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二篇·第十八章·初级资质考试·前奏
    第二篇 二月绀香·苌弘碧血

    |隋炀之(赢锋)X盛睿(姬睿)

    |第二篇视角:主攻

    第十八章·初级资质考试·前奏

    盛睿站在隋炀之的房门外有些使劲的扣着门,里面的人没开门,隔壁的乌鸦倒是梳妆整齐的出来了,“你们今天几点考试?”

    “还有2个小时。”盛睿看了看手表,继续敲门。

    “还早吧,”乌鸦和事佬般笑着,“过1个小时我来替你看看?”

    盛睿没有理会乌鸦,一边扣门一边说,“我今天早上要让他把错题集过一遍,再放一遍听力,时间正好。”

    虽然隋炀之听声音辨别魔物等级和属性的能力很强,但是他对不上号啊!比如7级中型蠕动类锯齿科魔物,他会在答题纸上填一个7级大魔物。

    “老大不锁门的…”乌鸦有些汗颜的默默鼻子,心里对以前竟然觉得盛睿被欺负这个概念而觉得羞耻,他们老大这一个月过得才真是惨烈,连他都跟着像是重温了学生时代的噩梦了似的,“…你直接进去吧,不然敲死他都不会理你……”

    盛睿皱了皱眉,推开门往里面走,隋炀之的房间很暗,不透光的窗帘一拉上完全不辨白天黑夜,他径直走到落地窗边刷拉的拉开了厚重的窗帘,清晨6点的日光倾泻入室。

    床上的男人翻了个身侧睡着,露出赤裸的背脊来拒绝光明,盛睿屈膝爬上大到不可理喻的床,轻推着男人的肩膀,“喂…起来了。”

    “……”隋炀之拉了拉黑色的羽绒薄被,把自己整个埋在了里面,甚至挪了挪身体,把盛睿晾在另半张床上。

    盛睿泯唇,挪了过去,抓起被子用力掀开,风驰电掣间,上下倒置。隋炀之半醒微眯的眼盯着他,整个人弹起反扑的把他压在了床上,隔着一条被子钳制着对方,威胁道:“别烦我,再吵干死你——”

    他说完就干脆利落的翻过身,扯过被子裹着要继续,盛睿哪会如他所愿,拉起被子就往地上丢,反正这一个月的防御纹训练他都快习惯隋炀之的裸体了。

    就在隋炀之有些发愣的坐在床上时,盛睿已经打开了他的衣柜,把一套战斗服,连带背心内裤丢到了他的身上,催促道:“穿衣服。”然后打开抽屉拿出放着定制袖夹的小盒子放到他的床头,瞥了一眼低着头没有动静的隋炀之不满的继续说:“快点。”

    “你过来。”隋炀之的声音还很沙。

    盛睿有些戒备,不明所以的走过去。

    “坐。”他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床尾,盛睿迟疑了一下,撇了一眼对方的某个部位——男人清晨的昂扬——他有些尴尬的错开视线。

    这一个月里,由于防御纹的练习让两个人定下一个秘密的行为,而这个行为的开端往往是从一个坐字开始。

    “把被子给我拿过来,或者你自己坐过来。”隋炀之声音已经有点不耐烦。

    盛睿没有选择,他脱了鞋,爬上床尾,盘腿坐在那里,半垂着眼不敢直视,日光让他隐隐的红晕无所遁形,他开始后悔自己干嘛要把窗帘拉开。

    隋炀之跪立起来,挪动着来到盛睿的面前,在30m的距离处停下,他挺起的下身正好面对坐者的脸,他俯视着撇过脸的盛睿,撸动着自己的昂扬,沙哑的说:“快点。”

    盛睿举起两只手,绘出一个网纹,隋炀之毫无顾忌的往上面撞去,那网纹一下收缩起来包住了入侵物,盛睿下意识的头往后靠了点,以免被碰到。

    “不看着到时破了别和我闹。”隋炀之低哑的申明。

    网纹的强度和弹性完全是靠触纹师控制,但是盛睿又不愿去看对方,而隋炀之要射之前也不会发出那种男人爆发时的低吼,平静的悄无声息,只有狰狞的性器撞击的一次比一次凶猛,以至于前几次试验器,甚至撞破了网纹直接颜射了盛睿一脸。

    男性雄厚的气味袭击着盛睿,15分钟之后,盛睿估摸着对方差不多了,本就以发泄为目的的晨泄,隋炀之不会故意延长时间——他转过脸来,盘根错节的茎根还是让他下意识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唾液。

    “馋了?”隋炀之不会放过他任何一个细节,并进行彻底的曲解调戏,盛睿挑眉的瞪视警告让他更加兴致昂扬,舔了舔唇,低声说,“夹紧…”

    “……”盛睿咬了咬唇,纹路变幻收缩,即使他和隋炀之根本没有肢体接触,但是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尤其是这家伙总喜欢说些露骨的词汇。

    隋炀之的手越过他扶着床杆,腰腹发力,刀刻般的肌肉线条随着动作线条交错,盛睿的上半身已经不知不觉往后倾斜到了极限,死死盯着那一次次撞到他眼前被网纹包裹着的攻城炮,

    “小骚货,叫声好听的…”被情欲污染的声音挑拨了盛睿的神经。

    “…变态”刚开口,盛睿才发现自己的声音也被传染得暗哑,轻咳了一声不再开口。

    隋炀之泻完了火拿上衣服转身去了浴室,盛睿把装着白色液体的网纹冲进了下水道,用凉水拍着脸缓解不堪的燥热,拿着双人份的考试用具坐在会议室里一边吃早饭,一边等人。

    《本世界初级资质考试安排》

    第一天:

    8:30a.m 初级资质考试笔试场

    14:00p.m 初级资质考试实践场

    第二天:

    9:00a.m 初级资质考试面试场-战斗器

    13:00p.m 初级资质考试面试场-触纹师

    第三天:

    8:00a.m 初级资质笔试+实践成绩公布

    13:00p.m 初级资质搭档加试场

    第四天:

    10:00a.m 初级资质考核通过名单公布

    早上WB上各种考试祝福刷刷的滚动着,乌鸦看着被迫做题的隋炀之,偷笑着拿过两人的准好证,遮去个人信息,拿着手机咔嚓一拍。

    「@乌鸦V:没想到我也有机会感受一把送考家长的酸爽,祝考试顺利!(两人准考证.jpg)」

    评论转发:

    ‖[email protected]隋炀之爱盛睿:啊啊啊啊啊啊啊!!!!!!!突然一口官方糖!!!!!!!!卧槽我睿睿的证件照都那幺好看!!!炀炀还是一如既然的帅啊啊啊啊!!!祝夫夫考试顺利!!!!!#炀睿#◥

    ‖2. @缨雪#炀睿##壮哉我大炀睿##不服来辩#所以已经同居了是吗!!!求高清证件照!!!祝夫夫考试顺利!◥

    ‖[email protected]白露:哟,都住一起啦?所以我说的没错啊盛睿就是教会送上隋炀之床上的交易品而已(摊手),初级考试对这两人没难度啊◥

    ‖[email protected]择一而终:钱钱唐唐你们看看人家!!!羡慕别人家的p,祝考试顺利!◥

    ‖[email protected]六芒星的光:公爵要考初级资质?啧啧,我还以为公爵会走特权,果然还是我大教会威武霸气!不过悬命者没有理论基础,笔试艰难啊,祝考试顺利吧。◥

    ‖[email protected]爵士乌鸦:我要爬墙了……乌鸦大大你怎幺能把老公让给别人!冷p瑟瑟发抖QAQ◥

    ‖[email protected]圣级触摸师:啧啧啧,盛睿眼睛是暗红色的?真妖,难怪那幺会勾引男人,羡慕不来啊考不好也没关系反正总有办法过的(你们懂的微笑.jpg)◥

    ‖[email protected]公爵的小老婆:心疼我脑公,还要陪跑初级。◥

    ‖[email protected]杯杯:啊啊啊小睿!!!你老公是蒋天启啊!!!他还在考场等你呢!!!!!!!@蒋天启V @蒋天启V  @蒋天启V ◥

    ‖[email protected]夜夜喝血:帮你们艾特@蒋天启V,快点带走盛睿,把公爵还给我们,whispy工作室要抄热度不要抄CP行不行,当心抄糊了!◥

    ‖11√2▼3d︹an↓m︹ei点1. @lm:蒋天启已经几百年前的老黄历了好吗?没看到我们#炀睿#才是真爱吗?!◥

    乌鸦开着车送两人去考场,隋炀之歪着身体去看盛睿的手机屏,“还看?”

    盛睿下意识的按掉屏幕,“……没。”

    “急什幺,你想要的效果要等加试消息出来后才会看得见。”他笑得一脸了然的点出盛睿的用心,盛睿没有接口,他却自顾自的继续说,“‘震惊!公爵和盛睿一起参加加试’…‘你们看!我们小睿睿根本不是关系户!公爵为了和他组队还要加试!’……”

    “喂!”盛睿终于忍不住出声制止这不要脸的家伙继续往下说。

    隋炀之笑了几声,抽出盛睿手机自己打开着刷WB,“网上的东西少看,那些群体已经被脊髓神经支配了,根本没有脑子。”

    “你觉得自己比他们都聪明?”盛睿没有拿回手机,视线跟着他的手指在屏幕上移动。

    “任何涉及情感,道德,政治,宗教,爱情等的事情,即使杰出的精英也和普通人相差无几,群体累加在一起的往往是愚蠢而不是智慧,如果把‘他们’比作一个群体,那幺没错——我比他们都聪明。”隋炀之回答时,手没有停下,而是点进了一些引起他注意的主页里面,问道,“熟人?”

    “以前的搭档。”盛睿看着隋炀之点进蒋天启的主页,然后按下‘取消关注’。

    “不打算去注册一个大号?”隋炀之把手机还给对方,打开了自己的APP应用下载。

    “不高兴。”

    “那我去注册一个关注你。”

    盛睿埋怨的看了对方一眼,隋炀之要是实名认证一个大V跑来关注他的小号不是逼他掉马吗,“别闹。”

    “你求我。”

    “我求你。”

    “你好好求,叫声好听的。”

    “……”

    “咳——两位,到了。加油啊……?”乌鸦看着后视镜,突然语调弱了下去。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