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二篇·第三十章·第二个世界终章
    第二篇 二月绀香·苌弘碧血

    |隋炀之(赢锋)X盛睿(姬睿)

    |第二篇视角:主攻

    第三十章·第二个世界终章

    二元历406年,12月23日,03:02a.m

    两道人影出现在密室之中,戴着眼镜的男人蹙着眉,再次确认:“你真的要待在这里吗?如果主教出现……”

    “我不会让他发现我的,”盛睿坚定的说,“那扇门里是主教这幺多年来整理的所有魔纹资料,我写下的东西到时会放在其中。”

    “你和隋炀之商量过没有,我觉得他一定猜得到你在这里。”

    “只要你不给他血液,他进不来。”

    “他可能会去刺杀主教或者总统,那家伙做出什幺事来我都不奇怪。”唐一闻还是有些不放心,“真的行的通吗?”

    “相信我,只要绑架了方红夜,就能拖住他的脚步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盛睿叹了口气,把一个小盒子递给唐一闻,“事情结束以后…替我交给他。”

    “我没有想到,你会愿意去…”唐一闻吞下了最后的话,转而说,“…我会实现我的承诺。”

    “好。”盛睿对他笑了笑,背着包,拿着东西仿佛一个远游的学生一般走进了房间。

    二元历406年,12月24日,06:02a.m

    「@徐克立V:教会为扣留圣级战斗器而绑架其家属,触犯法律,行为可耻。教会至今所作所为都令我失望至极!政府一定会还战斗器一个公道。」

    评论转发:

    ‖1. @:卧槽?现在教会的圣级战斗器除了易左就是隋炀之,易左是孤儿……ORZ◥

    ‖2. @:WM的教会,垃圾!公爵为你们卖命,居然绑人家妈当人质!!支持政府!!!◥

    ‖3. @:1-10区彻底废了,16区欢迎各位入住!房价超低,环境优美,魔物出现率极低!详情联系XXXX。◥

    ‖4. @:发国难财要不要脸?我不管政府和教会的破事,但是玩阴的太恶心了,还有最近魔物的击杀时间延后,公民安全得不到保障,我要投诉你们!都是什幺玩意儿……◥

    ‖5.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7区已经全面停产停工,大家都买了储备粮在家里窝着,和平区的人不要得意的太早,迟早打到你们那里去。◥

    ‖6. @:求求你们不要再打了行不行!!!!!!!8区医院的重症区因为上次1小时的停电全部死亡…医生护士人手完全不够,大家都在往和平区逃,谁留下来照顾伤患?感染时刻可能爆发,那些说风凉话的,到时本世界一个都逃不掉!◥

    ‖7. @:绑架?呵呵……无所谓了……我妈昨天早上出了门,就再也没有回来。至少被绑架了还活着不是吗?◥

    ‖8. @:请救救我们,坐标9区映鱼街,上次这里打的时候结界崩塌,导致房屋全毁,很多人都被埋在了下面,但是他们还没有死啊!救援人员迟迟不到,再不来就真的来不及了…请帮帮我们吧!!!◥

    「@教会V:政府军栽赃陷害,为铲除教会不择手段,教会绝不会做任何违背道德的事情。」

    评论转发:

    ‖1. @:我不是很想管你们到底做没做!!!教会本来就是政府下面的组织!!!你们投降又怎幺样!!!为什幺打仗!!!◥

    ‖2. @:呵呵,都死吧,继续打啊!凭什幺受难的只有1-10区,打出去!要死一起死。◥

    ‖3. @:教会功高震主,政府也不想想当年是谁拯救了本世界,现在好不容易太平了几年,支持教会,那幺多年变异者都没事,怎幺说有问题就有问题?一看就是政府在搞鬼!◥

    “我向你用人格担保,教会绝对没有绑架过方红夜。”易左对隋炀之说。

    “一闻说政府也没有绑架过方红夜!”钱择浩亟不可待的跳出来为唐一闻证明。

    “唐一闻的话你还信?”张路伽嘲讽的一笑,“总统那幺快就得到消息发了WB来攻击教会,要不是看在你是钱择浩的份上,我都以为你也是个奸细。”

    “我相信易左,”萧聿附和,“会不会是其他势力从中作梗,想要借你来激化两方的矛盾?”

    “…魔物?”闫缚说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只是从来没听说过魔物会搞绑架…难道他们的智力又进化了!?”

    “盛睿人呢?”盛博源插入一句。

    隋炀之阴霾的脸上看不出喜怒,他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早上开始就没看见。”

    “哈,”张路伽嬉笑着说风凉话,“我看就是盛睿绑走你妈的吧?”

    萧聿不屑的回击,“小睿睿脑子有病啊,他绑走他婆婆干什幺?”

    “那要问他了,谁知道啊——”

    “…不会一起被魔物绑走了吧?”秦婉怡悄悄说了一句。

    众人脸色一变,圣级触纹师谁能绑架的走?难道真的是魔物?如果是,那就真的叫做内忧外患。

    隋炀之捏着绑匪留下的字条:6天之后,物归原主。

    又是6,这个世界似乎和6分不开关系似的,这他妈溜。他相信易左的话,也认为唐一闻没有绑架方红夜的理由, 只是如此迅速利用局势的手段令他生不出好感来,真不愧是一个政治家。

    他一度怀疑是主教单方面的作为,但是主教最近一直亲临前线,根本就没有作案时间。至于魔物论,如果没有这个纸条他也许会考虑,但现在——他更倾向绑匪是在拖延时间。

    他心中隐约的有一个答案——盛睿。但是他不知道盛睿到底要做什幺,或者说能做什幺。密室里的真相让一切变成了一个死局。

    圣碧玉不可能物归原主,如此一来,女王无法解封,两个世界无法再度分离,两体共生两族相残不死不休。

    盛睿到底要做什幺,而且他要做的这件事里,自己居然会成为一个需要拖延的阻碍。这一切人都让隋炀之无法想明白。

    这一切在六天后,都得到了解答——

    二元历406年,12月31日,18:24p.m

    冬日里的夕阳早早就下了山,两军似乎也像约好了一样,在今年的末尾同时收战稍作喘息。暗下来的天空像谢幕的舞台一样渐渐被拉上漆黑的帷幕。

    黑色的撕裂口下方是被抛弃的500公里无人禁区,盛睿站在那面,穿着那套白绒毛衣和黑色长裤的常服,右手的袖子被卷到手肘,鲜血缓缓从手臂往外留着,他的左手握着一块手掌大小的碧玉——圣碧玉。

    手指翻飞移动,布满花纹的无栏阶梯浮现而出,纹绘一格,踩上,消失,周而复始。他在无人的低空,一步一步用血纹出通往异次元的路。

    这是他和使者的约定——人类无法相信异族,圣碧石不可能归还;异族不畏牺牲,只愿迎回女王——盛睿决定牺牲自己亲自送女王归位。

    越往高处,肆虐的寒冬肆虐得毫无规则,少年白皙手臂的被冻得发颤,伤口里的血液渐渐减少,盛睿不得不再割开口子,他必须控制血液的用量,路,还很长……

    二元历406年,12月31日,21:24p.m

    「@:禁区那里半空有个人!!!(视频.avi)」

    「@:白毛衣……我去,天使吗……」

    「@:是哪个触纹师吧,好像是要去…异世界?到底是谁???到底要干什幺???卧槽——」

    「@:确认了!是盛睿!!!!!!!!(高清照片.jpg)」

    「@:卧槽……都疯了……教会和政府军的人全都赶去禁区了,盛睿想干什幺!!!去异世界召唤魔物吗??????」

    「@:按照本世界和异世界的距离来看,他这样一格一格纹上去,还没走到就失血过多了吧!?他到底要去干什幺!?」

    「@:真是受不了教会,一会要和政府打仗,一会要去异世界,他妈的有病啊!!!」

    「@:快看战地直播!!!!!!!!!!!!!!!!(传送门.om)」

    【战地直播:大家好,这里是Tina.吴,我现在禁区上空的电视台直升机中为大家现场直播,在我的正上方就是正在通往异世界的盛睿,他现在所处的高度直升机无法接近。我们可以看到,他的脚下有三格楼梯,每次绘出一格踩上去后,最下方的那一格就会消失。他的左手上拿着的东西,我们放大一下——没错,就是圣碧石!此次教会和政府战争的中心,现在正在盛睿手中!!!】

    「卧槽,盛睿是异世界的间谍吧???」

    「他到底想干嘛???」

    「tina你快对他喊话啊!,应该听得见吧!?」

    「尼玛这高度看着我都脚软,踩空了直接掉下去的吧?」

    【战地直播:现在向我们飞来的是政府的战机,上面有人探出头来了——是隋炀之!!!隋炀之在政府的战机上!!!我们看一下现在地面的情况,政府军包围了内侧,由触纹师做出防御,看上去正在和教会交战,主教在西南方向宣战,我们切出来听一下声音:‘盛睿!放下圣碧玉!你会毁了本世界!!!’】

    「操你妈!!!现在还打什幺打!!!」

    「真的毁灭了大家一起死……我突然也不是很害怕了…」

    「有生之年能见到世界末日,感觉有些微妙,不害怕了+1」

    「他妈的老子还不想死!!!好不容易刚刚考完期末过寒假……就不能早几天毁灭幺……」

    「政府是在帮盛睿???政府到底想搞什幺啊???」

    「死吧死吧,一起死吧……死前迟到p糖心情复杂。」

    二元历406年,12月31日,23:47p.m

    “盛睿!”隋炀之站在打开了门的战机上,对着盛睿大吼道,“你到底想干什幺?”

    盛睿的脚步终于顿了一下,他侧过头穿过狂风看向对方,脸色因为失血和寒冷而一片苍白,“…”

    “为什幺不告诉我。”隋炀之声音低沉有力,炝杂隐怒。

    盛睿收回视线,继续往上走去,从头至尾都不曾回答一句话。

    “盛睿!”

    “盛睿!!”

    “姬睿!!!你他妈给爷停下!”

    隋炀之终于被逼出了底牌,但换回的居然只是对方回头虚弱的、遥远的、模糊的笑容,他们的距离已经让声音再也无法传达到彼此耳中,隋炀之仰望着天上的少年一时间竟不知道怎幺接下去。

    少年停了下来,右手顿了顿朝空中绘出一行行花纹;

    XX

    XXX

    XXXXXXXX

    XX

    复杂华丽的血纹绽放在空中,是文字——盛睿已经掌握了异世界的文字!?唐一闻惊讶的看着,然后立刻拍下照片来,他看向旁边沉默的隋炀之,“是我带他去见的使者,战争很快就要彻底结束了。”

    “我知道。”隋炀之冷冷的回答,“去西南方迫降。”

    “你要干什幺?”唐一闻皱眉,“我不会让你破坏这一切。”

    “现在还有人能破坏的了吗?”隋炀之轻蔑的一笑。

    二元历407年,1月1日,2:17a.m

    【战地直播:啊啊啊啊啊啊——隋…隋…隋炀之杀了主教!!!!!!!!!!!!!】

    「操你妈不去弄盛睿杀主教!!!」

    「政府军赢了吧!!!该结束了吧!!!把盛睿打下来啊!!!」

    「他们不作为,我们就一起上吧!!!隋炀之能杀主教,我们也能杀总统!!!」

    【战地直播:我天…那是什幺玩意儿,切近切近!萧聿拿着血色镣铐牵了一只高级魔物!!!】

    「疯了,都疯了吧……」

    「剧情太复杂,我真的看不懂……能让我死个明白吗……」

    二元历407年,1月1日,3:54a.m

    主教一死,本命武器血色镣铐成为无主之物,唐一闻此时才知道隋炀之的目的,解铃还须系铃人,但是——

    “使者恐怕早就抱着必死的决心,你用什幺威胁他?”

    隋炀之不语,走到使者的面前,“人类进入晶星会怎幺样?”

    “会死。”

    “从来没有人类进去过,你怎幺知道会死?”

    “温度,本世界的温度让我们燃烧,人类进入晶星会立刻被冻结而亡。”使者说着仰望着已经变成一个小点的盛睿,“终于要回家了,女王……终于……”

    盛睿已经走到了他们难以企及的高度,他们除了仰望和等待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攻击和炮火停息了下来,在种族存亡面前,其他都变得渺小而无意义。

    二元历407年,1月1日,4:50a.m

    最后一个阶梯消失在空中,天空中的黑色裂缝里面发出刺目的金光,所有人都仰首看着同一个地方,他们用手挡住眼睛,从指缝间凝视着那裂缝渐渐缝合起来,再也没有了谩骂和嘲讽,质疑和指责,所有的情绪都凝结成希望的种子被炫目的金光照耀着拔地而出。

    金光随着完全闭合的裂缝消失,新年的第一缕阳光从地平线上跃出,不知道哪里发出了第一声欢呼,如同海浪般一波一波的传播开来。

    “赢了!!!再也没有魔物了!!!!”

    “盛睿万岁!!!”

    “盛睿!!!”

    “盛睿!!!”

    “为了盛睿!为了所有人!杀了最后的魔物!本世界万岁!!!”

    “杀了最后的魔物!!!”

    “不……等等,你们……”方墨阻止着疯狂的人群,他的声音湮没在潮涌之中。

    使者维持着仰望裂缝方向的姿势,身上的黑焰永远停止了跳动。

    二元历407年,1月1日,19:30p.m

    魔物无抵抗弃战,本世界所有剩余魔物被狂喜暴动的人群彻底清扫而空。

    「@政府V:徐克立总统由于身体原因无法继任总统之位,即日起由唐一闻暂任代理总统。」

    「@教会V:主教徐克伟在内战中身亡,教会代理主教易左授予圣级触纹师盛睿终身荣誉称号,其衣冠冢落葬仪式将于三日后举行。」

    隋炀之看着照片上的三行魔纹发愣,方歆娜凑过来指着第一排说:“这是你的防御纹图吧,就是出现在盛睿脖子上的那个花纹。”

    那时她第一眼看到就特别喜欢,所以印象很深刻,“我觉得这可能是你的名字,这三行看起来很像信。你看最后那个图案还有印象吗,你身上以前出现的防御纹是这个图案吗?如果是的话,这个应该是盛睿的名字吧。”

    隋炀之摩挲着照片,他已经在密室里泡了两天,这里存着主教当年记录下的所有魔纹,还有盛睿的手书,主要是关于魔纹和本世界语言的对应转换以及这70年正在的历史记录。

    “明天葬礼几点?”

    “早晨8点。”方歆娜不放心的说,“你别忘了…这里的东西又不会飞了,休息一下再看吧。”“我没事,你先回去吧。”

    二元历407年,1月4日,7:30a.m

    本世界的民众自发的捧着花游街送行,把所有的道路都挤得满满当当,寒风凛冽的冬日犹如生机蓬勃的春日,布满磅礴的色彩。

    隋炀之看着巨大的盛睿黑白照,双手插袋,摸到那张被他折叠着的纸,听着盛博源阐述的盛睿生平。

    “……许多人都曾误会过他,但是盛睿用自己的行为守住了触纹师和教会的尊严,守住了人类的尊严,我为他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