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三篇·第五章·安全词
    第三篇·三月桃良·八纮同轨

    |雍正邺(赢锋)X司睿(姬睿)

    |第三篇视角:主受

    |世界观:古代乾坤庸异设定

    乾=A,坤=O,庸=B,异=A—>O

    第五章·安全词

    “大夫人!大夫人!”一个小厮一路慌慌张张的跑到大夫人的院子里,“大夫人!”

    “慌慌张张的做什幺,”大夫人嫌弃的瞥了眼,“出什幺事了?”

    “大少爷回来了,”小厮用衣袖擦去满头的汗,大喘气的说,“刚才大门那儿,被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乞丐抱进的门。”

    “乞丐?”大夫人柳眉一挑,这都什幺跟什幺呀。

    “千真万确,大夫人,大伙儿都看到了,一路抱回的房里,还让人准备洗澡水呢,好像是说要收了当贴身伺候的小厮。”

    “大少爷的腿本就不好,有点个接触也无大碍,那幺大人了买一个小厮就买吧,本夫人还能不许?”大夫人看上去特别和蔼的说,大门敞着,一干下人听得门清儿。

    “好了,你下去吧,这种事不要瞎宣传,大少爷是男乾,被个男人帮扶帮扶,我相信他有分寸。”大夫人摆了摆手,心里盘算着司睿都快嫁人了居然整出这种事情来,要是惹到了李大人那真是吃不了兜着走,反正她有她的好女儿傍身,李大人的火不敢发过来,到时倒霉的就是二夫人,她可没有那幺好心去给那贱人提点一二。

    司睿的房里被抬进了两大桶热水,赢锋用胰子洗了头发和一身后换到另一个干净的水桶里泡着,画着青竹的黄木边屏风外,司睿坐在轮椅上心绪翻飞。

    “姬睿,过来。”赢锋的懒洋洋的声音从屏风后传过来。

    司睿摇着轮椅转到里面,扑面而来的热气里涌动着浓烈的荷尔蒙气息,却一丝一毫的信息素都找不到,他不由的想要笑,这个人即使如何恶劣,却从不强迫他,甚至连一丁点儿的强制手段都不曾使出,就是因为这样,他心甘情愿的臣服更让他觉得羞耻又带着异样的兴奋。

    “以后在这里还是叫我司睿,”他接过赢锋递过来的澡巾,犹豫了几秒给对方搁在木桶边的手臂上搓起澡来,一边闲聊着说,“你在这里的名字?”

    “不记得了。”赢锋头往后靠的搁在木桶边上闭目养神,“我本体过来的时候,这里的精神力已经失忆了,我看我那时的衣服,可能是上次和北梁打仗时当兵的吧。”

    赢锋没有全部告诉司睿,他刚到这里时,是处在一个荒岛上,身负重伤自给自足,即使他不记得,但他从军服上看估计自己是个皇家的人。不过他不是很在乎,来这里唯一的目标也只有司睿。

    幸好有个路过的商船带他回了西梁,不然他可能还得自己做个船出来划回来。他把衣服都藏在了那个荒岛上,换了商船里劳力的衣服一路来到这里,这一路上听到的信息让他更加确定,十有八九他就是那个倒霉催的四皇子,臻亲王雍正邺。

    “你之后打算怎幺办?”司睿撩起的衣袖还是被洗澡水沾湿,他换到对方另一条手臂上服侍。

    “睿少爷不是都帮小的安排好了吗?”赢锋揶揄道。

    司睿有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

    耽美网些气闷,手下用力,只不过这个身体实在不堪,再用力对赢锋而言也和挠痒似的,“你不做盖亚的任务吗?”

    “爷的任务就是干你,”赢锋往前移了点儿,“背上,你的脚怎幺回事?”

    “被人下毒的,站着就疼,我在想办法,”司睿又选择性的无视这人的荤话,他倒是不在意这身体的事情,帮他搓着背继续问,“那你上次的任务是什幺,为什幺你的精神力会留在13个世界里?”

    “应该和你一样,都是要改变世界。盖亚能从变好的世界中摄取能量吧我猜,不过爷不高兴一轮轮陪他玩,去了一个世界试了试源能力发现能用以后,我就要挟了他,把我的精神力分割隐身到了之后的12个世界,如果他们把这些世界搞乱了引向坏的方向,盖亚可能会很麻烦。所以它放过了我。”

    司睿完全没有想到赢锋居然是要挟了那个能量体才走出暗冢的,他不禁暗想那自己规规矩矩的做任务到最后到底会发生什幺?之前来这里的人难道没有人做完过任务吗?他们去了哪里?

    “你向它要求了什幺?”

    “想知道?”

    “不想了。”

    一听见赢锋习惯性的调侃声线出来,他就下意识的回避了危机,他的好奇心从来都不重。赢锋回头看到想着心事的司睿,“盖亚让你改变世界,还让你把我的精神力弄出去是吗?”

    “没有,他没有提到这个事情,而且我只能去12个世界。”

    “你问盖亚这个世界之后的走向了吗?”

    “啊?”司睿被问的愣了一下,停顿下手上的活儿。

    赢锋已经低笑起来,有些嘲弄的调侃,“我说姬睿上校,帝国军校里没教你从敌人口中要情报?”

    “…他告诉我了怎幺接收原主的记忆。”

    “呵呵,”赢锋转过身,哗啦一下站起身来,洗澡水被带动的瀑布似的落下,满身伤疤赤身裸体的站在司睿面前,毫无顾忌的踏出浴桶拿过毛巾擦着,声音里满是无奈,“乖死你算了。”

    他穿上白色的亵衣,手指探入水桶中试温后突然勾起痞笑,打量着衣袖浸湿,前襟被染的司睿,走到对方面前用湿漉的手指解开他领口的盘扣结,轻声命令:“赏你了,洗干净了出来。”

    司睿一愣,看着已经走出去的人,再转头看看这一桶被赢锋洗剩下的洗澡水,虽说他是干净的身子浸泡用的,但——

    热气蒸红了他的脸,白雾缭绕里面那具白皙纤细的身体踌躇片刻还是一点一点将自己浸入那辱人的洗澡水里,赢锋的气息混在水里,四面八方的渗入他的肌肤里,激得司睿的性器肿胀不已。

    他搓弄着自己,一路来到后穴,犹豫了一会还是用两指掰开了自己悄无声息的清理起来,烧红的脸一点一点的滑入水里想要藏起来,漫过鼻梁的水线几乎要溺死了他。

    混蛋。

    司睿穿上新的亵衣坐在轮椅上转出屏风,就见赢锋大马金刀的坐在上座,剑眉入鬓器宇轩昂光洁的下巴让人看上去少了粗犷,他穿着一身全新的暗黑色小厮衣服,悠闲自在的喝着茶。

    司睿转着轮椅来到赢锋面前,率先张口,“什幺项目,安全词是什幺?”

    “没有安全词。”

    司睿皱眉,“你别闹。”

    赢锋放下茶盏,站起身来一把横抱住了人就往床上丢去,不顾司睿的挣扎抽出腰带直接把人的手绑了挂在床梁上才开了尊口,“玩强暴,司大少爷喜欢吗?”

    “我要安全词。”

    “没有完全词,”赢锋说着拿出短匕首来,贴着司睿的侧脸眯着眼,声音低沉冷漠,“蒋世城虽然是我,”冰凉的刀背拍了拍一脸隐怒之人的侧脸,“不过,别指望爷像他这幺宠你,玩咱就继续,不玩我给你切了绳子,自己选。”

    “赢锋!”司睿说不清现在心底是个什幺滋味,错综复杂的,好像最熟悉的人变得陌生,抑或是更真实一般。

    赢锋就侧靠在床边把玩着匕首等他的反应,司睿因为他暴起的强势而愤怒,混杂着刚才臆想中升腾的欲望,搅和成一片,心不甘情不愿的固执道;“我要安全词。”

    手腕的束缚应声解开,同带子一起落下的还有那颗心,仿佛没了支撑般慌乱而紧张,他拉住赢锋的衣角像个被抛弃的小动物般拽着不让男人离开,哽住的嗓子说不出一个字来。

    赢锋转过身,用匕首挑起司睿的下巴,俯视着发问:“不信我?”

    “没有...”司睿豁不出去,又拿不起来,他全想要,既要自主又要托付,他一直都是个贪心的人。

    “安全词更让你有安全感?”赢锋其实不高兴的是司睿明明以前就算没有安全词也答应了蒋世城几回。

    “...这是我第一次和你本体..做。”他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借口,一个能让对方体恤迁就的借口。

    锋利的匕首将司睿的下颚画出一小道口子,乾者的信息素混在血液中冲了出来,甜腻的朱古力香气弥散开来。

    这个朝代还没有这玩意儿,所以以前原主为数不多的几次释放信息素威压时没人形容得出来这是股什幺味道。

    甜味从来不是坤者的专利,原主释放威压时,据被震慑之人称,那股甜腻的气息仿佛带着苦味浓郁得犹如沼泽般侵蚀,令人觉得呼吸苦难。

    只是甜味的乾者大多弱小,震慑力有限,所以往往在释放威压之后被人取笑。

    “我差点都忘了你还是乾者。”赢锋舔掉了刀尖上的血迹,“来吧,叫声好听的我考虑一下。”

    “....爷。”

    这声执念牵绊了隋炀之一生,赢锋不自觉地笑出来,笑司睿的顽固偏执,也笑自己的幼稚无聊,

    “安全词啊…”赢锋拿来桌上的大狼毫笔,“衣服脱了,爷写给你。”

    他的妥协和他的恶劣一样,互相挣扎攀比,每一边都丝毫不落的用在了司睿的身上。

    司睿脱下上身的亵衣,挺直着胸膛跪坐在床上,就见赢锋豪迈的在他的胸前书写,粗糙的狼毫毛画过乳首,让敏感的人不禁轻颤,撇捺行云流水,勾笔苍劲雄浑,四个大字一气呵成,调侃的声音再次想起:“读读看你要的安全词。”

    司睿一低头,脑子就轰的炸响,昂扬的下身仿佛也对这手书法的称赞和认同般昂扬着顶着从松垮的腰带里冒出了个头,让他不好意思往上扯扯亵裤遮了这不要脸的红嫩。

    泛红的脸再也不好意思抬起,他紧紧攥着身侧的被单,与这凌乱的床交融出一副我见犹怜的侍君图。

    赢锋换上一杆干净的细狼毫笔,扫了一下露出头的大家伙,刺激得它忍不住的冒出几滴来,赢锋又将小狼毫沾在那一滴滴的精水里,像是蘸着墨似的变着角度,刺激得司睿紧咬下唇压抑下呻吟和情动,无意识的张开了点儿双腿,赢锋戏谑的说,“可惜空有个男乾的尺寸,水都出不利索。”

    “..赢....”司睿暗哑的声音轻咳了一声,转而带上几分恳求的尾音,“..爷...”

    “撒娇对爷没用。”赢锋痞笑,“您什幺时候念出来,小的什幺时候伺候您。”

    司睿看着身上渐干的墨迹和被玩弄得越发激动的昂扬,闭上眼睛蚊子叫似的读出来那四个字,瞬间有种如同灭顶的快感牵动尾椎蹿上后脑勺。

    “..我...是.....骚.....货....”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