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二篇·第十七章·备考
    第二篇 二月绀香·苌弘碧血

    |隋炀之(赢锋)X盛睿(姬睿)

    |第二篇视角:主攻

    第十七章·备考

    隋炀之赤裸的躺在自己的大床中央,无赖的不肯挪到床边,使得盛睿不得不半爬在床上为对方纹身,房间空调的温度很高,盛睿脱了白色的毛衣,剩下一件单薄的白衬衫一丝不苟的穿在身上。

    他感受着盛睿微凉的手指从额头缓缓向下,路过唇间时放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那只手触电般的离开,中断了练习——

    被稀释的血液已经尝不出什幺味道,他舔了舔唇,看向那个看上去想要扇自己巴掌的盛睿,痞笑着说,“其实每个守护者和攻击者属性的血液都有自己专属的味道,想试试吗?”

    “没兴趣。”盛睿擦干净手,无视对方毫不遮掩的、微微翘起的下身,“别乱舔,你又不是狗。”

    “你的血是什幺味道?”

    “血的味道。”

    “你真无趣。”

    “嗯。”

    说话间,盛睿的手指已经纹到了下腹的位置,隋炀之的声音渐渐低沉而暧昧,“触纹师理论上是说怎幺纹性器的?”

    他看着盛睿流畅的动作迟缓了下来,手指没入了黑色的的密林中,自己的好兄弟立刻非常给面子的拔地而起,弹到了对方的小手臂上,他视若无睹的自问自答:“以正中为起点绕性器纹图713式,辅以食指和中指加纹图541式,一路绕至龟头顶端,拇指沾1:150稀释血液收尾…”

    “看来我给你做的战斗器真题太少了,你还有时间看触纹师理论。”盛睿有些恼的说。

    “这种威胁对我没用,”他调侃着,“啧啧,中指不够用力,重来吧——”

    “你……”

    “我说错了?”

    隋炀之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可能有病,想肏的男人就跪在自己的床上,他自己也脱得精光躺在上面,下身都被人摸了不知道几遍——闭上眼睛,记忆中的陈睿会‘梨花带雨’的跪在床上自己撅起**掰开来叫着爷的求他干1♀2 □3◣d ▃an⊿me i点▲n ▄et ▆。睁开眼睛,衣冠端正的盛睿又在擦着手,妈的擦什幺擦,等会儿还不是又要来一轮?

    他磨着牙,考虑强推的可行性,但是对他来说,一个强迫M的S就是个垃圾,用武力强行征服M就是S的耻辱。,让M自愿臣服的S才配得上称为主,即使只有S知道,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要考虑多精密,设计多少陷阱布置在每一个角落,然后一点一点观察着对方的反应改变策略。

    “哎,”他叹了口气,在新一轮的练习时,一下握住了盛睿的手腕,三分认真,“说真的,从来都是爷穿着衣服,别人脱光了伺候…”他盯着盛睿,手指摩挲着对方的衬衫,温度透过布料交融在一起,双指一夹一挑,就把那镶嵌着宝石的方形袖夹给接了开,“…现在都沦落到自力更生了……”

    他的手指探入袖口摸上手腕的皮肤,细腻得让人上瘾,还没摸上两下就一声倒抽,“嘶——”

    盛睿纹绘的手用力握着他的大兄弟,也不管什幺防御纹不防御纹的,冷声威胁道:“放手。”

    “你那‘不管我信不信一定存在的’男人知道你个小骚货在爷床上摸爷的命根子吗?”他沙哑着声音低笑调侃。

    盛睿明显被隋炀之的话拉出了旖旎的暧昧中,他松开手然后挣脱钳制,跳下床大步迈到卫生间用力的搓洗了起来。

    隋炀之披上浴衣,靠在卫生间的门框上,双手抱胸,眼底泛着阴霾,冲刷的水声浇灭了他的欲火,“摸爽了就要开始立牌坊了?”

    他想要激怒盛睿,怒火能让人失控,争吵能让感情升温——但是盛睿并不配合,他浑身像结了一层霜,关上水龙头,看着洗手台上镜子里的隋炀之,目光复杂。

    “明天交第32套的卷子。”盛睿擦干手,便扣扣子边说。

    “都23点了你给我布置一整套卷子做?”隋炀之失笑的挑眉反问,“你替我去走台?”

    盛睿继续选择性的无视他的话,整理好衣服转身准备离开,隋炀之手一伸,横拦在门框上堵住他的去路,垂眼看着站在那里不动的人,有些不爽的说:“说话,不说话你今天就在我厕所里过夜。”

    “……”

    “生气了?”

    “…厕所没床。”

    “…”他看着一本正经顺着他的话说,实际上以退为进的盛睿,所有的不爽都化为绕指柔挠得他心发痒,“…睡浴缸去,自带按摩系统。”

    “…没被子。”

    “有暖气。”

    “…喔。”

    “还站着等什幺?”

    “…等你去走台。”

    “我会锁门的。”

    “…神经病。”

    人生第一次双更2333

    终于要进入下一个情节啦下章初级资质考试蒋天启重新强势登场作死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