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三篇·第十章·马车复盘
    第三篇·三月桃良·八纮同轨

    |雍正邺(赢锋)X司睿(姬睿)

    |第三篇视角:主受

    |世界观:古代乾坤庸异设定

    乾=A,坤=O,庸=B,异=A—>O

    第十章·马车复盘

    第二天司睿一大早特地来到老夫人院子。

    “奶奶,睿儿来给您请安。”司睿淡笑着说。

    “睿儿,你来。”老夫人拉着司睿的手,闻到他身上萦绕的浅淡龙涎香时放下心来,看来臻亲王对睿儿还是有点情分,她眉间夹着难言之语,拍着司睿的手说,“听说你要去栖山?”

    “回奶奶的话,今日就启程,年前一定回来。”

    “你爹把账本给你了没?”

    “昨日派管家送来了,栖山堪堪收支平衡,上面的茶农不足10户。”

    “哎,”老夫人叹了口气,“栖山当年也是名极一时,盛产的栖山茶叶几乎能和那信阳毛尖一决高低,但是自从十三年前扫把星过,天降灾害,把那块土地的土壤都弄坏了,之后再也产不出好茶来。还留在上面的茶农都是我娘家世代留在那里的家仆。”

    老夫人说着拿出一个封面破损黄旧的本子来,“上面有他们的记录,还有他们的卖身契我也一并交于你了,睿儿,你是个心善的。”

    “孙儿明白奶奶的意思,既然是您的旧仆,我自然不会亏待。”司睿回道。

    “好人有好报,菩萨会保佑我的睿儿的。”老夫人碾着念珠,把300两碎银交给司睿,“穷家富路,你第一次出远门,遇事多向赢公子请教,切忌三思而后行。”

    “谢谢奶奶。”司睿毫不矫情的收下银子又陪着老夫人唠嗑了几句后才离开。

    门外的大马车虽没有雕梁画栋和镶金嵌宝,四面却是用的丝绸,看着十分富贵而低调。里面不仅仅留着一个榻子供双人躺着小憩,还放有一个暖盆和小桌,看着就像一个古代版的小型房车似的,这一日5两银子的租金可真不是白花的。

    伯贵见司睿出来连忙凑上去,也不敢邀功,经过那幺一遭他真有点畏惧这位大少爷,“大少爷,马车都备好了,里面的炭盆也生着了,您看咱什幺时候启程?”

    司睿没有回他,而是瞄见大门后面躲躲闪闪的影子,里面的人见他看过去,忐忑的移着身子站出来。

    “小睿。”

    “司敏?”司睿很意外,他穿越到这里来还没见过这个自己同胞的女乾大姐,摸不准对方的意图。

    “我才听说你要去栖山……”司敏其实长得不差,一双笔直的大长腿尤其突兀,毕竟二夫人的基因太好,但是女乾的第二性别让她身长八尺,即使和同龄人一样的体重也显得有些壮实。

    “决定的仓促,没来得及和长姐辞别。”

    “我不是这个意思…!”司敏全身泛着挣扎的气息,不少一会儿似是下定决心,周身气息沉淀下来抬起头,用那张和司睿4分相像的脸庞说,“…你能带我一起去吗?”

    “二夫人知道吗?”司睿并不称呼对方为娘,在这里除了奶奶外,还没人能让他叫出爹娘这种称呼来,他骨子里贵族的架子还端在那里,融入不进这个世界的身份里去。

    “娘…她不知道。”司敏说着目光透露出决绝来,“你就带我走吧!我好歹是个乾者!你都出去了我还不能吗!?”

    她大声的说完后突然想起司睿已经不是乾者,受惊似的急忙解释,“对…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对不起小睿…我,我实在受不了这个家了!求你了。”

    司睿从她的口气里听出来还没有完全泯灭的自尊心,看着她时不时害怕的往门内张望的样子和身后的一个小包袱,“我是带下人去视察的,不是游玩。”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会拖累你的,你不用把我当你姐,就当我是个下人就行。”司敏的眼睛都亮了。

    赢锋向这边走过来,身后跟着一些府内的小厮,司敏紧张的恳求着司睿左右闪躲不让自己被那些小厮看见,“大少爷,求您了。”

    司睿看着这个快速改口的司敏,觉得对方并不向原主记忆中的那般木讷无能,“你上后面那辆马车。”

    “谢谢大少爷!”司敏蹿的就上了坐着2个小厮的马车,把里面的人倒是吓了一跳。

    “我们马车不是很宽敞吗?”赢锋已经来到了司睿身边,凑他耳边低声暧昧的说,仿佛看穿司睿所有的小心思般。

    “这种马车,也就你觉得宽敞。”司睿冷淡的回答,语气中的傲慢尽显无疑。

    赢锋横抱起人,伯贵连忙有眼色的撩开帘布方便两人进去。然后他与伯强两人坐前头赶车,听着司睿从里面传来一句“走吧”后马鞭一扬,离开司府。

    “伯贵虽然心思多,不过识时务,够机灵,调教一番是个能用的人。”赢锋把司睿抱坐在大腿上,擦了擦手拿着小碟子里摆的栗子糕吃了起来。

    “把你伺候顺心的都是能用之人。”司睿不咸不淡的顶了一句。

    在他看来,赢锋用人从不分好坏品性,也不托付信任,只要够顺手听话他就敢用。司睿对此绝不苟同。

    “不喜欢他你还留着?”赢锋轻笑,不点穿司睿的企图。

    “与你无关。”司睿冷淡的回答,对于赢锋上了车只吃东西有些不满。

    那双拦腰抱着自己的手老老实实的搭着,连巨龙都被车内温暖的温度驯服着懒懒的趴在对方胯间。

    转变以后赢锋就没有要过他,温柔的龙涎香弄得司睿更加欲求不满,他想要对方粗暴的、恶劣的占有自己,填满他的空虚。

    但他绝不会主动开口,抑或是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渴望,那是他与生俱来的矜持。

    马车走在不平的道路上上下颠簸,司睿把自己埋在赢锋怀里看着橘红明灭的炭盆听着强健有力的心跳,生出几分岁月静好的永恒感来,迷迷糊糊的有些睡意。

    “宝贝儿。”赢锋有些低哑的声音往塌里面斜倚着调整出半躺的姿势,顺便手臂一收,把司睿带进几分。

    大幅度的动作冲淡了司睿的睡意,只是声音里还有留着两分鼻音,“嗯?”

    “我们来复盘一下。”赢锋说的随意

    司睿一听见复盘两个字耳尖立马红了起来,“好。”

    “上次项目玩的是什幺?”

    “...强暴。”司睿镇定的回答。

    “总体感觉怎幺样?”赢锋放下他的头发无聊的把玩起来。

    “安全词太长,变化姿势有点多,时间分配不均。”司睿将对方的问题先讲了出来。

    “安全词是什幺来着?”

    “你正经点。”

    “我们聊的是正经事吗?”赢锋轻笑着低喃。

    “....”

    “亲一下。”

    司睿仰起头在男人的下巴落下一吻后听见对方放过这一点继续说道。

    “姿势多,是哪个体位不喜欢?”

    “第四个,大腿肌肉被拉的有点疼。”

    赢锋的手顺着他说的话摸进去揉了几下,“啧,喜欢哪个体位?

    “...你知道的。”

    “狗趴式?”赢锋的声音带上调侃的笑意。

    “...那叫后入式。”

    “噢,那你坐我身上的体位叫什幺?”

    “...观音坐莲。”

    司睿说完就后悔了,果不其然听到对方咬着他耳朵说,“啧啧。”

    明明没有嘲笑的话语却让司睿觉得羞红了脸,他堂堂一个...居然研究这种东西。

    “时间分配不均,是觉得爷前戏玩你不够多还是后面肏你不够久,嗯?”

    “...前面太多了,后面...正好...。”司睿越说声音越轻。

    “哪个不喜欢?”赢锋的声音退去了玩笑,终于有点正经探讨的样子,“洗澡水,毛笔字还是强制射精?”

    “...最后一个,次数太多了,有点疼。”司睿带上几分抱怨。

    “爷就喜欢看男乾长了个粗屌射不出来,没用的只能被男人干到用后面高潮的孬样。”赢锋一字一句钻入司睿的耳朵,羞得他满脸绯红,后穴涌动,颤颤巍巍的升起了白旗。

    隔着外袍被赢锋弹了一下,调侃一句,“小骚货,只想享受,把爷当你佣人用是吧?”

    “没有!”司睿反驳一句,回头瞪了一眼,结束了他的部分,问到对方,“你觉得怎幺样?”

    “不怎幺样,”赢锋靠了回去,恢复刚才的样子,“要不是玩的题目是强暴,爷还以为是哪个饥渴的浪货上赶着挨操。”

    “...”司睿一怔,他那会儿就觉得自己反抗的不够强烈,果然还是让对方失望了吗,想到这里升起的旗子萎靡了几分,确实是他的问题,“对不起。”

    “做不好的理由是什幺?”

    “...”司睿回忆着,脸潮红一片的陈述,“其实我从浴桶出来就已经...,咳,然后才决定了项目,那时我已经没有反抗的心态了。”

    “你说顺序啊,”赢锋像是思考般沉默片刻,随即挑眉说,“让你洗个爷的洗澡水就不行了?”

    “...”司睿气闷着默认。

    “啧,爷那会儿本来还想在里面撒泡尿让你洗,”赢锋戏谑的说,“你还不得直接高潮了?”

    司睿受不了的咬了对方脖子一口,让他胡说。

    两人一阵闹腾后,司睿终于开口问出自己最在意的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问题,“你喜欢男乾?”

    赢锋看着垂眼装模作样绞着手指的人,笑说,“啊,是啊。”

    “...”

    “后悔吃药了?”

    “没有。”

    “你就嘴硬吧。”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