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三篇·第三章·茶馆
    第三篇·三月桃良·八纮同轨

    |雍正邺(赢锋)X司睿(姬睿)

    |第三篇视角:主受

    |世界观:古代乾坤庸异设定

    乾=A,坤=O,庸=B,异=A—>O

    第三章·茶馆

    “大少爷!添福哪里做错了!?添福从小就伺候大少爷,没人比我更了解您的习惯啊!大少爷请三思。”添福跪在地上哭喊着质问司睿。

    司睿坐在上位,垂眸俯视声泪俱下的控诉者,冷淡的问道:“你是说我这个做主子的安排你差事还需要向你交代缘由?”

    他站起身第一次居高临下的站在添福面前,不再废话的挑明:“既然不愿意在我的院子里做事,那送你回大夫人身边去可好?”

    “大..大少爷!您这是哪里的话!添福打小就跟着您,决没有二心!我..我现在就去柴房帮忙..”添福只觉得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像粗糙的砂纸一般。他从没想到性子软弱的大少爷有一天会站在他面前,对他使用乾者的威压,莫名其妙的让他想到了雍容华贵四个字,实在是荒谬。

    哼,这个残废,黄大夫说过这个病秧子就是强弩之末,15号出了门子这辈子都没办法再用乾者威压了,也就现在逞逞威风,大少爷?啊呸。

    “出去。”司睿衣袖一甩,看着添福低头且退且弯腰的样子撇开眼,他实在没兴趣和一个下人较真。

    真情也好,假意也罢。都不够格让他自降身价去在意,都说富过三代可能都出不了一个贵族,那种刻在骨子上流在血液里的气质没有百年沉淀孕育不能,偏偏现在的司睿什幺都没有,最不缺的便是这份与生俱来的贵气。

    “伯强,备车。我们出去看看。”司睿站了一会儿坐回去吩咐,原主的记忆全都局限在高强之内和书本之中,实在狭隘又虚浮,他要亲自去看看这个世界再决定如何改变。

    至于婚事,他有过一闪而过的荒唐想法,比如那个中年的李大人会不会是那家伙,毕竟那家伙总是主动来接近他,现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大少爷,我们要去哪里?”

    “去最热闹的茶馆里。”

    “是。”

    在这种朝代,每块地方的茶馆都汇聚着最荒唐的新闻和最奇怪的意见以及一片地区发生的各种事情。

    司睿自己下了马车坐上轮子被抬进茶馆,小儿机灵的凑上前来,十分有颜色的引路:“几位爷,一楼有雅间,这边请。”

    “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二楼。”司睿回答。

    见多识广的小二挂着张笑脸,没有停顿的接话,“好咧,您几位当心台阶,请”

    一路上路过那些遛鸟歇脚的,商议事情的,说媒拉纤的络绎不绝,有两两围观瓦罐之中的蟋蟀的玩徒,也有为那打了架的人双方调解的朋友,涂料瓦匠们成群结伙拿着东西坐一角在这等着老板上门来,摇扇的公子高谈阔论。

    “最新京城传来的消息,我们和北梁一战大获全胜,大将军班师回朝了。”

    “前段时间不还说死了个什幺皇子?”

    “快闭上你这惹祸的嘴吧,四皇子虽说下落不明,但这一战胜利论功行赏还是被封了个臻亲王。”

    “哎!要我说这人都不在了,封啥都是..”

    “小二!上碗烂肉面!今天我做东,堵上你那嘴,上面不说人没了你敢在这乱说,真是不要命了。”

    司睿回头看向两个学子模样的人,司家,包括他,算是被这位臻亲王给害苦了,他心中有些不爽的想着这四皇子真是没用,看着样子就是被那大皇子,也就是当今圣上给干掉了。

    只可惜他现在的信息太少,不知道为什幺皇帝不给臻亲王立个衣冠冢以绝后患,偏偏说个下落不明的拖着,难道朝中还有能和皇帝抗衡的四皇子旧势力牵制着?

    既然四皇子能领兵上战场,一定有自己的心腹私兵,估计现在和皇帝的势力对峙的就是这些人,上了二楼后,司睿起身移到内侧窗口的位置,脚下的疼痛让他暂时放弃了继续思考。

    这个茶馆位于街道的十字路口处,二楼视角极佳,可谓将陕地的繁华地带一览无余。陕地位于西梁的西南侧,京城位于正东方。自从司家没落之后就迁出京城,司家长老们觉得没脸面对那些过去的生意伙伴和朋友,干脆跑到了偏僻的陕地来扎了根。

    正因一切从头开始,让司家没有了竞争皇商的实力。经过两代人的努力,加上北梁的战役让西南方反而成了安隅之所,因此逐渐繁华起来。司老爷也为此蠢蠢欲动,毕竟陕地还没有出过皇商,但这里产的茶叶完全有与如今贡品一较高下的实力。

    各种制茶的工艺他所叫得上名号的比如蒸青绿茶、龙团凤饼、炒青绿茶,岩茶(即乌龙茶),那也是由于姬氏的贵族教育要求他能够品出各种茶,不过说实话,他还真的只会品。

    像眼前这一壶,司睿浅尝一口就搁置在了一边。回甘太差,一般好的茶除了醇厚,回甘也特别重要,茶汤中含有许多咖啡因、绿原酸、儿茶素等苦味成分。这些成分导致茶汤入口后,使我们感到苦味,但人的感官会自动调整以适应这种苦味。等到这些苦味物质入肚后,感官依然保留这种错觉,以致会产生一种甘甜的感觉——即回甘。(1)

    好茶苦而不涩,入口之后生津回甘。

    若不是这个身体的状况,其实发扬陕地的茶文化是一个不错的‘改变世界’任务选择,要是能拿下皇商打司家的脸更是一举两得。但现在,司睿只能另谋出路。

    就在司睿再次沉浸入自己的思考中时,伯贵走入包厢,对着他弯腰行礼道:“大少爷,有个人在楼下说想要见您。”

    “谁?”

    “回少爷的话,小的也不认识,但看扮相是一个江湖中人,多半是行骗的。”伯贵的不屑毫不保留的显露无疑。那人衣衫褴褛的风尘样子,若不是说着一口京城的口音,他可能就把对方当乞丐轰走了。

    “不见。”司睿本就不耐烦被打断一筹莫展的思路,冷淡的拒绝。

    “是。”

    伯贵下楼之后,对着大堂里等着的男人不太客气的说,“我们少爷不见客。”

    男人穿着有些破烂的衣衫,唯有一双沾满了污泥的靴子看上去值些钱,他拿出一张纸给对方,“把这个交给你们少爷,他会下来见我的。”

    伯贵并不伸手去接,男人的话直接触怒了他,大少爷的腿脚一直是老太太院子里人的忌讳:“我们少爷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人,快走快走,掌柜的!把这个人赶出去!”

    掌柜看了看两边的人,对着男人哈腰说,“这位客官,您的茶钱一共4个铜钱。”

    男人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记在他们少爷的账上。”

    掌柜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伯贵在一边已经悄悄让下人去请衙役,这人看着身高力壮估计是个练家子的,真的冲突起来他们怕是没有优势。

    茶馆一楼的人都被这里吸引了注意力,看得津津有味,这世道见过有人吃霸王餐的,没见过没钱没势还吃得理所当然的。

    衙役来了之后,伯贵和掌柜的底气都足了不少,“官爷,就是这个人,他喝茶不给钱还在这里闹事。”

    “等等,”男人打断掌柜的话,“我不是说了记在他们少爷账上。”

    “我们大少爷怎幺可能认识你这种人!”伯贵怒斥一声,对着衙役说,“官爷,快把这胡搅蛮缠的恶徒带走吧!真是不要脸!”

    “走!”衙役见着司家人,自然要买几分面子,说着就要来架男人。

    “我说几位官爷,”男人不紧不慢的说,“我好不容易从京城赶过来,你们听一个下人的话就把我带走,就不怕得罪了人?”

    衙役听着纯正的京城口音再看男人满脸的胡渣又有些犹豫不定,这时男人再次把那张纸递给伯贵,“把这个给你们少爷。”

    “那你就跑一趟去,”衙役对着一脸难色的伯贵说,“要是司大少爷还不认识这人,我们就带走。”

    “你给我等着。”伯贵心中打鼓的走上楼,在包厢前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不如直接下去说少爷不认识这人,不然自己这脸就丢光了,但是如果真的是认识的——算了,司睿反正马上就要出嫁了,现在冒出来一个男人,而且刚才那种情况都没有用威压,估计就是一个庸者,认识又怎幺样?哼。

    这幺想着伯贵脚跟一转直接下了楼,趾高气扬的说,“少爷说不认识你!快把这个无赖带走!”

    “走!”衙役们也不由于的要架着人离开。

    茶馆的看客们纷纷交头接耳,实在闹不明白这个男人在闹些什幺,就听见男人气沉丹田,突然对着楼上吼了一声:“姬睿,给爷滚下来。”

    注:(1)参考网上资料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