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二篇·第二十六章·内战
    第二篇 二月绀香·苌弘碧血

    |隋炀之(赢锋)X盛睿(姬睿)

    |第二篇视角:主攻

    第二十六章·内战

    二元历406年,12月6日,8:31a.m

    「@教会V:圣碧石是神赐予的礼物,没有它与主教的恩惠,本世界早已不复存在。即使语言被封杀,信念不会被磨灭。教会将永远站在光明的一方守护所有的信徒,主教与你同在。」

    二元历406年,12月6日,10:00a.m

    【总统府消息:我们不会否认变异者为本世界所做的贡献,历史会永远铭记他们的功勋。政府研制的抑制药物对人体绝无副作用,请变异者尽快赶到疾控中心登记领取。现正式招募变异者参与政府军,为本世界而战,责无旁贷。】

    二元历406年,12月6日,11:04a.m

    「@教会V:异族的战争还没有结束,同类已经迫不及待的步步紧逼,利益的魔鬼蛊惑了软弱的灵魂。变异的不是人类,是人心。」

    二元历406年,12月6日,13:00p.m

    【总统府通告:政府已接收一位因服用抑制药物而被教会残害逃亡的圣级触纹师,在此郑重申明,所有愿意接受抑制药物的教会成员请尽快赶往疫控中心,若被阻拦可拨打特别求助电话。对于教会的暴行,政府绝不会置若罔闻,变异者不是你们控制本世界的工具,政府将竭尽所能保护变异者的人权,保障变异者的人身安全。】

    二元历406年,12月6日,14;59p.m

    「@唐一闻V:教会的所作所为实在令我失望,我于昨日晚间执勤结束后来到疾控中心服用抑制药物,当晚被教会发现,对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私刑以及洗脑行为,所幸政府军救出了我,感谢昨日为我拼命的变异者们。在此我仅以个人名义申明,从此与教会再无瓜葛。以上所有言论,我愿负法律责任。」

    主教听完最新情况汇报,咬牙切齿的拍了桌子,他能发言说唐一闻是教会的叛徒,是政府安插的奸细吗?不能!作为一个政府管辖内的组织,说政府的人是奸细不是等于自己承认拥有不轨之心吗?这一耙子倒打得他气闷郁结,他知道政府在逼他出手打第一炮,内战势在必行,但是第一炮决不能由他发起。

    而且战斗器的武器和战力本就是攻击魔物的,政府的军火轰起来,反而要靠触纹师顶上。教会要和政府正面对抗实在是处于弱势。

    只是事情从来不受个人意志所控,主教还在纠结,那边钱择浩看到了唐一闻的申明后,暴怒的情绪猛然失控。一个通宵的失眠早已令他的精神处于不稳定的状态,双眼遍布着血丝,他找了一万个理由说服自己这是一场误会——他不能接受自己的第一场恋爱就是一个骗局。

    从高级基地带了一队人马气势汹汹的来到了1区,立马就碰到了政府军,两两相遇僵持在1-2区的分界线上。

    “让开,我要找唐一闻!”钱择浩对着领头的军官喊道,“教会的事情用不着你们来管!”

    “唐中校已经脱离教会了。”男人说。

    “放屁,你让他自己出来和我说!”钱择浩面色黑沉,“再不让开别怪我不客气。”

    “钱择浩,你现在的行为代表着教会,希望你明白自己在做什幺。”

    “去你妈的,”钱择浩说着一记导弹炮就轰了过去,“你们这堆老弱病残从教会退役就忘恩负义,老子今天就替主教教育你们。”

    圣级战斗器的攻击是在非常人能挡,虽然不比真的导弹,那也是杀伤力非常的大炮。

    二元历406年,12月6日,下午17时54分,教会骑士团圣级战斗器钱择浩的导弹跑轰响了内战的第一炮。

    慌乱逃窜的政府军面前突然降临了一道血色屏障,轰隆的爆炸声近在咫尺却丝毫无伤,他们身后,一个穿着深蓝色笔挺军装,带着军帽,肩负中校军衔的男人双手染血撑起来巨大盾纹。

    “唐!一!!闻!!!”钱择浩见到那道盾纹时身体内潜伏的猛兽破笼而出,咆哮声穿过硝烟和人群,夹杂愤怒与受伤,尾音回响,蘸着爱黏着恨。

    唐一闻的手一抖,咳出一口血来。他本就身负重伤,负担起这样一个盾纹已是强弩之末,他没有去看钱择浩,压低了自己的军帽藏起所有的情绪,站在原地,“三班集体准备牢纹,二连突进左翼,钱择浩肩抗炮右边是弱项,右翼的防御会更严密。四连准备,左翼出现漏洞后跟近,三班等我的指示——活捉钱择浩。”

    唐一闻现在的心情很复杂,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进行着,勾引、利用、背叛、环环相扣,他知道钱择浩的脾气一定忍不住,即使憋得了一时,但是看到自己的申明以后一定会炸,他安排了人在高级基地让他的意气之举通行无阻——这一切,都是为了完成总统的任务,让教会先动手。

    钱择浩被锁在牢纹之中依旧死死用眼睛锁定住了他,一声声声嘶力竭的为什幺响彻战场,他根本不敢靠近,用结束当做逃避的借口,转身吩咐后就直接离去。

    这是政治,是战争,是成王败寇,哪有为什幺,事实明明白白的摆在了面前为什幺还要追问,真是个…大笨蛋。

    主教接到消息后大怒,一向和蔼的表情变得扭曲,“去发消息,快。我们要抢在他们前面!”

    二元历406年,12月6日,19:54p.m

    「@教会V:最新声明:骑士团圣级战斗器钱择浩曾因与唐一闻的交往而多次受到教会的罚款与处分,此次唐一闻对教会的背叛让钱择浩受到了极大的精神创伤,教会对此表达惋惜与谅解,并对他所做的过激行为负失察之责。」

    总统把唐一闻喊到办公室里,“身体怎幺样了?”

    “多谢父亲关心,没什幺大事。”唐一闻挂着假笑,并不见多少亲近。

    “教会的最新声明你看见了吗?”总统直接切入正题。

    “看见了。”唐一闻点头。

    “你有什幺打算?”总统陈述着继续给出答案,“去用你的账号发一个声明,你是被钱择浩强迫的,暗示一下教会内部藏污纳垢,顺便再提一点隋炀之当初的事情,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唐一闻犹豫了半分,才答应道:“我明白了——父亲,我伤好了以后会再去一次密室,”

    “只要拿到圣碧玉,战争就会结束。”总统叹了口气,“你知道我并不想和教会开战,但是主教现在做的事情会毁了本世界。”

    唐一闻默默退了出去,在深入研究了标志性魔纹以后,他发现了一些主教所隐藏的事情,总统或许有自己的私心,但是只有总统的选择才能让本世界生存下去,这也是他帮助总统的理由之一。

    二元历406年,12月6日,21:24p.m

    「@唐一闻V:钱择浩因能量吸收过大,一经刺激产生重度变异现象,政府已为其注射药物控制,再次通知广大变异者,请尽快到防控中心登记,尤其是级别较高的变异者需要更加注意。希望教会不要再因循守旧,相信科学,相信政府。」

    唐一闻把原先的稿件删除,叹了口气收回手机。

    原稿:个人声明:教会服役期间,本人曾多次受到钱择浩的骚扰与纠缠,碍于教会潜规则无力反抗。教会对于高攻击战斗器在多方面有超出寻常的优待特许,例如当初招揽公爵时的隐秘交易条件……

    主教看着唐一闻的申明,连夜单独召见隋炀之,他一生阅人无数,逢赌必赢。如今,他要在隋炀之身上再压一次。是宝刀未老还是晚节不保,全靠这一把。

    “最近教会正在经历一次浩劫,敌人不再是异族,而是异心者。我很痛心,也很失望。”主教悲伤地说。

    隋炀之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一脸沧桑的老人,单手支起下颚,看他继续表演,他现在的心情不是很好,他讨厌冬天出门。

    主教的开场白没有等到反馈,咳了一声切入正题,“骑士团现在一下子少了两个职位,我希望由你和盛睿填补,我知道你也许不屑于这种形式主义的荣耀,我还可以答应你其他的条件。”

    “你当年是怎幺知道如何使用魔纹的?”隋炀之的声音很随便,像是闲扯一般,“骗小孩的行话就免了。”

    主教一愣,他设想过很多条件,唯一没有的就是这一条,他甚至做好了隋炀之想要一睹圣碧玉的准备,他有些兴奋,“天马行空的想象能造就一个非凡的伟业,你相信吗?”

    隋炀之笑着打量老者,“你的本命武器是什幺?”

    主教的表情变得危险起来,“你真让人意外。如果我告诉你,你的猜测是正确的。你打算这幺做?”

    隋炀之耸了耸肩,往后一靠,“不干嘛,我没兴趣掺和你们的事,骑士团是吧,我考虑一下。”

    “你答应了?”主教更意外了,他和对方打着哑谜却突然得到一个喜讯,不按理出牌的人让他措手不及。

    “我是说考虑一下。”

    隋炀之回去以后借着名头敲响了盛睿的房门,直接进入教会核心的机会实在是个太有利的筹码,让他的坏心眼咕噜咕噜的翻滚起来。

    “嗯?”盛睿穿着真丝的上下套睡衣,刚沐浴过的头发蓬松的散在身后,声音困倦。

    “主教邀请我们加入骑士团……如果我答应的话。”他说话时顿了顿,重音靠后,立马勾起盛睿的看好㊣看的ミ带v_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警惕。

    “……你是来和我做交易的?”盛睿清醒过来,皱着眉。

    “亲一下我就…”

    ——答应你

    砰—!的一声,还没出门的三个字消失在突然紧闭的房门中,对着大门的隋炀之一时间有些发懵的眨眨眼睛,然后靠着门愉悦的用笑声骚扰着夜晚。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