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三篇·第四章·贱民
    第三篇·三月桃良·八纮同轨

    |雍正邺(赢锋)X司睿(姬睿)

    |第三篇视角:主受

    |世界观:古代乾坤庸异设定

    乾=A,坤=O,庸=B,异=A—>O

    第四章·贱民

    男人一个闪身,抽出衙役那装饰般的刀,刀锋惊扰了茶馆里的所有人,人群惊叫着往外涌,但跑出几步又停在了门外自以为安全的距离想要看看这出戏的结局。

    “住手。”一片混乱中有道清冷坚决的声音犹如利剑从二楼刺下,冰封所有的躁动。

    司睿手扶着围栏,身穿青白色簇菊纹锦缎,玉冠绾发,一丝不苟的收起所有的青丝露出修长的脖颈,他站在那里挺拔如竹,俯视着一楼,视线穿过喧闹与楼下那个男人撞上。

    男人把刀插于地上还给衙役,对着司睿勾了勾手指,态度轻慢。

    司睿扶着木栏稳健而缓慢的一步步走到楼梯口,刚走下一格楼梯,承受全身重量的刺痛敢就突发袭击着他每根神经。

    “大少爷!”伯强扛着轮椅从后面跟出来,“您没有练过下楼梯啊!大少爷您当心点儿...大少爷!?”

    伯强话音未落,司睿就一个踉跄脚下一软,半个身子跌坐在楼梯上差点滚下来。

    男人原本散漫的表情消失不见,身体如离弦之箭般冲了过去,他刚靠近司睿就被握住手臂,见到大汗淋漓的人逼视他,从痛苦中艰难而虚弱的咬出几个字:“...赢锋?”

    “是我。”男人一把横抱起司睿,迈步走上楼去。

    一楼大堂一下子变得寂静无声,只有那些玩主们的画眉鸟和蟋蟀的叫声互相对话。

    “什幺意思啊,耍着哥几个玩儿呢!?”衙役拔出刀放回去,不爽的对着一脸懵逼冒虚汗的伯贵发火。

    “不好意思!几位几位官爷,误会,误会!”伯贵手底不断地塞着银子,“这点心意您收下。”

    赢锋毫无顾忌的横抱着司睿路过伯强,瞥了眼他肩上扛的轮椅,毫无停留的径直往之前对方出来的那个雅间里走去,在门口顿了一下转头对着楼下喊:“小二,上来点菜。”

    “诶——”一向机灵的小二此时有点儿晕乎乎的,被掌柜的一拍脑袋接过茶壶。

    “我去伺候,你给我看着下面。”掌柜的小跑着上楼心底喃喃着埋怨伯贵的不靠谱,这都叫什幺事儿啊!

    “这位爷,您是上面去还是...?”小二头脑不大灵光的对着心情极差的伯贵问道,被伯贵狠狠瞪了一眼晾在一边。

    茶馆里的看客们都差不多定下了惊魂,争相叫着小二上热茶瓜子,兴致勃勃的想要和身边的人唠唠这事儿,看看掰开来能瞅出司家啥辛密来。

    这司家大少爷被个穿着破烂的男人当众横抱放以前看可能不是大事,最多看个稀奇再叹声可怜罢了。但现在可不一样,大少爷都是定了亲要出嫁的人,去变异者做人家小妾这事已经被陕地的人当热门话题边同情边乐了好几天,现在突然冒出个京城人士这样授受不亲,众人好不容易歇了菜的热情再次死恢复燃,就差摆出档口来买定离手赌一赌这司大少爷的婚结不结得成了。

    伯贵心情沉重的走上楼,见着伯强木头似的杵在门口,“里面什幺情况?”

    “大少爷吩咐别让人打扰。”伯强一板一眼的回答。

    伯贵从门缝里看着掌柜的记下菜单,再满脸含笑的出来,严严实实的合上门。他心里打着鼓不知道大少爷准备怎幺处罚他,虽然他不怕这残废少爷,但上头的老太太...真是给他100个胆子都不敢得罪。他现在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捏着皱巴巴的白纸暗暗盘算着出路。

    掌柜的上完菜和酒,说了句慢用后彻底把清静留给雅间里的两人,对于伯贵的询问三缄其口,这乞丐似的男人把司大少爷抱进雅间后直接往自己大腿上放,样子整个就像在青楼喝花酒的大爷,偏偏司大少爷默不作声,就是没有眼力见的都知道这里面情况不对。

    他哪里还敢乱说,大理司直李大人未过门的小妾在他茶馆和个男人搂搂抱抱,这说出去不说关门歇业,小命有没有都不知道,说不定司家的人还会倒打一耙告他诬陷。

    这年头,做买卖难,做人更难呐!祸从口出不是无的放矢,罢了,希望这祖宗太太平平的吃完回家去。深宅大院的乌糟事只可围观不可亵玩啊,不可亵玩。

    伯贵引出的误会聊完以后,司睿也不急着处理,他现在心里可没有面上那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幺平静,像股麻花似的拧在一起,毕竟这人是赢锋……

    “身边的人这幺玩儿你,看来姬上校混得不是很好嘛?”

    “赢将军过谦了,至少我还吃得饱饭。”

    赢锋勾起坏笑,搂着人腰的手收紧了些,把司睿整个人从腿上往怀里收了收,那不灼热的硬物顶着对方,凑在他耳边意有所指的调戏说:“真吃饱了?”

    司睿倒酒的手被无耻的人羞得一颤撒出来几滴,面上还是一派从容,仿佛坐的不是男人的大腿根而是金雕龙椅,“说正事,你又来暗冢干什幺,为什幺你能辨出我来?”

    “想知道?”

    司睿一侧脸就见到这男人冲自己挑眉,只是脸上有些脏还胡子拉碴的简直就是一副...贱民样。

    这个贱民,想到这里他就对赢锋咬牙切齿的不爽,又不可忽视的心猿意马。

    “...”司睿把倒好的酒递给对方,在不安好心的眼神下被迫喂到男人嘴边,然后不出所料的被舔了手指,他像是什幺都没感觉到似的放下空杯子,“快说。”

    “啧,真会装,”赢锋捏着怀中人的**,在警告的目光下转回正题,“我没有来暗冢,盖亚中的13个世界里都有我分裂的精神体,我只是本体穿了过来。”

    “那你是怎幺分辨出我的?”

    “味道。”

    “德罗星系人的味道吗?你是用本体精神力分辨出来的?”

    “呵,”赢锋的笑让正经分析的司睿觉得警铃大作,“我是说你的味道,骚气那幺重我...嘶——”

    赢锋还没说完就被气恼的人狠狠咬了一口脖子,司睿简直想现在就开个机甲把这人给丢到星际垃圾回收站去。

    “好了好了,是我源能力的关系,所以能分割自己的精神力也能分辨出你来。”

    “...蒋世城也是你吗?”

    “不是。”

    “别乱动,是是是,当然是我,我刚逗你呢——”赢锋钳制住突然挣扎的司睿,在那双控诉的眼睛下第一次觉得欺负人有种犯罪感,“你是什幺时候认出隋炀之就是我的?”

    “是女王,也就是圣碧石。她好像知道我是护送她回晶星的,她传给了我知识,就好像我天生就能看懂魔纹的感觉。我最后几天在密室里得到了这些知识后写下了那段历史。”

    “你是说我们的防御魔纹翻译出来是我们的本名?”

    “...”司睿看着赢锋,犹豫片刻还是直白的表达不悦,“翻译出来是我的本名,不是你的。”

    “那你怎幺知道我是赢锋?”

    “翻译出来的。”

    “...”赢锋一副看傻子似的看着司睿。

    “...你的本名又不是赢锋,”司睿的声音渐弱,但是固执地说,“五等星残灯星球WPYHJ1007号。”

    赢锋愣了一下,看着倔强倨傲的人低声笑起来,“你倒是把我的名字记得挺牢。”

    胸腔因笑声发出的震动影响着司睿的心跳,他一点都不觉得这有什幺可笑的。

    “我差点忘了,”赢锋沙哑的声音缱绻暧昧,“你那时喜欢叫我什幺来着?”

    司睿的心脏停顿了几拍,哑然着竟然有几分紧张,像是犯了错误似的。

    赢锋捏住他的下巴掰正了,邪笑着命令,“说话。”

    “我..”司睿有些呼吸苦难,曾经挂在嘴边的嘲讽竟堵得他喉咙发干,顶着赢锋捕猎般的神色梗着脖子说,“...贱民。”

    赢锋放开了捏红的下巴,眯着眼笑意渐深,耳鬓厮磨的温柔低喃,“是贱民比较贱,还是喜欢被贱民干的伯爵大人比较下贱呢,嗯?”

    司睿脸颊下的潮红再也藏不住的蔓延开来,一直烧到了脖子,他抿着唇拒绝回答这种恶劣的问题,甚至不敢去瞪一眼胡作非为的男人,低着头坐在那儿一声不吭。

    赢锋也不逼他,顺势亲了亲对方露出的后颈,乾者的腺体被咬简直宛若挑衅,好商量的说,“开房还是你家?”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