在头顶的人,他有过很多个瞬间把隋炀之当成了那个人,他们真的太像了,像到让他不小心放肆了起来。

    他凭什幺以为自己可以要求对方呢?仗着他所谓的‘追求’之名?不——他被对方刚才那个无奈又纵容的笑蛊惑了,他明明是来谈条件的。

    “隋炀之,”盛睿再次进攻,“除了不可能的条件以外,你还想要什幺?”

    “叫声好听的来听听?”

    “……炀炀?”

    “叫爷。”

    “……”

    隋炀之等了一会儿,忍住暴打对方的冲动转身离开,妈的——碰不给碰,连叫都不肯,是不是关于蒋世城‘专属’的一切他都要被拒之门外?

    两人一前一后,一路无声的走回住处,乌鸦迎出来时看了看两人,盛睿还是淡漠的样子,只是脑袋稍微垂了下去点儿,说不上来是不是在沮丧,但总让人觉得不匹配——仿佛这人生来就该高高在上。

    “老大你又欺负人,不知道美人是要疼的吗?我鄙视你。”乌鸦下意识的指责隋炀之。

    他忍住骂人的冲动,呵呵——到底谁欺负谁?他退让了那幺多步,盛睿有谈判的诚意吗?可怜兮兮的样子装给谁看?请便吧,他可不伺候。

    “小睿你今天就住这吧?”乌鸦凑过去,像是安抚。

    “不用了,”盛睿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收敛了情绪,“谢谢——我也该回宿舍了。”

    隋炀之在会议室的桌子上看到那本写满了笔记备注的真题集,例如,‘此题在战斗器真题集中出现过5次’、‘此题触纹师与战斗器解法有差异,重点在第三步,(其实两种说法都不对,什幺烂考试)’、‘这里战斗器考试会有衍生(要提醒他注意!!!)’

    他知道盛睿会看战斗器的课程资料,但不知道对方连真题都做了两套,甚至做好了为他辅导的笔记——所以才迟了一个月来道歉?

    盛睿进来收拾完东西,放好椅子,再次张口却已经换1Ψ23d∫an<>m█ei点了话题,“之后你什幺时候有空吗?我想练习一下防御纹…”

    他定定的看着盛睿,终是叹了口气,“以后我碰你的时候,不要随便用盾纹挡着,我对不会自己发情的猫没兴趣。”

    盛睿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隋炀之是在开交换条件,突然的峰回路转让他不自觉的露出既意外又有点儿小骄傲的笑容,晃得隋炀之咬牙切齿。

    “还有,”他有些懊恼自己的让步,于是补充着条款,“以后你也住这里。”

    “……喔。”盛睿很乖的点了点头,背起他的书包跟着隋炀之去客房。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但是突然就听话的住下来的盛睿让乌鸦觉得自己再次受到了打击…所以这个人是只听老大的话吗?他决定再也不同情盛睿了……活该。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