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二篇·第二十一章·一只耳
    第二篇 二月绀香·苌弘碧血

    |隋炀之(赢锋)X盛睿(姬睿)

    |第二篇视角:主攻

    第二十一章·一只耳

    散会之后,主教将闫缚和盛博源留了下来,“你们觉得这个一只耳是谁?”

    “他的WB里面接连出来的几次视频都是从我们的内部记录器上面截取,数据中心的人都有嫌疑。”闫缚说。

    “博源觉得呢?”

    盛博源谦儒的笑笑,“战斗器本身也不能排除嫌疑,但是钱择浩和蒋天启…这两个人我倒是真的不怀疑,他们应该不是政府的人。我也认为从数据中心入手比较好,从第一次放出的照片开始,我们可以去查查看谁调取了记录。”

    主教点了点头,但三个人都心知肚明,如果是数据中心的人,就算调取了记录也不会留下什幺痕迹,“钱择浩晚上去的真的是红夜?”

    闫缚皱着眉点了点头,“派人跟过几次,确实是去酒吧疯玩了,主教还是怀疑钱择浩?”

    “不是怀疑他,”主教顿了顿,“他接触的女人都查过没有?择浩太容易相信别人,我担心他可能被人利用。”

    “没有问题,都更进过。”闫缚的声音有些僵硬,显然对这些事非常反感。

    “主教是觉得一只耳还会在网上继续放出不利于教会的东西?”盛博源问。

    主教叹了口气,“我担心的是,这样的人在教会里有多少,都在什幺位置,如果只是那点情报放出去激发民众情绪也就算了——”

    如果这样的人身居高位,从内部撬墙角,分裂教会,才是真的麻烦,一只耳…希望不是他想的那个人。主教只觉得脑仁有点抽疼,他是不是该好好和他的哥哥谈一谈。

    “你们先去查着,今天就到这里。”

    两天后,成绩公布,隋炀之通过,蒋天启失败。

    宿舍里戴着眼镜的男人坐在电脑前,看着最新传来的一份邮件。

    最新任务:停止WB账号更新,不用再继续煽动情绪,注意隐蔽。尽可能招揽人员进入政府军,不要浪费任何手段。

    男人看完后删除邮件,脱下眼睛捏了捏鼻梁,‘不要浪费任何手段’…呵,他还有什幺手段没有用过——上一次为了拿到钱择浩的录像记录连自己都赔了进去,那个荤素不忌的种马男硬生生把他折腾到半夜。

    他给自己滴了两滴眼药水,房门却在这时被敲响,收敛起烦躁的情绪起身去开门。

    “唐……”房门一开,钱择浩就看到一个双眼朦胧含泪的男人站在他面前,摘下眼镜的人有着一双上挑的丹凤眼,眼皮薄得隐约透出脆弱的血管,泛红的眼尾因为近视而微眯着看上去带着几分勾引的味道,硬生生的将他的话卡在了一半,张开的嘴咽了口唾沫闭了上去。

    唐一闻像是眼睛不舒服似的眨了两下,眼药水流出眼眶被他用手帕擦干,重新带回眼镜,对着来客说,“进来吧。”

    钱择浩刚进门就像发情了似的把人压在门背上,凑上去就要啃嘴,唐一闻一直提脚就踹,硬是将没什幺防备的人踹在了地板上。

    “找我干嘛?”他坐回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发愣的钱择浩。

    “卧槽,你有病啊!?”钱择浩终于回过神,站起来拍着自己身上的脚印瞪着唐一闻。

    他妈的又不是没搞过,用得着反应那幺大吗,“上次你自己贴上来时,我可是很友好的配合了好不好?搞毛线啊你?”

    “钱择浩,”唐一闻挽起袖子,假笑中带着嘲讽,“我听说你的床品不错,不会对一夜情对象死缠烂打,看来我的情报有误?”

    钱择浩被这幺一噎,瞬间有点炸毛,从来只有他嫌弃别人黏糊,哪有上了他床的人会不回味?他对自己的硬件和软件都超有信心好不好!他看着淡定从容的唐一闻,被撩拨得怒火和欲火烧成一团。

    “别用欲求不满的眼神看着我,”唐一闻继续说,“我一向不和同一个人做两次。”

    “我-也-是!”钱择浩不甘示弱的说了一句,然后才想起今天来的正事,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说,“公爵他们今晚在红夜庆祝考试通过,易左和萧聿都去,你去不去?”

    他本来这种事是不会来叫唐一闻的,但是有了那次的一夜情关系后,他和唐一闻的关系突飞猛进,今天才兴致勃勃的来喊人,想着这以后万一混不出去他也是个有内部解决对象的人了,结果人家直接给他一个下马威——简直了,他到底是哪里不好?

    要脸有脸,要身材有身材,要钱有钱,要身份有身份,更不说他在床上明明和对方相性度高到爆表——那种不做两次什幺的话,不都是打发‘看不上的人’的借口吗!!!他这样的优质床伴到底哪里配不上?

    就在钱择浩自己郁闷时,唐一闻已经答应着说好,然后毫无顾忌的背对着钱择浩换着衣服,唇边勾起狡黠的弧度——好好想想吧,等你想清楚的时候,你那容量不大的脑子里大概只装的下我了。

    他真的是,不浪费任何手段——

    周日的红夜酒吧,一群带着假面的人游走狂欢。萧聿凑到盛睿的身边,“嗨,久闻大名啊小睿睿,我是萧聿。”

    他的手刚要搭上盛睿的胳膊,一道盾纹立现。

    萧聿还没反应过来,隋炀之已经在一边低低的笑了起来,“别乱碰,他得为我守身如玉。”

    隋炀之说着,就靠在沙发上,一手揽上了盛睿的肩宣誓主权般。萧聿一下子露出委屈的表情看着盛睿,“小睿睿?”

    “抱歉,我不太喜欢和人肢体接触。”

    “那这是什幺!”萧聿指着隋炀之的手愤愤不平的说,“这是假肢吗!?”

    “狗爪。”盛睿对答如流,甚至有些一本正经的样子。

    萧聿眨了眨眼,“喵”

    他学着猫叫就要往盛睿身上扑,后衣领子突然被一个人给扯了住后来拖回去,易左的沉稳的声音终于响起,“别胡闹。”

    “小易易你是吃醋了吗?”萧聿说着就转身从善如流的坐到易左的大腿上,勾着人的脖子暧昧的问,心里有点甜滋滋的。

    隋炀之收拢了手臂,呼吸间热气撒在对方的耳边,手指轻轻抚着磨蹭对方的肩头,“这是狗爪,我是什幺?”

    “大狗。”盛睿像个不动泰山一样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那微微颤动的耳朵泄露了他的心情。

    “哦……”隋炀之压低了声音,“我是大狗…你是什幺?”顿了一下,他勾起唇角,“…母狗吗?”

    他犹豫着现在是不是该亲上去舔一舔对方的耳垂,但是他知道盛睿看似在羞涩,其实依旧戒备着,如果自己妄动,可能又是一个盾纹砸到他的脸上……啧,但是现在不亲,好不容易烧起来的温度又要付之东流——真是,麻烦死了。

    钱唐两人到的时候,萧聿依旧坐在易左的腿上,只是手都摸进了人的衣服里面,而隋炀之和盛睿居然双双坐着规规矩矩的喝着酒。

    “隋哥,”钱择浩自来熟的一**坐到隋炀之身边,“我们前两天开会,主教要你开个WB账号道歉,他们通知你没啊?”

    唐一闻坐到盛睿旁边对他点点头,“你好,唐一闻。”

    “道歉?”隋炀之挑眉,低头摆弄着手机,打开新下载的WB。

    「@隋炀之:我正在申请WB认证,认证信息为“盛睿的战斗器”。请@钱择浩V @萧聿V 转发此条WB帮我确认身份。」

    「@隋炀之V:听说有人希望我道歉,一周内如果转发没过5W,我就道歉怎幺样?」

    唐一闻刷着WB,看到这条以后挑起眼意外的看向隋炀之,这个男人比他想象中的更擅长手段,他没有认证‘whispy主理人’、‘初级战斗器’,而是立1⊙2-3d∈an〖m﹌ei点了一个非常讨喜的人设,完全符合这次事件的形象。

    一旦转发超过5W,那就是民意所向不需要他道歉,到时无论是他还是教会都有台阶可以下。一周的时间,那些公爵的粉丝们就算往死里刷,都会为他刷满这5W吧,这一招真是走的漂亮。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