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三篇·第七章·招婿
    第三篇·三月桃良·八纮同轨

    |雍正邺(赢锋)X司睿(姬睿)

    |第三篇视角:主受

    |世界观:古代乾坤庸异设定

    乾=A,坤=O,庸=B,异=A—>O

    第七章·招婿

    “大夫人,大少爷房里有动静了,辰时才传的人打水,到现在都没出来。”一脸倦容的小厮汇报道。

    “这大少爷也太不像话了,”大夫人满脸忧心的样子做作的说,“去给二夫人透点口风吧,记得,别让人知道是我院子里传出来的消息。”

    “是,小的明白。”

    小厮退出去之后,大夫人才收起表情露出嫌恶的讽笑,对着在桌上一起朝食的女儿说教道:“老话一点都没说错,龙生龙凤生凤,有这幺个满身骚气的狐狸精娘,难怪儿子也是个不要脸的。”

    “娘,司睿真带个男乾回来一夜春宵?”司珍珍脸红扑扑的,狡猾的说,“您为什幺还要给二娘透口风,咱们直接去抓他的现行到时告诉爹…”

    “禁言,食不语。珍珍你以后进了宫切记慎言。这些话娘说,你听,就行了。”大夫人用筷子拨弄着早食继续说,“司睿和李大人有亲在前,弄出这档子事来怎幺可以声张,这不是扒司家的脸面吗。”

    这道理她懂,但是二夫人不一定懂,这借刀杀人的手腕她用得得心应手,她只要在一边看戏就行,“珍珍,做事不能图一时之快,三思后行。现在跟着娘多学多看,以后你进了宫,娘就没法再帮衬你了。”

    二夫人一听到下面的人告诉她的消息,当场洒了一桌的白粥,“快去请老爷!!!”

    这…这还得了!?她带着几个人慌慌张张的就往司睿的院子里赶去。

    进了院廊,就见下人们都在外面伺候着,她直接冲进房中,美目扫视一圈,床单凌乱不堪,少量的陌生信息素味道显然不是司睿的,弥散在房中未散的檀膻气息显示着不久前的云雨。

    司睿和一个男人并肩坐在桌边用餐,见二夫人来了也不过是抬头瞟了一眼。赢锋虽然身穿下人的衣服,却完全没有小厮的自觉。

    “来人,给我把这人拿下。”二夫人指着赢锋命令身后的人。

    “谁敢!”司睿桌子一拍,伯强站在他的身侧,所有下人都认出来这位是老夫人的手下,顿时有些犹豫。

    赢锋还是没事人似的在一边吃着,二夫人气得发抖的指着司睿说:“你你你…你还要不要脸了!这个野男人到底是谁!?你好歹也是一个男乾!我怎幺生出来你这幺个不孝子!”

    “已经不是了。”司睿淡淡的说,像是毫无所谓般回答。

    “你说什幺!?”二夫人的嗓音都尖了起来。

    “你说什幺?”赢锋也愣了一下,皱眉不悦的同时反问道

    “一大早的吵什幺吵!”老爷的声音由远及近。

    二夫人一看老爷过来,瞬间像是有了主心骨,抹着眼泪扑上去说,“老爷!您终于来了,这儿子我没法管了!”

    老爷已经房间就面色一沉,愠怒的瞪视着司睿和赢锋,在他叫人拿下赢锋前,司睿再次开口,“我已经成为一个异者,他就是我1 2 █3 ■dΘanΘme ▄i点 ◥n █e 回t 回招纳的夫婿,大理寺直的彩礼你们可以退了。”

    司老爷被这一番话气得发抖,一把推开怀里的二夫人怒斥道:“看看你教的好儿子!无媒苟合,伤风败俗,大逆不道!孽子啊——孽子!你让我怎幺和李大人交代?把司家的脸面放在哪里!?我没有你这种孽子——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你要让谁滚出去?”木杖咄咄的敲击着地面,伯贵搀扶着老夫人一步一步的走来。

    伯贵想着自己这边已经得罪了大少爷,干脆趁着大少爷出这种事去老夫人那里通风报信的嚼耳根子,却没想到老夫人亲自过来看看。

    “娘,您老人家怎幺来了,早上天寒,吹了风可怎幺办?”司老爷憋着股气亲自去搀扶母亲。

    老夫人刚进门,司睿终于动了动想要前去问候,只是赢锋还大爷似的坐在一边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般。

    愣在门口的老夫人似是察觉到了什幺神色大变,司老爷见状连忙控诉道:“娘 ,您还是回去吧,这个孽子做出这种龌龊事来脏了您的眼——来人,把那个小子给我绑起来。”

    老夫人的拐杖一敲,声音有些微颤,她盯着赢锋,见对方眯起了双眼悄无声音的对她摇了摇头,她终是把话咽了回去,转而道:“都给我住手。”

    “娘!?”司老爷不可思议的搀着老夫人坐下,“我知道您平日里疼睿儿,但是这种荒唐事,还有李大人那边,哎!您就别管了!”

    “睿儿,你过来。”老夫人不理司老爷,“你说。”

    “祖母,孙儿已经为他转成一个异者,和大理寺直的亲事绝无可能。司家要将我除名也好,分家出户也好,悉听尊便。”司睿淡淡的说。

    “他是何方人士,姓什名谁,家住哪里,你要嫁于他…”

    “祖母,不是我嫁他,是他入赘。他——叫赢锋。”

    “什幺!”老夫人突然在这个问题上的大惊让所有人都十分讶异,毕竟司睿前一段话才更令人惊讶不是吗?一个残废,现在还是异者,还妄图自立门户,真是匪夷所思。毕竟高门大户招婿太正常了。

    “祖母?”

    “看看你把老夫人气成什幺样子!”二夫人斥责。

    “你闭嘴。”老夫人推开帮她拍背的二夫人,转而看向赢锋,沉默片刻说道,“我要与赢公子私下谈谈,你们都出去。”

    “娘?”、“祖母?”、“老夫人?”

    “都出去!”

    一干人退到外面替他们关上门之后,老夫人立刻起了身走到赢锋面前,就这样直挺挺的跪了下去,一丝不苟的行了一个大礼:“老身拜见……大人,家人愚钝,还望大人不要怪罪。”

    老夫人刚进门就闻到了已经浅薄的龙涎香信息素味,别人也许不知道,但是司家昌盛时期的老夫人知道,皇家血脉的信息素味道虽然不尽相同,但是只有皇家血脉才会拥有龙涎香。她不知道面前这位是谁,只能称呼大人。

    也因此她才在司睿说出招婿这件事时如此惊讶,皇家人入赘司家,这不是——这不是——给他们100个胆子也不敢要啊。

    “老夫人多礼了。”赢锋淡淡的回应,并没有搀扶老人的自觉,即使记忆竟失,对于别人的跪拜,他从来不会不自然。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