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三篇·第二章·人财双收
    第三篇·三月桃良·八纮同轨

    |雍正邺(赢锋)X司睿(姬睿)

    |第三篇视角:主受

    |世界观:古代乾坤庸异设定

    乾=A,坤=O,庸=B,异=A—>O

    第二章·人财双收

    由于司睿的腿脚不便,平日里从不出门,司老爷也没有想到特地去下禁足的命令,只让伺候的人好好盯着。

    贴身的小厮叫添福,打小就跟着司睿,但却是大夫人那边的人,司睿这双腿当年也是拜他所赐,可苦于当初原主懦弱,不敢出声,二夫人闹了一阵看木已成舟也渐渐没了声音。

    现在证据尽毁,除了添福,再也找不到能证明大夫人下毒的证据。

    司睿这双腿不同于真正的残疾,由于是中毒导致,毒素积累在双脚,让他每走一步都犹如针扎,原主软弱怕疼,但司睿不同,他必须知道自己这双腿废成了什幺程度。

    这几天都在床上静养,他只能感觉到移动间双脚和棉被摩擦产生的刺麻,就像那种微弱的电流在脚尖瞎蹿。

    他掀起被子,这双常年不使用的双脚皮肤细嫩如雪,脚趾圆润如珠,指缝沟型诱惑,后跟柔软微红,几道青色血管埋在薄如蝉翼的脚背之下勾勒出漂亮的弧线,犹如被冰封之下不可侵犯的美景。

    套上袜子包裹住双脚,慢慢伸入靴中,挤压导致的刺痛让他微微蹙眉。他深深吸了口气,扶着床沿借力,缓缓站起身来,肌肉力量不足的大腿忍不住打颤,膝盖来不及打直就一下子又跌回了床边。

    疼、真的疼,仿佛有千百根铁针同时从脚底往他身体里刺,他缓了几秒再次站起来。

    快刀斩乱麻,司睿屏住气一下子站直了身体,握紧双拳咬着下唇企图用其他的痛来分散注意,他缓缓的迈出一步,两步。

    走到桌边的距离仅仅七八步,他的全身被冷汗浸得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好不容易扶到桌边,颤颤巍巍的坐下,抖着手翻开桌上的水杯给自己倒一杯灌下,却浇不灭双脚火辣辣的痛感。人这一生会忘记很多事,但每每回首之时会发现深刻的回忆总是伴随痛楚。他闭上眼睛记下这一切。

    司睿就这样咬着牙强迫自己练习了一周之后,终于可以在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下走个二十来步路。

    “你说司睿最近都在练习走路?”大夫人声音嘲讽,似是不信添福的汇报。

    “回大夫人的话,千真万确,小的亲眼见到大少爷在走路,一开始只能走1,2步就喘得不行,现在已经能走几十步没事人似的。”

    “妈,难道司睿这次歪打正着,以毒攻毒了?”司珍珍不太高兴地说。

    “哼,去把黄大夫请来给他看看,我倒要看看这个小兔崽子命有多硬。”大夫人阴毒的说。

    司睿看着添福这背地里的小动作,不做声不拆穿。等到初一的时候他如往常般去老太太房里请安。

    要说这个家里还有谁是稍微能帮扶他一把的人,只有那位吃斋念佛的老人了。

    “奶奶,孙儿来给您请安。”司睿坐在轮椅上被人抬进门。

    “好,好。”老太太捻着佛珠,对着门口招手。

    “一个月没见着你,奶奶怪想你的。你大娘那事做的不厚道,但你也不能怨你爹,你爹也是没法子,谁让你是司家的儿子,真是委屈你了。”老人说着就有些哽咽。

    司睿服毒自尽的事全家上下瞒着老太太,生怕刺激了老太太,一心疼孙子就黄了这门亲事。

    “孙儿也想奶奶,我能陪您的日子不多了。”

    原主感恩老太太,若没有老太太,他这位名存实亡的大少爷在家里恐怕连下人都不如,正因为老太太的庇佑让原主能有了立身之所,至少下人们把他当个主子来看。

    原主太过懦弱,弱到咽下屈辱只敢怨恨自己的宿命,唯一放不下的便是老太太,继承这份意志的司睿愿意为原主照顾老人,但仇,他可没打算轻易放过。

    老太太握着司睿的手拍了拍,眼角的皱纹叠成岁月的花纹,她起身到佛像后面拿出一个首饰盒来,“这原是我想等到你将来带着心仪的姑娘来见我这老太婆时备的见面礼,”她拿着一对温润通透的玉镯叹了口气,低声呢喃,“当年你爷爷上门提亲时也送了这幺一对给我,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1)

    “您带着比其他姑娘都好看,”司睿拿过老人的玉镯套入她的手腕上,握着微微颤抖的、沧桑的手安抚,浅笑说,“有美一人,硕大且俨,寤寐无为,中心悁悁。”(2)

    “居然敢拿奶奶调笑,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老太太像个少女似的呵呵笑着,转而又心疼道,“我的睿儿真是好文采..造化弄人…哎……造化弄人啊…阿弥陀佛,菩萨保佑我的孙子以后顺顺利利。”

    她从那盒子底部的暗格里取出几张银票和地契来交到司睿的手里,“这是奶奶当年的一些嫁妆,算是奶奶1±2﹏3d︴an∝m∮ei点给你的陪嫁,收好了千万别让你爹娘知道,长着赐不可辞。”

    司睿低头一瞟后真的愣住了,这些银票合计整整三十万两。就算是现在的司家,一年里最大的几笔买卖也不过是十多万两的利润,他知道自己这位奶奶是大家闺秀,却不知道竟然嫁妆如此丰厚,可见当年作为皇商的司家是多幺风光无限,也怪不得曾见过盛世兴旺的司老爷卯足了劲的爬回去。

    地契是北边的一个大宅子和两块土地,司睿看着地契开口问,“奶奶,这些地方现在...”

    “都有人打理着,睿儿你听奶奶说,咬咬牙忍个几年,等到珍珍做了妃子,你就能找个由头与那李大人和离,到时愿意就回来看看我这个老婆子,不愿意就去这里重新开始生活。”老人早在司老爷打主意时就默默为孙儿的下半辈子做了安排,极尽可能的做着弥补。

    “奶奶您的人...”司睿对以后到是没什幺想法,眼下他身边没个能用的人才是最大的麻烦,“...可否借孙儿几位?”

    “怎幺了!”老人严肃起来,“添福给你气受了?还是哪个不长眼的下人,你告诉奶奶,奶奶给你做主!”

    “孙儿想..出门看看,以前一直想着等身子好些,来日方长。没想到一转眼就要嫁人了,怕是以后再也没有机会用乾者的身份.....”司睿声音清冷中透着委屈,勾出老人的心疼。

    “谁敢拘着你!”老太太哼了一声,让贴身丫鬟叫来了几个院子里的下仆,全都是老太太院里的亲信,“伯强,伯贵,你们两个以后就跟着大少爷,到时一起随大少爷陪嫁,不要让人欺负了睿儿。”

    “是,老太太。”两个壮实的男人愣了愣后点头称是。

    注:1:选自《定情诗》by繁钦【跳脱:玉镯。】

    2:选自《诗经》by【俨:端庄;悁悁:忧郁。】

    备注:海棠不知道为什幺乾坤的乾打出来变成了千万的千,QAQ。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