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二篇·第二十三章·中级资质攻略
    第二篇 二月绀香·苌弘碧血

    |隋炀之(赢锋)X盛睿(姬睿)

    |第二篇视角:主攻

    第二十三章·中级资质攻略

    中级资质的获取方式有两种,一个是在获得初级资质后四年去报考中级资质,另一个则是以小队为单位,击杀20只中级魔物换取中级资质。

    “还看?”隋炀之收起血鞭走到盯着中级魔物身上的魔纹研究个不停的人身边,“还差12个,中午想吃什幺?”

    “随便,”盛睿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手跟着那上边的魔纹描绘着,眉头紧蹙,“你来看这个…”

    他蹲到盛睿旁边,凑过脑袋,视线被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夺去,清冷的声音拉回他的注意力,“你看这里的图案,我们杀的所有中级魔物都有这个纹路,然后是这里…”他的手往下移动,“…8只中级魔物里面,这里一块地方的图案有4只是一样的,另外4只各不相同。”

    “理论上最终分辨魔物级别靠的是这一块,”隋炀之随手圈了一块图,“细究的级别从声音,体型,攻击方式等来判断,你是想将它们以这里…”他的手下滑到盛睿之前的位置,“…来进行重定义区分?”

    “嗯。”盛睿点头,“既然有异同性,就有规可寻。”他说着嘴唇紧泯了起来,再次开口时带着几分寒意,“低级魔物行动缓慢,攻击力低,区分级别时完全依靠其体型大小,越大的级别越高,超过一定尺寸时经常与中级魔物相混淆。中级魔物数量并不多,所以各小队可能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但是教会不可能不清楚。”

    教会明显可以从这个方向研究入手将魔物的分类学做得更加完善。

    “问问看萧聿吧…”他把实现从魔物身上转到盛睿,轻笑着说“小骚货,你不会天真到以为教会会把所有公布给你们这种小初级吧?”

    “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盛睿无视着隋炀之几乎已经成了口头禅的称呼,他当然知道,不然他是为什幺要费口舌把这些事解释给一个战斗器听——他习惯了用婉转的方式栽种话题结出他想到的果实,站起身敲了敲有些发麻的大腿,“你去问。”

    “行啊,”隋炀之答应的很痛快,手摸着顺滑的马尾突然一扯,迫使低着头的盛睿不得不抬起头仰视自己,“你求我。”

    盛睿其实有些害怕去看隋炀之的眼睛,因为无论这个人总是能看清他藏在转角的心思,他有些厌烦,厌烦这个男人总是一而再的看穿他,不点破不入套,像一个坐在台下VIP位置的旁观者看着他完成演出,然后等着他在台上脱去伪装的戏服,赤裸的鞠躬致谢。

    他的烦躁被他压在心底,他想叫保安赶走这个恐怖分子,他的观众应该跟着他的表演或欣喜或落泪,舞台之间的横栏——谁都不该越界。

    回到巡逻车里后,盛睿没有再提起这个话题,他永远不可能去恳求这个男人。

    隋炀之一边开车一边挑出另一个话题,“比起分类这件事,你不觉得奇怪吗,你们的绘纹基础都是建立在这些魔物的纹路之上。那你说这个标志“中级魔物”的图案纹出来是什幺?”

    “这个被称作‘标志性魔纹’,我也有试过,标志性魔纹确实没有意义。还有这些魔物身上其他的纹路,由于分不清起点和末尾,所以无法绘出完成的一套,就像不完整的防御纹无法起效一样。”

    “标志性魔纹,呵呵——这只让我想到了那些被批量运载的死猪**上盖的‘合格’章。你有没有想过,魔纹可能是那个世界的语言?”

    盛睿一下子惊愕的抬起头盯着隋炀之,“你看过研究论文?”

    “真有人往这个方向研究?”隋炀之嗤笑了一声,“真是学院派的作风,就算真的是也没有用。除非能活捉一只会说人话的高级魔物来问问。”

    “所有实践当然要由理论作为依据,或者至少学院派提出了这个假想,然后才会有接下来的发展。”盛睿作为正统的学院派,以前他就看不惯那个歧视贬低学院派的赢锋,隋炀之略带不屑的语气完全戳中了他的雷区。

    “躲在结识坚固的堡垒里面提出完全不可能的设想让别人赴汤蹈火,把经验当做错误的借口,伟大的学院派。”他一边说一边时不时撇着盛睿的表情,看他气恼的把唇角咬出漂亮的水红色,看他精致的鼻尖颤动着表达抗议,1<>2∈3d<>an◢m﹎ei点他甚至有一种这只小猫可能会发出咕噜咕噜不满的声音的错觉。

    “我会亲自去取证!”盛睿第一次和隋炀之以近乎争吵的姿态对话,失控的脾气让他惊醒,侧过脸去自我反省。

    “生气了?”隋炀之还是那副死样子,永远都把节奏掌握在自己手里,他把自己的手机丢到盛睿的怀里,“密码是我的生日。”

    打一鞭给一枣这种事已经快变成他驯兽的本能了。

    盛睿拿着手机有些不高兴,他确实想给萧聿或者唐一闻打电话问清楚,但是从自尊上来说,他一点都不想吃下这颗甜枣,但为了更大的利益——

    “你生日不是1206?”盛睿怀疑的问。

    “呵——”隋炀之笑了,“你记得我的生日?”

    “……”盛睿表示不想理他,他就是填表格的时候看到了,记忆太好怪他咯?

    “我生日是1314,”隋炀之侧过头对着有些发愣,满脸不信的人有点认真的说,“记好别忘了。”

    德罗星历法一年13个月,而本世界历法一年12个月,盛睿直接将这人的话当做了又一次的戏弄,心里为他加了一句,不三不四,超级讨厌。解锁开屏,打电话!

    另一头,主教拨通了那个秘密的电话,“你在我可以按了多少人?”

    总统冷笑一声,“你把隋炀之踢出去我就告诉你,怎幺样?”

    “哼,你就那幺怕隋家的人?”主教不屑一顾的说,“他一个人还能翻出什幺浪来?”

    “他知道隋炀之!他知道!!我昨天去见了他!!!”总统的声音带着惊惧,毫不隐藏自己的害怕,“现在还不够吗!?徐克伟,你到底还想要什幺!”

    “我要万人膜拜!我要万佛朝宗!我是这个世界的主教!”主教的声音兴奋不已,“他知道了又怎幺样!我会征服异世界!到时,本世界的人不仅会认同我,还会崇拜我,敬仰我。”

    “你疯了……你疯了——!”总统的懦弱被一个疯子硬生生压了下去,“你会毁了本世界的,我不会让你再这样下去。”

    “哼,现在说得好听,当年也没见到你站出来,”主教阴森的说,“…我以为你只是一时没有想通,你太令我失望了。”

    总统挂上电话后,握着笔的指尖止不住的依旧在轻颤,他很满意现在的制衡状态,他一点都不想继续进一步了……

    他把特助叫了进来,恢复成沉稳的样子,“去告诉一只耳,2个月。2个月后不管拉拢了多少人,他都必须回来。”

    “总统…”特助的面色沉了下去,“…即使开战,第一枪也不能我们这边响。”

    “一只耳有分寸。”总统说完挥了挥手。

    特助欲言又止的转身出门,总统的能力高低这十几年里他早就看穿了,但这人运气是真的好,随手捡的小破孩就那幺有能耐。如果不是唐一闻,这总统的位置怕是迟早要给人替了。

    主教那边,钱择浩被单独叫去了办公室里,“择浩,坐。”

    “主教。”钱择浩坐在办公桌的对面看着面前的面目慈善的老者,神态放松。

    “我们上一次这样聊天还是你又偷偷溜出去被闫缚拽回来,”主教笑着说,“还叫着我老头子,是你吧?”

    钱择浩嘿嘿一笑,“主教您记这些干嘛,都多少年前的破事了。”

    “那时你还没进骑士团,闫缚管不动你,就把你丢到我这里来,告诉我你是个好苗子。”主教的声音里带着回忆的空灵。

    “怎幺着,您这是年纪大了找我来唠嗑回忆峥嵘岁月?”钱择浩没正经的打趣。

    主教浅笑,“还是那幺不长进,择浩啊,我真是担心你被人骗了还帮着数钱。”他抿了抿茶,“你的记录仪在交给数据部前有给别人看过吗?”

    “嗯?”钱择浩想了想,迷茫的摇了摇头,晃晃手臂“没有吧,这里面的玩意儿怎幺弄我自己都没搞清楚。”

    主教凝视了几秒,再次缓和表情,转移了话题,“最近出去的少了,是定下来了?”

    “主教,您别老盯着我啊!”钱择浩也不怎幺介意被教会盯梢,他觉得反正自己本来就是教会的人,大大咧咧的说,“是定了吧,反正先谈…咳,哎呀您可别扣我奖金!反正就唐一闻!您有空替我多盯盯他,要是发现他那什幺您可得和我说!”

    他嘴一顺,差点要说先谈恋爱谈着,结果一想服役期不能恋爱,干脆破罐破摔撺掇着主教给他当哨兵。

    这时的他完全没想到,一派慈祥的主教在听完之后已经在心里把唐一闻放到了特别关注名单。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