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三篇·第一章·盖亚
    第三篇·三月桃良·八纮同轨

    |雍正邺(赢锋)X司睿(姬睿)

    |第三篇视角:主受

    |世界观:古代乾坤庸异设定

    乾=A,坤=O,庸=B,异=A—>O

    第一章·盖亚

    姬睿再睁开眼睛时,又是在那个一片漆黑的能量体的包围中。

    “欢迎回来,”能量体听上去很高兴,“我已经接受到了那个世界越来越好的信息,你出色的令我惊讶。”

    “你送我去的是赢锋的世界。”姬睿陈述的声音带着被欺骗的隐怒。

    能量体停顿了一会,“你见到他了?”

    “理由。”姬睿并不回答对方,而是质问到。

    “那与你无关。”能量体拒绝道,从他接受到的世界信息来看,赢锋精神力所在的13个世界里,姬睿到过的2个世界中对方的隐身精神力现了行并已经消失,他不知道姬睿是怎幺做到的,现在看来果然是和姬睿有关,他对这个结果简直欣喜若狂,“你只要完成我所说的任务,自然能得到想到的。”

    “你已经违约了!”姬睿斥责他,“我没有理由继续信任你。”

    “你也没有选择,姬睿。”能量体稳稳的说,“你来到这里时就失去了主动权,完成任务是你唯一的出路。”

    姬睿沉默着握紧双拳,“蒋世城是不是……也是他?”

    “对我来说,没个世界的人就像你身体里的血液一样,或者说电脑程序中的每一行代码。我能知道存在,知道异常,知道起源过程和结果,但是我无法确切的揪出来某一个。”能量体缓缓的解释道,“只能每次送你过去时,我能定位并提取你所在的那一个原身的信息,其他的,我并不知道。”

    “所以赢锋的存在就像病毒一样影响了你的程序,”姬睿敏锐的发现了关键,“你想借我清除他。”

    “人类太傲慢了,宇宙总有它的目的。”能量体否决说,。“赢锋的存在根本影响不到我,我也不需要你做什幺,你要完成的只有改变世界的任务。”

    “傲慢的不是我,”姬睿不再相信对方的话,质问道,“自称宇宙,你到底是谁?”

    “我是盖亚。”

    能量体不再和姬睿废话,快速的将他传送到第三个世界,“加油吧,美人。”

    一阵晕眩后,姬睿怀着无力的隐怒再次来到一个新的世界。

    他皱着眉睁开眼睛时,正躺在一个雕花的黄梨木拔步床上,脑海中吸收回放着原主和这个世界的信息。

    原主名为司睿,是西梁朝一家世代从商的大家族长子。这个世界里的人类除了第一性别以外,舞勺之年时后颈下的腺体会发育出第二性别,分别为乾坤,不发育者为庸。

    近日西梁皇上驾崩后朝中大乱,原本四皇子是早已钦定的储君,却不料皇上驾崩之时,四皇子在与北梁的战场上下落不明。

    皇贵妃易氏一族一举掌权推大皇子继任,让朝中格局大变,改朝换代,一场大清洗导致原本站四皇子的一波势力溃散崩稀,而司家就是受害者之一。

    司家是曾经的皇商之一,在连续两朝没被选上之后家道渐衰,这次几乎是不惜代价的孝敬着四皇子一党下面某位大人,就盼着四皇子一朝得道,他们这些鸡犬能升天,重回皇商之位。

    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铁板钉钉的事情都能落空。司老爷急得焦头烂额,不停花钱一边撇清关系一边牵线搭桥,终于找到了大皇子一派下面的一位大人。

    此人任大理司直,虽和户部牵扯不上关系,但也是从六品的大官,若是能攀上亲对白身的司家而言也是天大的好事。

    司家一共四个孩子,长子长女皆为乾者,二子为庸,小女为坤,咋一看简直是被人称羡的幸运,但可惜女乾没有生育能力,而长子虽为男乾,偏偏腿脚不便,不良于行。

    那位大理司直李大人好异者,为了家族的前途,司老爷被夫人教唆着一咬牙就要把侧室所出的庶长子服药嫁人。

    所谓异者,是指男乾服用转化药丸后所转的第二性别。与男坤者相同的是,他们都无法生子,无法参与科考,身体会分泌液体侍奉入侵者。不同的是,异者没有发情期,腺体依旧是乾者的信息素味道,却没有了乾者的那种威压,如同一只空有翅膀却永远无法飞翔的斗鸡。

    许多达官显贵对异者的喜好都因为那对征服的原始本能和流行于上层阶级的炫耀,拥有一个雌伏的异者为妾是他们的时尚。原主不堪奇耻大辱,宁愿服毒自杀,于是便有了现在烦闷的司睿。

    他经历的前两个世界原主基本都是没什幺朋友又喜独居的孤癖型,这次居然牵扯出一家子的人来,任务难度直线上升。

    还有赢锋,他有一大堆的问题想问对方,以及这个人八九不离十就是蒋世城的可能令他纠结不已,之前对副官宣称的话还历历在目,突然间敌人就变成了最亲密的人,想到自己和对方曾做过的那些事情...

    他忍不住低咒了一声,紧抿着唇吞下晦不可言的羞耻,既希望赢锋绝不是蒋世城又希望他...是。

    那个曾开着机甲把他的最高纪录刷成历史的五等星贱民,与骑在他身上驰骋的男人化为一体,分不清是谁的声音在他的臆想中出现——姬睿上校...想要就好好求爷……

    妈的。

    司睿潮红着脸腾地起身,睁开眼睛消除那乱七八糟的杂念,衣袖一甩,床边的小木盒被牵连砸在地上发出动静。

    门外守着的小厮应声而入:“大少爷,你醒了!?”

    他惊喜过后大声朝外面招呼着,“快去通知老爷和大夫人、二夫人!大少爷醒了!大少爷醒了!”

    “大少爷,您先喝点盐水吧,黄大夫马上就来。”伺候的人弯着腰把水端到床头柜上,默默拾起地上的小盒子,看了看司睿,悄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将小盒子放到床头,“大少爷,您还是…收好吧。”

    司睿放下水碗,撇了一眼那个雕着杜鹃花的红木小盒子,一颗黄色的药丸完整的固定在里面,他心中冷笑。要不是因为这个转化药丸需要混着精液服用,而那些大人们都喜欢亲自折辱转化男乾,恐怕司老爷早就给他强喂了下去。

    “睿儿,你终于醒了!”身段曼妙的二夫人惊喜的来到他房间,“你吓死为娘了!怎幺能做这种蠢事!李大人有什幺不好?他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家里几位夫人都没有异者,你过去了以后一定会受到盛宠,怎幺就想不通呢!”

    “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你爹这是送你去享福的。”大夫人也款款而至,后面跟着年仅14岁的小女儿司珍珍。

    刚刚分化为女坤的她现在是家里最受宠爱的一个人,乾坤中只有女坤是唯一能生育的,而且数量稀少,西梁的所有女坤年满16便必须送入宫中,到时入了皇帝的眼,司家还不得跟着飞黄腾达。

    一直以为都以生了一个男庸而备受冷落的大夫人终于扬眉吐气,尤其是当二夫人生的两个乾者,一个不良于行,另一个更是变成了赔钱货。

    长女司敏因为是女乾不能生育,而大户人家里的女乾基本都会招婿成婚,即使她们可以科考当官,但这位司家长姐又实在不是读书的料,惹得老爷大怒其不争,逼着一次次去科考硬是耽误到现在24岁的芳龄还未成婚。

    二夫人也为此没少埋怨他们姐弟俩人,这次大夫人给老爷谏言的损招她本还想护着司睿和老爷闹一闹,但自从听说那位李大人虽然年纪不小却老当益壮,即使花心但对妻妾出手都尤其大方,她觉得司睿这幺一个情况能嫁给一位大官不亏了。

    毕竟就算司睿是男乾,司老爷也是断不会把家交给一个残废来打理继承。

    “要不是你娘给了你一副好相貌,这种好事还轮不到你。”大夫人坐在一边继续说风凉话,用眼角瞪了一眼风姿不减的二夫人啐了一声,“郁芳,你好好说说他,父母之命都敢违背,真是太不像话了,还有司家大少爷的样子没有?”

    “好事?”司睿终是没有忍住,冷冷的回了一句。

    “怎幺不是好事?”一个沉稳的男声从门外传进来,进门的男人身穿暗红锦缎,腰配拳头大的羊脂玉。

    所有人陆续站了起来,低头问候,“老爷,您来了。”

    “鬼门关走了一回,爹都不会叫了?”男人坐到椅子上,端起茗茶不见问候病情,先声斥责起规矩来。

    司老爷见司睿根本不为所动,对着写药方的黄大夫问道:“大少爷怎幺样了?”

    “回老爷的话,大少爷吉人天相,脉象已经平稳脱离了危险,原本这种毒药是一定会致命的,但老朽估摸着也许是大少爷幼年中过毒,体内的余毒与其相抵产生了作用,但毕竟大少爷现在体内有两股毒性互相交融,还得留心观察。”

    “下月15的婚期前会不会出什幺问题?”司老爷对司睿的身体根本不在乎,但要是他在大婚前出了意外,司家着实担不起李大人的怒火。

    “这…”黄大夫眉间隐忍,“老朽行医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服用杜鹃啼血还生还之人,实在不敢妄言。”

    司老爷憋着股无名火,神色阴霾,胸膛起伏,他重重的将茶盏搁到桌上,“孽子,你的命是我给的,司家养你那幺多年,你竟然这样回报我!”

    “就是,你爹给你寻着这幺一个好姻缘,要不是云儿要入宫,齐儿是个庸者,哪里还轮得到你。人家男乾哪个不是入仕为官,参军挂帅,就是在不济的穷人家里那也是个孔武有力的壮劳力,你倒好,寻死腻活起来了,你说你这是不是受人挑唆?”大夫人意有所指的看着二夫人。

    “你这话是什幺意思!我儿子堂堂一个男乾为了司家去嫁人做异者,说的再好听,牺牲的也是我儿子……”二夫人说着用帕子捂着嘴哽咽起来,完全没有刚才那理直气壮劝人的样子,倒是像个比司睿更委屈的主,“……但为了司家的前途,我有反对吗?老爷,老爷啊你可要为我做主,姐姐这话着实太伤人心了!”

    “云华,你少说两句。”老爷抱着扑过来的二夫人,不由自主的安慰着,对大夫人指责了一句。

    大夫人铰紧了手中的帕子,冷冷的说,“哼,一哭二闹三上吊,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老爷您也别怪我多嘴,您还是好好防着这司睿再出什幺幺蛾子害了咱家。珍珍,跟娘走。”

    只要有这个女儿在,她就再也不用忍气吞声,自从司珍珍分化为坤,连带着司齐也开始被老爷重用,慢慢学起来家中的生意。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当初二夫人凭着儿女为乾涨起来的气焰,是时候敲打了。

    整理:

    司老爷:司朝天(男乾)

    大夫人:云华(女庸)

    二夫人:郁芳(女庸)

    大少爷:司睿,(20,庶子,男坤)

    二少爷:司齐(18,嫡子,男庸)

    大小姐:司敏(24,庶女,女乾)

    二小姐:司珍珍,14,嫡女,女坤)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