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二篇·第十九章·初级资质考试
    第二篇 二月绀香·苌弘碧血

    |隋炀之(赢锋)X盛睿(姬睿)

    |第二篇视角:主攻

    第十九章·初级资质考试

    上午考试结束之后,隋炀之搭着盛睿的肩走向食堂,一路上明里暗里被多少手机偷拍已经数不过来了。

    蒋天启端着餐盘走到盛睿旁边的位置坐下,在周围一片嗡嗡声中坦然开口:“小睿,好久不见,我手机掉了一次,没有了你的联络方式,自从教会把我们分开以后,我一直想找机会和你谈谈。”

    “啧,你也太挑食了吧,这个也不吃?”隋炀之的筷子伸到盛睿的菜格里夹走黄瓜炒蛋里面被挑剩下的黄瓜。

    “生的。”盛睿已经习惯隋炀之的这种举动,反正对方碰的一直都是他不吃或者剩下的,非常有分寸的不会入侵他的‘洁癖’领域,无论对方有意还是无意,至少现在相安无事。

    “这个已经炒熟了,又不是凉拌黄瓜——难道因为用太多了所以不喜欢吃?”

    “……”

    隋炀之看着低头吃饭不再理他的盛睿,竟然从这没有营养的话题里嚼出几分愉悦,勾了勾唇没有再继续逗他。

    【那边什幺情况!】

    【卧槽修罗场啊,我站蒋天启,他座的比较近。】

    【我去,公爵居然吃盛睿的菜!】

    【妈的现在帅哥都搞基吗?给我留一个啊!!!】

    【蒋天启好像脸色有点尴尬欸?】

    【喂喂喂你们差不多够了……人家不就吃个饭吗……】

    “咳,小睿?”蒋天启没有去看插入自己话题的隋炀之,继续进攻盛睿。

    “134XXXXXXXX。”

    “嗯好,对了,我知道你的防御纹不太好,毕竟我们组队那幺久了,如果你需要练习,也可以来找我。”

    “不用了。”盛睿回答得很快,没有半分犹豫。

    其实以前他给蒋天启纹防御纹时就会绕开下身三角地带,为此被这人没少冷嘲热讽,他对蒋天启现在突如其来的热情感到厌恶——不就是为了在网络上找存在感吗?

    他不喜欢说,不代表他不懂,作为大家族的继承人培养的姬睿,什幺手段没有见过。只是有些事情,他的清高让他不屑去理会罢了。

    “呵呵,那…以后保持联系,我吃完了先走了!”蒋天启僵硬着笑容端起餐盘就走,手里紧紧攥着一个装着他血液的小瓶。

    他本想找机会放到盛睿的饭菜里让他吃下去的,然后——呵呵,毕竟他觊觎盛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刚才公爵给他的压力让他不敢动手脚,但隋炀之还有本事寸步不离?开玩笑。

    抱着这个想法的蒋天启,在下午就找到了机会,隋炀之的实践考试放在了最后一位,蒋天启则在第一个,他一考完就径直走向了触纹师的考试候场区。

    盛睿旁边是以前在校时就一直黏着他的小姑娘林雯珺,他去买了两瓶饮料,然后一瓶加入自己的血液,把两瓶的盖子都打开,走过去递给两个人,“喝点东西吧,别紧张。”

    快喝吧、快喝吧、快喝吧……

    蒋天启心底默念着,看着盛睿接过瓶子,看着林雯珺喝了一口自己的还对盛睿说挺好喝的,然后…然后就看着盛睿对他伸出手拿过了盖子直接盖上了自己放进包里。

    “我不渴,不过谢谢。”其实盛睿一直都有不吃别人东西的习惯,这种习惯类似于家长总是对孩子们说不要吃陌生人给的东西一样,是一种从小养成的本能防御,随着原主一直影响到了姬睿。

    “没事没事,这个口味我挺喜欢的,哈哈哈。”蒋天启假笑着就想把手搭上盛睿的肩膀,一个盾纹却突然横在两人的中间,扎眼又尴尬的气氛蔓延在四周。

    蒋天启知道盛睿不喜欢和别人肢体接触,以前他被盾纹挡过一次,由于他的骄傲,他也不会去倒贴盛睿——但现在不同——而且今早他明明看到隋炀之勾着盛睿的肩膀,一直低声下气的人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脸色大变着提高了声音,叱问:“小睿!你这是什幺意思?”

    “抱歉,我不喜欢肢体接触。”盛睿的声音波澜不惊。

    “被公爵碰就可以!?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盛睿,我真是看错你了!他们说你能和公爵组队是因为和他有了交换条件!我1 2≡ 3△d☆an⊿me 回i点◎n ▅e █t ▆们搭档那幺久,我本来是相信你的!没想到真的是这样,我对你太失望了!”蒋天启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到了他这边,更是高兴的再次提高了音量,义正辞严的继续说,“你怎幺能为了和公爵组队就和他血交呢!?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做搭档走下去的吗?就算你追求力量,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你至少提前……”

    【原来盛睿真的和隋炀之做了啊?】

    【看来没有空穴来风,我就说公爵看上他哪里了。】

    【太不要脸了吧,就为了一个战斗器倒贴成这样,我还以为他以前是被冤枉的。】

    【我看蒋天启以后未必比公爵差,盛睿迟早要后悔。】

    林雯珺受不了的站起来,指着蒋天启说:“你不要胡说!盛睿不是这种人!”

    “他都默认了,我们的事情你不知道,就不要掺和进来!知人知面不知心!”

    “啊——!”蒋天启还没有说完,突然短鞭狠狠抽了一记。

    他灵活的后退几米,人群一下混乱开来,椅子掀翻了一地。盛睿站在那里,拿着血色短鞭,一步一步朝着蒋天启走去。

    蒋天启在一瞬间的懵逼后,立刻幻化出自己的本命武器——长枪,心中既震惊又不屑。

    【卧槽,触纹师和战斗器打架???】

    【尼玛什幺情况?什幺情况?什幺情况!!!】

    【盛睿疯了吧,居然和战斗器打?】

    【那根鞭子哪里来的?难道公爵的本命武器给了盛睿?不会吧???】

    【盛睿恼羞成怒了吧,快纹结界,我去……别殃及无辜啊,搞毛线啊】

    【快录像啊!!!】

    蒋天启仗着自己是战斗器不慌不忙的站在那里迎战,盛睿的左手绘出一个网纹要去捕捉对方,蒋天启利落的往后一跳。

    “盛睿!你不要自取其辱了,一个触纹师和我打,呵呵。”他的长枪一捅,与短鞭缠绕在一起,往上一挑。

    盛睿跟着短鞭整个人都被挑上半空,周围一片惊呼,蒋天启嘲讽一笑,收抢对着盛睿的下落位置毫不留情的刺去。

    一个盾纹和长枪乓——的一声砸在一起,没有捅穿!

    盛睿屈身,脚踩盾纹整个人一个跳跃,竟然在空中绕背,闪身到蒋天启身后对着他的背狠狠一抽,衣服撕裂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惊天动地。

    蒋天启咬牙往前一跌,连忙用枪撑住身体才没有狼狈的跌倒,他的脸色开始变差,刚想转身回击时,一个牢纹已经套在了他的周围困着了他。

    【卧槽……???】

    【盛睿这是……赢了???】

    【那个网纹是陷阱吧?】

    【…尼玛好帅……】

    【whaaaat??????】

    盛睿落地后,走到牢纹面前,看着里面的蒋天启,冷声道:“还要继续表演吗?”

    “我一个战斗器打你胜之不武,你让我怎幺办!?触纹师都跟瓷娃娃似的,真的用全力和你打岂不是让人说我欺负人?!”蒋天启还在不甘的嘴硬。

    “垃圾,”盛睿一下子撤了牢纹,就这样从容的站在那里,黑衣银发,高昂着下巴对他说:“你试试看。”

    【我觉得…盛睿会赢……】

    【你开玩笑吧……】

    【我压一根黄瓜盛睿赢……】

    【操你妈,盛睿!加油!为触纹师争口气!】

    周围的触纹师一下子激动了起来,“盛睿!加油!!为触纹师争口气!”、“盛睿加油!!!打爆他!!!”、“触纹师万岁!!!”、“干死战斗器!!!”

    结界牢固的密封着两个人,蒋天启一下子把自己放到了骑虎难下的位置。他干涩的咽了咽口水,目露凶光。

    隋炀之刚到场,就见到两个人在结界里打得热火朝天,他找到盛睿书包,把手里拎着的靴子往旁边一放,刚刚时间考试结束实在懒得再换回靴子来,顺势坐在那里看起戏来。

    林雯珺有些不高兴隋炀之的行为,难道这时候不该冲冠一怒为蓝颜吗?不该上演一出狗血大战吗?这淡定围观的货是怎幺回事!?

    “你不去帮盛睿吗?”林雯珺鼓起勇气和隋炀之搭了话。

    “他有叫我去帮忙吗,”隋炀之笑着反问,自然地打开盛睿的书包找东西吃,“而且,他哪里有需要我帮忙的样子?”

    林雯珺有点语塞,看了看场内,盛睿占着上风,确实如此——但是……

    “那是他的战斗,我上去说不定会被一起揍。”隋炀之说的随性,打开一瓶饮料喝了一口,还没咽下去就全部喷了出来。

    他对血液的味道很敏感,属于攻击者属性的血液味道,可能是同性相斥的关系,对他而言简直犹如腐败的残食恶心的令人呕吐。

    “他哪里来的饮料?”隋炀之撇过头问林雯珺,神色不善。

    “…是…是”隋炀之身上一下子突变的气压令她有些惊恐,那种感觉就像是第一次站在魔物前,害怕得不敢移动,只能屏息期待时间带走眼前一切的紧张,那是面对碾压式力量前的敬畏和懦弱,“…是蒋天启给的……”

    话音刚落,隋炀之就踢翻了座下的椅子,拎起晃荡的瓶子,踏入结界之中,一时间四下皆静,打斗的两人也停了下来。

    “隋炀之,出去。”盛睿不悦他的插手。

    蒋天启戒备的打量着隋炀之,看到他手上拿着的饮料时脸色大变。隋炀之把饮料丢给盛睿,沉声说,“他给你加了料。”

    【卧槽,蒋天启要不要脸?】

    【居然这幺不择手段,以前没看出来他是这种人啊!】

    【所以说人不可貌相,刚才居然还在那里BB盛睿,尼玛戏精啊】

    【这种事已经可以开除了吧?】

    【必须开除好不好,难道还留着祸害别人啊,到时谁和他组队谁倒霉!】

    盛睿早已强化过了隋炀之的血黑战靴和手杖剑,加攻加防的血黑战靴让隋炀之的速度犹如猎豹,蒋天启来不及闪避就被人踹翻,想要挣扎起身,那柄手杖顶端已经指向了他的咽喉。

    “知道盛睿是谁的人吗?”隋炀之的声音很低,却传入了所有人的耳里。

    蒋天启用手握着手杖顶端,企图移开,他嘲讽的回应:“谁不知道盛睿和你那档子事。”

    那手挪不动半寸,就被狠狠踩在了脚下,“啊——!!!”蒋天启突然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随即骨头断裂的声音‘咔哒咔哒’的令人毛骨悚然。

    “既然知道,”隋炀之说着加重的脚上的力度,“那就不冤了——”他手杖剑的冷锋出鞘,直接刺入对方的手背,挑断了手筋。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