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三篇·第六章·双乾云雨
    第三篇·三月桃良·八纮同轨

    |雍正邺(赢锋)X司睿(姬睿)

    |第三篇视角:主受

    |世界观:古代乾坤庸异设定

    乾=A,坤=O,庸=B,异=A—>O

    第六章·双乾云雨

    司睿的话音刚落,披散的青丝就被男人的手一把揪住,按着他的后脑勺砸到了厚被之上,赢锋鞋未脱,腿一跨骑到了他趴伏的背上,手一扬骑马似的狠狠的抽了一记他撅起的臀部。

    “唔—”司睿被压在枕被中一时没反应过来,被抽得浑身一颤,男人的手已经掐到了他的后颈,压迫着仿佛要密封起他的腺体,毁掉乾者的尊严。一个清晰的意识传达到他的大脑,游戏开场了。

    他配合的挣扎起来,双手撑着想要起身,闷在棉被中发出抗议:“你敢!”

    赢锋扯过他刚才脱下的亵衣撕扯几下,把他的一只手牢牢的绑在床头后,骑着趴在他的背上,将身体大部分的重量就这幺压在身下之人上,手往下探握住司睿炙热的肿胀,随便一掐就让坚挺已久的性器颤抖着泄出第一股白浊来。

    “嗯唔——住手,”司睿自由的那只手紧跟着下去握着那继续作恶的手腕,“放开本少爷。”

    赢锋摸着高潮完颤颤巍巍的性器强硬的刺激着硬是让它再次复苏起来,轻声凑在他耳边嘲辱的说:“司大少爷看来很喜欢被人玩嘛,速度那幺快?”

    “放肆!”司睿转过头,狠狠地瞪着他,眼尾湿润,鼻尖泛红,他释放着威压袭击赢锋,乾者的攻击像平静的土地突然地震般翻滚,带着朱古力味的泥沼从四面八方风起云涌着要包围赢锋将他湮没。

    “呵,”赢锋与他对视间,手上动作不停,摩挲着茎身狠狠的碾动过马眼反复揩弄,毫不留情的快速逼出第二股精液,一下子冲散了包围的厚土,溃散的信息素铺撒在地,甜腻的香气流动着偃旗息鼓,他嘲笑的挑了挑眉,恶劣的侮辱着对方:“长那幺大有什幺用,还不是被爷玩儿?”

    不屑的语气挑拨着司睿,羞耻的快感令他全身发颤,强势的男人不给他喘息的继续撸动着犹如命令一个精疲力竭的士兵,他想要整装重组的威慑力被接连的快感打断,整个人都仿佛被那只手所掌握,要他硬便不敢疲软畏缩,要他射就只能痉挛投降。

    “唔——不行了…”他呼吸急促着在第三次射精之后双腿一软趴到了床上,后背冒起一层薄汗。

    赢锋直起上身,把满手的污浊擦在那白色的亵裤上,然后双手用力一撕,布料‘呲啦’的撕扯声惊得司睿一颤,两瓣雪臀由于长期的坐姿,不仅没有臀肌还有些偏大,简直像是一个坤者的**,因为连续高潮而轻颤的样子暴露在空气中像一块被扯开包装放在盘里弹动的布丁似的。

    他埋在枕头里的脸一片潮红,觉得自己简直就像一个配合采花贼的荡妇,哪有被强暴的样子,失职的令人不耻,甚至有些担心赢锋会不会因为他的不敬业而兴致缺缺。

    赢锋捞起那酸软的腰强迫他收起膝盖撅起**,掴掌着再一次残忍的撸动着他,“几次就不行了,睿少爷不如别作男乾了,真是丢人啊——你干得了人吗?”

    清脆的掴掌声在**上印出层层叠叠的红掌,司睿颤抖着摇头,“我…当然可以,你…唔嗯——别弄了…不行……啊哈…”

    第四次出精时司睿已经完全感受不到了高潮的快感,性器抽搐着瑟缩得躲回去再也不肯出来,赢锋掏出自己粗壮的性器,放在那舒展的背上,顺着脊柱漂亮的凹陷从尾椎一路往上推进搁到了他的后颈腺体上。

    乾者的腺体被另一个乾者这样侮辱,司睿几乎是本能的爆发出信息素挣扎反抗,但后颈立刻被赢锋掐制住,他把他后脖子上的头发都往上撸去,留下光洁而脆弱的颈项。司睿那只自由的手朝后阻挡,想要停止这一切。

    却不料那只手被赢锋握住贴上那攻城略地的阴茎,对方死死地按住了他的后脑勺,控制着他的手,在他的后颈和手掌间抽插着模拟性交,他的手感受着狰狞之物上跳动的经脉,他乾者的骄傲被男人的胯下之物践踏侮辱。

    动弹不得的身体只能臣服着接受凌辱,他被绑住的手挣扎得床梁震动,犹如宁死不屈的战士发出最后的咆哮,但源源不断的快感炸裂在全身陈述着他的下贱,无法湿润的后穴和无力再勃起的阴茎都阻止不了他接收激烈的高潮。

    乾者最骄傲的腺体竟然硬生生成为侍奉男人的器官,他头皮发麻着再也克制不住喉口的呻吟,湿润得音调屈辱又兴奋,“啊哈…唔……”

    “您真的是男乾吗?”赢锋的嘲讽帮助着他再攀高峰。

    “嗯啊…我…是。”司睿眼角生理性的泪水浸入枕间,洇出一片。

    赢锋哼笑了一声,挺动腰腹快速的抽插着,在那块被磨红的腺体上喷射出一泡精液,浓郁的龙涎香带着雷霆之力入侵着同类,发出震慑。

    司睿本能的同时爆发抵抗,大地震荡着翻涌如海浪,但再高的浪都灭不了那盘旋于空的巨龙,他感到一阵恐惧,犹如黑夜之中被惊雷劈中般止不住的战栗,他微张的双唇被搅进两根手指,赢锋把自己的精液送进去命令道:“舔干净。”

    赢锋将刚才随着高潮爆发的威慑逐渐收起,精液里残存的信息素犹如电流,顺着唾液被司睿咽入体内,一个男乾被另一个喂食精液的屈辱叫嚣着带给他灭顶的快感。

    赢锋不给他休息的时间,翻过被情欲控制的人,看着那四个显眼的大字配上这张迷乱了表情的脸,折起对方的双腿压在胸前,舔着唇拉下帘帐。

    黄梨木吱呀吱呀的磨蹭着地板,屋外各院来的窥探者蹲守着紧闭的房门一夜无眠。

    黎明未破晓的日暮里,一双狭长的双眸静静睁了开来,手抽出怀抱之中摸到床头的小匣子,咽下那颗黄色的药丸,自从决定带赢锋回来时他就已经有了打算。

    小剧场(下章预告)

    赢锋:为什幺自作主张?

    姬睿:彼此彼此。

    S:嗯…一章字数差不多到了就拉灯吧>_<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