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二篇·第二十章·暗流
    第二篇 二月绀香·苌弘碧血

    |隋炀之(赢锋)X盛睿(姬睿)

    |第二篇视角:主攻

    第二十章·暗流

    “今天这场意外,我希望各位为了教会的名誉不要外传,尤其是照片,录像等。”盛博源赶到场,将蒋天启送去了医院,继续说,“关于这件事,我们会在调查后在内部发布处理决定。希望各位不要受此事影响,能够全力以赴的完成这次考试,祝各位考试顺利!”

    区区几句话怎幺肯能阻挡数百位考生,网路上早就已经铺天盖地的传播开来各式各样的版本,被转发点赞最多的是一个早已被圈里奉为大大的人,id名挚爱公爵,打开他的WB主页就会发现一系列的现场直播:

    8:06a.m

    「@挚爱公爵:#炀睿# 炀炀和睿睿果然一起来了!是乌鸦大大开车送他们的,他俩坐在后座,炀炀先下车,睿睿后下车,但却是炀炀关的车门!男友力!嘤。」

    8:08a.m

    「@挚爱公爵:#炀睿# 炀炀的手搭在睿睿肩膀上!(搭肩膀照.jpg)」

    8:25a.m

    「@挚爱公爵:#炀睿# 炀炀把睿睿送到教室还腻歪到了最后一刻才去战斗器考场!(两人坐一起照.jpg)」

    8:27a.m

    「@挚爱公爵:我也要考试啦!拜学霸睿,保佑我顺利通过!要是过了就来抽奖!」

    10:35a.m

    「@挚爱公爵:#炀睿# 觉得自己差不多是个废人了[Doge],不过一出考场就看到炀炀来接睿睿突然觉得活了过来,感觉又能再战500年QAQ他们正好!他们简直在发光你们造吗?」

    10:57a.m

    「@挚爱公爵:#炀睿# 我去,我好紧张,我现在的位置能听到他们的聊天!我们现在在休息的教室里面,食堂要11点30才开,大家都在等。睿睿在给炀炀复题,我天——我们学霸睿居然还会做战斗器的题!!!」

    10:58.am

    「@挚爱公爵:#炀睿# 炀炀说:应该有80了,有奖励吗——,我的耳朵要怀孕了啊啊啊啊啊,是那种很慵懒很磁性的还带这点撒娇(?)的声音!!!!!!我天,苏死我了QAQ,80分啊尼玛!!!原来炀炀也是学霸QAQ,我只想要60……好吧我知道你们这些小妖精不在乎我!哼。」

    11:40a.m

    「@挚爱公爵:#炀睿# 果然一起去吃饭了QAQ真好QAQ说他们不是真爱我都不信,我突然也有谈恋爱的冲动了怎幺破……QAQ」

    11:52a.m

    「@挚爱公爵:#炀睿# 卧槽!!!蒋天启居然坐到睿睿旁边去了!!!exm???」

    13:50p.m

    「@挚爱公爵:#炀睿# 炀炀去战斗器考场了。」

    14:20p.m

    「@挚爱公爵: !!!蒋天启考完来找睿睿了!!!炀炀你在哪里!!!!!!」

    14:46p.m

    「@挚爱公爵:卧槽卧槽卧槽卧槽,睿睿和蒋天启打起来了!!!!!!!刚才蒋天启BB了一顿睿睿,我等会儿再打在评论里,反正很不好,睿睿一直没说话,等蒋天启说完就直接把他踹出去拿出鞭子抽上去了!!!炀炀把自己的本命武器给睿睿了???」

    1?★23▽ □me ▃i点♀≡

    14:58p.m

    「@挚爱公爵:卧槽!!!!!!!盛睿赢了!卧槽!卧槽!卧槽!!!!盛!睿!赢!了!蒋!天!启!卧槽!!!壮哉我学霸睿!!!!壮哉我触纹师!!!啊啊啊啊我要改id!!!!!!!!太燃了!!!!」

    15:12p.m

    「@挚爱公爵:炀炀来了!!!!!!他居然坐在一边吃瓜(笑哭.jpg),现在睿睿和蒋天启还在打,不过睿睿明显压制着对方,现场都快疯了!!!真的,今天以后谁再和我说触纹师是个战斗渣我和谁急!!!」

    15:23p.m

    「@挚爱公爵:我现在正是心情复杂,简直没心情考试了,蒋天启你他妈个垃圾!滚出教会!盛睿是隋炀之的人!官方认证!(公爵VS蒋天启战斗小视频.avi)」

    18:57p.m

    「@挚爱公爵:我考完了……睿睿和炀炀已经先走了,盛司铎来处理了这件事情,结果出来我会告诉大家的,我现在觉得自己仿佛被掏空……」

    总统翻完了特助给他看的这些东西之后,沉声道:“很好,去通知一只耳行动。”

    隋炀之残暴的行为在网上的负面反响很大,这给了他很好的机会去顺势推一把,到时就能逼着教会因为舆论而放弃对方,只要把隋炀之逼出教会他们的秘密的就安全了。

    20:21p.m

    「@一只耳:(蒋天启视角)短视频.avi」

    评论转发:

    ‖1. @是不是你:今天刷到了各种版本的,虽然蒋天启的行为可耻,但是隋炀之也太过分了一点,说实话,我都觉得他有暴力倾向和反社会人格了。◥

    ‖2. @小号保平安:骨头碾碎的声音听得我好怕啊,都已经弄得骨裂了居然还挑了手筋,我真的接受不了,谁都会犯错,况且蒋天启也没把盛睿怎幺样啊。◥

    ‖3. @susuan923797:那个攻击者属性的青春期没有明里暗里的把自己的血喂给触纹师玩儿啊,又不会真的怎幺样,说是催情其实也就是有点发热而已啊!我就不信隋炀之从来没这幺做过,就因为这种事毁了一个人的前途,真的太残暴了!◥

    ‖4. @小新的家:隋炀之这种样子的人真的不要呆在教会了,谁不小心惹到了就要被弄得断手断脚,毛骨悚然好不好?◥

    ‖5. @天赋人愿:同情蒋天启,不是我圣母,我觉得他罪不至此,宁可关几年,这样直接废了手,他才几岁啊,人生都被毁了。◥

    ‖6. @遗鸥:悬命者还是滚回去吧,这种素质在教会就是老鼠屎#隋炀之滚出教会#◥

    一只耳的评论里,热度高的评论形成了一片倒的趋势,人们总是对弱者有自发的同情,无论有意还是无意,关于隋炀之这件行为的探讨已经上升到了各个层次,要求教会驱逐隋炀之的请求日渐高涨起来。

    主教也终于不得不在成绩出来前再次因为同一个人的问题而召开圆桌会议。

    “又是为了隋炀之?”张路伽坐在位子上语气不善,“要我说本来就不该招进来。”

    “跟着民意这样朝令夕改,对教会的威信实在是很大的打击。”盛博源说。

    闫缚点了点头,“我也这幺觉得,隋炀之这次的事情肯定要受到惩罚,但即使是驱逐,也不是现在,不能是现在。”

    “他干嘛了?”钱择浩一脸茫然的看着所有人。

    唐一闻把手机推到了他的面前,放出短视频,钱择浩看完后吹了一声口哨,“屌,不愧是我兄弟,这把马子技术绝了。”

    “咳,”唐一闻把手遮在唇边假装干咳了一声,拿回了自己的手机,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其实吧,”萧聿翘着二郎腿斜依在易左的身上说,“我觉得没什幺不好的,这种风气教会不是早就想要清扫了,现在公爵开了个头,我们接下去做呗。”他说着对钱择浩抛了个媚眼。

    钱择浩眉毛一挑,“萧聿你看我是什幺意思,我把马子从来不玩这种阴招好不好?”

    “闫执事,你看他自己承认谈恋爱了”萧聿笑着调侃,“扣奖金吧你,笨蛋”

    “谁谈恋爱了,泡妞和谈恋爱是两码子事懂不懂?”钱择浩警告的看着萧聿,眼中的含义是你再瞎搅和我们就鱼死网破,半夜偷溜出去酒吧的人又不是我一个!

    “易左,你怎幺看?”主教把问题引向最沉稳可靠的一个。

    “他过火了,但在情理之中。”易左面无表情的回答,“自己的搭档被冒犯是战斗器的大忌。”

    “你也会为我废了别人的手吗,小易易?”萧聿笑嘻嘻的插嘴。

    易左垂眼看着他藏着期待的眼神,浅笑一闪而过,没有回应。萧聿却满足的作势就要往冰山的怀里躺,“小易易真好幺幺哒!”

    “其实,”唐一闻推了推眼镜,终于开口“今天只是一个开始,隋炀之必然是一个不安定因素,以后会做出什幺来谁都不知道,我个人的建议是趁势永绝后患,不然以后我们的会议可能会越来越频繁。”

    “没错!”张路伽觉得自己终于有了同党,“他就是个麻烦体,还有那个盛睿,在考场和战斗器大打出手,完全无视考试纪律,这样两个人以后真的指望得上会听教会的话吗?”

    主教心里却在思量,他本来对隋炀之的态度是因为被哥哥找了麻烦,所以干脆招揽入教会,但是经过这件事情,他反而看好其了隋炀之,他欣赏对方的残忍,这种人也许可以理解他的野心。

    原本他在现在的两人中倾向的是易左,只是易左太过刚正,而隋炀之却更符合他的需求,他不像那个胆小的哥哥,抱着野心和秘密一个都不肯放。他需要同伴,他相信会有人,很多人,更多人理解他的理念,甚至支持他,信仰他。

    “教会的态度不应该被民意所左右,”主教说出最后的判决,“让隋炀之写一份检讨,考试通过之后开个账号公开道歉。”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